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内蒙河北警匪勾结残害妇女儿童,警方骂受害人报警有病/张凤先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8日 来稿)
    
    
     2010年7月22日我和妻子及二个姐姐带着四名儿童去美丽的承德市围场县的木兰围场和内蒙古克什克腾乌兰布统大草原旅游。一路上风景如画,大家十分开 心,孩子们有说有笑的,天地间一派和谐,感觉到生活是那样的美好。我的女儿最小只有9岁,是最开心的,说:回去要把这美丽的的地方写进自己的作文。将近中 午12点的时候我们来到了木兰围场和乌兰布统的交界地,俗称——界河。我们把车停到了乌兰布统的地界里。这里路两边都是出售旅游物品和纪念品的摊点,孩子 们很喜欢就下去购买。可是谁料到恶梦一般的事情就在这朗朗乾坤无限美丽的大草原上发生了。 (博讯 boxun.com)

      
      我的妻子和二个姐姐带着三个孩子一个9 岁、一个11岁、一个14岁,一起去购买纪念品,我有事在车上打电话,可是不到5分钟我女儿惊惶失措的跑来满脸泪水说:“爸爸快点,有好多人在打我妈妈他 们。”我一听当时就懵了,赶紧跳下车向一群人那里跑去。当我跑到现场,看到我妻子和两个姐姐还有我13岁的侄子满脸是血浑身是土的站在人群中,被二十多个 摊主和地方的人群围着。我问是谁打的人,我妻子指着面前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后来知道说是他承包的滦河源的人。我上前抓住那个男人 的手说:你们为什么打人,谁也别走我们报警。那个男的说这里就是我们家的地方,我先打死你再说。说完周围不知何时又多了几十个人一起向我们打了过来。当时 真是天昏地暗,我们这边的三个妇女每个人身边马上围上来五六个男人。不由分说拳头像冰雹一样落在这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的身上、头上。转眼间就被打倒在 地,身子蜷缩在一起,这些人又用脚往头上肚子上身上无情的踢去,就像一群疯狂的野兽一样。我和我侄子这边每个人身边都上来10多个人,我把它护在我的身下 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我的身上头上。可是我也没护住我的只有13岁的侄子。被他们拉出去也一样拳打脚踢被打倒在地。只有我身体比较好,还没被10多个人打倒 但也无力招架。我向其他几个人冲去想保护他们。可是立刻有十多个拳头一起迎面打来。这些人一边打还一边喊:让你们牛,让你们不服,打死你们也没人管。直到 地上的人都吐出血沫,发不出声了,这些人才渐渐住手,还不时有个人上来往躺在地上的人踢一脚。我妻子在我没来之前就已经打了110。这时我又用手机打 110。这些人一看报警了,才一哄而散。我才看清围着我们打得有百余人,当时我的小女儿和11岁的小外甥已经被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哆嗦的蹲在路边大哭。这 时我真地感到刚刚还阳光明媚如诗如画的大草原一下子变成了人间地狱,暗无天日。
    我们几个人躺在地上血不断的从头上脸上身上流出来,仿佛生命也在一点一滴的流失,我十分焦急把孩子和被打的人聚拢在一起。外面有很多围观的游客,可是谁也 没敢上前管我们。当时我感到那么的无助,一直认为很和谐的社会原来在暴力面前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我只得又打110,接警的是围场县安局的一个女的,我刚一 说话,她就说:你们不是报了好几次了,半天才说一句话,你有病啊。当时我一阵怒火冲上心头,当人民生命受到威胁的紧要关头,只能向民警求助的时候,却迎来 一句你有病啊!当时真的不知是什么滋味。
      我们在烈日下躺在烫人的马路上又过去将近十多分钟。这段时间是那么的煎熬。望着地上呕吐不止的家人和 哭作一团惊慌失措的孩子,真有一种叫天不应、求地无门的感觉。万幸的是这时围场县的警察赶到了,看现场的情况也十分着急,赶紧维护了现场。可是他们说刚刚 发生惨案的地方是内蒙古境界内。虽然差了不到20米也要等内蒙古的警察来。让我们在向内蒙古警方报案,他们告诉我内蒙古的区号我又打了一次110。这次是 赤峰市公安局110接的警。他们说我给你一个固定电话你报警吧。他们说了一个号。我打过去。可能由于现场乱我打过去说我打错了。这时围场县警察说我们去给 你找一下吧。于是他们去了个人。10多分钟后围场的警察回来了说一会就来。又等了将近20分钟,内蒙古警方才到现场。这时我们已经在现场等了40分钟,内 蒙古警方到来后,问是谁打的,当时带头打的两个摊主就在那里。满脸不以为然的看着我们。我们指正就是这两个人带人打的。其他人都跑了。警察却问我还能开车 吗?我说行,他们说你把他们送去乌兰布统卫生所去吧。他们带上其中一个摊主去派出所了,根本没在现场做任何取证。
    
    我们来到卫生所,医生给我们外伤作了简单的处理,我的妻子吐得最严重,给他开了药,输上了液。这时我才从他们断断续续讲述中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他们下车后 一路看一路选择喜欢的东西,准备卖给朋友和家人。当他们走到滦河源头那个摊点旁边时,站那里观看滦河源头上的一座小桥。这时我妻子说咱们走吧,那个卖票的 男子站起来说你们不能走,我妻子问为什么不能走呀?那个男子说这里就是我家的地,你走就不行。我妻子说:你卖东西,我买东西还不行。那名男子说我东西不卖 给你。你们偷我们东西了。我妻子还没等说什么。从旁边又走过来一名中年男子骂道:C你M的欠揍。这时摊主一拳打到了我妻子的太阳穴。把她的近视镜打飞了。 这时马上围上了20多个人对我妻子、我两个姐姐和我外甥一顿拳打脚踢我女儿就赶紧跑来找我了,我们回承德后才发现我妻子背的小包的包带差一点点就断了。而 且放在外面夹层里的1万块钱也不见了。当时只顾人了在内蒙古的时候也没发现。
    
    在30分钟左右内蒙古警方来到卫生所找到我们去分别做了讯问笔录。据警方和我们说从昨天到你们已经发生了3起打架事件。我们人员少也没办法,语气之轻松就 好像谁家丢了一辆旧自行车一样。后来我们问怎么处理?内蒙古警方说摊主承认就是她找人打的,可是他身上没钱,这里也没有银行,也没地方借,你们回家先看着 吧,以后再处理。体恤“民”情。爱“民”如子之情。易于言表。还说我们一定依法办事。该抓就“抓”该拘就“拘”该罚就“罚”。只是这种打群架的不可能把人 都抓到,能找到几个是几个,这时打人的都跑了没法抓。警察同志和气友善的话语这时才让我们心里感到一点温暖。
    
    一直到下午16点多家里的人赶来,这里的医疗条件很差,不能做任何检查,医生说我只能检查我看到的外伤,于是我们决定返回承德。在我们路过发生事故的地 方。看到我们现场指证打人的那个人还正悠然的坐在滦河源卖票处的椅子上,和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这时警察说的那句话:“该抓就抓”又回响在我的耳边。带着 一场恶梦离开了这个“美丽”的地方。
    
    发贴人:张凤先
      手机:15512380799
      2010年7月23日于医院病床一只眼书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