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惠泰琪:血与泪的抗诉-致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的外公是一个忧国忧民的高级知识分子,为提高国民素质, 擅自将原中国国民党中央政治大学的校舍借于陶行知先生的南京晓庄师范。他是国父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坚定的支持者。1949年轻信了中国共产党的统战,相信他们会还权于民、会关注民生、会发扬民主绝然留了下来准备用自己的知识和热血建设理想中的国家,可是令老人没想到的是他却因此失去了生命(至今尸骨无存,家人连档案都无处查找),也给他的家人带来了无穷的灾难。他就是我的外公---惠迪人。我是他最小的女儿惠泰琪的孩子惠跃东。
     1957年我外公天真的相信中国共产党会听取民主人士建议和监督的,便向中国的执政者、人民的代言人—中国共产党提出了意见:1、中小学的领导要从优秀教师中民主选举产生;2、批评有些干部思想品德差,业务能力低;3、说苏联心理学家脱离实际,舍不得放弃旧的;4、建议要加强计划生育等等。就这样,于1958年2月12日被划为右派,受到多次批判和斗争,同年6月送福建省将乐县将溪乡三坑壠上海农场五中队三分队农业班劳动教养,5个月后被迫害致死,尸骨无存。并将子女从我外婆身边调走天各一方。我的母亲也受到外公的株连被剥夺了上大学和工作的权力,被逼到新疆。我母亲也就开始了她苦难的一生。 (博讯 boxun.com)

     1979年9月1日冤案得到平反,我母亲和孤单年迈外婆根据中国共产党的中共中央(78)55号文件,要求将我母亲调回外婆身边,却在重重阻力下历时四年,最后在上海市民革秘书长罗华容的据理力争 下才帮助我们一家回到了外婆身边。回来后上海市长宁区政府拒不执行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无视我母亲的存在,拒不安排工作和住房。为了生存在外婆的帮助下我母亲进入了静安区的上海市第一制毡厂工作,在工作期间因看到人民的财产被人偷盗,写信建议堵住了漏洞,因而得罪了某些共产党干部。在明知我母亲有哮喘的情况下,将我母亲分到羊毛粉尘严重的车间,使我母亲哮喘发作并且皮肤过敏严重。对我母亲一再提出的调动请求不理不睬;对我母亲的请假的请求置之不理。对医院的建议只同意两天的休息,其他的竟按旷工处理予以除名。我母亲为维护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申请劳动仲裁,令人不可思议的是1989年的裁决书是在我和母亲多次催要当年的仲裁结果时,迫不得已终于在2007年12月26日正式交到我母亲手中,竟恬不知耻的说当年你家没有人叫你家邻居签收了,没有收到是你们的事。无耻的说我们是符合法律程序的。当年在母亲和儿子们的误解和冷落,为了人类的基本权利,为了自己的尊严。我母亲上访近30年至今都得不到自称是代表中国人民利益的政党—中国共产党的回复。他们似乎想忘却历史,忘掉曾经被他们伤害过的人们。
     我母亲天真的相信中国共产党是有人性的会改正曾经的不公和错误的,但结果是令人失望的。
     2009年9月7日我母亲在上访途中又被中国共产党的权贵驾车撞伤,这时我才知道中国的法律是为人民制定的。当法律在权力和金钱面前如同垃圾。
     为此作为中国人民的一份子我想问问中国共产党的主席和中国政府的总理,中国唯一合法的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当年为了颠覆中国国民党的独裁统治,有多少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共产党人和人民抛头颅、撒热血为了建立民主的国家献出了生命;当年为了新中国的建设又有多少国人献出了生命和他们的青春;在一场场人为的风暴将人们搞的家破人亡,天怒人怨却还要建设自己的祖国,到了暮年在当权者的巧取豪夺下却没有尊严的活着这是为什么?
     现将我母亲的材料放在贵站希望让全世界有良知的人们能知道在中国共产党的铁幕下有这样一群人,也曾象二战中的犹太人和日本统治下的中国人民受到迫害,而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却无视他们的存在,想忘却这段历史。请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总理依法维护曾经和现在被权贵和官僚侵害的公民合法权利。使正义和公理得到声张。
     此致
    
     受害人:惠泰琪
     2010年7月10日晚24时
    注:
     我母亲所发生的4件事1、1979年我外公平反,右派子女落实政策。从1980年上访至今。2、1984年拆迁中侵害我们一家权利的案件。从1984年至今。3、1989年无理剥夺我母亲工作的案件,从1989年至今 。4、2009年中国汽车总公司高层的妻子王维撞伤我母亲后逃逸,警察不作为乱作为的案件。从2009年9月至今。
    请知情网友告诉我交通肇事逃逸司机王维,
    她的身份证号码是:31011019670921462X,
    住址:上海市南昌路555号2幢3303室 _(博讯记者:江州司马)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血和泪的抗诉-致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公开信/惠泰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