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山东栖霞市光明村人民致“孙学仁、马爱平”等村官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2日 转载)
    
    孙学仁、马爱平、开发商黄家父子:
     (博讯 boxun.com)

    “强制拆迁是对文明社会的犯罪”,尔等的行径彰显出恶霸村干部、商家与黑社会恶势勾结鱼肉村民的现实! 你们“拆”了村民的心、“迁”了对党的情。
    
    尔等在光明村村民们,拒绝不合理赔偿拆迁的情况下,高价雇用黑社会势力野蛮拆房扒屋,制造耸人听闻的血腥案件,你们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正是你们在对抗中央的“三申五令停止大拆大建”的政策,反而加速大拆大建。
    
    奉劝尔等:立即停止作恶、放弃暴力,赎罪自救!赶紧诚心忏悔,乞求列祖列宗开示,谢罪予光明村的子孙后代!
    
    宪法第38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刑法》第十四条,“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故意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尔等花费高达300多万元,雇用地痞、流氓、土匪等黑社会势力,欺压我们光明村这些老实人,虽然逞凶一时、气焰熏天。但你们所应对的:
    
    一、是光明村世代传下来的基业,这包括有形的房屋、土地;无形的文化、思想、道德、秉性等。这无形产业中有天理、祖宗、后世子孙。尔等问问它们能不能任凭你们如此胡搞?!
    
    二、是光明村全体村民:现在还在喘气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包括出生在光明村,身在外地的男女老少,以及虽然几代身在外乡,神附魂系光明村命运的后裔子孙们。尔等问问它们能不能任凭你们如此胡搞?!
    
    三、是光明村村民的在校或不在校的子女们,他们拥有较高文化、眼界放在全世界,在信息化地球村的时代。尔等问问它们能不能任凭你们如此胡搞?!
    
    四、是虽然身不在光明村,心却系光明的记者、律师、媒体人士、陌生的正义之士。且不论他们的水平高与低、眼界宽与窄、信仰是与非。尔等问问它们能不能任凭你们如此胡搞?!
    
    五、是市、省、中央等各级反贪污局;市、省、中央等各级公、检、法部门,他们并非全是能被腐蚀得了的。只要有一个还算称职、胸中尚存一丝良知、正气、道义的官员,关注、重视光明村群众的苦难即可。尔等问问此人能不能任凭你们如此胡搞?!
    
    六、是栖霞镇(街道)、栖霞市、烟台市政府、山东省政府、中央人民政府、国际人权、人类普世规则的层层问责。尔等问问它们能不能任凭你们如此胡搞?!
    
    七、是代表天理、天规及宇宙法则的老天爷、神仙、菩萨、佛祖的拷问与审判。尔等问问它们能不能任凭你们如此胡搞?!
    
    ......
    
    所有的这些力量,岂是尔等的智力与掠夺在手的财力,所能摆平得了的!
    
    故此,山东栖霞市光明村的老少爷们,有充分理由相信:在这场“反贪反腐、拒绝暴力拆迁家园”的斗争中,村民们一定会赢得最后的胜利!
    
    因为人类历史自古以来就是邪不压正,正义必终将战胜邪恶是人类恒古不变的真理。
    
    天地有黑白交替、人体有阴阳平衡。现代科学已证实,宇宙中的所有物质,大到宏观物质天体,小到微观物质的最小微粒,总是以对应存在的两种形式表现:有正亦有负、正物质与反物质、能量与暗能量。
    
    同样,山东省栖霞市光明村的历史,从来都是在正与邪、善与恶、真与假、是与非、进与退的伴随下,在正义与邪恶激烈交锋、对抗中,虽艰难曲折、历经磨难,但历史的脚步总是向前的。
    
    当有魔、邪对村民祸害施虐时,当光明村面临重大灾难和危机时,村民们相信,一定会有天老爷、上苍来拯救、造福村民。冥冥之中,任何事物的发生、发展乃至最终结果都早有“定数”,或亦是早已“安排”。
    
    历史不会忘记,“光明村”村史上最为黑暗的一页,村民们终将审判:村委主任孙学仁、马爱平等,这些给光明村带来深重灾难的魔鬼!
    
    当今,村委主任孙学仁治理下的光明村,乱象丛生,各种深层次矛盾在逐渐激化,而且日趋尖锐、对立。专横、权贵、特权、利益团伙垄断集体和村民资源,大肆侵占、掠夺民众从祖宗传承下来的财富。贪官污吏泛滥横行,腐败糜烂无可比喻。而村民的疾苦与哀嚎无人过问,村民正当的权益却屡屡受到不法侵害,贫富悬殊日趋严重,已超出村民安全警戒红线。
    
    宵小得志,正士灰心。因此,村里有识之士无不为光明村的前途、命运而担忧!
    
    而栖霞镇政府不能也不愿去化解村干部与村民的矛盾,一概采取高压态势,用镇压的手段和成本极高的“维稳”去维持越维越不稳的村委地位。众多村民的诉求被冷漠压制,言论自由被剥夺、迫害,异见村民被打压、封杀。就连社会最低限度的公平与正义因腐败、地痞流氓被毁灭得荡然无存。民怨民愤在逐渐积累,民心民意在背弃村委、村干部之流。
    
    然而,孙学仁、马爱平等村委干部却将自己凌驾于国家宪法与法律之上,恃强凌弱、权钱交易、腐化堕落、扭曲并践踏人性。孙学仁、马爱平等已完全、彻底地堕落为仅为自家利益而服务的流氓干部。
    
    村委孙学仁、马爱平等村干部治村的日子,是让传统美德、村风崩溃和倒退的日子;是奴役村民、欺压村民的日子;是体现流氓成性、专横跋扈的日子。
    
    在村委雇用地痞、流氓、土匪等黑势力恐吓广大村民后,孙学仁企图掠夺光明村全体村民从祖宗继承下来的财产、企图绑架全体村民共同成为它们的殉葬品。
    
    众多村民送钱到孙学仁、马爱平家,希望给予照顾,多量出些平方数或者干脆直接多报平方数。因送的人太多应接不暇,后来送钱的人被告知:送钱不要了,送黄金要!
    
    有善良的村民说,为什么“孙学仁”能这样吃香?他这样的吃香对我们光明村村民显然是不公平的。
    
    其实“上天”是公平的,也曾给过光明村村民们,选择村里“当家人”的机会。只是村民没有觉悟到手中选票“份量”,特别是“公共分量”。手中的这一纸轻轻的“选票”,这一关系祖宗财产传承与后世子孙生存命运的“公共”权力,被犯有盗窃罪的劣迹人渣孙学仁、马爱平等,轻易的以“十张水票”的价值“拉票”拉去了。孙学仁之流窃喜并嘲弄道:草民贱,一盘沙。
    
    光明村具有辉煌的历史和悠久文化,清代著名学者郝懿行的故居在这里已有639年历史了,郝氏后裔子孙承传祖业,辈辈世世繁衍于此。
    
    郝懿行,清嘉庆年间进士,官户部主事。为清代著名学者。清经学家、训诂学家。长于名物训诂及考据之学,于《尔雅》研究尤深。所著有《尔雅义疏》、《山海经笺疏》、《易说》、《书说》、《春秋说略》、《竹书纪年校正》等书。他一生履行四句话:在家,以读书为孝爱;做官,以读书为忠勤,修身,以读书为卓德;立名,以读书为奇勋。郝家原是个文人世家,藏有万卷古书。郝懿行为人谦逊和蔼,平时总是显得沉默寡言,最喜欢读书,他把自己的堂号命做:晒书堂。郝懿行读书和教授弟子的书屋叫“双莲书屋”。
    
    2010年五月,上级调拨给栖霞城关光明村用于开发、改建费用是两亿多元。恶霸式的村委干部和开民商黄某,从中拨出三百多万元,雇用栖霞市境外地痞、流氓等黑社会势力,来“摆平”那些尚未达成协议、还没有搬走的群众。
    
    承传给其后世子孙至今已经有639年的郝懿行故居,在未付给郝庆利、郝庆卫兄弟俩家一分钱的情况下,遭到地痞、流氓、土匪等黑社会势力五十多人,持枪掠夺!这伙土匪们头戴防暴钢盔,身穿防暴军服,携带长枪、短枪、燃烧弹、催泪剂、铁棒、木棍等武器,射击、投弹、架云梯,24小时轮流上阵、交叉冲锋,与郝氏兄弟、家属及七十六岁的母亲激战了六天五夜......
    
    三百多万元的筹码,使得这伙土匪气焰十分嚣张,狂妄猖獗,竟然敢向闻讯出警的警察们开枪阻击,以示威 !
    
    想用来吓唬光明村村民那一套,来吓唬吓唬山城公安干警。这一套还真把栖霞的警察们镇呆了,只是此事件惊动了山东省公安厅,不知山东省公安厅上报国家公安部了没有?(待查)。
    
    光明村村民秉性中,承传了太多的“顺民”或“暴民”基因,唯“公民”意识相对缺失。这里的村民是最能吃苦耐劳、最具忍受特性的村民。
    
    然而,这种优异的村民秉性却恰又是孕育村霸的“沃土”。孙学仁、马爱平等专横、残暴,这当然会激起村民们的愤怒:傅建勇、孙贤功、郝庆光、郝庆国、郝庆东、王义忠、王尚云、郝世耕、李森、宫宝双、宋文田、宋小山、郝庆利、郝庆卫、纪孟谦、张玉奎、史桂娟等村民们损失惨重!
    
    首先被强拆、用以开刀的是:傅建勇与孙贤功两家。他们是被扣上占用公家地盘的帽子,遭到强制拆迁;当时动员公、检、法、工商等系统四百多人,村民们说:“这是杀鸡训猴手法,是针对我们光明村所有村民,目的是制造恐怖,让老百姓将从祖宗那儿传下来的家产乖乖地交出去,让村霸贪官们赚大钱”。
    
    接着是郝庆东、郝庆光、郝庆国、郝世耕等家,在晚上12点到凌晨2点左右,被一群不明身份的团伙砸门破窗进门,将熟睡的主人强行拖出家门后,接着就用挖掘机挖到房屋!财产全部埋在废墟下,前后时间不超过20分钟;
    
    王尚云家两口子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老实了一辈子,是公认的胆小怕事的老好人。晚上被地痞流氓们一丝不挂地拖上车,拉到离城30多里的松山镇郊野。天气还十分寒冷,这是年轻上都还得穿秋衣的季节,两位老人还被打得鼻青脸肿,脑袋至今还懵懵懂懂;
    
    为了逼迁,郝世耕、李森、宋文田、宫宝双等家房子先后,被地痞、流氓们利用晚上,放火给烧掉了。郝世耕的仓库里存有十多万的商品也被化为灰烬;
    
    郝庆利、郝庆卫、纪孟谦、张玉奎等家,半夜家里的门窗玻璃被地痞流氓们砸烂,郝庆卫的福田车也被砸了,纪孟谦的家被反复砸了两次;
    
    史桂娟、王义忠、郝世耕、郝庆东、张可娇等家,遭到这伙盗窃犯们多次洗劫。张可娇说,她家的厂房十多年来,连个螺丝钉都没丢过。在这个时期村里,怎么会接连二三的发生盗窃事件?
    
    王义忠是一位80多岁的解放战争老兵,参加过西藏剿匪战斗,老人的家被盗窃犯们洗劫了三次。老人的门顶上被盗窃贼放着四块砖头,等着人拉门出来时砸人的头;
    
    清代学者郝懿行的后裔:郝庆利、郝庆卫兄弟俩人,被五、六十流氓土匪持枪围攻六天五夜,24小时轮流进攻、交叉冲锋。站在房顶保家卫舍与土匪鏖战的兄弟两人,被铁沙枪弹打得血肉模糊,郝庆卫后背被火烧得没有一块好地方;郝庆利的右眼被打的、肿胀了四十多天还看不清人。
    
    郝氏兄弟在付出惨重代价后,仅将部分财产保存了下来;暂时遏制了地痞、流氓等黑社会势力对光明村其它村民的疯狂侵犯,土匪们的嚣张气焰得以收敛。
    
    也从而打破了孙学仁、马爱平、开发商等,企图疯狂掠夺光明村全村人从祖辈遗留下来的产业,从而使自己几天内成为“千万元户”的美梦!迫使他们不得不放慢了采用土匪手段毁灭栖霞市光明村的进程。
    
    为何孙学仁上台后,带给光明村村民是这样的结果?其实道理很简单,光明村村民出卖自己公共权力——“选票”的结果,只能由村民们自己来承担。
    
    宇宙中有一个理,村民自己要的,就得自己去承受。你选他、轻信他、逢迎他,他就会上来操控你、加持你,最终让你成为他玩弄、蹂躏、宣泄淫威的工具,以达到他反人性、反传统乃至灭绝道德的邪恶目的。
    
    孙学仁者流曾以“我要为广大村民找好处”的面目,骗取光明村村民的信任。孙姓、王姓、李姓、史姓等家族就曾不遗余力地天天为他当村主任拉选票。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孙学仁上台后,回报给光明村老少爷们的竟是雇用地痞流氓等黑社会势力,采用土匪式毁房捣屋,迫使他们不得不流离失所。
    
    所有这些很难想像,假如没有郝氏家族的支持;假如光明村村民没有轻视手中代表“公共权力”的这一纸选票,象孙学仁这样有盗窃劣迹的人,根本连进村委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后来他能挟持“全村祖宗和子孙的财产”来疯狂捞钱,几天就成了拥有几千万元的富翁了!
    
    但人类历史自古以来就是邪不压正,正义必终将战胜邪恶是人类恒古不变的真理。
    
    “上苍”让老实巴交的郝氏兄弟遭受地痞流氓进攻的“安排”,遏制并保护了其他村民家园免遭毁灭;也让光明村众多村民认清事实真相。村民们不得不团结起来,一起捍卫祖先留给子孙的家产基业。
    
    村民誓死保家护园的殊死激战,孙学仁、马爱平、黄氏开发商等雇用的地痞、流氓、土匪等黑社会势力,这些乌合之众阵营顷刻间土崩瓦解。
    
    这是世道人性回归的必然、是村民们与生俱来的向往光明、自主、自由的天性使然,是正义的胜利,是任何邪恶力量不可阻止的。
    
    当今村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专横村干部中,孙学仁操控下的马爱平是其中之一。马爱平曾因盗窃被判刑,出狱后一直充当孙学仁的打手,在这次拆迁中,马又被孙学仁封为拆迁办主任。
    
    现在,再恶霸村委的面孔暴露无遗,孙学仁、马爱平等,要为光明村群众找好处是没人相信了。
    
    连孙学仁自己也都不信能为光明村广大村民找到什么好处,当然也无法再拿来欺骗村民。
    
    但孙学仁、马爱平等,不会主动脱去这个村委主任的“头衔”,因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有这个“头衔”,虽然是被村民唾弃的恶“头衔”,孙学仁仍然冠冕堂皇地披上,就自认为有一个“合法”的治理光明村地位,就可以为所欲为,将横行霸道式的统治邪恶到最高“境界”。在专横、强权和暴虐的淫威下,继续维持着“霸道村委”的最后末日。
    
    应该说“上苍”是慈悲的,也曾给过孙学仁、马爱平等悔过自新、造福村民的机会。
    
    村民们不会忘记,为了逼迁,村委下令切断了全村的水、电,并将街道挑成深坑、壕沟。2009年腊月将近年关,针对光明村家家户户断路、断水、断电现实问题,53个胆子大的村民自发组成请愿队,其中七、八十岁的年高望重老人十二位,到村委找孙学仁解决问题,但孙学仁硬是躲着不见。
    
    无奈,这53人来到栖霞镇政府,找翠屏街道办事处主任鲁明义反映村里的情况。鲁得到消息后也躲了起来。这53人想到光明男女老少没法过年的现实,悲愤之余跪倒在栖霞镇政府门口。
    
    路过这里的人说:跪天跪地跪父母,怎么能向贪官污史们下跪?他们受不起你们这些七老八十的人下跪!真是伤天理呀!
    
    鲁明义听说后,躲在背后安排工作人员,劝说老人们起来。后来这53人的请愿队伍又冒着凛冽的寒风,来到了栖霞市人民政府信访处……。
    
    光明村村民们要求供水、供电、填沟平路的请愿,完全是村民自治、解决现实问题的正当诉求,是从外部推动孙学仁、马爱平等村干部弃恶从善的开始,可惜孙、马、鲁等干部错失了时机。
    
    上级调拨两亿多元用来光明村城中村改造。假如村委孙学仁、马爱平等干部,只贪个一、二百万元,胃口不是狮子般巨大的话;假如他们能正确并妥善处理村民所反映出来的问题。村民们说,我们光明村的村民是能默许并容忍他们的,毕竟现在的干部哪个干净、哪个不贪?
    
    孙学仁、马爱平等如果少贪点,光明村或许会走上没有抵抗的“正确”道路,那将是光明村村民之幸,光明村之大幸。
    
    然而,不幸的是孙学仁、马爱平、开发商等,为了将全村370多户从祖辈上留下来的基业一瓢舀家 ,中饱私囊。低估了村民们的力量,宁肯出价300万元,雇用地痞、流氓、土匪等黑道势力,采用了残暴、血腥的土匪式毁家灭人的手段来强制拆迁。
    
    逼迫得光明村里,老实的不能再老实的村民们一让再让、一忍再忍、一退再退!
    
    流氓土匪黑社会势力的疯狂进攻,郝氏兄弟的英勇抵抗,彻底注定了孙学仁、马爱平、开发商等自取灭亡的“定数”。
    
    天赐的良机,被孙学仁彻底葬送了,却让老实巴交的郝氏兄弟捡到了“便宜”。
    
    兄弟两人壮举,向光明村群众、整个栖霞市人民呈现了清代学者后裔子孙的风采。郝氏兄弟坦言:很庆幸历史给予他们这个机会,他们的使命就是保卫光明村,结束腐败的村委以谎言、欺骗、血腥、暴力所带给村民们的灾难。为此,他们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死也要找几个罪恶极大、村民最恨的垫背,做个能为民除害的血性男人!
    
    从郝氏兄弟的六天五夜的激战后,光明村村民保房卫家的斗争暂告一段落,但这样的斗争不会停止。
    
    在信息化地球村的今天,光明村村民相信:老天赋予每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保障。这决不是哪一个村霸、哪个恶人所给予的恩赐。可悲的是:至今,被孙学仁、马爱平愚弄和欺骗的光明村民村还大有人在。
    
    为了快速暴富,孙学仁、马爱平等疯狂掠钱,出卖了光明村所有老少爷们的祖祖辈辈,遗留给后世子孙赖以生存的家业。据知情人透露,孙学仁现已在北京五环购买了房子,准备好了退路。
    
    疯狂的孙学仁、马爱平等六亲不认,谁也不管了,什么也不顾了,肆意横行,丧心病狂,已是无可救药了。孙学仁、马爱平之流,他们也注定了要被“老天爷”所灭,令其绝子断孙。
    
    令人幸慰的是,光明村的列祖列宗在冥冥中,保佑着其子孙捍卫家园。以“上苍”的名义,来安排老实得不能再老实的郝庆利、郝庆卫兄弟进行了六天五夜激战,抵挡住了地痞、流氓、土匪等黑社会势力的疯狂进攻。归还给村民知情权、私产权!并以此唤醒村民,了解内幕、认清形势、明白真相。
    
    郝庆利、郝庆卫兄弟的英勇抗击,也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告诉光明村村民、栖霞市人民,乃至全中国的人民,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拒绝暴力拆迁!
    
    郝氏兄弟虽然遭受了地痞、流氓、土匪等黑社会势力,长达六天五夜的血腥进攻和残酷迫害,但他们的壮举在栖霞市、乃至全国得到了广泛的支持。
    
    更为可贵的是,郝氏兄弟甘愿冒着生命危险,不停地向村民、恶霸、各级领导,反复陈述光明村的民情、民意与民心。规劝村霸孙学仁、恶霸马爱平等,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再做让祖宗不佑、子孙后骂,损极大阴德的事了!
    
    郝庆利、郝庆卫等村民,善意地告诉孙学仁、马爱平等人,不是我们想与你等过不去,我们无非就是想为后世子孙保留一栖身之地。
    
    整个光明村群众的不配合,向孙学仁、马爱平你等,昭示了恶霸村委不得民心的“定数”。
    
    清醒吧!为了钱而疯狂的孙学仁、马爱平、开发商等人。光明村民的悲愤与血泪,以及对你等祖宗的诅咒声,应该唤醒你们内心尚存的一丝人性,对于世居于光明村的老街久邻、老少爷们进行残酷剥削、压榨与迫害,应该让你等清醒、清醒了吧。
    
    祖宗保佑光明村的后世子孙,英勇保家卫村的种种迹象表明:孙学仁、马爱平你等誓与村民和正义为敌,你们疯狂地要把光明村人民拖入灾难的深渊,老天爷是不答应的!
    
    如果说光明村村干部及腐败者,以往还尚存一些礼义廉耻之心,有时还需要扯一块“遮羞布”来遮盖丑恶的话,而地痞、流氓、土匪等黑社会势力,暴力拆迁光明村以后,孙学仁、马爱平等已疯狂到无所顾忌,更明目张胆、赤裸裸地作恶了。这也应验了西方那句谚语“上帝要使它灭亡,必先使它疯狂”。老天爷灭你等宵小之辈轻而易举!
    
    简直太无法无天了!孙学仁、马爱平你等,有些话你们听不到,咱光明村正在流传“光明村毁房屋、灭村庄,发了恶霸孙学仁、富了走狗马爱平,乐坏了情妇迟明霞!地痞流氓土匪强拆迁,恶霸村官开始由偷变成抢”。
    
    光明村的村民们决议,将以《光明村荣辱史》村史的形式,将对光明村人民犯下罪行的孙学仁、马学平、迟明霞等恶人、恶行,告诉世人,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记住光明村的疼痛。
    
    光明村的老少爷们表示,将源源不断地将孙学仁、马爱平等恶人、恶行、方方面面,也包括生活中的细节,提供给有正义感的作家,最后以报告文学或以书的形式,公开出版。
    
    义愤填膺的老少爷们,决心将这些缺了八辈德的孙学仁、马爱平等恶霸们,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以儆效尤!
    
    愤慨的村民们表示,一定要上告给中央,管管孙学仁或包庇他的那些恶棍官们,判他们个无期徒刑或者死缓!
    
    同时,更多的声音表示,要一级一级上报给反贪污局、公、检、法等机关,让他们捞到手里的钱,再吐出来,还给光明村村民!
    
    醒悟吧!雇用地痞流氓、无赖土匪盘剥光明村村民的恶霸村委干部孙学仁、马爱平、开发商尔等,你们承载不了这么多的钱,因为尔等祖上没积那么多的德行!
    
    这是善恶有报的天理!奉劝:孙学仁、马爱平、开发商尔等,丢掉侥幸与一切幻想。赶紧停止作恶、放弃暴力,赎罪自救!赶紧诚心忏悔,乞求列祖列宗开示,谢罪予光明村的子孙后代!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正如古语所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管尔等相不相信,它都是客观存在的,都是会对尔等起作用的。因此,正视世道法则,遵循天理而多行善举,才是人能拥有美好际遇和未来最重要的。好坏、善恶只在一念间。 做恶必遭恶报是天理,人的所作所为都逃不过三尺头顶神灵的注视,善缘恶果皆在自己的选择。
    
    子孙后代的祸福,与祖、父息息相关。父辈做恶造下的因必会在晚辈身上结果。这样的事例屡见不鲜。反过来,一人若能行善积德,不仅能福泽子孙,也能惠及上辈。这样的故事更是数不胜数。
    
    光明村的老少爷们是慈悲的。孙学仁、马爱平尔等,若能发自心灵深处的痛首忏悔,改恶从善,定会得到村民的宽恕,尔等才有新的未来,让后代成器、祖先安宁。
    
    这或许是尔等最后救赎的机会了!
    
     
    山东省栖霞市翠屏街道光明村老少爷们供稿
    
    郑仁道 执笔于2010年7月24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栖霞发生3.8级地震 烟台威海市区有震感
  • 烟台栖霞市牟平区交界发生3.2级地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