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解放军北海舰队退役士官湖北武穴徐锡光遭遇悲惨无处伸冤
请看博讯热点:涉军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赵汉阳接当事人投诉举报:我叫徐锡光,湖北武穴人,1959年出生,1978年元月参军,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北海舰队服役,在部队表现优秀,多次立功受奖,1984年转为士官。1991年转业,被分配到原市外贸局。
    在外贸局工作期间,我表现一如既往,1993年,为了给单位节约开支,自己清油桶把腰扭伤导致瘫痪一个星期,至今没有彻底痊愈。但我从来没有向组织提出任何不合理要求。1996年外贸不景气,所有职工没班上,发了一年生活费。从1997年至今14年,我既没有买断工龄,也没有内退,也没有签订任何离岗协议,更没有退休。但是我一无岗位,二无工资,三无生活费,就这样挣扎了14年,被非法剥夺了劳动权利14年。14年中,单位名称从外贸局变成了商务局,领导换了好几届,我无数次向领导请求上班,可是直到现在我仍然无班可上,无工资可领。
     根据国务院、总政治部、民政部(1978)223号、(1983)243号文件,七部委(2006)17号、(2007)28号文件,武穴市商务局应该无条件安排我上班并补发历年拖欠我的工资137019元(从1997年至2010年6月)。为此,我多次找单位领导未果后再找武穴市委市政府领导反映情况,要求维护国家和中央军委赋予我的合法权益,武穴市委市政府领导也多次打电话和文字批示武穴市商务局,要求按上述文件解决我的问题,可是武穴市商务局阳奉阴违,坚决不办。 (博讯 boxun.com)

    我上有80多岁的老父亲和岳母,下有没有单位但患有慢性疾病的妻子和正在读书的儿子,靠我依靠原武穴市外贸局楼梯间改造的门面开一间早点店起早贪黑炒粉炒面挣些功夫钱,赡养老人,抚养小孩,维持生计,生活艰难。我只要求落实中央关于军转志愿兵的政策,得到我该得到的能体现党的温暖的待遇,没有任何非分的额外的要求,在武穴市商务局就无法得到吗?
      更有甚者,今年我陆续受到人身威胁和非法拘禁。2010年3月24日早7点50分左右,我的早餐店被5个开牌照为“鄂A05865”小车的黑恶势力的人打砸,他们口口声声叫嚣点名要捉拿我,因为他们不认识我,我得以悄悄溜走。我打110报警,我妻子也打110报警,110接警不及时出警(50分钟后才到),那5人打砸了店里桌椅餐具后,将车子停在店门口,叫嚷:“今天一定要守到徐锡光出来为止。”气焰十分嚣张。我无奈之下给市委书记市长发手机短信求救,我妻子跑到市政府求救,市政府领导打电话给武穴市商务局领导,商务局领导居然回答没有这回事。政府值班室领导叫我家属去公安局报案。
    后来110干警将5个黑恶势力人物带到公安局询问,当时我家属在场,5人中一个叫朱建华的回答干警询问说:砸店不是他们本意,他们不认识徐锡光,和徐锡光没有仇怨,是武穴市商务局张超发(武穴市商务局执法局买断反聘人员)叫他们干的,目的是不让徐锡光进京上访。此事后来就不了了之,无人受到惩罚。要不是这5人不认识我,要不是我溜得快,在财产被毁损的同时,我人身肯定会被伤害。我找到张超发的母亲问她:“你儿子为什么要找流子哥害我?”张母回家问清楚后回答我:“我儿子说:找流子哥是要出钱的,我还没那么傻,我不会出这个钱,我是按领导的意思去办事,让徐锡光去找局长。”
    这足以说明以下3点:
    1, 这5人来我早餐店打砸是出于武穴市商务局领导的安排;
    2,雇请5个社会黑恶势力的费用不会很低,不会有那个领导自掏腰包,为此武穴市商务局支付了经费;
    3.武穴市商务局领导和武穴黑恶势力有联系。
    共产党领导下的武穴市商务局领导居然雇佣社会黑恶势力来对付一个被剥夺14年劳动和领取工资权利的职工,一个曾经保家卫国14年的老兵,令人难以置信,但是它确实发生了。武穴市财政拨付给武穴市商务局的办公经费有一部分不知道以什么名义流入到社会黑恶势力的腰包,作为他们的威胁他人人身安全破坏他人财产扰乱社会治安的报酬,令人叹为观止。
    我不禁要问:武穴市商务局的确在共产党领导下吗?武穴市商务局顶上有青天吗?与社会黑恶势力有勾连,雇佣社会黑恶势力打砸,任何一条都不该发生在共产党干部身上,如果发生在党员干部身上必然为党纪国法所不容。这件事情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武穴市其他军转志愿兵闻讯后非常气愤,集体向武穴市市委市政府要求及时查出幕后操纵者,查清真相,依法惩处,然而迄今为止,武穴市商务局领导没有为此被党纪国法追究,对错误和违法不处理就是纵容,到底是谁在纵容这样胆大妄为为党和政府形象抹黑的官员呢?
      14年的问题没有解决,反倒人身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无奈之下,我于3月28日进京上访。国家信访局、中央军委的信访领导接待了我们,对我们反映的问题很重视,国家信访局的领导说:我们给你们省发函,你们的问题应该得到解决。随后我自己返回武穴。回来后除打砸我店的5人有2人在市领导过问下被拘留外,其余问题仍悬而未决。我继续找市领导,也没有结果,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为了生存,我只好继续走上访之路。
    2010年7月26日,我乘坐直达北京的火车,在蕲春站被武穴公安发现,被迫在黄冈站下车,晚上1点多返回武穴。公安领导把我带到青林派出所,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强行非法扣留,由派出所、商务局各4人看守,轮流盘问。半夜2点多,我妻子打电话问我在那里,我说在青林派出所,我妻子说:“请他们放你回家睡觉,3点钟我们要到店里去打理生意.”我说我已被扣留出不来。我妻子和儿子立即赶到派出所,请他们放人,我们靠做早餐生活。他们说:“想走是走不了的,等天亮领导来了怎么处理。”我妻子就给市委书记市长打电话,,电话都通了可是无人接听,我爱人又给商务局长打电话,局长听说是徐锡光的爱人,马上关机,无奈之下,我爱人对看守人员说:“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徐锡光就是犯法了,也轮不到你们商务局,派出所的人来问罪,更无权折磨他,不让回家睡觉。请你们放人,如果不放,我马上启程,为徐锡光申冤。”派出所的人说:“你这个女人一点儿也不贤惠,不与你相关,你爱告就去告吧,哪个怕你。”我当时非常气愤,一定要走,可7、8个大男人揪住我不放,一气之下,我的胃病复发,双手压着胃部蹲在地下。
       我爱人见我胃痛得不行了,求他们给点止痛药,他们却说:“这里没有药,要吃药,自己去买。”我爱人说:“天还没亮,哪有药买的,求你们帮点忙。”他们根本不理睬。
       我见到此景,胃部气得越发疼痛难忍,冷汗直冒,恶心要吐。我到卫生间蹲了一个多小时,走出卫生间,在大门内更是痛得双膝跪地,头顶地。我爱人吓得大哭,求他们救人,他们仍然不理睬。我爱人打120求救,120及时赶到,他们却不开门。我爱人跪在地上,向他们求情,他们还是不理。我爱人急了,问他们:“为什么见死不救?如果出事,你们一个都跑不掉。”就这样,他们才开门,120医务人员看到此景,叫他们把我抬到担架上,他们没有一个人肯动手,我只好忍着剧痛,自己爬到担架上。
       到了医院,医生说:“这种病要及时住院治疗。”我躺在病床上,才发现双膝在地上跪紫了血,被摧残到这个份上,公安局,商务局的人仍在看守我。打了一个上午的吊针,天气太热,我请求回家休息。没想到我回到家,商务局还派人守候在我家周围。下午4点多钟,青林派出所10多个人,把我家大门敲开,问徐锡光人呢?我爱人说:“你们这些人到底要把徐锡光怎么样?他被你们害得住院,你们还不肯放过。”我爱人说:“徐锡光犯了哪条王法?你们这些当官的,为了保官位,把徐锡光整得不让上班,不给工资,不让上访,不让做生意,这样做难道合法吗?世上还有公平,公正,公理吗?”
       这就是一个军转志愿兵的悲惨遭遇。我现在是呼天不应,喊地不灵,天地之大,却无我一名军转志愿兵的申冤之处。
    
       现在是改革开放依法治国的年代,我相信党中央的政策永远是为着老百姓的,任何人都无法遮住太阳,遮住晴朗的天空。
       因此,我向相关上级领导呼吁:根据国务院,中央军委,民政部【1978】223号,【1983】243号及国家七部委局【2006】17号文件精神,落实我的政策,解决我的问题,恢复工作,解决拖欠工资。
    
     湖北武穴退役士官徐锡光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