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致中共军委主席胡锦涛的控诉书(之一) ——中国军队压制吴宣玖的冤假错案不平反
请看博讯热点:涉军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3日 来稿)
     尊敬的胡主席您好!
    
     当事人、控诉人:吴宣玖(原名吴宣九),男,1935年生,家住辽宁省大连瓦房店市杨家满族乡付家村二社。 (博讯 boxun.com)

    
    控诉人:吴桂雄,女,1969年生,住址同上,是当事人的女儿。
    
    控诉人:吴宗伟,男,1971年生,住址同上,是当事人的儿子。
    
    被控诉人:原旅大警备区军事法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军事法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法院
    
    控诉理由: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制造冤案的原旅大警备区军事法院不平反当事人吴宣玖的冤假错案。
    
    旅大警备区军事法院撤销之后,沈阳军区军事法院、解放军总政军事法院继续压制当事人吴宣玖的冤假错案不平反。
    
    对于中国军队军事法院不平反吴宣玖冤假错案的霸权行径,我们强烈的抗议,今天向胡主席写信控诉。
    
    请求事项:
    1、请求中国共产党彻底平反吴宣玖的冤假错案。
    2、请求中国共产党严肃查处制造冤案、压制冤案不平反的各级军事法院及其相关人员。
    
    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来之不易的判决书与艰难的申诉之路
    吴宣玖是原旅大警备区后勤部汽车修理连司务长(少尉军衔付排级),在“爱国主义教育运动”中受到诬陷,被原旅大警备区军事法院以贪污、潜逃罪判冤狱5年。1964年5月下旬原旅大警备区军事法院判决吴宣玖时未给他发放判决书。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旅大警备区军事法院的接待人员以吴宣玖拿不出判决书为由,拒不受理他个人的信访申诉,逼迫他到地方上开介绍信通过地方上访,但地方上也拒不给他开介绍信。同时旅大警备区军事法院拒不给吴宣玖发放判决书。总之拒不平反吴宣玖的冤假错案,使吴宣玖丧失了平反的最佳机遇。
    
    1999年,吴宣玖子女到沈阳军区军事法院信访申诉,但沈阳军区军事法院出尔反尔仍然不给判决书,于1999年6月吴宣玖子女到最高人民法院和总政军事法院信访后才于1999年7月21日从沈阳军区军事法院拿到了吴宣玖的判决书复印件。然而沈阳军区军事法院却拒不受理吴宣玖的申诉,并找警察干涉。为此,吴宣玖及子女第二次进京到总政军事法院信访,于1999年8月沈阳军区军事法院才受理了吴宣玖的申诉。
    
    沈阳军区军事法院受理吴宣玖的申诉后却违反法律规定的期限(法院受理申诉后最迟不得超过6个月做出结果)拖延了一年之久才拿出不平反吴宣玖冤案的(2000)军沈刑监字第1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当时吴宣玖的子女被陷害关押在瓦房店市看守所中遭受迫害,并形成了由吴宣玖历史冤案引发的“案中案”。上访申诉的吴宣玖及子女受到了残酷地打击报复!严重地阻碍了吴宣玖历史冤案的平反。
    
    于2000年12月吴宣玖接到了解放军军事法院(总政军事法院)对其申诉所做出的“维持原判,不要再纠缠在过去”的错误结论。此后,又向总政军事检察院及最高人民法院等机关申诉均无结果!
    
    自从吴宣玖申诉冤案之后,地方上就加紧了对其一家人的迫害,尤其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地方上不停止地对其一家人进行搔扰、挑衅及跟踪监视等迫害,严重地扰乱了吴宣玖一家人正常的生活秩序。
    
    2008年4月,向解放军总政军事法院审监庭寄交了申诉材料,但孔凡明法官等不仅不受理申诉,而且在“军法信复(2008)2号”信函上非法更改了吴宣玖的名字,且拒不改正。
    2008年末,吴宣玖子女又来到沈阳军区军事法院提出申诉,接待法官左石答复要找出吴宣玖案卷查看,(当时沈阳军区军事法院院长袁中义,副院长是张宗义,民事二庭的庭长蔡良等人都是2000年吴宣玖“驳回申诉通知书”结论的参与者)。
    
    2009年5月,左石法官说找到吴宣玖的案卷了,于是吴宣玖子女又去了沈阳军区军事法院。左石法官携当时所谓的二庭庭长李芒根对吴宣玖子女进行欺骗,也不让吴宣玖子女查看吴宣玖的案卷,继续压制吴宣玖的冤案不平反。
    
    2009年8月,应总政军事法院的回复,又向总政军事法院办公室寄交了吴宣玖的申诉材料,然而此申诉材料又落入了审监庭孔凡明的手中,此后一直无结果!
    
    2010年初,孔凡明法官退出了总政军事法院审监庭升迁到香港部队任职了,并将沈阳军区军事法院压制吴宣玖冤案的左石法官提升到总政审监庭工作,继续压制吴宣玖冤案!
    
    2010年3月又向沈阳军区军事法院申诉后,2010年5月沈阳军区军事法院的张宗义副院长与沈阳军区军事检察院的张卫国检察长进行了职务对调(互换),并继续压制吴宣玖的冤案不平反。
    
    2010年3月向沈阳军区军事法院申诉时,寄交了申诉材料和2份证据。
    一份证据材料是:吴宣玖在调任司务长之前的1958年(在海军任职时)手腕上就已经戴着的“大英格”手表照片,这证明了在(64)刑字3号刑事判决书里被做为吴宣玖贪污脏物所追缴的“大英格”手表是无辜的,吴宣玖是被冤枉的。
    
    另一个证据是:2009年5月中旬吴宣玖的女儿吴桂雄与张宗义副院长的电话录音,此录音间接地证明了吴宣玖的冤案以及沈阳军区军事法院压制冤案不平反的罪证!
    
    但是沈阳军区军事法院派出了庞竹林法官一个人办案,对吴宣玖的申诉进行了一系列狡辩,不仅不承认申诉人提交的证据效力,而且回避问题,拒不承认刘宽芝案与吴宣玖案的关联性,在明知刘宽芝被判刑的情况下,极力否认刘宽芝案与吴宣玖案的利害关系,以吴宣玖案的事实、法律都没有问题来维护历史的罪恶,维护军事法院的错误结论!并且嘲讽申诉人在网上的博客点击率不高(军事法院不平反冤案,不化解矛盾,反而激化矛盾,难道因为点击率不高就压制冤案不平反吗?)!
    
    2010年7月13日,庞法官在电话中说:以前军事法院做出的“驳回”结果都是军事法院审判委员会的决定,不是某一个办案法官的责任,并推卸其个人责任,说吴宣玖案的申诉之路已走到了尽头,之后就挂断电话,再也不接申诉人的电话了。
    
    总政军事法院审监庭的左石、翟伟忠法官异口同声地说:已审查过了,原判没有问题,军事法院不会错的。并且翟伟忠法官以沈阳军区军事法院是“终审法院”的非法借口来拒绝受理吴宣玖的申诉。
    
    二、判决书上显而易见的冤假错案!
    冤假错案的前提是必需有案件存在,利用证人编造证言形成伪证,捏造材料形成罪状,这是冤假错案的共性!
    
    判决书是证明冤案的原始证据。
    在吴宣玖的判决书上捏造事实,明显可见冤假错案的特性。首先判决书上所说的“一九六二年十月因工作调动清账”就是对事实的掩盖和捏造。事实上吴宣玖是一九六二年十月在中国共产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之后开展的以阶级斗争为中心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即‘四清’和‘五反’运动)被清账的,这一运动的定性早已载入党史,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因此吴宣玖是在运动中被清账的,并非判决书上所说调动工作清账。
    
    判决书上指控吴宣玖逃跑的日期是1962年10月18日。这正是10月份的中旬,因为当时是每个月末开工资,也就是说“10月份”还未开工资,那么吴宣玖怎么可能贪污廖道国、曹兴臣以及被拘留人犯刘宽芝“1962年10月份”的工资呢?时间与其所形成的事实之间是矛盾的,这从时间上就可以证明所指控吴宣玖的上述犯罪事实是捏造的。判决书上指控吴宣玖携款潜逃也是捏造的。如果吴宣玖贪污后携款潜逃构成了犯罪,那么为什么判决书上没有“通缉吴宣玖”的字样?很显然上述这些自相矛盾的问题都是冤案的特性。不仅如此,判决书上的其它指控也都是捏造的事实!
    
    判决书上指控吴宣玖虚报一张曲轴单据,贪污三百三十六元。吴宣玖是司务长,只管理伙食账目,曲轴单据属于企业账目不归他管,此事与他无关,但是办案人却张冠李戴,捏造事实强行陷害吴宣玖。
    
    无论事实与证据捏造的怎样逼真,但都是经不起辨别的,更是经不起历史的检验的。
    
    2010年6月28日,吴宣玖子女终于找到了刘宽芝的判决书,印证了当事人吴宣玖冤假错案这一铁的事实:刘宽芝在1961年11月20日被抓之日就逮捕了,未经逮捕前的刑事拘留。刘宽芝的案子从逮捕到判决历时52天,于1962年1月12日刘宽芝被判决,刑期5年。吴宣玖判决书上指控“贪污被拘留人犯刘宽芝从一九六一年十二月至一九六二年十月的十一个月工资计八百八十五元五角”的事实纯属捏造。这一捏造的事实揭示了吴宣玖在“爱国主义教育运动”中被诬陷、迫害的真相。
    
    当年冤枉吴宣玖的办案法官们对刘宽芝案了然于心,而且深有研究,在吴宣玖的判决书上把刘宽芝写成“拘留人犯”,而在最后判决吴宣玖时在括号内注明:(其中已扣除‘拘禁’时间一年零两个月又八天)。用“拘留与拘禁”来掩盖事实,试图区分刘宽芝的“拘留”是未逮捕,而吴宣玖逮捕后就是“拘禁”,并把吴宣玖从1962年12月22日到1963年3月13日逮捕之前拘留的三个月未算刑期(也从未发过工资),可见当时对吴宣玖的大肆迫害,为了使阴谋陷害吴宣玖的罪证永久隐藏起来,开除了吴宣玖的军籍,在判决吴宣玖之后,不给吴宣玖判决书,剥夺了吴宣玖的上诉权、知情权。
    
    当年就是因为没有犯罪事实,没有犯罪证据,所以才将吴宣玖关押了一年半之久。这期间吴宣玖单位领导及后勤部会计等人与军事法院办案人员串通作弊,捏造吴宣玖贪污、携款潜逃的事实,伪造对吴宣玖账目的查账结论,伪造吴宣玖贪污“拘留人犯刘宽芝”及其他工人工资的账目,并伪造证人证言,伪造吴宣玖贪污曲轴款账目等等,总之,捏造虚假事实,伪造证据对吴宣玖进行大肆栽赃陷害!
    
    吴宣玖这个在海军出类拔萃的人才,在被调到旅大警备区后勤部汽车修理连任司务长之后,积极负责,连续二年被提升,遭到了一些人的忌妒。在以“阶级斗争为中心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中吴宣玖被一些响应“运动”的当权派推出去成为替罪羊、牺牲品,从而使吴宣玖蒙受了不白之冤。由此,当时的办案人员枉法裁判,更涉嫌与吴宣玖单位的领导相互勾结,贪污受贿,徇私舞弊!
    
    刘宽芝判决与吴宣玖判决珠联璧合的证明了吴宣玖的血泪冤情,揭露了当年制造冤假错案陷害吴宣玖的“一伙人”的黑幕以及当时“运动”的残酷性!吴宣玖是在“爱国主义教育运动”中军队基层干部被政治迫害的典型冤假错案。
    
    三、军队不平反冤案的霸权行径
    
    沈阳军区军事法院与解放军总政军事法院在给吴宣玖的申诉结果上都有经过对案件的审查,都认为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存在,证据确实、充分,以申诉理由没有提出任何相关证据加以证实为借口维持原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05条规定的几款情况是人民法院应当遵守的再审情况。这说明对案件的再审并非一定都需要申诉人一方提供证据,对冤假错案的审查,各级法院和各级检察院都有不能推卸的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75条规定的5种事实情况,当事人无需举证。其中第4款: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效力的裁判所确定的事实。在吴宣玖案中与其有利害关系的刘宽芝的判决可完全证明捏造事实陷害吴宣玖的冤案真相,因此根本无需当事人提供证据。
    
    “刘宽芝判决书”这一证据不仅证明了吴宣玖的冤假错案,而且控诉了军事法院不平反冤假错案的罪行。
    
    无论用“刑诉法”还是“民诉法”来解释都不能推卸军事法院的罪责!尤其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平反历史遗留冤假错案更是包括军事法院在内的各级法院等义不容辞的责任。军事法院是不懂政治吗?军事法院是不懂法律吗?军事法院是不会审查案件吗?他们不顾老百姓的申诉,强词夺理,执法犯法,渎职枉法,掩盖事实,故意压制冤案不平反,丧失了军事法院的职能!
    
    “刘宽芝判决书”这一证据不仅证明了吴宣玖的冤假错案,更是控诉了军队不平反冤假错案的霸权行径。
    
    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如果是光明正大的,那么军事法院早就应该把吴宣玖的案卷拿出来,让吴宣玖及子女查看,但是军队的军事法院拒不让当事人及其子女查看案卷,单方面的拿吴宣玖的案卷为借口不平反冤案,这就是丧失了公正,这就是对当事人及其子女的欺骗,其实质就是要掩盖吴宣玖的冤案。不仅如此,沈阳军区政治部的组织部门等对吴宣玖当年立功授奖等档案概不许其子女查询。总之,吴宣玖的军籍档案和刑事案卷都被军队秘封起来了,剥夺了当事人及其子女的知情权。冤案既不平反也不让查卷,这就是欺压百姓丧失人权。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强调法律要人民性,司法要公开。但是所谓公民享有的参与权、知情权、公开权在军队司法部门就是一句空话,军队就是在搞特殊化。压制冤案不平反,这就是中国军队的霸权!2007年10月份,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来到辽宁强调要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当时的辽宁省委书记李克强也强调要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但是,军队居然能够例外,继续压制吴宣玖的历史遗留冤案不解决,这就是中国军队的霸权!对于中国军队的这种霸权行径我们坚决反对和抗议!
    
    四、张宗义的电话录音证明了中国军界的腐败与黑暗
    
    2009年5月中旬,吴宣玖的女儿与沈阳军区军事法院的张宗义副院长通了电话,张宗义副院长的电话录音间接地证明了吴宣玖的冤假错案,同时暴露了沈阳军区军事法院压制冤案不平反的黑暗现状。
    
    张宗义在电话录音中说:你父亲的案子(吴宣玖的案子)79年复查过,在你没申诉的时候,大面积案子都复查过,在你申诉的时候又进行过复查,这个案子都复查过几次了。
    吴宣玖的女儿(吴桂雄)问:79年复查是怎么复查的?
    张宗义说:不能告诉你,79年是全面的案子都复查了。
    吴宣玖的女儿问:什么叫全面的案子都复查了?你们当时判决书不给我父亲,你们把这个事情压制起来了,这是不是历史遗留问题?
    张宗义说:你如果这么看那就可以了,因为我们“这伙人”那时候还不在法院呢,怎么能那样呢?你说话得负责任。
    吴宣玖的女儿说:你没在法院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父亲的案子复查了呢?
    张宗义说:我们是根据历史的案卷,用案卷来说话,案卷是永远在那里头的。
    尊敬的胡主席,我们从来没有看到吴宣玖的案卷,在此请求您做个公证,把吴宣玖的案卷调出来看一看,79年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伙人”复查了吴宣玖的案子?看一看张宗义说的话有几分是负责任的?79年“那一伙”人是怎样复查、压制吴宣玖的冤假错案的?张宗义这“一伙人”又是怎样复查和压制吴宣玖冤假错案的?这“一伙人”和那“一伙人”到底有什么利害关系?
    张宗义在电话录音中说:那是历史上判的。
    吴宣玖的女儿说:不是说历史上判的,你们现在这么做(不平反吴宣玖冤案)也就是想维护历史上的错误。
    张宗义说:我们维护那个错误干啥?错误的东西永远是错误的,我们法院是维护正义的不是维护错误的,维护错误要法院干啥?
    
    在此请尊敬的胡主席把沈阳军区军事法院2000年6月对吴宣玖申诉所做出的“驳回申诉通知书”结论与总政军事法院2000年11月对吴宣玖申诉所做出的“不要再纠缠在过去”的结论调出来看一看:两级军事法院是怎样维护错误的(对于判决书上刘宽芝是不是拘留人犯的事实都不去核查就认定吴宣玖不是冤案,这叫审查案件吗?)!
    今天面对吴宣玖被压制的冤假错案,在此请问尊敬的胡主席:要沈阳军区这样的军事法院“干啥”?要解放军军事法院“干啥”?
    张宗义在电话录音中说:根据你的法律程度,根据你的知识程度,你可能认为社会都是黑暗的,那是你自己的认为是不是?你不能因为你自己的认为这些人都发生改变了。
    在此问一问尊敬的胡主席:中国社会的黑暗面到底都是些什么人造成的?面对吴宣玖铁证如山的冤假错案,那些压制冤假错案的人还想不发生改变,继续在军事法院的舞台上耀武扬威,欺压百姓,祸国殃民吗?
    张宗义在电话录音中说:你判决书都没有,你上我们这申诉啥?谁知道是不是我们判的?
    在此问一问尊敬的胡主席: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还想不承认历史吗?还想抵赖历史吗?把一个人判了冤假错案就白白冤枉了不承认了吗?这是共产党所主张的实事求是的原则吗?这与共产党所坚持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一致吗?
    压制吴宣玖的历史遗留冤假错案不平反,中国军队还有人权吗?一个欺压百姓的军队还是正义的军队吗?
    特别是今年3月份把张宗义的电话录音光盘邮寄给了沈阳军区军事法院之后,副院长张宗义竟被提升到沈阳军区军事检察院任检察长了,总之,所有压制吴宣玖冤案不平反的相关人员都有功高升了。
    上述只是摘取了张宗义录音的部分片断,请尊敬的胡主席把张宗义的全部录音向沈阳军区军事法院调出来听一听,结合吴宣玖的冤假错案来看一看,张宗义这样压制冤案不平反的人还有资格当检察长吗?中国军队的军事法院已经腐败到如此程度,谁来监管?
    “刘宽芝判决书”这一证据不仅证明了吴宣玖的冤假错案,更是控诉了中国军队的腐败与黑暗!
    我们强烈要求中国共产党平反吴宣玖的冤假错案!
    此致
    尊敬的中共军委主席胡锦涛先生
    当事人、控诉人:吴宣玖
    控诉人:吴桂雄
    控诉人 吴宗伟
    地址:辽宁省大连瓦房店市杨家满族乡付家村二社
    电话:86-0411-85381971
    邮编:116331
    2010-08-12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受迫害致死士兵母亲致军委领导的一封信(图)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中央军委门前的退役军人在上访(图)
  • 中共高官高寿:原军委炮兵顾问陈锐霆同志逝世 享年105岁 (图)
  • 两军委副主席连续赴东北 传递重要信息(图)
  • 5月24日,军委大楼前的涉军访民示威、抗议(视频)
  • 视频:军人和家属在总政军委、北京军区司令部上访喊冤
  • 涉军访民10日继续到军委总部和总政上访,全部抓走(图)
  • 震撼视频:军人和家属在总政、军委前上访喊冤(图)
  • 史上最清闲的单位:记军委、总政信访局 (图)
  • 国防动员委员会议定事项由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组织
  • 边防工作会议释放信号:中央军委副主席年内换人/博讯独家
  • 军人到军委大楼前示威:警察分几路赶来(图)
  • 为保政治形象,习近平主动提出不进军委
  • 日本政府判断习近平不会接任总书记或军委主席
  • 朱德嫡孙朱和平被中央军委荣记三等功 (图)
  • 中央军委特供茅台酒(图)
  • 习近平军委定位惹关注 中共思维09左倾
  • 山东大批复转军人上访中央军委总政治部
  • 不宣布习近平入军委,未尝不是好事
  • 转业干部孙自卿遭军委信访局、国务院军转办(图)
  • 军委主席为什么不向全国人大报告工作?/高洪明
  • 中央军委主席赎锦涛胡金掏/涂子方
  • 四中全会暴露胡锦涛是“光杆军委主席”
  • 蓄意制造北韩核武危机,胡锦涛谋求十八大连任军委/昭明(图)
  • 军委整风,之后就是政法委,周永康在劫难逃(中央权斗系列文章1)/昭明
  • 中央军委不是贩毒集团,胡锦涛无资格批判军委成员(胡杨案跟踪)
  • 成功围歼江氏军委的关键在于打掉其对习近平的政治幻想/昭明(图)
  • 习近平 江氏军委的救命稻草 胡锦涛的心腹之患/昭明
  • 炮打中央军委——民主生活会吹响了清算江家帮的号角/昭明
  • 昭明:下山后胡锦涛发动军委整风 欲清除江泽民阴魂
  • 重上井岗山,胡锦涛意在阻止习近平接班军委/昭明
  • 陈永苗:被左王魏巍告到中央军委之后的想法
  • 杨佳是在中央军委支持下,玩弄政法委上海帮!/草虾
  • 中国人大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应兼任军委成员/刘斌夫
  • 中共全会动向:太子党魁习近平无缘入局中央军委
  • 维权退役军人中秋节问责党中央和中央军委
  • 吴仪高调“裸退”逼曾全退,习接班军委未遂内幕/昭明
  • 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不表态本身就是一种很好的表态/昭明
  • 手握北京军区重兵,胡锦涛试图打破江氏军委独立王国/昭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