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上访是死亡之路/武汉陈寿田、王春贞(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一、我王春贞和陈寿田为什么不敢进最高法院接待厅》;《二、武汉的“文强”比重庆的文强毒万倍》;《三、我希望最高法院调卷查看案情,公正判决》;《四、要是我和陈寿田都被被告们害死,希望有清官为我和陈寿田以及已被害死的大儿子陈永东伸冤》。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62条规定,[2001]鄂高法监二行字第4号,申请最高法院立案判决。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1]鄂高法监二行字第4号是违反事实的枉法判决,(2002)鄂行终字第61号法官更坏,请看伪造证据进行枉法判决的相关证据材料,有原来一审时原告向法院交的证据和三被告一审时向法院交的证据,原告和三被告向法院交的证据,全部证明61号的法官节外生枝,以所谓司法鉴定为名,以伪造成证据为实,指使被告人汉阳城市规划管理分局,汉阳国土资源管理分局要武汉勘测院改我厂武国用(91临)字第004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上图达到枉法判决的目的。
    这次向最高人法院交的证据有包括区市两级环境保护局对项目审批……等。原告和被告向一审法院交的证据、还有武汉市残疾人联合会的调查报告,经涂村长批示,武汉市城市规划管理局,武汉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张局长陈局长的批示,以及武汉晨报,法制日报,公益时报,中国社会报的记者现场调查和当时参加一审二审的被告代表朱平科长的谈话报导,还有2010年我厂在武汉勘测院新买的图纸和武汉市城市规划管理局武汉市国土资源管理局资料室复印的图纸,所有证据都证明61号法官不仅伪造证据进行枉法判决,还压武汉勘测院彻底改我终极征地红线图,改我原国有土地使用证上的图,我们申请按原国有土地使用证上的图换发新证,为了被告阴谋得成,法官指使被告汉阳规划土地局通过武汉勘测院伪造的图,才给我厂换证,2004年5月因陈寿田在北京告状,椐人说是黑社会人打伤。其中有一个黑社会团伙成员,小时候自杀,被陈寿田救过,无冤无仇,而是红社会人指使的。我们送医院,医生下达的“死亡证”,是头部受致命伤,化脓感染“死亡”。但从当时刚“死亡”地照片看是红光满面与活人睡觉一样,好象是麻醉药使人睡了。而是是活人卖器官活活被杀死的,至今不立案。我因上访被告人汉阳区人民政府要公安局把我抓着关武汉市公安局精神病院,后转武汉市立第五医院第一分院(汉阳区十里铺)精神病分院,也是戒毒分所,我在2008年9月底中风,嘴也僵硬了,四肢也僵硬了,区政府区公安局要医生让我死了算了,医生坚决不同意,通过七转院八转院,儿女们终于把我偷出来了,命得救了,由于关在精神病2年零2个月,有病不能很好医治,双眼几乎成了瞎子,耳朵成了聋子,二十一条防爆犬,一头南斯拉夫大丹,一头牧羊犬都被毒死了,两个扶持我和我一起守厂的保姆被逼走,工厂上百万元财产不知是区政府搬走了,还是公安局搬走了,还是谁偷走了,连铁门铁窗都拆光了,连电表水表都下走了,全厂的水管电线都被拆走。这一切都是省高级人民法院61号法官伪造证据枉法判决的结果,武汉有好多上访的都是在接待室喊进去所谓接谈抓的,邹厚珍和我关在一起两年多,邹厚珍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我再不敢进接谈室接谈,陈寿田也是要抓着关精神病院的人,有家不能归,更不能进接谈室,重庆的文强毒,还没有武汉的“文强”毒,我希望把全国大大小小的文强全消灭干净,就大快人心,我和陈寿田是在死亡线上上访,随时都有遇害的发生,现在我们只能用寄材料给接谈员,求接谈员谅解。
    
     武汉市汉阳区自强化工厂 法人代表王春贞
     2010年7月15日
     15337256953
    上访是死亡之路/武汉陈寿田、王春贞
    上访是死亡之路/武汉陈寿田、王春贞


    上访是死亡之路/武汉陈寿田、王春贞


    上访是死亡之路/武汉陈寿田、王春贞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退休教师、访民陈寿田的信: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我们的命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武汉访民陈寿田的控诉:妻子关精神病院、工厂被抢(图)
  • 请求“二会”代表关注陈寿田一家目前的惨状
  • 陈寿田/王春贞: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我们的命
  • 武汉老访民陈寿田太太王春贞关精神病院
  • 谁该千刀万剐/陈寿田
  • 声讨孙东东/陈寿田
  • 陈寿田:给西方新闻媒体和人权组织一封公开信
  • 我申请将《接访》载入吉尼斯/退休教师陈寿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