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河南省柘城县村干部强“买”农民的基本耕地/时起龙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2日 转载)
    
    我叫时起龙,男,汉族,现年40岁,家住河南省柘城县陈青集镇时堂村西村民组。2009年是我非常有记忆的一年,就是因为我没有配合这些人的所谓的“新农村”建设,而受到了如此的遭遇!
     (博讯 boxun.com)

     2009年3月20日,陈青集镇镇书记马复兴勾结时堂村村支书时彦臣,打着建设“新农村”和“小城镇”的幌子,在没有任何文件和征地审批手续的情况下,要强行收买我们十二户人家一百多人仅有的十几亩基本农田。马复兴和时彦臣一不征求我们的意见,二不经过我们的同意,就私自把我们的这十几亩农田,规划成八十五个房间的地皮,每个房间的面积折算为一分地,房间的地皮售价为每间房两万五千元至三万元钱,并由时彦臣预收了每个房间的地皮定金一万元,而马复兴收买我们的基本农田,每亩地的一次性补偿仅仅是两万元。从此以后,厄运就突然降临到我们这十二户的家中,马复兴先是派时彦臣带领村干部,逐家逐户地进行威胁、恐吓,逼迫我们在所谓的“卖地协议书”上签字画押。我们这十二户人家一百多人,本身经济条件不富裕,生活条件不宽裕,这十几亩农田无疑就是我们一百多人的“养命田”,由此我们据理力争竭力保护我们的十几亩农田不被他们毁掉。副镇长王永国和时彦臣在恐吓我们的时候公开叫嚷;你们这十几户北京又没人,我们就要卖你们的地!如果你们北京有人,我们不但不卖你们的地还巴结你们呢!时彦臣每天带领村干部天不亮就把我们堵在家里逼迫签字画押,夜里再次每家每户的进行威逼和恐吓。
    
     2009年4月9日上午十点多,马复兴派人用警车把村民时纪军强行带到镇政府办公室,由副镇长王永国和时彦臣出面,威逼时纪军签字画押两个多小时。
    
     2009年4月10日晚上八点多,时彦臣带人到村民时守仲家里进行威逼,时彦臣扬言;他三天之内卖不成地,就把自己的村支书位子让给时守仲。时彦臣临出门的时候又对时守仲恐吓;如果你时守仲再不签字画押卖地,我就让你死不到床上!
    
     2009年4月11日上午八点多,副镇长王永国带领五六个镇干部,把租时守仲房子做生意的店门强行锁住,致使租户十几天无法开门营业。
    
     2009年4月12日上午和下午,马复兴派时彦臣坐着派出所的警车在我们村里示威,声称;谁敢再不签字画押,派出所马上抓人!
    
     2009年4月13日早上七点多,警车再次在我们村里示威,下午三点多,时彦臣又强行把时守仲带到镇政府办公室,进行威逼、恐吓三个小时。
    
     2009年4月14日上午,商丘市的新闻媒体的记者就此事来做新闻采访,马复兴和时彦臣矢口否认买地和威胁恐吓我们的事情。
    
     2009年4月15日早上七点多,时彦臣又带人到村民时继成和时保方的家里进行恐吓,并声称他们已经用五万元钱摆平了记者。
    
     2009年4月16日早上七点多,时彦臣带人到时继成家里恐吓,说记者是时继成找来的,如果他再敢找记者,就给他点厉害尝尝。
    
     2009年4月17日早上七点,镇工作人员王利民和姜志龙到我家里进行威胁恐吓,声称如果我再不签字画押卖地,马复兴和时彦臣就会找人收拾我。
    
     2009年4月18日夜里八点多,当时天正下着大雨,有八九个身份不明的人,冒充派出所的工作人员,翻墙破门窜进我家里,图谋对我进行殴打,由于我有事外出逃过此劫,这伙人没找到我,就丧失人性的大声对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进行恐吓,扬言我再不老实,就把我全家人都抓起来,当场把我老母亲吓病。
    
     2009年5月25日上午十点三十分,镇工作人员姜志龙带着派出所的民警霍新民,以问点事为名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办公室,然后由王永国出面对我进行威逼恐吓,王永国气焰嚣张的对我说;你时起龙不卖地,就是对抗共产党、对抗政府、对抗镇书记马复兴,如果你还不配合我们,我们会随便弄个理由,就可以拘留你、判你的刑,不相信走着看。他们威逼了我三个小时才放我回家。
    
     从2009年5月25日开始至2009年5月31日,马复兴支派王永国带领镇工作人员白振俊、王效杰、姜志龙和周献宾,每天天不亮就在我们村里窜来窜去,不管白天黑夜我们这十二户家里有没有人,这些人竟敢翻墙破门而入。这些人无论在我们家里或是路上,看见我们就动手动脚推推搡搡,其实我们心里明白;这伙人对我们公开寻衅滋事,无非是想逼我们和他们动手,这样派出所就有理由马上抓我们。当时我们唯一能做到的是只有忍让,能躲就躲,白天经常不敢在家吃饭。
    
     在此期间,我们这十二户人家每天过的是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其中心情难以言表!!我们不明白;老百姓安安心心的耕地种田,究竟招惹了谁?老百姓北京没有人,不把自己的田地让给马复兴去倒卖,老百姓就是对抗共产党对抗政府犯了法,这就是马复兴在陈青集镇五年来“做官为民”合法逻辑!!!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向上级党政部门求助。
    
     2009年5月28日、29日,马复兴多次给我打电话,骗我说他不再买我们的地了,求我也别再向上级反映他的事情,并承诺以后不再找我的麻烦,我信以为真就在5月30日回到家里。
    
     2009年6月1日早上六点四十分,王永国带领白振俊、姜志龙、王效杰、周献宾,翻墙破门窜进我家里,对还没有起床的我大打出手,王永国把我报警用的手机抢走摔坏,并把我的右手打伤流血,如果不是我的邻居及时赶来相救,王永国还准备把我劫持到面包车上拉走,王永国当着众人的面大声恐吓我;你时起龙再不老实,我们就会想办法把你弄死。这伙人走后我就报了警,在派出所做了笔录,所长李学奇告诉我,这事情他处理不了,需要向局里汇报,至今也没有给我任何处理结果!!
    
     2009年6月3日夜里八点多,马复兴再次派村民吕学亮到我家威胁,吕学亮告诉我;马复兴已经花钱搞到征地审批手续,如果你再不答应卖地,马复兴就会百分之一百二的想办法把你弄死!
    
     2009年6月6日零点,有两个人开着镇里那辆无牌照的“公路养护车”,到我的麦田地浇上汽油纵火,被我邻居发现后,两个人慌忙开车向北逃窜。天不亮却有镇干部报警,诬陷是我故意放火,并准备让派出所拘留我,由于我当天夜里是跟着收割机去收割麦子,根本没有在家,马复兴和时彦臣精心策划的栽赃陷害没有成功。
    
     从2009年6月6日早上六点多多开始,马复兴支派八九个镇干部,由王永国带领轮流看守我们那十几亩麦田,不准我们收种庄稼,当时正值麦忙季节,我们只好在夜里偷偷收种庄稼,这些镇干部发现我们播种后,又把我们种下的玉米种子全部扒出来。
    
     2009年6月14日上午,马复兴又派时彦臣到村民时显东的家里进行威胁,恐吓时显东以后不准再让我在他家里打工,否则,镇里和村里就会随时找他的麻烦。
    
     自2009年6月份开始,我一直躲逃在外,因为害怕再次遭到马复兴的打击报复和栽赃陷害不敢回家,在这期间,马复兴还派人四处追查我,并找人冒充记者联系我,声称只要找到我立马弄死。
    
     2009年10月份,我把事情经过反映到河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2009年10月12日马复兴被调到柘城县水利局任党组书记。
    
     2009年11月24日上午,柘城县人民检察院的宋检察长通知我到县检察院核实所反应的情况。
    
     2009年12月17日上午十点三十分左右,我在洪恩至柘城公路宋楼村西200米处,遭到八九个冒充检察院工作人员的人的绑架,当时,这伙人开着两辆面包车和一辆黑色轿车,黑色轿车车牌为;豫A62868,灰色面包车车牌为;豫ND0929,另外一辆面包车没挂车牌,其中豫ND0929的面包车装了满满一车厢鞭炮。这些人把我的手机和自行车抢走并把我打伤,后来这伙人又把我劫持到柘城县“在水一方”宾馆304房间。
    
     在“在水一方”304房间,随后赶到的有陈青集镇陈集村村支书张明立和村会计吕连营,张明立先是拿着四五万元钱在我面前摔打,说道;这些钱就是要你命的! 接着张明立和吕连营拿出纸笔,逼迫我写证明书,在证明书写上我上告马复兴,全部都是诬告、陷害和诽谤,被我拒绝后,张明立和吕连营就指挥另外十几个人对我殴打,这十几个人毫无人性的把我按在地上进行拳打脚踢,张明立站在旁边扬言;他们已经用钱把陈青集镇派出所、柘城县公安局和县委书记摆平,如果我不听他的话即使把我打死,也没有人敢把他怎么着。大约打了将近一个小时后,张明立命令这十几个人停手,再次问我写不写证明书,被我再次拒绝后,张明立又命令这十几个人轮番对我进行惨无人性的毒打,后来这伙人又用房间里的椅子和扫床的把子,对我头上、身上猛砸猛打,当时的情景是惨不忍睹,我的衣服上、脸上和地板上到处是血迹,我的左胸严重受伤(20010年1月22日在柘城县人民医院做CT检查,我的左胸第七、第九根肋骨骨折,肋骨末梢呈粉碎性骨折),每次呼吸都疼痛难忍,我的右眼角被打裂不停的流血,鼻子、嘴和耳朵都被打得流血不止,整个面部全部被打肿,上面门牙被打掉两颗、打松动一颗,后来我被这些人打昏了,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当时我已经是神志不清意识模糊,这伙人害怕被人发现于当天夜里八点多,又把我转移到陈集村村支部二楼,他们继续对我威胁恐吓,限制我的一举一动,其实,我当时全身受伤疼痛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2009年12月18日天不亮,这伙人按照张明立的命令,又开车把我转移到柘城县“稻香村”宾馆307房间,由于我疼痛难忍伤势严重,眼角、嘴、鼻子和耳朵流血不止,在我多次哀求下,上午他们才打电话叫来一个姓王的人,给我带来一些药输了两瓶液。
    
     2009年12月18日夜里八点多,他们又开车把我拉到陈集村村支部二楼,十点多又把我转移到柘城县“在水一方”宾馆204房间。
    
     2009年12月21日上午,张明立在204房间当着我的面接电话,他说电话是陈青集镇派出所的人打给他的,说我家里人已经多次到派出所报案,可派出所就是不受理,张明立还威逼利诱我以后只要跟着他混,保证让我吃香的喝辣的绝对没亏吃。张明立的手下也多次警告我,张明立就是陈青集镇的老大,在陈青集镇他是说一不二,没有人敢和他对抗,商丘的、鹿邑的和柘城县的黑社会都和张明立有来往,这伙人在宾馆里经常对我威胁恐吓;这次把你放回家后,你最好不要报案,即使你报案,柘城县公安局的也不会抓我们,我们已经把所有的路都买通了,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张明立也多次警告我;你以后最好不要再告马复兴,马复兴有钱有势你能告倒他吗?这么多人告他他马复兴的官还不是越做越大吗?马复兴有他丈哥(睢县的纪检书记梁万涛)在背后撑腰,任何人也告不倒他,这次只是对你小小的警告,如果你再敢告就会要你的命。
    
     2009年12月22日晚上,这伙人又把从“在水一方”二楼204房间转移到三楼302房间。
    
     2009年12月23日下午五点多,张明立在确信我以后会跟着他混听他指挥后,当着我的面给马复兴打电话,,说我已经是自己人了,请他过来和我说说话,打过打电话后,张明立派吕连营开车把马复兴接到宾馆,马复兴和我说话将近三个小时。马复兴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时起龙你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场合下见面吗?马复兴还问我他们这样做是不是黑社会?时起龙你是不是愿意看看真的黑社会?马复兴还告诉我以前打我和放火栽赃陷害的事情,都是时彦臣和王永国瞒着他做的,马复兴还追问我以后还有没有胆量告他,马复兴还夸自己会任用人,在陈青集镇他任用的村支书个个都是有本事的人,像张明立这样的村支书以后大有发展前途,并劝我以后和他以及张明立多沟通,有什么事尽管去找他,虽说他的官不大,但在柘城县没有他和张明立办不到的事情。
    
     2009年12月24日早上,张明立又逼迫我给马复兴写致歉书,恐吓我如果不写还不放我回家,张明立安排他的妹夫李千房给我写好草稿,然后逼迫我照抄一遍,李千房拿着我抄写的致歉书开车给马复兴送去,后来马复兴又派人拿着抢走我的那部手机,到移动公司打印我的通话记录,直到上午12点多,张明立才安排手下送我回家,这伙人在路上又多次对我威胁恐吓;你回家后最好不要报案,否则,下次就不会这么便宜你了。
    
     我回家后由于身上严重受伤,导致神志不清,生活已经不能自理。在家里我了解到,在我被绑架之后,我家里人曾经多次到陈青集镇派出所报案,可派出所以各种理由推诿不予立案,其中原因,难以让人理解?
    
     2010年1月18日商丘市政法委把我的案件批转到柘城县公安局,18日上午八点多,柘城县公安局的王副局长,在陈青集镇派出所向我了解了事情的详细经过,王副局长告诉我,县局很重视这个案件,春节以前会有处理结果的,随后,王副局长又安排了县刑警队的赵队长主管我的案件。
    
     2010年1月22日上午赵队长安排我在柘城县人民医院作了CT检查。
    
     2010年1月23日上午赵队长带我在柘城县司法鉴定所做了法医鉴定。
    
     2010年1月24日,赵队长在司法鉴定所取出法医鉴定,法医鉴定为轻伤。柘城县公安局刑警队以“故意伤害罪”和“非法拘禁罪”立案。
    
     柘城县公安局自立案至今已经几个月的时间,可是马复兴和张明立这伙人依然逍遥法外,这些人不但没有受到法律的严惩,反而越来越猖狂嚣张,他们多次派人到我家继续对我威胁恐吓;说上次是便宜我了,再不老实下次就会没命!他们还扬言;他们已经花钱几十万元,有关部门全部被摆平,他们绝对不会被抓的。
    
     2010年3月2日上午十一点,原来绑架我其中的两个人,开着一辆车牌为;豫NQ1958的黑色轿车在路上拦住我,再次对我公开恐吓;说让他们这些人进监狱是绝对不可能不现实的,即使他们进去了,你也要跟着进去,不相信走着瞧!
    
     没想到我受到如此打击报复被伤害,如今还是担惊受怕,夜里甚至不敢住在家里,我连起码的人身安全保障都没有,更没有想到马复兴和张明立这伙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任意践踏国法党纪,视法律法规如儿戏,置国法党纪而不顾,依仗有钱有势任意胡作非为猖獗肆虐。难道马复兴和张明立这些人可以不受中国法律的约束?难道这些人犯法可以花钱免于法律的制裁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看广东石马村干部疯狂掠夺、制造冤案,这个党府不久矣了
  • 山东新泰:中共乡村干部沦为社会垃圾
  • 中国最贪的村干部----北京海淀安宁庄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愚夫:村干部肆意侵吞逍遥法外
  • 邯郸乡村干部强行卖地,打死村民(图)
  • 云南红河州300村民到村干部家里查账:猪被杀吃 财物被搬走!
  • 温州一片海涂被村干部一张白纸卖掉(图)
  • 四川村干部看守所内死亡 讳莫如深
  • 妇女借村干部高利贷遭拘禁 当警察面跳楼身亡
  • 海南乡镇发文奖励拆迁得力村干部
  • 打死村干部,儿子判死刑,14口人土地被没收(图)
  • 村干部非法圈地收租 国土局:没时间查
  • 河南固始县村干部开一张计划生育罚单收30%回扣(图)
  • 汝州市女访民李明翠遭村干部报复
  • 河南新密村干部为骗工程款土埋200亩玉米(图)
  • 陕西凤翔血铅超标事件调查:村干部屡受打骂 (图)
  • 武汉市江夏区山坡建国村干部贪污村民赔偿款近百万
  • 株洲农村非法分田 村干部打人
  • 涉案金额更是惊人:中国沿海发达地区村干部集体腐败成气候
  • 天津市津南区小站镇会馆村村干部长期非法占用耕地
  • 村干部为非法采矿请“风水师”来吓村民(图)
  • 这样的包村干部我们不欢迎
  • 上海市南汇区航头镇沉香村干部雇凶打人
  • 甘肃村干部黑社
  • 中国沿海发达地区村干部集体腐败成气候
  • “乔迁礼”揭开扭曲的镇村干部关系/王攀
  • 蔡爱民:这么大一个中国政府难道连村干部也处罚不了吗
  • 上海市青浦区农村干部该不该杀?
  • 济南市历城区石匣村干部绝对不贫困!
  • 天津市会馆村民依法罢免村干部 民意代表被判刑/李鸣
  • 中国村干部不好当,亟需职业化管理
  • 昧着良心选书记 乡村干部一齐贪
  • 河南商城县:谁在帮助村干部诈骗
  • 北京昌平区朝凤庵村干部张丽英家属嚣张 到村民家中打人
  • 一个村干部的酒后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