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我遭受令人发指的“三光”拆迁 /徐汇萍(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1日 来稿)
    
    
    我是家住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桃园村三组50号徐汇萍,我将我一家遭受野蛮拆迁是当年的鬼子也使不出来的遇呈现出来,我对我自己的文字负责。
    无证拆迁的华亚公司出尔反尔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党的富民政策让我们走向小康。
    在改革开放依然往前推进的过程中,非法拆迁又将我们推进水深火热之中。
    2007年4月中旬,我们平静的生活被华亚拆迁公司的非法拆迁行为打乱了。这家拆迁公司没有出示任何拆迁文件,没有任何书面通知的情况下,前来拆迁我们的房屋。
    我积极配合拆迁,第一个丈量房屋,洽谈拆迁补偿有关事情,根据拆迁政策我应该补空方,问题没有落实,故第一个没有达成签字协议,拆迁人员不实事求是的按照政策办事,而是滥用权利,利用政府让单位停止我家庭成员上班来逼签协议为目的。
    为了儿女。女婿能正常上班,为了不影响他们的前程,2007年5月10日,我和狼山风景区领导和华亚拆迁公司的领导当面达成口头协议,大家约定如下:补足20平方的空方,花草2万元,奖励8800元,营业执照,水泥路,石驳子还有房基地都按标准给,房子按照2350元每平方给,然后签了一份非正式空白协议,10天以后交钥匙。
    没有想到的是,华亚拆迁公司玩弄的是一场骗局,并强调说:“你不交就强拆。
    我多次找到单位领导,领导对拆迁公司的这种欺骗也无奈,事后我多次找单位领导和我也找过拆迁公司,这家出尔反尔的公司不认可他们和我在2007年5月10日达成的口头协议。这家公司的露脸终于露出来了:他们经常出尔反尔欺骗老百姓,这次被我识破之后怀恨在心,采取极端手段收拾我家,这已经成为必然中的必然
    当年鬼子也使不出来的“三光”拆迁
    2008年3月29日凌晨1点左右,我一家大小五口人还在熟睡中,突然一群“不明身份”的歹徒用铁锤、铁钎、刀具强行砸开门,将我们全家从床上硬拉下床,一顿暴打后,又强行拖到室外。
    我一家老小被华亚拆迁公司如此摧残。
    他们几个人强行把我拉到河边,按在地上,拳打脚踢,我呼喊冤枉救命,他们就用衣服塞住我的嘴,堵的我透不过气来,我左脚被打伤,几个月都不能行走。
    我老伴70多岁,被一伙人强压在地上,被打的满脸是血,嘴塞的透不过气来,引发心脏病。
    我儿子被歹徒用铁钎在我儿子左腿上戳了两个大洞,接着用衣服罩住脸,光着背,从楼上拖到楼下,致使背上多处划伤,血流不止。
    他们对我儿媳和年仅8岁的孙女也不放过,单衣赤脚强行拉出门外按倒在地上,我哀求他们让小孩多穿件衣服穿双鞋都不允许……
    就这样我们一家五口在凛冽的寒风中穿着单薄的衣服赤着双脚被他们压在地上,不能动弹,在挣扎中我认出了其中一人,是此人亚拆迁公司”属下拆房队的工头。他们按住我老伴的时候,我老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再说;“不要打他,他有心脏病”他就是拆房队的,还说这是拆迁公司叫他们来的,叫我们找他们去。我们全家人的身心受到巨大伤害,我被打以后得了严重的心脏病,我8岁的孙女受到严重惊吓,精神上受到严重打击,经常在睡梦中大喊大叫,学习明显下降。
    这帮恶匪们有着明显的分工,有几个人竟然大肆抢劫,我媳妇的金手链及包里的近万元公款,以及微波炉电磁炉等小家电,厨房用品被疯狂掠夺,洗劫一空。
    当年鬼子的“三光”政策和今天南通的“三光”拆迁相比,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警察啊,你们还是我们大靠山吗?
    
我遭受令人发指的“三光”拆迁 /徐汇萍

    在我们一家被疯狂摧残的过程中,华亚拆迁公司把邻居殷长顺的家门口封住,不让他们家里的人出来。邻居陈龙华听到声音赶紧过来,他也被堵在我家不远的地方,还有我的邻居金国荣被堵在家里不让他出来,在我家不远的桥上,他们把桥封锁了,不让附近居民过桥。
     我们在惊恐万分中立刻报了报警,让110从滨江花苑东面拦截他们,而110装聋作哑磨磨蹭蹭就是没人来,等110来了以后房屋早已经变成一堆废墟。一看就知道民警躲在滨江公园东大门,民警记录一下就要离开,我让他们取证,他们却说没带照相机回去取。
    我们在寒风中忍着疼痛焦急的等待警察的再次到来,一直等到天明也没来,在这过程中我们又打了无数次110。8点钟我和我儿子、侄子去狼山派出所报案,等到9点多他们才接待我们,只立了刑事案件,让他们来取证、保护并清理现场,王所长不肯答应,我甚至要跪下求他,他才让民警胡毅宁去取证,胡毅宁过去就拍了4张照片,还说抢劫的工具菜刀没有用的,然后就说照相机没有电了,敷衍了下就走了。
    警察的失职使我家财产蒙受重大损失。在构建和谐社会的南通、法制社会的南通,号称“平安社会”的南通,居然会发生这样一起罕见的、令人发指的、影响十分恶劣的违法犯罪事件。据知情人士讲此次半夜袭击是政府牵头110 、120公安警察,还有便衣全副武装等160多人,他们是有备而来,所以方圆几里封锁现场,这就是由南通地方政府领导下的与公安一起开展的一场血淋淋的疯狂抢劫让未成年的孩子看到了是一场血雨腥风的掠夺,一场黑社会布控下的疯狂的掠夺。
    警察啊,你们通过网络来读读这些文字,你们在位非法拆迁保驾护航,你还是老百姓的大靠山吗?
    我一家在水深火热中盼望青天拯救
    事情发生以后,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安置与补偿,于是我逐级上访,从村委、狼山镇镇政府一直到国家信访局,至今没有结果,没有得到任何信访部门的答复,他们就踢皮球,还是交给地方解决,地方还是胡作非为,欺上瞒下,上访拦截软禁,写信就扣,还停儿子,女儿女婿的工作,逼迫我女儿女婿离婚。离婚后还是不准女婿上班,一定要女婿拿离婚证才给上班,没有办法当天我女儿就办理了离婚手续。
    第一次在国家信访办的213房间,接待完毕,接待员马上打电话通知南通驻京办事处来人,并叫我不要走,,我感觉不妙,转身就走,刚到门口,就被冲冲赶来的两个小平头拦住,并强行把我带到南通驻京办事处,非法拘禁,限制我人身自由,把我软禁起来,并抢走了我的手机。第二天南通派了4个人把我抓回南通,关在南通北阁饭店4010房间,我请求他们打电话给我的家人,他们不让,我在北阁饭店,心脏病发作严重,心脏严重缺血,经医生说明我心脏病的严重性,他们才把我放回来,在这期间,我儿子打电话报警,通知北京110和南通110解救我,110都没有依法出警解救我,这次非法拘禁是由南通信访局副局长翁志武指挥的。
    由于问题得不到解决我第二次到北京,在北京我待了半年多,在这期间我在相关部门来回奔波,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在经过天安门被遣送至马家楼,后被关押在南通华江饭店。
    由于问题得不到解决我第三次到北京,又被翁志武他们非法拘禁,把我抓回南通,11月13日回南通,在火车站我弟弟想帮我摄像,城东派出所民警印海泉抢走了我弟弟的摄像机,他没有出示警察证,没有按照规定打收条,抢劫了摄像机。
    第四次去北京时,南通市信访局的人到处拦截上访人员,在北京过了两个星期,在路上被截访的人发现,我就拼命的跑,后来心脏病发作摔了一跤,截访的人才没有继续追,我摔跤后就不能动了,在好心人帮助下才在北京住下来,由于病情恶化,没有办法我准备在中南海附近寄信后回去,因为不能动,他们就把我送到派出所,信访局就派人把我关在南通北阁饭店,我不能动他们强行让我上四楼,致使我严重受伤,他们也不给我治疗,现在我的腿要手术治疗,要5万多,因为没有钱到现在都没有治疗,还瘫痪在床,问题至今未果,房子强拆后一片荒芜(占地数百亩),自今没有开发。
    这一连串的违法犯罪事件都是由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委区政府所为,狼山镇书记顾建华具体指挥实施,他们是害群之马,一贯欺压百姓,我到北京上访是被崇川区政府逼的,就是因为南通暗无天日,欺上瞒下的,写信要扣,上访要抓,抓到就非法软禁,严重践踏人权。
    我们一家现在走投无路,一年多来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伸,只有再次写信。恳请领导在百忙之中给予关注,我们殷切的希望有领导下访,实地了解情况,体察民情,解决老百姓的切身痛苦,我们这里的遭遇相同拆迁户,都会感谢领导的大恩大德的.
    
    徐汇萍电话:13921675970 身份证320611194407170322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州中原区朱屯村拆迁在即,朱屯村全体村民需要博讯关注
  • 拆迁每平米赔41元近乎明抢
  • 昆明拆迁暴行酿血案,两女住户被打,一人被打断腿!
  • 保定:政府非法拆迁,百姓如何维权?(图)
  • 天津黑社会 盗用拆迁人身份入户抢劫/丁建新
  • 领导讲话有水平,保定拆迁变成歼灭战!
  • 暴力拆迁 还我家园/福州新店镇西园村林发珍(图)
  • 论北京拆迁阎王原建委主任李建海的拆迁暴富
  • 农民拆迁失去的比得到的多的多
  • 拆迁面前何以官民不平等‎/叶扩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6日):武汉枪击拆迁户,皮特给美国总统写信(图)
  • 浙江绍兴县惨无人道的野蛮拆迁/刘秋香(图)
  • 中国公民“保地保家反拆迁运动”宣言
  • 房屋拆迁公告:项目名称“拆迁世博会馆”/上海冤民
  • 海淀区暴力拆迁,老百姓无家可归/叶洪霞
  • 杭州拆迁失地村民叶金娥写博文赞许温家宝的博文被和谐
  • 非暴力拆迁时代 莲花区拆迁办最新动态
  • 拆迁户童国菁进京上访被拘留,群众声援(图)
  • 世博拆迁是百姓的灾难, 官商的发财/上海部分访民
  • 江苏海门农民血泪控诉暴力拆迁
  • 武汉太平洋社区等数千居民被拆迁 居民要求参与权(图)
  • 偷拍视频:江苏通州平潮镇野蛮拆迁
  • 房产局长日记 窥见拆迁部门为强拆而起的种种手段(图)
  • 钉子户称面积评估与事实不符 开价拆迁费6千万
  • 北京石景山6万打工者因村庄拆迁面临迁徙
  • 河南暴力拆迁致80岁老人住窑洞 (图)
  • 房产局长日记:拆迁户上访按“敌对势力办”
  • 河南信阳暴力拆迁每平米仅补偿41元 村民抗议遭锁喉(图)
  • 河南暴力拆迁致80岁老人住窑洞 采访受阻 村民抗议遭锁喉(图)
  • 苏州拆迁引发民众骚乱,警民持续冲突
  • 安徽男子拒拆迁遭刑拘 被逼戴手铐签协议
  • 武汉精武鸭脖一条街即将拆迁
  • 潘家庙地区即将拆迁 马家楼接济站迁往久敬庄(图)
  • 武汉电击孕妇拆迁地暴力行为继续(图)
  • 杭州一拆迁安置房变身商品房 楼板里夹木板(图)
  • 嚣张!霸道!西铭开城路“电石苑”遭暴力拆迁 (图)
  • 西园村拆迁已一年,部分村民尚未安置仍无家可归
  • 黑龙江被拆迁户挥刀捅死 拆迁者已被控制
  • 野蛮拆迁背后有多少贪腐
  • 不要逼迫“鸟人”陈茂国们拿起火炮抗拆迁
  • 千万富翁“参政”做村官 反拆迁难逃牢狱之灾/刘晓原
  • 天涯社区:暴力拆迁路线图亟需改变
  • 拆迁公司的暴利是政权暴力的结果/赵震东
  • 女拆迁为何在北京最大妓院做陪侍? /金九
  • 暴力拆迁:扭曲的中国
  • 崔元星:拆迁拆出GDP
  • 强制拆迁,从“自残”走向“残人”/楚潇云
  • 避免拆迁纠纷要学会“把好事办好”
  • 拆迁卖校,政府生财有道/傅一河
  • 无拆迁不暴力,无暴力不拆迁/朱晓阳
  • “暴力拆迁”问责拆迁官员应该马上就做
  • 廊坊公职人员拆迁补偿比百姓高3500元/平米
  • 北京政府亏本拆迁大望京/许兰武
  • 暴力拆迁只得以暴制暴/何仁勇
  • 田步亮:中国式的拆迁烧了国人的心
  • 拆迁已让人“望风而死”
  • 有多少拆迁,就有多少眼泪/魏奇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