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8月3日)(图)
请看博讯热点:联合国上访“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八月三日

    
    武汉的暴力拆迁伤人事件不断,近日在网上看到,武汉市汉阳新区因强拆发生命案,拆迁户邹厚珍的儿子邹斌被控刺死一人、重伤一人。
    
    又是流血的拆迁,谁来负这个责,是这个剌死人的钉子户邹厚珍的儿子邹斌吗?我觉得回答这个问题应该从深层次考量。
    
    武汉这几年的拆迁,拆迁伤人甚至死亡事件经常发生,我觉得武汉市政府在拆迁引起的伤亡这件事上是有责任的,武汉市政府对拆迁方雇佣黑恶势力对被拆迁人进行骚扰,恐吓,甚至人身伤害听之任之,放任自流,造成这些黑恶势力更加变本加厉的使用各种恶毒的办法驱赶被拆迁人,当矛盾激化时其后果不堪设想。
    
    我的遭遇就是最好的例子,湖北穗丰开发商首先贴出无证拆迁的公告,之后雇佣黑社会挨家进行恐吓,当然恐吓的效果是有限的,多数的邻居不吃这一套,紧接着他们动手了,要杀鸡给猴看2008年10月15日上午10点,穗丰雇佣的黑社会欲强行拆除巷子顶端我邻居夏顺生的房屋,以便达到恐吓驱赶我们居民的目的,如若不搬这就是下场,全巷居民以死抵抗,遂强拆未得逞。穗丰逐于2008 年10月22日夜间乘屋主外出,迅速强行用拆房机械拆除了夏顺生的房屋,邻居们迅速报警,警察们姗姗来迟,凶手们早已逃之夭夭,夏顺生欲哭无泪,住了二十多年的房于和家产变成了一堆废墟,第二天早上,拆迁办人员跑到现场观看,喜笑道,怎么好好的房子昨夜就倒了呢,夏顺生指责是他们偷拆时,他们百般抵籁,群情激奋的邻居和夏顺生无奈之下拉起了抗议横幅,将车水马龙的门前马路堵死,希望引起政府对强拆民宅者的重视,看来政府是很重视群体事件的,警察很快到达事发地点,驱散了抗议的人群,督促湖北穗丰开发商和社区领导解决此事,在压力面前,湖北穗丰开发商不得不低头承认是他们干的,就赔偿一事,湖北穗丰开发商又耍尽手段,仅在一张毫无法律效力的户主报损的损失物品清单上签字,答应以后赔偿,可事到如今,事件发生快二年了,夏顺生的房子还是废墟一堆,赔偿至今未果,告状无门.。
    《物权法》第66条规定,“私人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哄抢、破坏。”把业主的房屋强行拆除,显然违反了这一规定。而《刑法》第275条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房子是大多数普通百姓的最重要财产,可谓“数额较大”甚至“数额巨大”,而采取暴力手段驱人拆屋,显然属于“情节严重”甚至“情节特别严重”。所以,如果依法办事,每一个强拆者都应该坐牢才对。
    可是在武汉,这样侵犯民宅,强拆人屋的案子,居然不算违法,更没有人被追究责任,这样的结果当然是开发商高兴的,既然政府和法律都奈何不了开发商,这就是为什么,开发商的有持无恐变本加厉的伤害被拆迁人,造成各种伤害案不断的发生的原因。
    今天晚上我打了电话到区法院,询问法官对湖北穗丰开发商雇佣黑社会侵犯我的住宅殴打我的案子的情况,鄂焕斌法官告诉我以民事纠纷判了一名叫孙建国的人一年有期徒刑,似乎与拆迁没有任何关系。这就是握在武汉公检法手上的法律准绳。
    当今中国掀起了一股打黑的风暴,房地产行业在中国被称为暴富的行业,也是涉黑的重灾区,从湖北穗丰开发商雇佣黑社会侵犯我的住宅殴打我的录像上看,这肯定是属于涉黑性质的恶性案件,十几个人光天化日之下砸我房子将我的七根肋骨打断,手段残忍性质恶劣的涉黑案,竟被武汉公检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样的风暴不知打了谁,又保护了谁。
    法律的准绳可长可短,这就是武汉频发暴力拆迁引起的伤害案件的根源所在。
    今天在联合国几位来自芬兰的游客见到我们的展览,对开发商的残暴表示不安,他们告诉我,他们也经常在芬兰的报纸上看到了关于中国暴力拆迁的报道,他们对在暴力拆迁中受到伤害的人表示同情。
    
    
    鄂焕斌法官的电话 27 83567302
    
    陈绪兴联系电话 347-654-9336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com QQ1095971383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8月3日)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8月3日)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8月3日)


    
    打人发生时被录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8月2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8月1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31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30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9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6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5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3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2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1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0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9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8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6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5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4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3日)
  • 湖北省政府新闻办官员慕博讯不晓陈绪兴/王宁
  • 请罗清泉重视陈绪兴案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4日)(图)
  • 武汉市的父老乡亲给陈绪兴的公开声援信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2日)(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