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江西景德镇又惊现一起“躲猫猫”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4日 转载)
    
    好心人,求求你们,我们只想讨回一个公道啊! 我爸爸55岁,在景德镇市收垃圾,收废品,活生生的人,被警察带过去,问也不问一直打一直打啊?居然被警察给打死了,打的七窍流血而亡,他们还不让我们见尸体,他们还命令全省所有的媒体都不能介入此事,更想私了,这还是一个中国吗? 这还是一个法制社会吗? 法律难道只为当官的人而定的吗?
     (博讯 boxun.com)

     当官的人都是没父母的吗? 都没爹没娘吗? 中国法律难道就这样黑暗吗? 求求大家,帮我传传
     事情是这样的:
    
    2010年7月11日上午,我接到电话,是景德镇市公安局一位民警打过来的
    
     民警问:“你是陈喜年吗?”
     我回答:“我是,有什么事吗?”
     民警说:“你爸爸是不是叫陈联贵?”
     我回答:“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爸爸的名字?”
     他说道:“你爸爸现在在我们景德镇市公安局里面,你能否过来一下。”
    我心里面在想,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么多年了,我爸爸一直都没有消息,怎么会突然到了公安局呢?
    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呢?
     经过慎重考虑,我决定先不回答民警的问题,因为我还不是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我也需要时间来缓会我自己的脑袋
    
     2010年7月11日上午11点05分,江西省景德镇市公安局民警来到了我家,把我妹妹,我老妈,还有在我家做客的亲舅舅,全部带到了市公安局
    
     在家里面,我妹妹就问了一句“我爸爸怎么在公安局?” 民警说:“去了就知道了。”我妹妹就没说什么了,又问了一句:“我爸爸人怎么样,没事吧?”
    
     那位民警说:“没事,你爸爸好的很,很健康,你们放心,我们只是带你们回去调查一下,还望原谅。”
       事后才知道,正当我们家人被带进公安局的同时,景德镇市公安局已经去了,我们县公安局,九江市公安局,我们中馆镇派出所,还有我们乡里面,这是去做什么呢? 是不是拿钱去买通他们呢? 为以后的事做准备呢?
    
     在这里,向大家提前透入一下,我爸爸已经在2010年7月11日凌晨04点02分已经死亡,这是后话。
    
     就这样,我妹妹,妈妈,舅舅,都被带到了市公安局,一直到晚上20点12分才放他们出来,期间,我家人都要求不想呆在那里,但是,民警说:“不可以,这是程序。”
     就这样做罢,我家人也没说什么。
     没想到,当他们要走的时候,民警喊住了他们,告诉我家人:“你爸爸已经在凌晨4点死了……”
     我妹妹不信,问道:“怎么可能? 来的时候你们不是和我说我爸爸很健康吗?”民警没回答。
    
     为什么这样? 为什么? 人在死了都16多个小时才通知家人,而且还把家人带进公安局去审问9个多小时,一直不让我们出来。
    
     事已经至此,大家说说,这是什么公安局,这是什么王法,可是严重的还在后面。
     2010年7月11日晚上23点50分,我们家所有亲戚都过来了,来到了市公安局陶瓷工业园分局,要求见尸体,接待我们的是副局长,他一直讲法律,拖拖拉拉,结果2个小时过去了,就是不允许我们见尸体。
    
     各位,我们都是有爹有娘的子女,连自己亲爹死了都不能让见,还在死了16小时以后才让家人知道,这景德镇市的公安局怎么就这样黑?
    
     既然市公安局如此对待死者家人,我们只能选择去景德镇市委讨一个公道,一开始市委坚决不让我们见领导,因为这件事太大,各位知道吗? 整个马路上围满了几百普通百姓,大家都为我们抱不平,太冤了啊!
    
     市委领导见事情不可收拾了,已经无法控制,调动了特警,而市委领导还在隔岸观火,大家都是老百姓啊! 人死的太冤枉了,连尸体都不让见,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市委秘书长终于入面了,见了一次我们就家人代表,进行磋商,我们也知道法律,我们更不能违法,2小时以后,领导同意我们去见尸体。
    
     来到了尸体站,我们所有的亲戚都见到了尸体,大家都是好心人,当打开尸体的一瞬间,终于忍不住,那哭声天知道,地知道,旁边的警察也哭了
    
     我们把爸爸的尸体衣服揭开,全部都是伤口,脖子被打的发紫,肿的好大,还有头上有好多小小的洞,我认为是钉子的洞,包括2只手上也有洞,腰上被打的不成样子了,全部肿成了发紫,老天啊! 苍天啊! 这是什么公安局,居然把人打成这样,我爸爸178cm ,体重162斤,身体健康,这样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死在这里,
    
     各位朋友,你们说说,这还有王法吗?
    
     还有一个地方,我不得不告诉大家,我爸爸的嘴巴,2个鼻孔,2个耳朵,还有眼睛,都有出血,那血有被擦的痕迹,可是已经冰了起来,耳朵,鼻子外面还是有血迹,在这里,因为我爸爸的头像,我不方便全部把图片公布出来。
     这就是名副其实的活生生打死的,七窍流血而死
    
    也许最让市公安紧张的是,他们没料到我们会带了3部相机,我们把我爸爸的伤口全部拍了下来,50多张全部都是伤口 。
    
     那哭声,我相信老天都会流泪,大地也会为我的爸爸抱不平
    
    看完爸爸的尸体,我们和市委秘书长在办公室坐了下来,说是谈谈,但是都没有说话,一直僵持在那里,后来围满才知道,原来市委秘书长是在那里拖延时间,等待九江市的领导,因为我们是九江市人,但是我爸爸死在了景德镇市,各位好心人,有这样的市委秘书长吗? 大家说说看,这还是一个法制中国吗?
    
     各位好心朋友们,我还要向大家透入一点见不得人的事,如下:
    
     我姐姐已经因为爸爸的活生生被打死,而病倒,她有6个月身子,在医院,市委打电话给我姐姐,要我姐姐去一趟市委,说有事商量,我姐姐去了,黑黑的市委,灯没亮,黑膝膝一遍,我姐姐进去了,进去之后,里面有市委领导,市委秘书长,我们县公安局局长,中馆镇镇长,我们乡里面的书记,他们只对我姐姐说了2句话:“我们私下解决,你提出要求,要多少钱?” 居然有这样的领导,我姐姐相当气愤:“这是你们做领导的吗? 不把案子差清楚,居然想私下解决,你们法律是这样对待老百姓的吗? 人已经被活生生给打死了,尸体居然不让见,还把我妹妹,妈,舅舅 带进派出所关了9个小时,这还是GCD吗?  不行,我一定要为我爸爸的死讨回公道。”  
    
      这时候市委领导说话了:“你们以为你有多大本事,还想继续闹事吗? 实话告诉你们,景德镇市检察院、九江市公安局、九江市检察院都是我们的人,这个案子一担继续差下去,你们一点好处,一点钱都捞不到,你们自己好好想清楚吧?甚至省检察院也拿我们没办法,他们也不想拖自己下水,还有,你们叫的那些记者啊,景德镇市记者,江西省都市频道记者都不会来的,一句话,所有江西省的媒体都不会管这事,你们自己看着办。”
    
       我们都知道,新执行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自6月1日起施行,难道这个文件就是不起任何作用的吗?
    
     景德镇市不想损失公安形象,江西省公安厅更不想损失他们公安形象,难道中国就是这样的一个官官相互,官官为恶的社会吗?
    
     各位好心人,求求你们,我们只想讨回一个公道啊! 我爸爸55岁,在景德镇市收垃圾,收废品,活生生的人,被警察带过去,问也不问一直打一直打啊?居然被警察给打死了,打的七窍流血而亡,他们还不让我们见尸体,他们还命令全省所有的媒体都不能介入此事,更想私了,这还是一个中国吗? 这还是一个法制社会吗? 法律难道只为当官的人而定的吗?
    
     当官的人都是没父母的吗? 都没爹没娘吗? 中国法律难道就这样黑暗吗? 求求大家,帮我传传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灌南孟祥驹被抓捕死亡“躲猫猫”(图)
  • 紧急督促南昌市公安局胡焯局长辞职--江西再现躲猫猫
  • 福州看守所躲猫猫死者温龙辉家属被要求先签协议再赔偿
  • 距驻京办大撤退仅剩60天县级单位"躲猫猫"求存
  • 官员酒驾被查“躲猫猫”同车处长称整死记者
  • 河南开封鼓楼公安分局残忍再现躲猫猫/孔德峰
  • 福建“躲猫猫”死者父亲闯中南海被押回老家
  • 温龙辉死于“躲猫猫”一年 福州市公安局讨价还价拒担责任
  • 姜建初谈“喝开水”跟“躲猫猫”:追问刑讯逼供为什么(图)
  • 广州再现“躲猫猫”事件 男子少教所内离奇死亡(图)
  • 福建“躲猫猫”案祖孙三代北京上访(图)
  • 快讯:王译、盐巴多人被躲猫猫,情况紧急!
  • 福建躲猫猫死者家属被警察搜查、警告
  • 福建躲猫猫死者89岁曾祖母等五名亲属来京上访
  • 福建躲猫猫死者家人尚未上访就收到“非正常上访”文件
  • 《狱霸》讲述“躲猫猫”故事(图)
  • 福建“躲猫猫事件”死者父亲欲找看官守所官员拼命
  • 农民日报记者获刑16年 蔚县封口费继续躲猫猫
  • 又一起“躲猫猫”山东泰兴看守所被押疑犯死亡
  • 盗窃嫌疑人在候问室“被自杀” 公安局躲猫猫
  • 防控手机色情网站“躲猫猫”(图)
  • 袁腾飞的公开信:不论是开除、拘禁、、躲猫猫,我都会平静面对
  • 地价跑赢房价 政府还在“躲猫猫”
  • 高福生:官员自杀或被自杀 真相不能躲猫猫
  • “躲猫猫案”:轻判狱警值得商榷
  • 通钢大起义力量大 王珉韩长赋躲猫猫/萧武
  • 梅州监狱打死人,我代郭飞雄举报“躲猫猫”/刘士辉
  • 刘逸明: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 京城持续“高烧” 如何“躲猫猫”
  • 盘锦执法者,怎能是“躲猫猫”的变形金刚
  • 刘逸明: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 秦耕:躲猫猫事件中的官民博弈—三评丹凤县公安局躲猫猫事件
  • 武文建:看守所里能“躲猫猫”吗?
  • 江西再现躲猫猫,公安局长应下课/吴佩奋
  • 董继勤:北京“躲猫猫”(图)
  • 吴佩奋:江西再现躲猫猫,公安局长应下课
  • 看守所内“躲猫猫”离奇死亡:中国网民痛批云南荒唐闹剧
  • 说说“躲猫猫”调查委员会报告/武文建
  • “躲猫猫”真相大白:是谁做大了“牢头狱霸”?
  • “躲猫猫”还有猫腻/武文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