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疫苗受害家长们振臂呐喊太阳的光辉与尊严(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4日 转载)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余同安
    
    文章链接(图片经转载无法显示):
    http://nihao20080707.blog.163.com/blog/static/883367622010211846654/
    
    http://nihao20080707.blog.163.com/blog/static/88336762201049113818601/
    
     请关注香港无线电视翡翠台4月3日《頭條新聞》之第二节关于疫苗伤害孩子们的一系列报道:http://programme.rthk.org.hk/rthk/tv/player_popup.php?pid=857&eid=106622&d=2010-04-03&player=media&type=archive&channel=tv&part=2
    
    (图)左起江门疫苗家长梁夫人 患儿梁嘉怡 家长梁永立 右起江门疫苗家长谭锡鸿
    
    (图) 江门疫苗家长余同安
    
    (图)患儿嘉怡每天不自主地抽风
    
    (图)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沉默!
    
    (图) 原本活泼可爱的嘉儿注射疫苗后无法坐立
    
    
    
疫苗受害家长们振臂呐喊太阳的光辉与尊严

    
    
     《疫苗受害家长们振臂呐喊太阳的光辉与尊严》
    
    
    
     (欢迎原文广泛转载和推荐 多谢)
    
    
    
    2010年3月27日上午10点多,我们新会区三家疫苗受害家长(余同安13556978439、谭锡鸿0750-6412715、梁永立0705-6120154夫妇及其患儿梁嘉怡共5人),带同有关材料及众多疫苗受害者接种疫苗前后的比对相片,还有多幅海内外媒体报道我们的展板,计划天天在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门外为我们的孩子惨遭疫苗伤害讨说法和募捐筹集后续医疗费!其间,围观了数百名市民和爱心的捐助。转瞬间也有多辆警车和城管纷至沓来,气氛尚属和谐,没有发生太大的冲突。
    
    
    
    29日早上谭回家上班。而我和梁一家三口继续在省疾控中心门外讨说法和募捐!其间,现场曾经出来一位该中心免疫所的彭所长自相矛盾地说:“他们的案件已经经过江门两级人民法院终审判结的,省疾控中心没有任何责任。”他还说:“中国的法律是讲民主、讲平等、讲事实、讲证据的。”当我们指出疾病预防与控制部门作为利益参与方自行调查和鉴定不良反应的不公正时,彭所长却笑言我们只可怨言国家的制度和自认倒霉。可面对我们质疑其伪证和数据时,他却又无言以对!并即时招来众多的诧异和怒斥……
    
    
    
    30日上午,我们接纳了省疾控中心职工的捐款19600元。晚上又接受了新会区信访局仇局长语气亲切的来电:“现将接送您们回来,区政府准备联合启动多部门与您们三家商议解决问题,千万不要被别人利用”等等。
    
    
    
    31日上午11时左右,新会区政府2辆小车8名分管信访的官员来到省疾控中心,表面十分客气地叫我们上车,并一路说送我们回家……下午1点多来到鹤山市甘泉酒楼。饭后3点08分却将我与梁一家三口第二次(上次是2009年9月14日,详见http://nihao20080707.blog.163.com/blog/static/883367622010211846654/)送达新会党校并即时分开拘禁。还把我们的手机抢走,每间房内24小时都有9名便衣分三班看守,屋顶上安装着三个录像头。而且,他们由始至终都没有向我们出示过任何的法律文书!
    
    
    
    4月1日,隔壁传来梁夫人大声疾呼她那可怜的、半植物人的患儿被抱走!于是,我们在房间内提出了强烈的绝食抗议(我绝食38小时)!可次日有一头目模样的便衣进来大声嚷叫:“你们不要同我讲人性!我不须有人性!你们这样绝食下去,我们也会有办法,大不了去医院(新会人民医院)安排一个病房来给你们打点滴……”
    
    
    
    2日开始,2名自称是新会区公安分局的便衣向我们反复地问话和记录,清一色询问我们:“你们与什么人联系过?晚上住在哪里?有没有与海内外媒体联系?诉求时有没有过激行为?比如是否使用过武力或赌塞门口?”他们还表示已掌握我们被人利用,当时现场有多个“不明分子”分发传单等等。
    
    
    
    对此,我们都作出了如实的回答:“首先,我要严正声明我们当中每一位家长都是行为正常且有主见的成年人和当事人,根本没有可能会被人利用。这一次行为纯粹是我们自己的主张,你们如果硬是以‘莫须有’的罪名胡乱彻词,我真的无话可说。”
    
    
    
    “第二,我们没有任何违法违纪行为!反而是完完全全合法合理地为自己的孩子注射疫苗后却遭受巨大的伤害讨说法,一步都没有雷池超越其它政府部门。因为我们知道疫苗的源头就是省疾控中心!而该中心又是疫苗垄断性和逐级分发全省的责任机构。可是,该中心当年却先后二次爆出人数众多、数额特别巨大的疫苗受贿案(06年7月26日,该中心免疫所原所长罗耀星及原疫苗组组长蔡汉港、原疫苗组副组长彭志红、计财科原科长张振雄和原会计黎玉华等10人先后收受多家疫苗供应商的贿款2242万元,其中罗69次受贿1118.5万元而被省纪检逮捕公诉;08年5月3日,该中心的法人代表、主任邓峰,副主任骆雄才等2人,因涉嫌经济违纪等严重问题又被省纪委双规。然而,05年8月12日,全省最高疫苗管理的调配和供应及应用效果的监测和评价等9项职能集于一身,权利高度集中的罗耀星等人以“权威”专家的身份,在各大报和电视公开否认我等孩子们与疫苗有关,是纯属‘偶合’事件。还大力打击我们当时的主诊医生)!并且,该中心之前提交江门市两级法院的黑色笑话,恰恰正是我们的孩子注射疫苗时,该中心的专业人员每天必须冷链记录疫苗的《温度记录表》竟然录得05年2月29日和30日的温度记录。众所周知:全世界的公历05年2月份只有28天。这显然是堂堂一个省级的疾控部门赫赫可怕的伪证!着实令人极其担忧疫苗监管上的安全性!然而,江门市两级法院公然枉法裁判,袒护该中心那白纸黑字的冷库记录是‘存在日期记录瑕疵’!以此竟然能够免除其一切法律责任!当我们履行公民的责任和权利报案时,新会公安分局却又断然拒绝受理。这一切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明摆着皆因我们乃一介乡下弱民,无法与权贵在法律面前享有人人平等的权利的事实!(详见http://nihao20080707.blog.163.com/”
    
    
     “第三,我们的确很想联系更多疫苗受害者抱团取暖!这次苦于经济窘境而无法租店,晚上不得不找寻桥底以‘天为帐、地为床’的无奈与心酸。”
    
    
    “第四,我们的孩子注射疫苗后却致残,相信任何人都会拒绝沉默!料想你们也是为人父母,假如发生在你们的孩子身上,恐怕身为公务员可能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想起来肯定比我们更加可怜!所以,希望你们能够俯首自问一下良知:我们才是受害者!而且我们一直都是理性的诉求,从来不愿与任何人树敌;也没有丝毫过激的言行,目的就是希望得到政府的重视而切实地解决我们的问题。期间,广州的公安和城管用DV已拍录了全过程,而唯一看到的是省疾控中心的官员出现了极不情愿的惶恐惊慌……”
    
    
    
    “第五,我们几天来的诉求,的确有无数的市民围观和疑问。但不管任何人询问,我们都真实地公开和逐一解答。当中也有发出了无数份《呼吁建立‘疫苗伤害保障救济机制’倡议书》。至于你们称有多个‘不明分子’围观,我绝对承认,因为多日来围观的人群中我们一个都不认识。当时事实有自称是传媒的也只是他们自我介绍,可我们从来没有反追问过任何人的资料,包括阁下的身份和贵姓名,我现时也是不明不白呀!由此,我们的诉求本来是何等的阳光!反之,你们的所作所为又是何等的龌龊与令人倍感人权的悲哀!”
    
    
    
    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我们犯了法,案发地点本来是分管省疾控中心路段的广州市海珠区警方负责,根本与新会党校毫无关联;就算是我们犯了法,应该是人民法院或检察院批准逮捕的公安机关才有权执行。同时要告知我们所犯何罪和必须完成相关的法律程序后移交看守所关押,而决非是新会党校这般肆无忌惮;就算是我们犯了法,新会党校绝对没有任何权力如此肆意妄为地拘禁一个无法坐立、只能弯曲躺卧着的,并已经完全丧失生理机能的9岁患儿(个子还不及6岁的小孩)。而且完全没有征得其父母亲的同意强行抱走却又不告知去向!这是你们新会党校极不尊重生命权!绝对是无法无天的、且极具黑社会性质地侵犯人权!
    
    
    
    本来,疫苗存在的风险概率,按照江门市当年的人口比例,加上我们三家孩子和另外三个都是江门市同期的疫苗受害者(详见http://nihao20080707.blog.163.com/blog/static/883367622008111363146700/),却已远远地超过了世界卫生组织百万之一的安全概率。而且,我们现在百分之百的伤害已经是苦不堪言了!可你们反而这样良知的泯灭,对我们来说绝对是再次的辗压和践踏!试问阳光与法理何在?!如果你们以这般毫无人性的维稳方式来打压我们的诉求,从而妄想达到官官相卫的潜规则,恐怕是大错特错!相反,你们这样只会衍生爆发仇怨的杀戮和徒增无辜的冤魂……
    
    
    
    
    
     江门疫苗受害家长余同安 怒笔
    
    
    
    
    
    后记,4月9日下午6点27分,余同安被新会党校非法拘禁10天终获释放。
    
    
    
    4月12日1点多,梁一家三口获释放回家。但发觉患儿却变成奄奄一息和体重严重消瘦,眼睛呆滞,手脚全布满针眼的痕迹,屁眼间的皮肤有6公分长溃烂,医生诊断是严重心肺炎……实在惨不忍睹!因此,梁永立愤恨地一一拍下女儿被新会党校非法拘禁后身上留下的证据。
    
    
     稚子何辜?
    
    (图)嘉怡被新会党校非法拘禁13天后奄奄一息
    
    (图)嘉怡被新会党校非法拘禁13天后体重严重消瘦,眼睛呆滞
    
    (图)嘉怡被新会党校非法拘禁13天后屁眼间的皮肤有6公分长溃烂
    
    (图) 嘉怡被新会党校非法拘禁13天后手脚全布满针眼的痕迹
    
    (图)梁永立一家三口被新会党校非法拘禁13天后的实照
    
    
    
    
    附:
    
    为孩子上fang讨说法却遭到非法拘禁
    
    
    
    国庆60周年将至,来自全国各地的疫苗受害家长相约汇聚北京,拟定日期准备集体去卫生部上fang。因此,我们也渴望为了自己的孩子注射疫苗后得病致残讨说法!毅然决定加入此行列,从而继续那艰辛的维quan之路.
    
    9月5日晚上8点,我与另一名疫苗受害家长梁永立会合至江门市。得知警察和地方官员在我们刚离开后不久已很快来到家中搜捕,估计此行进京上fang受阻,只好改往广西平南的长途汽车;6日早上再转乘广西桂林的长途汽车;下午3点45分,又转往北京的火车。次日下午才与来自全国各地的疫苗受害家长会合,并得知他们刚从卫生部抗议回来……
    
    但由于众所明白的原因:只有原计划十分之一的疫苗受害家长们好像猎物一样,极不容易才成功到达北京。
    
     8日上午,30多位同病相怜的家长们在一公园里集合,并接受媒体的采访和商议下一步。可后来有大部分家长惧怕打压,不同意而放弃外国媒体公开报道……
    
     9日上午,全体家长们前往卫生部门前拉横幅、挂牌子列队请愿,并要求面见陈竺部长!然周围有多辆警车待命,也有众多围观群众良久……工号105的张处长出来面见众疫苗受害家长,并调用中巴拉上访人员去古楼卫生部接访处。后分开糖丸和流脑疫苗2批人面谈,但都只是没实质性的谈话,目的是想分散和劝说各疫苗受害家长尽快回当地。又话中有话地说:“回头狠狠地打击带头闹事的人!”
    
     见及于此,我仍是坚持强烈要求面见陈竺部长却不果。张处长答应转达我的要求和建议:“我们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疫苗受害家长,这次是和平请愿而决不是来闹事的!国家的免疫政策本是一项惠民工程。同时,必须要严谨负责任!!!但现在仅值我们这“冰山一角”,看来是十分欠缺合理的保障机制和极其不负责任!因为我们的孩子都是接种疫苗后相继得病致残;有的甚至已痛失幼小的生命。至此,我们相应也为国家的免疫工程承担了接种疫苗潜在可怕的风险而牺牲!并且是一生一世的毁灭!所以,卫生部应重中之重!必须要尽快全力免费救治受到伤害的接种者。同时,更要给出一个合理而又彻底的经济补偿方案我们!”
    
     接着我又提出建议:“假设药厂摊分一针疫苗的营利和成本,及各级卫生部门合理的费用开支是10元,那么要收取接种者12元。其2元应作为储备基金集结存放在红十字会或保险公司等,以此来共同承担某个万一接种疫苗的风险概率的发生。若不够支出,各级卫生部门和药厂是既得利益者,理应抽出资源来作出合理的、又是公众认可且完全足够的经济补偿!若有同批号的疫苗超过了“世界卫生组织”默许的风险概率,则有关人员理应问责!特别是主管官员绝对难辞其咎!可现在却是我们自己独自扛受巨额的医治和后续治疗费,实在难以自救和不合理!还有孩子日后的生活也完全无法自食其力等;还有数例孩子接种疫苗后相继得病并恶化,无钱医治去世了也得不到合理的说法。这决非法治社会人性的和谐!也无法化解我们之间的纠纷!如果卫生部能有合理补偿的条文出台,相信我们与地方政府断然也不会有如此的对立面!对于以后疫苗存有的风险概率的接种者也会起到有理可依的救济渠道。”
    
     然而,10日却证实公安抓捕了北京的李新涛、山东的朱波和李厚太等疫苗受害家长,令其他家长惶恐分散……
    
    11日下午5点左右,广东江门的疫苗受害家长梁永立因病而无奈地接受了地方官员在北京饭店的约见,且已乘飞机回去。但他的家人次日来电称:“仍未见其面,其中来京截访又一同回去的村书记,最后支支吾吾说梁已关在新会区党校学习。”故其家人表示:“决定前往江门市政府绝食抗议要求放人!”而我不甘心就这样无功而回,希望与其他众疫苗受害家长一起抱团取暖,继续为自己的孩子诉求讨说法……
    
    14日早上8点40分,我万般无奈且极不愿意地接受了地方官员多日来在京的搜寻。见面后,镇信访办的薛主任及若名随行官员带我至江门市政府驻京办。下午2点多,3名官员(其中开车的是驻京办官员)胁带我往北京机场,6点35分飞达广州。跟着坐上早已等候的小车(2人之中一名是镇府官员),途中在联发酒楼停车吃饭……
    
     晚上9点多到达新会党校即遭软禁。但他们却辩称是党校的招待所,要我在这里好好学习,还要交出手机。对此,我表示强烈抗议:“这是招待所吗?绝对是黑监狱!招待所的房间和卫生间会有4个监控摄像头?屋内还需每一班3个陌生人以及门外多人24小时来看管我一人?而且,你们又屡不表明身份,也没有向我出示过任何的法律文书。这是黑社会性质的非法拘禁!你们这样打压信访人,肆意侵犯我的人身自由权、私稳权以及通信权!是极其严重地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神圣和庄严!究竟是谁授权你们可以如此助纣为虐?如果合法,你们又怎么会怕我与外界公开?那是因为你们心中有鬼而见不得阳光!你们也是为人父母,包括你们的亲戚和朋友,也将是孩子的家长,万一有我们这样的遭遇,会心甘情愿坐在家中沉默不语吗?会畏惧尔等的淫威吗?!况且,我是一个行为正常的成年人,智商也绝不逊色,根本无须要任何人的教唆和利用。按照国务院颁发的《信访条例》的行文,我是完全合法的!所以,反过来是你们为了政绩和自己的官本位,不惜动用纳税人的资源来践踏我。可那并不是化解矛盾,恰恰相反是制造更多更深的怒火!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以绝食行动来向你们表示强烈的抗议! ”
    
    ……16日晚上9点,我考虑再三,暂且接受地方官员的劝说和承诺,结束了为时46小时的绝食行动。并违心地抄写了“无理到北京上fang……不在互联网和媒体散布谣言,如若违反愿意负法律法规的处罚”等字样的保证书。但是,我会屈服于强权吗?反而更加坚贞不屈地将以上事实向大众公开!
    
    18日下午2点10分释放,镇信访办的薛主任用小车载我回家。
    
    
    
     广东江门的疫苗受害家长:余同安
    
    
    
    后记:14日,我在驻京办曾已去电告知太太当晚到家。但她两天后仍未见我回家,立即赶赴7公里之遥的镇派出所报案,笔录后该民警却笑称回执刚好用完……
    
    21日下午,我致电110报案,并讲述本人如何遭到新会党校非法拘禁达88小时的经过。但工号30号则要我到镇派出所报案。
    
    我遵从110的指引:“根据户口所在地受理。”故23日下午前往镇派出所报案,再次陈述遭到新会党校非法拘禁的经过,并请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可值班便班民警却辩称是:“非案发地及非刑事案件,要我最好到上一级的公安局寻求解决。”无奈,我转往镇司法所寻求司法救济。而该所的所长也是没有实质性的答复:“无能为力……”面对他们如斯不作为,唯有叹句奈何?我坚决不会就此罢休!
    
    28日上午,我没有按要求用自家的固话向镇信访办报到,中午就电话纷至沓来,并告知区政府有领导找我面谈。
    
    下午2点,镇信访办的薛主任带我来到村委会门口并引见两人。因为是陌生人,又没有任何法律文书。所以我就询问他们:“贵姓和代表那级政府?”但他们回答“是上面政府的。况且由镇的信访办的薛主任带来,你也不必问了。我们不是来为难你的,主要是你今天没有向信访办打电话报到,我们是来了解一下,希望你配合好和每天两次报到,不要为难地方政府;你儿子的不幸我们很同情,希望你会得到合理的补偿。但你也应该知道中国现有的国情……这段时间有什么人关心过你?媒体有否联系过你……”(真可笑,他们连身份都不敢表明)说完两人自个儿走进村委会,很可能与村官们商谈怎样继续对我的监控。因为月初进京上fang时,是有村官向政府官员报告本人带行李离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毒疫苗受害家长被打、被拘后可能面临更严重的打压(图)
  • 毒疫苗受害家长可能被拘超过五天 河南卢宝宝无法得到有效治疗(图)
  • 毒疫苗受害家长在卫生部门前站了一个月(图)
  • 敬请关注毒疫苗受害家长“7.19链子门”事件
  • 快讯:毒疫苗受害家长被拘留了 卫生部被逼急了
  • 毒疫苗受害家长被展览路派出所非法传唤33个小时 现不知送往何处
  • 10位毒疫苗受害家长被非法关押在展览路派出所超过15个小时
  • 毒疫苗受害家长卫生部门口遭警察暴打 肋骨骨折仍被迫作笔录(图)
  • 两访民信访办喝农药送院 毒疫苗家长短信求救
  • 河南毒疫苗家长卢卫卫在卫生部上访被绑架
  • 病重毒疫苗受害孩子家长遭绑架 绑匪进入卫生部院内(图)
  • 毒疫苗受害孩子家长跪求截访官员离开(附视频)(图)
  • 谁都有孩子,谁的孩子都打疫苗——毒疫苗受害孩子家长呼吁联名(图)
  • 毒疫苗受害孩子急需救助 请愿家长巧遇记者(多图)(图)
  • 毒疫苗家长北京请愿 当局卸责绝望呼吁(视频)
  • 毒疫苗受害儿童家长杨玉奎:上访被打断肋骨(视频)(图)
  • 毒疫苗受害孩子病危,请为河南卢宝宝捐款!(图)
  • 视频:毒疫苗受害儿童家长和卫生部官员谈判(图)
  • 第19天,卫生部官员“破例”接见毒疫苗受害孩子家长(附视频)(图)
  • 毒疫苗问题:山西省卫生厅一定没问题/李承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