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30日)(图)
请看博讯热点:联合国上访“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七月三十日

    
    这几天国内的新闻里不断爆出重大事件,南京正在拆迁平整土地的化工厂发生爆炸,死伤惨重。湖南长沙税务局发生爆炸,四死十九伤。山西临汾矿井职工宿舍爆炸,致十五人遇难二十人伤。更为凄惨的是辽宁铁岭清河城中村改造工地发生血案,一“钉子户”被活活打死。
    
    这些重大事件看得心里难受,这个社会怎么了,有关部门也应该反思一下深层次的原因了。
    
    这个被活活打死的兄弟,我为你难过,我为你痛哭,痛哭这社会没有王法,制止不了那罪恶的开发商为了利益举向你的屠刀,一纸国务院办公厅日前下发的紧急通知,也保护不了你被开发商雇佣黑社会打死的结局,在开发商眼里那不过是废纸一张。虽然通知规定,因工作不力引发征地拆迁恶性事件,有关领导和直接责任人将被追究责任。另外,对于程序不合法、补偿不到位、被拆迁人居住条件未得到保障以及未制订应急预案的,一律不得实施强制拆迁。可结果如何,不是有目共睹吗。
    
    我也是暴力拆迁的受害者,被湖北穗丰开发商在没有任何拆迁手续的情况下,雇佣黑社会惨无人道的将我的七根肋骨二处腰骨打断,我们报警,警察不出警,我们报案,立案只抓一个替罪羊,打人的凶手,幕后的指挥至今全都逍遥法外,是什么能让开发商能够这样无法无天,说穿了开发商不就是有钱吗?钱能通神,能够为地方政府创造财政,创造GDP,不保护他们还能保护谁,所以有地方政府保护,开发商可以嚣张的喊道,打,打给邻居看,打死了没关系,打死一个不就是赔三十万人民币吗,谁要是不搬走,这就是下场!
    
    为什么这种严重侵犯人权的暴力拆迁,在中国可以长期实行,无人能止?为什么?根本原因,就在于利益第一的观念,法律的缺失,地方政府的熟视无睹。
    今天在联合国门口,一位住在布鲁克林的苏先生看过我的展览,他认为暴力拆迁实际上就是开发商,地方政府在与民争利,这样的事情在美国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美国老百姓很多都有枪,你若侵犯他的住宅,他有权打死你,这样的制约,没有人为了抢你的土地,房子而愿意丢掉性命的。
    我告诉他,这个办法在中国是行不通的,中国是禁枪的,他摇摇头,没有办法了----。
    在网上西祠胡同里,看到一遍文章,中国暴力拆迁的背后,---看完后震惊!!!
    现转载如下:
    
    中国暴力拆迁的背后----看完后震惊!!!
    09-12-09 21:07 发表于:《南航天下》 分类:未分类
    --------------------------转自天涯论坛评论
    
    “只要是公共利益需要,政府都可以强拆民房,既不需要限制范围,也不需要公平补偿。”──这种对公民私有财产的强制剥夺的暴力行为,这是明显的滥用暴力,这是明显的暴力拆迁,这是明显的侵犯人权。
      
       为什么这种严重侵犯人权的暴力拆迁,在中国可以长期实行,无人能止?为什么?根本原因,就在于利益第一的观念,普遍控制了中国人的心。强拆,使许多官员 可以得到巨大的利益好处。所以,许多官员和人大代表,要坚持实施强制拆迁。强拆,并不是没有法律规定,而正是依靠政府及人大制定的法律规定。政府制定了拆 迁条例;人大又特意修改宪法,使强制拆迁尽可能变成合法。
      
       在天涯时空看到很多篇关于暴力拆迁的文章:“四川宜宾市筠连县一家公司在拆迁一居民楼时,100多公安武警现场执法配合其强拆。被拆当事人的代理律师郭刚查询发现,该公司的董事长、副董事长等7名高管,全是筠连县财政局、审计局和规建局的局长和书记。”的雷人新闻。
      
      上海市闵行区一户主,不肯在明显低于市场价的拆迁协议签字结果遭区政府强拆。女户主称政府侵权,官员称其“脑子别住了”。面对多人的强拆队,女户主用燃烧瓶抵抗暴力拆迁。抵抗了几小时后,房屋最终被推平。
      
       11月13日早晨,在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金华村发生一起恶性“拆迁”事件,女主人以死相争未能阻止政府组织的破拆队伍,最后“自焚”于楼顶天台,烧得面 目全非。数人被拘,数人受伤住院,政府部门将其定性为暴力抗法,被拆户控诉政府暴力“拆迁”,究竟孰是孰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生命在这里被漠视,法律在这 里被践踏,本应预见的流血事件却在政府官员的现场指挥下发生了。
      
      对于现时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暴力拆迁,明确的讲应该叫产业,暴力拆 迁产业,从事该产业的几乎有四类人,一是政府执法机关,也就是政府各相关部门直接执行的强制拆迁的行为,当然政府是有巨大的经济利益的刺激的,二是开发 商,直接由开发商及其下面施工单位执行强制拆迁行为,三是便衣的受到雇佣的警察,武警战士,地方军队,这类人的特点是人多,来的快,去的也快,手段残忍, 基本都具有非常残暴的威慑力,这类人出手没有不死人的,第四类自然是黑社会,很多的黑社会是免费执行强制手段,其特点是以恐吓为主,手段比第三类弱,几乎 就是断水电,打伤打残,将被拆迁人员强制拉出将房屋推倒等,或直接将房屋推倒等,这类行为中,第三,四类是有正式的市场价格的,而且一般是没有第三类人员 出现,因为,第三类人员一旦介入强制拆迁一定是面积大,金额大的特大项目,目前的行情市,2005年4月行情,非军队的黑社会行价,一户2万,严重的拒绝 拆迁户最高为40万(比较少),一般一次拆迁接手的黑社会基本会出20到300人之间,可以获得大约60到200万之间的利润,基本根据情况而定。
    现实中会有很多专业的武力拆迁公司,也是以公司名义存在,员工只有几十个,需要增加时会临时从民工中雇佣然后以每人每次200元的价格执行。一般武力拆迁 公司首先会收到大约30到50万的订金,然后确定强制拆迁的范围和时间,最后谈好价格,然后开始行动,是武力恐吓,殴打,停水电,温柔政策,直接推房等手 段。总之必须在指定的时间内将指定范围的建筑拆除,否则无法获得剩余的费用,所以时间越近,拆迁公司的手段越残忍,时间不紧时其动作相对比较温柔,但是专 业的暴力拆迁公司有一个特点就是避免死人,而是以打伤打残废为主,因为,这类公司是专业性质,因此,不回介入过多的死亡事件,但是第三类的军警人员就不是 这样的了,他们的收费一般在每人每次3000到6000元,武警战士为每人每次5000元,军队战士为4000元,根据情况而定,这类人员几乎都是统一着 装,武器统一,几乎一出动就是几百人为单位,而且专门攻击群体性质的人员,就是几百人打几十人,几百人,甚至几千人,使用的武器是大刀,钢管,斧头,砍 刀,猎枪,土枪等民间常用武器,但是攻击起来手段凶狠,下手非常重,必有死伤,几乎完全与军队镇压无异,这类人员即使是黑社会也会退让三分,因为,这是正 规部队,是杀人机器,修理拆迁户更不在话下,所以大型拆迁工程,他们往往是最后的杀手锏,可以讲没有300万以上是无法调动这类人的,所以即使向警察报案 也没有用,因为警察都不敢惹,只有上报上级,上级继续向上级,一直向上,最上面的领导比较忙,事情也就过去了,也就不了了之了,拆迁动用便装的武警部队或 军队是任何人都难以想象的,但是这就是现实。而且还明码标价,中国的暴力拆迁行业从改革开始计算到2003年达到顶峰达到创纪录的110亿元人民币的市场 规模,此后下降到50亿并稳定下来,暴力拆迁行业的业务范围在具体的实施中已经扩大,远远不是传统的仅仅是强制拆迁,而是包括强制将任何出钱方指定区域的 任何人,物,设备,农作物,树木,房屋以强制手段占有并造成事实,为出钱方的后续行为扫清障碍。
    --------作者:思远醒悟 回复日期:2009-12-08 
    
    地址:http://www.xici.net/u15257263/d105994052.htm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30日)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3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9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6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5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3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2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1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20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9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8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6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5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4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3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2日) (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1日) (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10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7月9日)(图)
  • 湖北省政府新闻办官员慕博讯不晓陈绪兴/王宁
  • 请罗清泉重视陈绪兴案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4日)(图)
  • 武汉市的父老乡亲给陈绪兴的公开声援信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2日)(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