[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拿人命换来的房产被‘经租’/郑淑琴口述;周重 整理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03日 来稿)
    
    我叫郑淑琴,北京人,1933年出生。我们家是穷苦人,我爹以‘扛大个’(即:装卸工)为生,后因劳累吐血,不得已在北京朝阳门外东岳庙旁边租了几间破房子开小旅店,住宿者基本也都是些‘打鼓儿的’(即:收旧货)、‘捡破烂儿的’之类的劳苦大众。在我不满周岁时,我爹就因病亡故了。我妈才十九岁就守寡,带著我靠继续开个鸡毛小店勉强度日。后来,我姥爷看我们孤儿寡母实在艰难,就从外地过来帮忙照看旅店。万万想不到,他老人家竟因此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我至今清楚记得,在我十岁那年的阴历六月二十九,由于连日阴雨绵绵,房子四处漏雨,接雨水的大盆小盆摆了一地。那天半夜,就听轰隆一声闷响,我们一家三口全被埋在了倒塌的房子下面。等到街坊们七手八脚将我们挖出来后,却发现我姥爷早已气绝身亡。出了这事后,在中间人的说合下,房东就把那几间破房让给了我妈,算做对我姥爷被砸死的赔偿。 (博讯 boxun.com)

    到了1949年,解放军进北京,内战结束了,各行各业也慢慢地兴旺起来。我们娘儿俩起早贪黑、节衣缩食,又逐步在院子的空地上盖起了十多间房子。我那时虽然年幼,可已经开始帮助母亲经营,记账、收拾,什么活都干。挣了点钱,我妈就买些木料、砖瓦,为盖房做准备,而我们娘儿俩常年就吃窝头、咸菜,过年过节都舍不得买点肉吃,这些事呵,我现在一想起来就会心酸流泪,太难了!
    就这么着,到1958年,自己盖加上后来买的(注:1949年前后,北京的房地产极其便宜),我妈总共拥有房产39间。经租运动一来,政府考虑我妈的具体情况,给留下10间房自住外带开旅店,其余29间全部经租,每月给我妈30块经租费,相当于原来收入的三成。两个月后,因为修建北京工人体育场的需要,我妈仅剩的10间房也全部被拆除了。政府在永安里附近的简易楼里拨出2间公房,让我妈去承租。我那时已经出嫁,我妈就靠每月30块经租费过日子。1966年8月,经租费停发了,我妈没有了收入,直到1999年过世,始终由我这个独生女儿赡养。我妈临终之前,反复念叨:我寡妇失业,全凭自个儿劳动置的产业,凭什么不还给我!
    自从我妈走了以后,我开始上访要房,快十年了,至今问题不给解决。我现在也已是风烛残年,还能再跑几天都说不准。他们说我妈的29间经租房按建设部政策,属于国家所有。可我就是纳闷:报上说,我们家房产所在的朝阳区,光开发商手里没卖出去的空置房,就有133万平方米。如今住房这么紧张,年轻人没钱买房都结不了婚,你政府怎么不把这些空房都给经租喽、收归国有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两会”前夕,“经租户”致当政者的公开信
  • 视频:上海经租房业主周三例行讨房
  • 上海经租房主定期展开讨房维权行动(图)
  • 视频:上海经租房业主请愿
  • 视频:上海经租房讨房团在大沽路维权上访
  • 经租房的故事:八分钱惹的祸/宁景伦口述;周重 整理
  • 大同经租房业主上访被关警察看守的黑监狱
  • 大同经租房户集体到建设部被暴力抓回(图)
  • 中国经租房主信访维权工作报告
  • 各地经租房主“两会”上访 山西二十余人被截回
  • 中国老经租房业主囚徒林大刚的出狱照!(图)
  • 林大刚被判刑——杀向依法维权、58年经租房业主第一刀(图)
  • 浙江台州七十岁经租房业主林大刚因“非法执有国家机密”被判刑两年(图)
  • 全国经租房业主为林大刚呼吁
  • 浙江经租房业主林大刚“非法执有国家机密”案11月5日开庭(图)
  • 全国经租房业主联盟要求美国政府冻结中国政府在美资产
  • 温州经租房业主的妻子们敲面盆喊:国民党不抢房(图)
  • 長毛僧:隆重纪念全中国经租房主维权抗暴四周年
  • 武汉经租房主致胡锦涛公开信
  • 临近国庆:武汉经租房、医疗纠纷案、拆迁户开始进京上访喊冤
  • 中共党史编纂工作存在重大纰漏:不提经租房/長毛僧
  • 中国经租房产权人告全体国人书
  • 国家善用政策乃解决经租房历史问题之必需
  • 山东经租户:法国归还文物 当局归还私产/RFA
  • 与建设部斗法的经租房业主:开动脑筋 维权需要智慧
  • 从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说物权法 经租房
  • 经租房、私房业主声明/全国被剥夺房屋产权权利的私房业主代表(图)
  • 浙江各地市经租房户告全省同胞书
  • 号角声声催人——读《探讨“彻底解决文革思维下经租房问题”的策论》有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