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系列周刊50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8日 来稿)
     以往每次搞程序前,都有蛛丝马迹的现象出现,没有政府的授意,监狱当局一般不会搞我,离开我的法定日不足两月还没有把我搞定,已经急不可耐,种种迹象表明,王汝刚已经受命,正在授意罪犯故意挑起事端,再过两天家属接见,以前近十次的接见,
    都因为全家的善良懦弱,我不愿意告诉他们真相,免得他们担惊受怕,所有的痛苦和不幸都准备一个人抗下来。现在他们故伎重演,我必须将真相告诉家属,通过家属这根纽带向全世界揭露中共当局的残暴无耻。
     如果今天我不能保持冷静,正好中了政府的奸计,他们乘机行凶,事后再倒打一耙,没有造成后果起到震摄作用,造成后果起到虐待效果,再将我的接见取消,他们对我的各种暴行外界根本不知道,即使以后我能活着出狱揭露,也已成了马后炮,我必须将冲动这个魔鬼赶走。 (博讯 boxun.com)

    我按照程序向狱方陈述,所有被调查的现场人员都回答没看到、没听见,与所有访民被政府虐待的事件一样,没有人采信,不了了之。
    10月八日接见时,是我妻子和女儿来,我郑重其事地对他们说“今天你们什么话也不要说,听我一个人说,也不要打断我”我一口气将二年多遭受的罪恶拣主要的说,我告诉妻女:从种种迹象分析,我可能不能活着出狱,他们会对我下毒手。谈话到此即被监视的灯泡(每次接见都有狱警自始至终坐在旁边)中止,本来每次接见都有半小时以上,那次十分钟出头一点就被中断了,我被带到接见室外滞留了近二十分钟,才与其他同时同批接见现在刚刚结束的罪犯一起排队回监区。
    那次接见虽然被人为地半途中止,但主要内容已通过妻女告诉狱外的朋友,海外媒体进行了如实报道,我的安全反而有了保障,监狱当局终止了预谋,又恢复了吴劲松代表监狱当局同意过的想睡就睡、想玩就玩的宽松环境,虽然我坚持远离警察、远离罪犯,但我无法阻止警察、罪犯进入。
    室长戴长春据说是黑道人物,至少与黑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新来的罪犯费春承认自己就是黑社会成员,但是政府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这次进来不是由于打黑行动,而是其他事情。至于什么事情他没说,我也懒得问。
    按照监狱惯例:近期犯(刑期还剩三个月——六个月)都能享受宽松待遇,每个熬到这个阶段的罪犯都心知肚明,狱警对近期犯言行基本上眼开眼闭,只要他们不是太出格,15、16、17监室关的都是近期犯。
    监狱当局为了让服刑犯出狱前养得白白胖胖,使中共有欺骗世界人民的依据,对近期犯的生活大加改善,每月大帐可以开到三、四百元,每月有一到二次水果,每周三次营养菜,每周各买一次黄瓜、番茄(以上这些东西钱是自己出的,而且比市场价高)。不管你在狱中曾经受到怎样的虐待、伤害,经过两、三月填鸭式的调养一个个变得白白胖胖、容光焕发。所有被政府虐待的表面痕迹被一扫而光。
    由于国际媒体的揭露,监狱当局被迫放弃“最后努力”的企图,公开的挑衅、酷刑、禁闭已经不再对我使用,但不让我舒服的既定方针不会改变,阴晦且“合理”的精神折磨始终存在,具体如下:
    1, 监狱里有两个智障病人黄华、洛文华,另有一个被暴力虐待至残成精神病的
    病人黄劲宏,数月前只不过小打打,被人当作沙袋练练拳击,寻寻开心,现在监狱当局企图用杀鸡儆猴的方法震慑我,让我永远牢记监狱的恐怖。用根本不知道进行合理的自我保护意识的精神病人,智障人士做道具,来达到政治上威吓维权人士的目的。一天无数次的实实在在的殴打,有时是扎床,白天都能听到鬼哭狼嚎的惨叫。尤其是晚上,撕心裂肺的哀告声,让稍有点良知的人都无法忍受精神上的天人交战特别激烈。但在监狱这一特定环境中我只能默默忍受。
    2, 将全监狱的传染病人与我关在一起,有肺结核病人、艾滋病人、梅毒病人……
    有个病人半个屁股都溃烂了,流着血和脓,每天在你的面前换好几次毛巾,扔满地的沾满血和脓的餐巾纸,而这种病的传染途径就是血液、脓浆传播。这种病人应该住院隔离治疗,监狱当局将这样的病人从医院里弄出来,故意放在我的左右进行隔离治疗,血淋淋的场面不仅腻心可怖,而且极有可能被传染,中共政权的罪恶用心在阴险中透出无耻。七十多岁的杀人犯卞小原刚被判无期徒刑,身患艾滋病原本在六监区服刑,为了政治需要被送到16监室,此人不仅秉性凶残,而且喜动不喜静,且有用不完的精力,医务犯穆宏志将其送来时,曾宣布卞小原因其病会传染,所以是重点隔离对象,三餐饭必须在床上吃,活动范围就在床前,不许到处走动,(注:既然会传染为什么不送医院?其他监区为什么不能安置?把已经安置在别的监区和原本在医院治疗的传染病人特意调到我的监室,我的床边什么居心?)事实上仅仅靠医务犯穆宏志的口头宣布,根本阻止不了卞小原的活动,何况这些病人是接受了监狱当局的任务,故意作为的。政府这样做至少达到两个目的:
    1, 我已经在政府的迫害下,引起内分泌失调成了糖尿病人,抵抗力低下很容易
    传染上疾病,这反动政府巴不得我们维权人士一个个染上疾病或者死亡,正坠了政府不用血刃就可以消灭上访人的目的。
    2, 即使没有染上疾病,看着这些病人毫无顾忌地将病原体到处撒布,每天提心吊胆地害怕被传染,而且无处躲避,长期这样的精神负担,会使人产生畏惧心理,共产党的精神折磨法远比国民党的四十八套美国刑罚、日本宪兵的老虎凳加辣椒水厉害得多。许多铮铮铁汉没有在国民党的四十八套美国刑罚、日本宪兵的老虎凳加辣椒水面前倒下,却在共产党的精神折磨下曲膝投降。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