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文建:吴玉仁“袭警”是个传说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8日 转载)
    
    
     “不幸”似乎是国人天然的宿命;“丛林法则”似乎是中国历史悠久且能够持续发展的根本大 法。 (博讯 boxun.com)

    
    7月5日朋友告之艺术家吴玉仁已批捕,其罪名“以暴力手段妨碍司法人员执行公务”。我想为玉仁做点什么,至少看到他焦急的夫人和思念爸爸如天使一样的女儿也应该做点什么。我深知这个警察国家的黑暗程度,看守所里屡屡发生“创意死亡”超乎人类想象,神奇故事天天都在这片号称神州的大地上演。是的,我麻木了,我缺少了青春年少时的激情慷慨、对美好理想的憧憬。逐渐形成老年人才具有的见怪不怪的伪超然、伪淡定。
    
    在如此国家(假如这也算国家的话),处理简单的事情到最后经常会演变为悲剧形式结束----大到国是,小到草民纷争。北京798艺术区强行要求租住户杨立才搬家遭拒绝,某日遭停电的杨立才发电机被不法人员抢劫(数天后,居所物品除碎布纸屑外被798物业人员扫荡一空,在不通知户主的情况下溜门撬锁将物品转移他处)。杨向吴玉仁请求帮助并一同前往派出所报案。神奇故事正式上演,杨立才行政拘留10天,吴玉仁刑事拘留30天。杨立才说他在派出所听到吴玉仁遭暴打的惨叫声,最后冠以“以暴力手段妨碍司法人员执行公务”论定。我实在不想解释妇孺皆知的司法谎言,执法人员违法办案之事繁多,何须我在此多言赘述。
    
    说进了局子犹如走一趟阎王殿不算夸张,公安部三令五申依法文明办案无效。从近几年频频出现看守所因刑讯逼供造成羁押人员死亡和屈打成招获刑事件分析看:不听从警察言者,重则让你“躲猫猫”、“做梦死”、“鞋带上吊”等等花样百出死亡,轻者如吴玉仁之遭遇;听从警察或屈打成招者,高墙电网便是归宿。行笔至此,耳边传来中国特色之声:大胆的刁民,还不从实招来,来人呢,大刑伺候。
    
    由此,我要问问那些盲目反对以暴易暴的伪文明者们,假如你是遭暴打的当事人,你就是下跪也无济于事的情况下,我想你能够悟出什么是以暴易暴了;打得你满地打滚,假如你仍有“我没有敌人”崇高境界,我确实佩服你了。遭暴打毕竟比装B痛苦的多,也会令人产生层出不穷感慨。
    
    艾青曾诗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晚辈的我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已没泪水。吴玉仁“袭警”是个传说。
    
    --2010-7-7于北京燕山石化
    
    附:
    
    <<加拿大公民凯琳·派特森就丈夫吴玉仁被警方殴打,刑拘致中国警方的公开信>>
    
    亲爱的警官:
    
    我,凯琳·派特森,加拿大公民,中国公民吴玉仁的妻子。我想提请您对最近我家庭的离奇遭遇的关注,这一与警方有密切关系的事件,已经严重影响到我在中国的生活。
    2010年5月31日,我的丈夫陪同798艺术区白糖罐唱片店店主杨先生到酒仙桥派出所报案,向警方报告一起798物业抢夺私人财产的犯罪行为。杨先生告诉吴玉仁,他和物业存在纠纷,希望得到吴的帮助。我的丈夫是一位热心人,他答应了杨先生的请求,一起去了派出所。吴和杨2010年5月31日晚上,都没能从警署出来。
    在派出所内,警员用言语激怒我丈夫,并对他录像。3个小时后,他在一个小房间里,被5名警员用T恤蒙住头暴打。吴玉仁和杨立才6月1日都被转移到了朝阳看守所,吴被刑事拘留,而杨先生则被行政拘留。对吴玉仁的指控是“阻挠并攻击p.olice”。在转至看守所后,吴玉仁要求进行X光检查,他感觉自己5月31日在派出所被殴打后受了伤。
    杨先生10天之后被释放了。他在进入拘留所时,填写并签署了一张登记表,上面的写着行政拘留十天。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给我丈夫的登记表,在拘留时间这一栏里是空白。截止到目前,我的丈夫依然被刑拘,我没有任何机会和他会面,也没有接到任何来自警方的电话(中国法律规定,警方必须在24小时电话通知被扣押人的家属),也没有拿到正式的拘留证明。我多次亲自找到警方想获得丈夫的信息,但都遭到拒绝。
    上周,我聘请了一位律师会见我的丈夫。但是他的会见申请也被拒绝。我不知道这是朝阳看守所的土政策还是警方试图对家属和公众掩盖事实。
    我已经在中国生活了将近14年。我嫁给了一位中国公民,我们有自己的孩子,我在中国的生活,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幸福的。但是这次,我忍不住要质问,为什么在派出所内,会有5个警员一起殴打一位报案的中国公民?拘留之后,警方没有给我任何电话,没有对拘留吴玉仁做出任何官方的解释,也没有向我说明中国拘留制度所规定的流程。所有能获得我丈夫信息的官方渠道都被堵死了。这一事件严重影响了我在中国的生活,更不用说对我们的孩子,我们6岁的女儿。她非常思念自己的父亲。当她问我:爸爸什么时候回家?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她。
    我想获得您的帮助,请告诉我关于吴玉仁的近况,以及他的案情。我想知道5月31日晚间,在酒仙桥派出所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被刑事拘留?为什么我无法获得任何关于我丈夫的信息?我会深深感激您对我的任何帮助。
    感谢您抽时间了解我的申诉。如果您认为可以跟我面谈,请直接给我打电话。
    真诚的,
    凯琳·派特森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传说中的逆天神器“绿坝花季护航”试用手记
  • 传说中的唐僧肉来了——物业税即将开征/熊德荣
  • 勤劳致富已变成一个传说(图)
  • 刘逸明:宋山木就是传说中的衣冠禽兽?(图)
  • 刘逸明:名酒专卖店卖假烟,传说中的挂羊头卖狗肉?
  • 感受着传说中的“被增长”,又要真实地接受“被降薪”
  • 传说/田城隆
  • 房价下跌绝对不是传说/陈竹友
  • 包公是传说,正义不能也是传说
  • 槟郎:巢湖的传说
  • 槟郎:情人节的传说
  • 盘点2008:网评传说的“四大傻”/胡志平
  • 特版:[陈世美]与[孟姜女]传说/亚笛多星
  • 游锡堃小时候的传说/陈礼辉
  • 著名诗人朵渔写诗声援郭飞雄:《一个传说中的革命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