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郑州朱屯村领导贪污为怕事情败露带领亲朋好友上访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10日 来稿)
    首发
    郑州市中原区朱屯村位于郑州市区西北部,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期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庄,村办企业多达数十家,每年的经济收入数千万元,集体的富余给村民带来了自信!当时的朱屯村农业是郑州市蔬菜生产基地,企业是乡镇企业的领头军,商业是方圆居民生活必需品的集购地,朱屯的住宅,平房盖楼房,楼房盖多层,世居人口几千人,外来人口数万人,一个在城市边缘的村庄相一个城镇一样繁华,白天人山人海,晚上灯火通明,朱屯村的人出门一个个脸上带着自信,带着自豪。
     (博讯 boxun.com)

    九十年代中后期朱屯村改变了,新上任的领导看不惯村民的满足和小农阶级的思想,一个个村民和谐相处,丰衣足食平静的生活,使当时的领导感到不满。领到层集思广路,采取快速致富而又绝子孙后路的方法,“卖地”,数千亩土地转眼间所剩无几,企业挣钱太慢,关门,商业挣钱太繁琐,倒闭。当时的企业商业就业人员是1200余人,由领导的英明决策,这些做工的人员从此可以在家享福做梦了,朱屯村要规划了要纳入城市管理的轨道了,人人不用做工就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收入。朱屯村下了通知“朱屯村的村民居民”禁止再盖房了,如有违抗停水停电,原因是朱屯村马上要城市规划了。规划后让村民住上城市的楼房,过上比城市人都好的生活。。。。。。朴实憨厚的村民们,一个个的开始在大白天做起了美梦,在村民做梦的时候我们的村领导利用卖地的款上下活动,跑关系,找人情,挥金如土,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原来的村长转身成了国家正科级干部。可怜的村民此梦一做就是十几年。村官升国家干部了,村民该醒了吧,可接班是他自己的嫡系,采取了既定更进一步的管理办法。
    
    猛踩油门急刹车!每当村民快醒时,村领导总是抱一个天许给群众,善良的群众总想是一个村里的人,又是大家从小看着他们长大,不至于再次被愚弄。一次,两次。。。。。。村企业关门,可耕土地卖完后,村民的生活费主要来源是房租,他们踩油门时给村民说的是天花地坠,他们踩刹车时,把群众碰的是头破血流,三番五次的操作,把租房户一个个的都吓跑了,群众醒了,明白了,找到村干部要说法了。朱屯村的经济是近二十年没有发展,今后我们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近二十年啊?村民的梦想破灭了,他们感觉到可能是被愚弄了,曾多次的找领导,要求发展,要求改变现有的生活状况,可是领导的回答总是明天更美好,一切的一切很快很快就能解决。今年的天公实在是再也看不惯他们的做法,几场不算很大的雨水把群众浇醒了,数百家的房子漏雨,数百家的墙壁流水,大家愤怒了,群众在找他们,要求解决,可现在的村干部们,不是面对现实,而是耍尽伎俩欺骗群众,(朱屯村是郑州市第一批公布规划的都市村庄,第一批到现在是多少年,群众在想:政府办事怎么会这么长时间?)今天是区里没有批,明天是市里没有批,实在拖不过去了,干脆拉一个办事处的领导来顶替,事先说是区里来一个区长告诉大家什么时间可以改造,烈日炎炎的八月三日上午让朱屯的数百名群众在高温下焦急的等待。十点四十分群众盼来了一位高级领导,而确是办事处的。。。。。。
    
    大家感觉的再次的被愚弄了,无奈之下村民强烈的要求公布自1993年以来村财务状况,让大家知道一下村里土地到那里去了? 企业到那里去了?村的集体财产都在那里?。。。。。。
    
    村“政府”的领导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一个个见多识广,经过集体研究决定,他们让朱屯村的群众看看,他们是有办法的,率领高层领导和骨干力量上访去,区里,市里,还告诉一些群众,如果解决不了,就去北京,哈哈!我们村的干部们太能作秀了,上访是否有结果我们不知道,但是每天的费用就是几千上万呀,谁心疼?那是我们祖宗留下的财产啊!为什么群众一要求公布财产时,你们要去上访啊?难道说你们上访就可以不告诉大家村集体财产的去向了吗?上级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他们是主持正义的,村领导们,你们的上访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啊,醒醒吧村官们,不要抱任何的幻想,法律是公正的!群众是宽容的,你们这样做是不明智的,你们依为上访可以给政府施加压力吗?人民的政府是对百姓负责的,改造之前一定会清产核资的,你们是怕自己拥有的太多而想趁改造混乱毁灭依据吗?你们还是趁现在政府没有下决心之前把你们做的账目看看吧,有漏洞赶快想办法补一下吧,否则查出问题,你们当中可能有些人将失去自由。。。。。。。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8月8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6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5(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8月7日)(图)
  • 山东烟台市芝罘区人大副主任郭玉武撞死上访教师申敬芬(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8月5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3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2(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8月4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8月3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0(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8月2日)(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之六 ——我的第32封上访信/吴田丽
  • 2010年请听北京涉诉上访人的呼声!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8月1日)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9(图)
  • 郑州访民李元福谴责党中央对上访户凶暴执法
  • 湖北上访法官被派下乡调查 曾穿法袍门前高院申诉
  • 吴玉仁的加籍妻子凯琳上访——又一个洋秋菊?(图)
  • 南通栾楚玉赴京上访被关黑监狱
  • 西影厂退养职工到陕西省委上访(图)
  • 中央财政拨款解决上访问题的钱哪里去了?
  • 为澄清冤案,上访人竟公开发表报复司法黑暗的声明
  • 西北电建四公司用停电阻止我上访
  • 法袍上访后面隐藏的罪恶孝感中级流氓法院 再曝血案
  • 广东推出手机上访
  • 河北省10起命案未破受害亲属上访无望(图)
  • 全国退伍军人北京大规模上访概况
  • 合肥拆迁户刘宁在区政府上访被限制人身自由(图)
  • 原38军复转军人在上访公交车上痛斥腐败(视频)
  • 辽宁鞍钢:逼迫精神病人上访
  • 湖北穿法袍上访法官回应质疑 称免职手段太卑鄙(图)
  • 世博期间重点上访人员都被“监管”起来了(图)
  • 安徽合肥临时工为社会保险在市政府上访(图)
  • 山东滕州市田甜抗拒强拆被政府烧死,父母妻儿来京上访(图)
  • 上访者遭遇“内参”骗局续:赵桂荣的丈夫被关精神病院4年了(图)
  • 上访——中国特色的新兴产业/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北京西城区访民马秀英为夫上访说明了什么?
  • 上访难难于上青天!从访民胡燕说起/朱君
  • 上访者都是“敌对势力”吗?
  • 请大家不要去上访了,更不要越级上访
  • 刘占利:上访人的心声
  • 上访维权如此艰难谁之过?/王学勤
  • 警惕把劳教当成打压上访的工具(图)
  • 刘占利 :关于上访案件的处理方案
  • 张秀岩: 支持上海世博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
  • 关于成立“中国公民上访案件调查委员会”的建议/朱菊如
  • 农民因上访获罪案折射权力有恃无恐症
  • 廖祖笙:可悲“出国上访将成新途径”
  • 王子峤:权力机关擅长兵法令上访成悲剧
  • 潘洪其:上访群众为何能“敲诈”政府
  • 第五十七族——上访族
  • 党校是个关上访人的好地方/乔志峰
  • 市长被责令辞职 上访群众情绪稳定(图)
  • 朱永杰:法官上访,中国的法治每一步都流淌着鲜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