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行政诉讼不给立案,依枪治民到何时?/天津张建中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7日 来稿)
    张建更多文章请看张建专栏
    张建中.13102240525.
    
    二○○九年十一月九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依法保护行政诉讼当事人诉权的意见》的通知,【法发〔2009〕54号】文件。文件下发给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和解放军军事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
    文件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进一步重视和加强行政案件受理,依法保护当事人诉讼权利,切实解决行政诉讼“告状难”问题。
    但实际情况怎样呢?实际情况是当事人诉讼权利依然无法得到保障,行政诉讼“告状难”问题依然如故。有事实为证:
    当事人从2009年6月不服行政复议结果,而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行政诉讼,天津市三级法院均不受理,而且也不给任何书面答复。所讲理由就是,凡到北京上访被拘留而提起行政诉讼的一律不受理。其过程是,先到区级法院立案,区法院人员说上级有规定,凡到北京上访的一律不给立案,推向上一级;到中级法院,同样理由再推到上一级;到高院,行政庭法官直接告诉,这还不是天津法院自己规定的,而是最高法院下的指示。好了,始作俑者找到了!“放屁看别人,其实就是你!”,就是你最高法院!
    不过且慢,这样直接指责最高法有违事实,请看:前不久最高法院印发了《关于依法保护行政诉讼当事人诉权的意见》。这就是说,不管到天安门地区上访、表达意愿是不是应该被拘留,至少对当事人提起的诉讼应当立案受理。再退一步讲,即使不给立案,也要下达裁定等书面的司法文书。岂能由立案人员一句话,说不立案就不立案了?那将把《行政诉讼法》置于何地?将《宪法》置于何地?将那个最高法的《意见》岂不是当屁了!
    今天,在虎年春节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最高法的《意见》得到了检验。今天,行政诉讼当事人前往天津市河北区法院递交行政诉状,立案人员手指状纸逐行快览。最后看到如期,是2009年6月15日,要过来行政复议决定书,然后告诉当事人,你这个不能立案,已经过期了。当事人告诉他,原先已经按期前来起诉,是你们不给立案,而且我们来了两次,两次都是口头说不给立案,不给书面答复。见到如此情况,立案人员也客气地讲,这种情况不给立案也不是我们的事,是上面的要求。不行你就去一中院,你去告我们也行!
    
在天津市河北区法院要求立案-1

    
    我们和立案人员相互能理解、沟通,在轻松的玩笑中检验了最高法的《意见》,然后去一中院。
    一中院同上,态度平和而冷漠。
    
    
    在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要求立案
    再到天津高院。
    天津高院的门卫接待小姐态度很是不错,她拿着我们递给她的最高法《意见》去请示负责立案的人员。回来后告诉我们,最高法有指示,这类案子不给立案。你们可以到信访去反映。
    我们来到天津高法信访接待室。一样的安检之后,在接待上高法就是高法,高,就是高。区法院、中级法院都不要核查身份证。而高法从安检就开始用仪器检验身份证,通过后发给信访登记表。拿着表进到里面是等待室,在此填表并提交,同时接待人员通过网络仪器再次核查了来访人的身份证信息。接待的小姐看着我们填写的内容,不耐烦地说,别写那么多,写完了也没人看。语气中满是不屑和傲慢。
    
    在信访谈话的地方,我们耐心地等着一位先生不紧不慢地在打电话,对我们的进入根本不理睬。我反身出来让那位受理登记表的小姐给我找接待信访的人,这位小姐没好气地说,里面不是有人吗?我只管登记让你们进去,至于里面谁接待不是我管的事。我再回到接待处,对着还在不自觉地继续打电话的先生说是你负责接待吗?他这才撂下电话来看我的材料。他倒是心平气和,看罢对我说,这种案子我告诉你们立不了!我只能告诉你们这话,别的我也管不了。他说从最高法院那就不让立。至于最高法的意见,他认为可以到最高法去问问。反正在这里是立不了。
    
    
     最高法的《意见》像屁一样地放出来了,下面法院不执行似乎不是最高法的直接责任。三鹿奶粉不是奶农干的,也不是奶牛干的,更不是小草干的,经网民们查证是草他妈干的!所以,行政执法问题行政诉讼却不能立案,到底是最高法自己放屁吹泡玩儿,还是地方法院系统就拿最高法当屁,这还需要向最高法求证。
    
     津市高级法院要求立案
    
    
    在天津市高级法院——后面圆厅上红色横匾写着:天津市法制宣传教育基地
    
行政诉讼不给立案,依枪治民到何时?/天津张建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悲哀,在党的生日,我又被天津开发区法院强奸了/张建中(图)
  • 天津北辰法院卢绍和法官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在不赦/宁津霞
  • 天津北辰法院、法官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在不赦/宁津霞
  • 天津黑社会 盗用拆迁人身份入户抢劫/丁建新
  • 联名举报腐败的后果/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张建中
  • 原天津日报万里海外呼吁:还我公民权!期望揭开天津蓝天集团梁玉树涉嫌数千万腐败大案!
  • 给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天津北辰法院抢夺公司/宁津霞
  • 天津法院,破坏当今社会和谐的罪魁祸首/宁津霞
  • 天津红桥区邵公庄派出所都是大爷
  • 女孩讲诉发生在天津红房子洗浴中心的罪恶
  • 谁来监督天津市河北区副区长崔志勇/冯茂亭
  • 天津:受催泪弹残害的毋秀玲现无家可归(图)
  • 致天津市政法委书记的一封信/宁津霞
  • 致天津市南开区万兴街黑建的一封信/宁津霞
  • 天津劳工抗议取得胜利,政府赔偿十二万
  • 受天津政府催泪弹残害的访民毋秀玲(图)
  • 一名天津检察官被逼上访 看司法腐败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天津市公安局到底是在维护什么人的利益/李建声
  • 告急:由于过量开采地下水,上海、天津、北京、江苏等17个省市出现地面沉降
  • 天津隐居“泔水族” 日产半吨地沟油(图)
  • 天津机场安检查获催泪瓦斯
  • 建行天津分行副行长李克军受贿获刑8年
  • 建行天津分行副行长李克军受贿66万获刑8年
  • 48岁的亿万富商谈德武天津蹊跷坠亡 生前为人大代表
  • 湖北48岁亿万富商在天津塘沽区蹊跷坠亡
  • 天津访民为屈死狱中亲弟伸冤尝尽磨难
  • 央视曝光天津乱收费 媒体监督无用
  • 天津市区房租涨一成,北京高校周边房租涨3成
  • 天津市纪委原书记谭松平逝世 (图)
  • 天津中小学校将不单独采购校服 由政府统一采购
  • 台湾名品博览会8日将在天津举行
  • 天津市南开区卧福里居民堵路讨说法(图)
  • 天津三美罢工工潮未解
  • 香港记者采访天津工厂罢工遭警方扣留/巴黎动态(图)
  • 天津日资厂三美电机罢工,公安禁采访(图)
  • 日企再爆工潮 天津3000人遭警察驱赶
  • 天津三美罢工进入第三天警察把守厂门
  • 辽宁、 北京、 天津三角区暴大地震的可能/杨智敏(图)
  • 是仇视社会让天津男子撞死伤20人吗/单士兵
  • 天津汽车奖励给2009年的纳税大户/鲁国平
  • 天津访民宁津霞的申诉信
  • 为天津检察长李宝金喊冤/盐巴
  • 1937年日军铁蹄下的天津(图)
  • 举报:天津开发区泰达公交公司腐败
  • 天津市和平区副区长冯绍宽私自令他人抢劫
  • 天津新开河水臭烘烘,交通秩序混乱 耗资年年治理不成功
  • 天津的管理,服务型人才何去何从??
  • 应该大力提升天津形象
  • 中国的农民有没说理的地方?天津宝坻区政府无任何手续强拆民宅
  • 天津特权路、市长街啥时取消?
  • 评选天津最拥挤的公交车
  • 星耀五洲=星耀集团,骗完云南人民,现在轮到天津人民了
  • CCTV关注天津公路乱收费
  • 天津市会馆村民依法罢免村干部 民意代表被判刑/李鸣
  • 天津第一号“人肉搜索”黑恶商业:天津鸿讯通商贸有限公司(图)
  • 天津大雪封城中共政府休眠(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