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人性何在!又见强拆见死不救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0日 转载)
    
     又发拆迁惨剧。27日上午,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黄川镇一户村民为阻拦镇政府强拆自家的养猪场,二人浇汽油自焚,68岁的男子陶会西死亡,其92岁的父亲陶兴尧被烧伤。目击者称,两人自焚后,拆迁工作人员并未施救,拆迁工作也未停止。
       父子浇汽油自焚阻拆迁 (博讯 boxun.com)

      据了解,陶会西一家1995年到东海县桃李工业园建养猪场,他们投资20多万,在2亩地上建养猪场,并将家安在此处。去年,东海县在建的310国道准备从桃李工业园通过,需拆除陶会西家以及周围的4户人家。此前,其他4家已拆迁完毕。
      陶会西的儿子陶秋渔说,当日7时40分,黄川镇政府拆迁工作组在镇长朱文军(音)的带领下,镇上多个部门近百人来到陶家。陶会西和陶兴尧反锁房门,并向门口倾倒汽油。陶秋渔说,上午8时许,拆迁人员继续砸门,推土机也强行推进。随后,房内起火,两人全身烧着。
      陶秋渔说,92岁的爷爷脖子以上,左半边身子烧伤,目前在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父亲的遗体没有在殡仪馆,不知在何处。
      拆迁工作人员未施救
      据目击者称,拆迁时,陶家周围被戒严,他从远处看到陶家冒很高的火头。陶会西的尸体在旁边停放2个多小时,拆迁继续进行。直到猪场被夷为平地,尸体才被拉走。
      “9点多的时候,有人看到我爸在被子里动。”陶会西的儿子说,两人自焚后,没有人进行抢救。据陶秋渔称,其父半年前与镇政府交恶,这次自焚,他们故意未救。
      陶秋渔说,东海县黄川镇政府半年前通知他家,310国道准备经过他家猪场,要求他们拆迁,并没有补偿。当时其父陶会西强烈抵抗,“抱着必死的决心”,当时拆迁未果。
      随后,陶家上访得到答复并非是违章建筑。随后,黄川镇出具评估报告,占地2亩的猪场补偿7.5万元。陶会西对这个补偿不满。“仅地面建筑价值15万元以上。”
      陶秋渔说,镇政府几天前说,他家的猪场不在法律保护范围内,“政府赔多少就是多少”,并说,要赶在4月1日新的拆迁条例颁布前强行拆除他家,否则就拆不了了。
      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陶家听闻镇政府准备来强拆,陶会西准备好汽油,并连同92岁的父亲陶兴尧各抱着液化气瓶拍摄录像留念,称要“以死相拼”。
      官方证实自焚事件
      昨天上午,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政府新闻发言人回应东海拆迁自焚事故,称27日上午,该市东海县黄川镇政府工作人员前往村民陶会西养猪场,劝其配合310国道施工拆迁工作。陶会西拒绝与镇工作人员见面,将自己和父亲反锁在房屋内,并点燃屋内汽油。现场人员立即撬开房门展开救援。陶会西的父亲被成功救出并立即送医院救治,陶会西经医务人员现场全力救治无效死亡。
      目前东海县、黄川镇相关部门和领导正进行善后工作,对事件进行调查处理,并对伤者进行救治。
    
    
      家属称死者遗体失踪
    
      据了解,陶会西一家1995年到东海县桃李工业园建养猪场,他们投资20多万,在2亩地上建养猪场,并将家安在此处。去年,东海县在建的310国道准备从桃李工业园通过,需拆除陶会西家以及周围的4户人家。此前,其他4家已拆迁完毕。
    
      昨晚,死者陶会西的儿子陶秋渔说,7时40分,黄川镇政府拆迁工作组在镇长朱文军(音)的带领下,镇上多个部门近百人来到陶家。陶会西和陶兴尧反锁房门,并向门口倾倒汽油。陶秋渔说,上午8时许,拆迁人员继续砸门,推土机也强行推进。随后,房内起火,两人全身烧着。
    
      昨晚,陶秋渔说,92岁的爷爷脖子以上,左半边身子烧伤,目前在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父亲的遗体没有在殡仪馆,不知在何处。
    
      死者停放2个小时未救
    
      据目击者称,拆迁时,陶家周围被戒严,他从远处看到陶家冒很高的火头。陶会西的尸体在旁边停放2个多小时,拆迁继续进行。直到猪场被夷为平地,尸体才被拉走。
    
      “9点多的时候,有人看到我爸在被子里动。”昨日下午,陶会西的儿子说,两人自焚后,没有人进行抢救。据陶秋渔称,其父半年前与镇政府交恶,这次自焚,他们故意未救。
    
      陶秋渔说,东海县黄川镇政府半年前通知他家,310国道准备经过他家猪场,要求他们拆迁,并没有补偿。当时其父陶会西强烈抵抗,“抱着必死的决心”,当时拆迁未果。
    
      随后,陶家上访得到答复并非是违章建筑。随后,黄川镇出具评估报告,占地2亩的猪场补偿7.5万元。陶会西对这个补偿不满。“仅地面建筑价值15万元以上。”
    
      陶秋渔说,镇政府几天前说,他家的猪场不在法律保护范围内,“政府赔多少就是多少”,并说,要赶在4月1日新的拆迁条例颁布前强行拆除他家,否则就拆不了了。
    
      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前日陶家听闻镇政府准备来强拆,陶会西准备好汽油,并连同92岁的父亲陶兴尧各抱着液化气瓶拍摄录像留念,称要“以死相拼”。
    
    网友观点
    
       导读: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黄川镇一户村民为阻拦镇政府强拆自家的养猪场,二人浇汽油自焚,68岁的男子陶会西死亡,其92岁的父亲陶兴尧被烧伤。目击者称,两人自焚后,拆迁工作人员并未施救,拆迁工作也未停止。
      
       强拆,总有如噩梦一般困扰在我们的心头;政府从唐福珍那异乎寻常的用牺牲自己生命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尊严,只是人死了,尊严的方式依然没有得到体现,拆迁如梦魇般的出现在生活里,政府依然如同电影情节之中那般惨烈,那般血光淋漓!政府这是被拆迁者一种无奈而倔强的抗争,是一对自己权益捍卫的最惨烈的诉求;只是在这无奈与惨烈的诉求之下,依然不能止住强拆者的步伐!即便生命在那大火熊熊燃起的一刻,依然未能止住强拆者那冷酷的心肠!观者如潮,除了流下那一地的遗憾,还有什么可以表示的呢!2010年3月27日上午,在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黄川镇发生的镇政府强拆一幕,就让我们看到了强拆者的铁石心肠,作为房主,两年92岁的陶兴尧老人连同68岁的儿子陶会西,为了阻止强拆,两人身浇汽油,点火自焚,然而这无奈而又惨烈的方式依然没能阻止黄川镇强拆者的步伐,对两位房主的自焚行为不加劝阻和救助,依然进行强拆,结果造成一死一伤的结果  强拆,成为了现在某些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所屡试不爽的手段,被强拆者除了几声哀号与愤怒之外,已经无法得到尊严与权利的诉求。记得在2010年3月19日,两女一男爬上了合肥市杏林街道办事处大楼的楼顶,声称当地有关部门就拆迁事态不做出合理解释就将跳楼,结果该办事处一位女工作人员面对三位抗议者发出了冷血的腔调:“有能耐你们就跳下去,死了有人买单!”令人心寒的话语之中,完全可以看到工作人员对百姓的冷漠与排斥!作为要求得到合理诉求的百姓,用自己生命的形式来保卫自己的权益之外,还能期待什么呢?为人民排扰解难的有关部门,已经成为强拆者坚强的后盾之时,老百姓到哪里才能寻求到生命的尊严呢?
      
       老百姓希望面对的生活是什么?那就是有口饭吃,有张床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然而在一个体现民主和法制的社会里,连生存的最基本条件都不能满足的时候,他们生活的希望在哪里呢?为了保住自己的居住的房屋,为了捍卫自己的权益,为了让自己财产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面对强拆的人群,当合理的方法得不到诉求的时候,只有通过让自己生命消亡的方式来对这种强拆的野蛮行为做最强烈的控诉!而就在这一刻,又在天涯论坛看到了一则关于因抗强拆而自焚的事件!3月10日,江阴市祝塘镇文林村3大队韩华宾,因村委强制拆迁其到租期的猪舍,愤而自焚!
      
       面对一起起强拆事件,从藩蓉面对强拆用汽油瓶捍卫物权法的权利,到唐福珍为追求自身权益捍卫的自焚,到武汉7旬老妇为抗强拆被活埋,到今天在江苏发生的二起因抗强拆而自焚的事件中可以看到,人民所谓的权益与尊严的拥有都是一句空话!在强拆者的眼里,法是他们定的,命是由他们来决定生死的!强拆者拥有的那张王牌权力,成为了他们面对生命的轻视与践踏!从野蛮而强暴的拆迁中,我们看不到繁荣,看不到进步,看不到法律的尊严,看不到人民生活得更有尊严的影子,我们看到的只是血淋淋的事实,看到的是鲜血与热泪,还有那满地残亘的辛酸与无奈!看到的只是熊熊烈火中的无语抗争和诉求!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杰:国务院行政复议家住房被强拆牧场场地被抢(图)
  • 重庆市六户家被强拆后的呐喊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9日):孩子强拆被打,给美国市长写信(图)
  • 自今它还高高的凌驾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党中央国务院之上/蛟河遭强拆残疾人瞿超(图)
  • 内蒙东胜天主堂遭强拆(图)
  • 武汉市汉阳区政府支持下的强拆/刘佳(图)
  • 山东淄博博山传承百年老企业-吴老大酱园被强拆两年无赔偿/吴雷
  • 福州陈爱菁的公开信:抢劫强拆20多年没有安置
  • 山东有名“吴老大酱园”遭强拆 损失百万
  • 合法私人住宅被强拆/湖北荆州冤民阮积忠
  • 上海闵行区被强拆户的生命得不到保证
  •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 上海女婿制造的不和谐因素/上海强拆户王强
  • 东莞茶山镇,强拆林氏祖祠为了啥?
  • 大校飞行员徐桂如:家被强拆后妻儿无家可归多年
  •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 吉林省强拆户瞿超的申诉信(图)
  • 一桩打砸抢非法强拆事件/江苏南通徐汇萍(图)
  • 暴力强拆后说你袭警:给福建省人大一封公开信/残疾人林旭光
  • 北京朝阳区“好孩子”幼儿园遭遇暴力强拆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6)——因强拆沦为赤贫的私营企业家张君令(图)
  • 江苏亭湖城南教堂遭强拆后的困境(图)
  • 重庆市渝北区被强拆户的控告书(图)
  • 自制火炮反对强拆农民杨友德被打 医生称有失明危险
  • 湖南株州数百人强拆 房主爬楼顶以煤气罐燃烧弹抵抗
  • 武汉自制火炮抵制强拆农民遭殴打 有失明危险
  • 伊春强拆一教堂
  • 老人树居3月抗强拆被诉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图)
  • 住在树上对抗房屋被强拆 重庆"鸟人"陈茂国今日受审
  • 老人树上住3个月抗强拆被诉聚众扰乱交通罪(图)
  • 女律师倪玉兰阻止强拆获刑两年(图)
  • 济南市政府将强拆美名为“协助搬迁”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9)——屡诉屡败、两次被劳教的被强拆户蔡文君(图)
  • 黑龙江房产商伪造拆迁证强拆 多部门叫停未果
  • 西安新城区政府凭什么强拆教师住宅楼?(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6)——双亲死于强拆的崇明县居民杨莉(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5)——守护家园的冤魂虹口区被强拆户王荣庆(图)
  • 总参干休所强拆续:强拆继续进行 双方紧张对峙 (图)
  • 人性何在!又见强拆见死不救
  • 北海白虎头村民反强拆遭判刑
  • “强拆官员被判刑”的积极意义有多大/李星文
  • 从“强拆”到“骗拆”(图)
  • 违法强拆靠国务院《紧急通知》能刹得住?/毕和英
  • 问责“违法强拆”官员请从广平开始
  • 强拆是政府权力的乱码/陈华洋
  • 调动武装力量强拆 中共大罪/黎明
  • 建议把被强拆户遭遇编成芭蕾舞剧——声援“麻雀行动”
  •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 《阿凡达》被解读成抗强拆,美国人想不到
  • 动力警力强拆民居幕后有啥“推手”?
  • 强拆铲车掘党坟墓/杨耕身
  • 强拆,多么冷静,多么冷漠,多么冷血
  • 忍看草民成新鬼 党抓经济强拆迁/陈庆贵
  • 还要多少条人命才能终结强拆
  • 遗产保护 杜绝强拆乱建
  • 以公共利益的名义强拆,是为了公共利益吗?
  • 池墨:叫停强拆的为何是副市长而不是法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