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旷世奇冤海南海口医院医疗事故谁来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3日 来稿)
    
    作者:张梦遥
     【 民生观察】志愿者2010年7月17接到海南访民楼宏顺的紧急呼吁,陈述了他的爱人冯花在海南海口医院遭遇的不幸遭遇。在此之前志愿者通过各种渠道向各级新闻媒体做过呼吁。特别是面对【法制日报】记者因为诉说经济拮据无法正常采访的措辞后。志愿者为受害者的惨痛状况流下酸涩的泪水。以下是当事人冯花的爱人的陈诉书;特公布如下;受害者家属楼宏顺工作单位:海口市龙昆南路25号铺面个体经营,联系电话:13807689561。 (博讯 boxun.com)

     救治 医疗机构:海南省海口市人民医院
    手术材料有缺失,有偷料的嫌疑,查找录像资料说没录,病历造假严重,手术医生违法行医,卫生部网站没注册,另有两个医生是中医出生,也参与了手术,其中一个中医出生的还是治疗我老婆病情的医生。
    
    
    2010年1月10日下午因脑血管瘤报120有点带误导性的入院海口市人民医院,入院后住院号为;0130340,在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陈焕雄、科室行政主任厦鹰的强力推荐下,手术优点快的一个礼拜出院,慢的二个礼拜出院,微创手术的缺点:得到副主任医师陈焕雄、科室厦鹰主任的一致回答是手术百分百成功,手术过后复发率百分之二,我岳父说:刚做CT检查出来就听副主任医师陈焕雄的误导:缺点没有只是花钱多,又听120护士说陈焕雄是专家来着心里就已经觉得微创手术不错,又可以减轻女儿的痛苦,我花钱多买好东西,1月10日我在导入室曾极力反对过微创手术:一方面感觉医生推荐微创手术极不正常,哪里有手术包百分百成功的,另一个角度我反问医生:我是做装修工的,就比如一条流动的水管,人体高压之下正常的血管都破裂了,更何况一条修复的血管,万一手术失败了会有什么后果,科室厦主任就马上接口说出了上面的话,不会的,我手术百分百啊,复发率百分之二。我又说:除了这两种办法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我不想做微创,这时陈焕雄刚想说什么话:马上就被手术医生科室厦鹰主任、副主任医师李刚、医师李智勇一致快速接话题过去,叫副主任医师陈焕雄不要多说了,没有其他办法,只有两种手术。我接着说动手术不怕觉得踏实,只要人能好,稍微有一些小毛病也没有关系,当时陈焕雄又接口说:剖头颅手术风险要大十几倍,搞不好脑袋有残留物,搞错哪根经啊,操作不好一下子血崩了,吓得我岳父母手脚都发抖。我跟我岳父一致问手术取向哪一个更好呢,医生一致的回答是:各有利弊,(医生的导向在我们认为微创手术的弊就是花钱多六万,手术三万)。在导入室又在咨询微创手术花钱多又可以报销,6万就可以做微创,而且手术百分百,复发率百分之二,剖头颅3万,治疗好快的一个月,慢的三个月,花钱下来也是5、6万跟微创的钱差不多。因为我们不懂在听医生的介绍下,由于两个主任医生都说微创手术百分百成功,复发率百分之二,最后在我极不放心的情况下根本都没有看手术协议的风险性:当时一边签字一边我还说既然医生都说手术成功率这么高了,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就意向性的签了微创手术(假如我反对,因为我也怕我岳父母会说我,手术过后哪怕失败了,我再问过我岳父,他说:如果当时我反对做微创手术都没有,有好技术干嘛不使用)。
    
    
    1月11日早上厦鹰主任医师又找我谈话,我跟他说微创手术让我很不放心(当时有一种很强的直觉),我想做剖头颅手术,厦鹰主任说我难沟通,没有我岳父好沟通,叫我放心做微创手术。下午4:30分,我在麻醉协议上签完字之后满心感慨,就好象送老婆上战场一样,我特意交待医生要认真帮忙救治病人。
    手术进行到下午6;30分的时候,手术室医生传话我入手术室,厦鹰主任跟我第一句话就说我岳父在吗?我说我岳父不在,厦鹰主任接着说手术有遗憾,不完美,已经跟我老婆放了三个圈,问我身上有没 有现金加1.1万,要理想还要再多放一个圈,我回答,没有事先通知身上可没有带这么多钱哦,厦鹰主任就果断说要停止手术,那就这样止好了,我说:那可不行,手术要做好哦,李智勇医生接话说材料都已经用完了,材料也要花钱买的,没有钱怎么做手术,那我接着说:当时不是说6万就可以做微创手术吗,钱不事先通知的确没有准备啊,李智勇医生回答:6万就能包好吗,听到这样说话,厦鹰主任接着说:那就这样子收工好了,再做下去也有危险,让我出去手术室,我马上想提一些要求:人命关天啊,想让医生先做好手术钱好商量反正有报销,再加钱也加不了多少什么的话,结果快速的被手术室的其他医生给喊出来了,整个谈话过程只有一,两分钟,我一进入导入室的时候想看一下电脑界面显示的手术结果,可厦鹰主任快速的啪啪啪换界面,说反正我看了也是不懂的。
    
    
    从手术室里有一点强制性的被喊出来后,当时我心都凉了,把当时跟医生的对话打电话反馈给我岳父,医生已经果断停止手术了,过后我岳父也说听到这样的手术结果心里也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在我老婆身上,没有多久,我老婆就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了。
    
    
    1月12日上午开始,老婆安放在+13号过道上治疗,人声噪杂,群声荟萃,一天到晚近千次人流量从身边路过,我老婆常喊太吵头痛得厉害,看到在我后面有几个认识的病人从ICU出来都调到了房间里面治疗,我打电话给管床医生李智勇(事后我才知道碰上这样的事要找管床医生)要求换床位,李智勇医生回答,我老婆的病不算严重,没有必要换床位,电话急速挂断。没有办法,医院所有的床位都被病人占用,医院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已经塞满病人。
    
    
    1月16日早上开始发现引流管头堵塞,有两次反映给李智勇医生,李智勇医生摸管尾说没堵,这事就给白白耽搁了整整一天半时间以上,到1月17号的晚上请值班医生陈敏帮忙把管头锯断消毒重新接过,1月20日下午,+14邻床搬来了一个刚从ICU出来嗷嗷叫的老头,老婆再次喊头痛得更厉害,基本上手术过后天天要靠打止痛针过日子,天天要求换床位都没有结果,前几天金虎副主任查房时曾知会过李智勇说像我老婆这一种病人不宜放在过道里治疗,从20日晚上九点开始,老婆脑脊液引流管引血反常的多,我知会过李智勇医生,李智勇医生要求先关闭引流阀,过一个小时后打开,李智勇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过一个小时后,引流阀接口早就有脑脊液渗出,我打开引流阀后不久,发现有鲜新的血液流出,老婆叫痛得更厉害,血压升到180,连打两针止痛针都无效,我都快要疯狂了,再次严厉要求值班罗汉医生换床位,通知医生紧急处理,罗汉医生不允许换床位,也不做出处理,我当时就用数码相机拍下了流血出来的相片,一直要求紧急处理没有结果,时间又拖了一个多小时,我怕老婆再受刺激又得不到有效的处理而引起血崩就果断把床位搬到了比较安静一些的楼梯口+33号床。
    
    
    1月21日凌晨,在+33号床再次求证反映给一个护士,她也说引流管里是鲜血,护士转给值班医生罗汉后,罗汉医生要求今晚关闭脊液引流阀。我马上打电话给李智勇医生没接,发短信火速求救没回,短信过后再打电话占线了一小会,再打电话就都是不接,当晚我可怜的老婆在+33号床疼痛翻滚到天亮,嘴里不停得一会儿就喊痛得很好 1月12日上午开始,老婆安放在+13号过道上治疗,人声噪杂,群声荟萃,一天到晚近千次人流量从身边路过,我老婆常喊太吵头痛得厉害,看到在我后面有几个认识的病人从ICU出来都调到了房间里面治疗,我打电话给管床医生李智勇(事后我才知道碰上这样的事要找管床医生)要求换床位,李智勇医生回答,我老婆的病不算严重,没有必要换床位,电话急速挂断。没有办法,医院所有的床位都被病人占用,医院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已经塞满病人。
    
    
    1月16日早上开始发现引流管头堵塞,有两次反映给李智勇医生,李智勇医生摸管尾说没堵,这事就给白白耽搁了整整一天半时间以上,到1月17号的晚上请值班医生陈敏帮忙把管头锯断消毒重新接过。
    
    
    1月20日下午,+14邻床搬来了一个刚从ICU出来嗷嗷叫的老头,老婆再次喊头痛得更厉害,基本上手术过后天天要靠打止痛针过日子,天天要求换床位都没有结果,前几天金虎副主任查房时曾知会过李智勇说像我老婆这一种病人不宜放在过道里治疗,从20日晚上九点开始,老婆脑脊液引流管引血反常的多,我知会过李智勇医生,李智勇医生要求先关闭引流阀,过一个小时后打开,李智勇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过一个小时后,引流阀接口早就有脑脊液渗出,我打开引流阀后不久,发现有鲜新的血液流出,老婆叫痛得更厉害,血压升到180,连打两针止痛针都无效,我都快要疯狂了,再次严厉要求值班罗汉医生换床位,通知医生紧急处理,罗汉医生不允许换床位,也不做出处理,我当时就用数码相机拍下了流血出来的相片,一直要求紧急处理没有结果,时间又拖了一个多小时,我怕老婆再受刺激又得不到有效的处理而引起血崩就果断把床位搬到了比较安静一些的楼梯口+33号床。
    
     这就是患者冯花在海口医院的不幸遭遇。一个人在生死关头应当得到医生的呵护,冯花在楼道里却被无情地放弃。冯花的事件在昭示人们医生的承诺成了对现实生活的一种极大讽刺。记者呼吁有关当局应引起高度重视。来关注冯花的生活状态,也许她的一生就因着医生不负责任的承诺。就会永远的成为植物人。谁来为她的人生负责。谁又能理解一个普通家庭的血泪抗争。【博讯记者】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起是非明确医疗事故,为何拖八年之久
  • 建军节感伤12-武警8661部队拒绝为军人洪涛的医疗事故做鉴定(图)
  • 5年前汪太才因医疗事故死亡,遗体在冰柜仍未火化
  • “省立医院”医疗事故二十年来不认旧帐
  • 视频:河北永年县医疗事故受害者北京如此上访
  • 湖南武冈医疗事故维权家属遭殴打,抗议仍在进行(图)
  • 还我父亲!还我公道——广东电视中心门口医疗事故死者陈世裕的亲属投诉(图)
  • 河南汝州第一人民医院多起医疗事故死人,家属抗议遭黑社会(视频)(图)
  • 上海医疗事故访民到卫生部大门前喊冤(视频)(图)
  • 湖北再现离奇医疗事故:患者正常部位被动手术
  • 政府违法强制绝育,酿医疗事故诉求无门(图)
  • 视频:医疗事故治死人,上海访民在卫生部高喊抗议(图)
  • 广西梧州医疗事故:家属举着横幅讨要公道(图)
  • 关于安徽省灵璧县人民医院医疗事故真相的说明
  • 黑恶势力介入“医疗事故” 暴力泛滥 最高索赔1500万
  • “一尸两命”是彻头彻尾的医疗事故/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