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民工凭什么不可以包二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6日 来稿)
    
    
       一次我和民工兄弟扯淡,夸耀说自己禁欲25年竟然年轻了十岁,过几年就奔三的老男人了,女娃娃却称赞我似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后面附图),民工兄弟笑了说他包二奶六年,好运不断,自从包了二奶心情愉快了,干活有劲了,整个人都自信了,每次打牌都赢钱,二奶真是吉祥物啊。 (博讯 boxun.com)

    民工兄弟刚说完又愤怒了,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中央首长找的女人叫保健医生,省领导找的叫秘书,市领导找的叫情妇,县领导找的叫相好,乡领导找的叫二奶,凭啥包工头说俺找的就叫破鞋说,这是对民工的侮辱和歧视,既然都是二奶,为什么整那么多不同的称谓。
    
      包工头的话暗讽民工没有资格包二奶,其实这种资格说穿了也就是钱,民工作为社会最底层弱势钱是阻碍二奶生产力发展的阻力。个人认为包工头的言论不完全正确,如果妥善处理好消费者和消费品的关系,民工包二奶也是有可能的。
    
      民工包二奶符合郭情,符合忠国特色,否则对不起公仆榜样,试想如果民工兄弟也开始包二奶说明我们早已国强民富,饱则思淫,一个连肚子也无法填饱的人是没有闲情想那玩意,民工包二奶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时尚潮流的体现,精神、物质文明的显现。
    
      改革开放的城市化列车载着数以计亿的农民开赴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卷起裤脚进城,打起领带经商,从泥腿子到产业工人,从躬耕陇亩到笑傲商海,农民工正用自己的聪明智慧与幸勤劳作改变着世界,打工经济给农业、农村和农民带来副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我们必须清楚的看到,民工牺牲的是生理需求,他们的精神世界陷入极度的空虚,寂寞之中。
    
      农民工背井离乡在外漂泊,文化生活出现空白,精神世界缺少应有的呵护,一年也就是在过年时候和妻子团聚一下,亲情缺失,心里不平衡。民工性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嫖妓吧,太贵,一次还好,绝非长远之计,没有一个民工可以承担嫖资。再说嫖是非常危险的,万一被传染性病那还了得,而民工包二奶既安全又可以节省嫖资。 二奶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它为我国的经济建设和反腐大业作出不可估量的贡献。她是军事上的女戒牒,官场的敲门砖,商业的摇钱树,富豪的吉祥物,民工的翻身符,世界上最好的生产工具是女人的身体,最先进的生产力是做爱,最和谐的生产关系是包养,如果日本没有AV女优,经济早已土崩瓦解了,小日本的强大正是充分发挥了女性身体生产力。
    
      嫖妓与包二奶实际上是“零售”和“批发”的概念,打个比方,男人嫖睡一晚好比在专卖店买了一件价格昂贵的衣服,包二奶则不同,就像一个成功的导购员在批发市场一次性买了打五折的批量服装,从经济学角度而言,包二奶绝对可以节约嫖资。
    
      表面上看嫖一次只花点小钱似乎占了便宜,实际上从长远角度讲是吃了大亏,无论是情色业还是房产业,分期付款的结果是作一辈子奴。包二奶则不同,它购买的是数年,甚至终身的青春和服务同样是花钱买性,帐还是要精打细算滴。
    
      前面已经提到嫖妓和包二奶是“零售”和“批发”的概念,量多而优惠,购物经验告诉我们一次性购买很多东西是可以打折的,这笔帐我已经算过了,请相信我是一个优秀的会计。生活开支最费钱的就是零花,这嫖妓和小孩子吃零食一样天长日久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最省钱的办法就是批发整箱的零食喂小孩,道理和包二奶相似。
    
      选择适合的消费品,妈妈说不要和别人比吃穿,因此我是一个极易满足的男人,包二奶也一样,千万不要和大富大豪大贪大腐攀比二奶的品味,也无法比。这就像买衣服,别人穿几千元的名牌,我就套15元到30元的故衣,贵的买不起,便宜的总可以凑合着穿。
    
      不要和别人比数量,500名不是民工有福消受的,不要和别人玩素质,漂亮的,未婚的,本科大学生不属于哥,明星,女主播就别想了,天上人间的美美更不要亵渎,最先进的生产工具不是给农民使用的,像头牌花魁梁海玲这样精致的生产工具只有在省部级生产者手里才能产生出更有价值的生产资料和社会财富。不要写日记,会被官爷笑话的,民工的那点墨汁哪能做到字迹工整,描述详尽。总之一句话,选择一个身价最低的包养,哪个最丑,最老就选哪个(听说有十元妓)
    
      老师告诉我,我们是以工人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民工(半农半工)也算是半个工人,理应受到工人阶级的待遇,上帝告诉我众生平等,法律告诉我公民一视同仁,请☭允许民工和公仆一样享受包二奶的权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新生代农民工的呐喊
  • 农民工心声:宁愿娶妓女 也不娶城市女
  • 国家菜篮子工程是谁在搞破坏(之一)——为106名农民工能拿到一年辛苦钱告状14年之久/余光忠(图)
  • 深圳市宝安区政协委员郑合容剥削民工血汗钱(图)
  •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枉法法官林晓青欺负农民工(图)
  • 上百农民工疑患尘肺病深圳维权续:50余人获检查
  • 浙江农民工受骗含冤 谴责河北省两级法院/马家驹
  • 35天不发一分钱,民工猝死工地宿舍
  • 东莞市厚街丰泰观山花园物业公司克扣民工工资
  • 帮帮我们,民工要工钱无门!
  • 民工双双死于公安局,警方竭力掩盖真相
  • [强国论坛]还拿民工当人吗?
  • 讨回中铁三局建筑安装工程处和张海涛拖欠民工款/马克忠
  • 当今社会为何只有民工工资难兑现?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安徽一民工在山东潍坊打工的离奇死亡
  • 禁止民工入内 “公厕”为何不公(图)
  • 农民工写真(图)
  • 多部门探索如何让2.3亿农民工“体面生活”
  • 小熊:南都报抗议政府让广东千万民工天天吃霉米
  • 广州农民工为讨薪到残联集会抗议(图)
  • 三名民工用铁丝捆包工头游街讨薪
  • 湖北20多名农民工福建讨薪被打 总工会派人介入
  • 济南三天热死八位民工,谁为底层工人的死亡负责
  • 湖北恩施20余名农民工讨薪被打
  • 湖北百余农民工讨薪遭打续 今天将协调工程款问题
  • 湖北百余农民工在陕讨薪遭殴打续 达成和解协议
  • 湖北省总工会调查百余农民工讨薪遭围殴事件
  • 广州警察凶悍 持枪逼外来民工办暂住证(图)
  • 郑州丰庆路惊现驾车蓄意谋杀农民工
  • 小熊:百姓抗议三峡工程是骗民工程
  • 爱滋病南非大使民工子弟小学刷墙(图)
  • 重庆籍农民工集体赴安徽省政府上访被暴打(图)
  • 郑州200名农民工被集体驱赶 官方称其影响市容
  • 河南十余农民工内蒙讨薪遭殴打不获救治
  • 内蒙古达拉特旗县农民工讨薪遭黑社会施暴
  • 患尘肺病民工李廷贵死亡:贵州思南行日记/贵州孙凡军、小唐
  • 刘逸明:“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 刘逸明:农民工要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图)
  • 最需要“降温费”却最没有的农民工,谁来关注
  • 莫让新生代农民工轮回父辈的悲情
  • 像对待孩子一样关爱新生代农民工 (图)
  • 田丰:城市工人与农民工的收入差距研究
  • 农民工穷 工程师困 中国不美好/王守义
  • 联名信: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 杜绝富士康悲剧
  • 导致新生代农民工犯罪的原因/毛空军
  • 我们的博士“科研的民工”/李楚斐
  • 与“全国哀悼日规定”商榷/中国民工李蜀皖
  • 二代农民工性问题/王慧
  • 试析九七亚洲金融危机与零八世界金融危机返乡农民工之社会生活状况/李原风
  • 优秀农民工对转户口兴趣不大
  • 山东省“民工荒”再起 缺工总数约67万人
  • 朝鲜,一个没希望国家!/中国民工李蜀皖
  • “中国街民工”问题/廖宗权
  • 中国民工李蜀皖,号召全民学韩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