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举报唐山路北区政法委副书记/刘铁茹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9日 来稿)
    举报信
    
     尊敬的各位同胞:您们好! (博讯 boxun.com)

    我叫刘铁茹,女,今年49岁,是河北省唐山市邮政局的内退职工。今天我说的是原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政法委副书记、路北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王福来和其妻子张秀珍(唐山市公安局法制处干部)利用职权、侵占财产、知法犯法、弄虚作假、伪造国家机关公章、与国土部门的有关人员相互勾结,国土部门的有关人员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并为其违法办理土地使用证,使其侵占我在路北区赖王庄住房的行为合法化的事实。
    事情是这样的: 1986年1月我和金慧(路北区人民检察院干部)结婚。1995年下半年因感情不和开始闹离婚,因为我们结婚后住的是金慧父亲的房子,离婚后我没房子,还带孩子,我们协议由金慧为我们娘俩儿提供一套住房。1995年11月15日我向唐山市路北区人民政府申请在路北区果园乡赖王庄自建二层楼房,1995年12月30日被批准(唐北土宅字(95)357号),建房手续批下来后,1996年1月5日我和金慧协议离婚。
    1996年4月10日我向果园乡赖王庄村委会交了建房占地补偿费8000元,交款人为刘铁茹(票号:0052806)。
    我们这一排共五家,这五家房子是一起审批的,一起盖得,紧邻进村大道的东侧南边数第二排(7号区2排),当时抓阄选号,我抓的是东边临街,我不喜欢在边上住,就同中间的冯宪宇协议调换(双方定有协议书)。当时负责建筑的丰南老张跟我说,建房的钢材、水泥、砖石料、门窗等(有发票和证明人)都是金慧出资的,楼建的非常结实。这排从西边数第一套是张福增(路北区检察院干部其妻子叫班淑华)的,第二套是王检(王福来)一担挑儿的(王检的妻妹夫,现知道此人叫张维禄),现在中间的是我的,第四套是王检(其妻子张秀珍)的,第五套就是冯宪宇的。老张把中间这套房子的钥匙给了我,我还去村委会查了房屋登记表,上面登记的权利人是我。因为房屋离单位较远(我在荷花坑附近的胜利路邮局上班),房屋建成后没有入住,也没有装修。因为平常为了生计在外打工实在太忙,觉得邻居是金慧他们检察院的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也没有经常去管理自己的房屋。但房屋是我的合法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物权,任何人也不得侵犯。
    今年6月份听说火车站要扩建,我们这一片要面临拆迁,我就去看看房,发现房子被人装修了,一打听是王福来(与我一同申请建房,房屋建成后东边邻居)侵占了我的房子,而王福来把他自己的房子(西数第四套即7号区2排4号)卖给了他大舅子张永田了。更为严重的是,他把我的宅基地使用权办到了其妻子张秀珍的名下。这我就有疑问了,建房的原始登记申请手续在我手中,大铁门的钥匙还在我手里,他怎么进来的?他怎么能办下来的土地使用证?
    我马上到村委会找村长说明了此事,向村长出示了当时交纳建房占地补偿费的原件及相关手续,村长又让我到村会计那里查找到了当时的建房登记,上面明明登着我的名字。我还从村长那里得到确认,他们是通过不正当程序违法办理的土地使用证。村长和村委会的其他人都很同情我,嘱咐我快向上级领导及相关部门如实反映情况,争取尽快解决。
    我到果园乡里找乡干部反映情况,他们听后让我到路北区反映,还让我到派出所报案。我分别到果园乡派出所和路北公安分局报案,他们听了以后都说不能立案。是不是看到王福来是政法委副书记,就不敢立案呀?
    我到路北区反映情况,区纪委的一位领导说,这件事涉及市公安局、市国土局和路北区三个单位,我们无权办理,他让我去市纪委反映或是到路北区法院起诉,我到市纪委上访反映情况,接待我的同志看了举报信说,这是国土局的问题,你到国土局纪检反映吧,没有收举报信,只是做了个登记。我去路北法院,立案庭的一位法官看了我的材料并查看了相关书籍,对我说你的案子是刑法第270条规定的侵占罪,应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他们如果弄虚作假可能还涉及到刑法第397条滥用职权的职务犯罪,是检察院立案侦查的,你可以到这两个部门报案,最后法院也没能立案。
    我到路北区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来举报国土局的有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的渎职,接待我的是一位女检察官,她看了举报材料竟说这种案件不归检察院管,把举报材料退给了我。我真觉得好笑,连检察院管辖都不懂的人居然负责接待……我真是糊涂,忘了王福来曾经是这里的副检察长了,可能这个女的是王福来提拔的。
    我到市委市政府信访中心上访,市国土局接待的在第10室,接待我的范主任非常负责,详细询问了情况,查看了当时建房的有关材料,并且还联系了给王福来发土地证的路北区国土局,让我到路北区国土局解决。我到了路北区国土局,该局领导非常重视,关局长、石副局长和李科长详细询问了情况,查阅了档案,认为我反映的情况属实,经路北区国土局领导研究,及时的给果园乡政府发函,暂停对张秀珍、张永田的补偿,待问题查清后按规定办理。路北区国土局的领导对我说,因为他们工作存在失误,为张秀珍错发了土地证,因为原土地证上盖的是唐山市人民政府土地登记专用章,他们现在无权变更,需要我到市国土局或省级有关部门申请撤销或申请予以更正。
    我们这一排共五家,当时建房时是一起审批的,审批表都在王福来手里,批准时间都是1995年12月30日;而王福来弄虚做假的审批表为1993年的119号(路北区国土局2005年档案第101页),申请人为张秀珍,在张秀珍申请表的在册人口情况里就没敢写上王福来,只写了其女儿王蕊;我们的宅基地编号是机打的并且在申请表上盖有果园和新建方章,而张秀珍的申请表为手写的也没有盖果园和新建方章;我们的申请表在右上方分别注明表1-表4,在表右侧也写明了每张表的用途,而张秀珍的申请表均没有上述二项;我们的申请表是铅印的,而张秀珍的申请表看上去像是电脑打印机打的,其纸张明显与我们的不同,最为严重的是,张秀珍的宅基地登记申请表上路北区人民政府宅基地审批专用章系明显伪造,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那么,这张伪造的申请表是怎样被收入国土局档案里的?另外,国土局档案里张永田的登记表(路北区国土局2005年档案第75页)上也写明邻居为刘铁茹和冯宪宇,张永田的申请表上的申请人是后来涂改的,是违反规定不允许的。我们有当时交纳的占地补偿费收据,张永田有吗?这些明显的错误和存在的问题难道为其办理土地证的人员没有看到和发现吗?不,是这些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玩!
     忽职守的故意行为,是犯罪行为。可见假的永远真不了!以上说明王福来利用权利、知法犯法、弄虚作假、同国土部门的有关人员相互勾结,为其办理了土地证(证号为2005—0138,土地使用权人为张秀珍),存在职务犯罪行为。
    经过这段时间向有关领导和部门反映情况,我感到了我的艰难,我的弱势。王福来夫妇他们是政法部门的领导,他们有权有势有关系网,我这个弱小的女人又有什么办法呢?
    以前只是在书本上看到在旧社会恶霸地主霸占老百姓的房子。现在,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和谐社会,在光天化日之下,两个共产党员,政法委副书记和公安局干部夫妇,知法犯法、弄虚作假、与国土部门的有关人员相互勾结,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并为其办理了土地证,使之侵占我在路北区赖王庄住房的行为合法化,这真是天理何在?这就是人民公仆行为作风吗?难道在他们身上,国家法律就不能适用了么?
    我相信我们的党,相信我们的领导干部大多数儿是为人民服务的!我希望领导为我做主查清此事,撤销王福来弄虚作假、与国土部门的有关人员相互勾结为其办理的2005—0138号土地证,将我被侵占的房子归还于我,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我期待着公正处理!!!
    2010年7月17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举报中石化河北唐山石油分公司等诈骗国家资产(图)
  • 中石化河北唐山分公司原领导诈骗247万元/刘玉红
  • 唐山刘玉红的母亲劳教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 河北唐山65岁老人重病缠身仍被非法劳教三个半月(图)
  • 还我的孩子/唐山市访民刘玉红
  • 唐山对一位老人14年的惨苦迫害/曹民
  • 唐山祝允林对一位老人郭福顺十四年的惨苦迫害
  • 唐山:政府强行转卖绿化的荒山/刘春杰
  • 电影《唐山大地震》北京首映:冯小刚赢得五分钟掌声
  • 唐山门吉宝因厂方克扣工资上访近30年
  • 河北省要推广唐山经验,要介入农村盖房(抢地开始?)
  • 于春明举报唐山开平镇党委书记豪华别墅
  • 唐山一居民楼爆炸 1男子受伤
  • 唐山劳教所学员“骷髅死” 死时仅35公斤重(图)
  • 触目惊心!唐山劳教所在押人员“骷髅死”(图)
  • 唐山9日发生4.1级地震 北京天津有震感
  • 唐山再爆4.1级地震市民躲进卫生间
  • 唐山市18时51分发生4.1级地震 京津有震感
  • 今年7月唐山市民将喝上“欧盟水”
  • 通缉犯金毅当上唐山财政局副局长
  • 唐山曹艳玲上访被劳教、拘留(图)
  • 中国地震局:唐山2次地震为1976年大地震余震
  • 唐山地震了 就在刚才/王建斌(图)
  • 唐山4.2级地震 电脑桌也开始轻微左右摇摆
  • 3月6日上午河北省唐山市辖区交界发生4.2级地震
  • 河北唐山发生两次地震 最大震级4.2级
  • 河北唐山刘玉红“二会”前遭截访现被软禁(图)
  • 风穿过疏阔的唐山街道,地震遥远吗/胡印斌(图)
  • 我亲身经历的唐山抗震救灾/师子弦(图)
  • 韩浩月:《唐山大地震》豆腐渣国人心哀
  • 录音:河北唐山工行买断员工谈维权感受和体会
  • 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为何三年后才允许报道/沈正赋
  • 刘玉红:我在唐山市“黑监狱”遭受的折磨(图)
  • 唐山召开美国白蛾防治工作会
  • 唐山欢送劳模代表五一奖章奖状获得者赴省会
  • 王国军:农村年自杀数超唐山大地震?
  • 给唐山市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公开信!
  • 唐山警示錄/倪匡
  • 郭永丰"24万多人死亡的唐山大地震为何没有丝毫反思?
  •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张成觉
  • 当年是否准确的预报了唐山地震?
  • 黄河清:唐山地震专家作预警中共不预报的证据——汶川地震系列之六
  • 张庆洲:《唐山警示录》
  • 曹长青:中共腐败政府是“震中”——比较唐山和四川地震和救援
  • 纪念唐山大地震,胡锦涛为何低调?
  • 钱刚:我不同意唐山大地震是“人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