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麻雀行动信箱:武汉张学逊控告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4日 来稿)
    以下内容来自麻雀行动信箱来信:
控告状

     控告人:张学逊,原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市煤气工程建设公司干部,武汉市桥口区发展一村6栋2单元501号,电话,13720149298。 (博讯 boxun.com)

    
    
     被控告人:湖北省公安厅。
    
     被控告人:武汉市公安局。
    
     控告请求
    
     1、依法撤销湖北省公安厅(2005)29号《公安机关复核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武汉市公安局(2005)50号《公安机关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依法查处公安厅等充当周赤彤案的保护伞。
    
     2、依法查处沈国喜等人提供虚假会计报告、诈骗补贴8亿元、偷税2.6亿元、诈骗销售收入1亿元案;依法查处汪珊才等人合同诈骗400万、打击报复举报人案;侦破代办所被盗281648元案。
    
     3、责令有关部门恢复张学逊的工作,依法赔偿经济损失。
    
     事实与理由
    
     一、向公安机关举报重大逃犯遭打击报复的背景材料
    
     1、沈国喜等提供虚假财务会计报告及诈骗财政补贴8亿元
    
     武汉市财政局《关于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1990年—2005年财务决算审查意见的批复》、武汉兴业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关于对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2000年—2002年主要生产经营指标的评审报告》是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经理沈国喜、财务科长周锦华等长期提供虚假会计报告、于1990年—2005年诈骗财政补贴8亿元的直接证据。
    
     2、沈国喜、汪定等人合同诈骗,诈骗公司销售收入1亿元
    
     沈国喜采取与公司供销公司经理汪定孝签订《承包采购销售合同》的手段,每年诈骗公司联产品销售收入800万,累计诈骗1亿。武汉兴业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关于对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2000年—2002年主要生产经营指标的评审报告》等是沈国喜、汪定孝等于2000年——2001年诈骗公司联产品销售收入1600万元的直接证据。
    
     3、沈国喜、汪珊才等倒卖原油,获利8亿,偷税2.6亿
    
     国家计委批给汉口煤气二期工程每年20万吨进口原油指标,经加工后,其中7万吨重油作为生产原料;13万吨成品油作为经营,实现以油养气。因煤气供大于求,造成二期工程闲置。为此,沈国喜组成由副经理汪珊才负责销售、周锦华负责做假帐、周赤彤负责换汇的倒油专班。为换汇畅通,沈国喜决定将倒卖原油资金存入中国银行武汉市桥口支行,经公司与支行协商,于1995年擅自成立金融机构——中行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代办所,属非法金融机构。代办所人事由公司管理,周赤彤任公司财务科出纳员兼公司代办所会计,李虹任公司代办所出纳员,业务由桥口支行管理。其每年倒卖20万吨进口原油获利达8000万,累计获利8亿,偷逃所得税2.6亿元。8亿元的利润进入公司小金库,周赤彤是公司财务科出纳员,主管公司小金库。
    
     4、汪珊才等实施合同诈骗,诈骗储配站工程款400万
    
     1996年4月,汪珊才由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副经理调任为武汉市煤气工程建设公司经理,伙同公司副经理张利平、戴菊舫、工程科长杨光明、财务科长刘玉华实施合同诈骗,诈骗工程款400万。如:
    
     (1)该工程新征土地17.25亩,有3万土方。1996年5月,戴菊舫与张学逊达成口头协议,以7元/m3的价格将土地平整发包给张学逊。张学逊以6.7元/m3的价格发包给大兴安岭工程局,因征地手续不完备,暂停施工。武汉市沌口水厂急需购买土方,张学逊于1996年8月10日与沌口水厂签订互惠协议书(并与大兴安岭工程局解除协议)。场平完成后,张学逊要求兑现承包款21万,戴菊舫拒不兑现。而在该工程结算中,却有杨光明与个体户邱兴华(汪珊才老乡)签订的两份虚假土方施工协议书,编号970802、价款180034元、签订日期1997年8月2日、结算日期1997年4月20日;编号971219-6、价款146588元、签订日期1997年12月19日、结算日期1997年12月20日。而工程开工时间为1996年8月,竣工时间为1997年2月。显然协议书、结算书时间倒置,这是杨光明、邱兴华等诈骗土方工程款32.66万元,并侵占张学逊承包款21万元的直接证据。
    
     (2)1996年9月16日,杨光明与深圳三安电器公司、福州泰和饮事用具公司签订虚假购买进口设备合同,合同编号为960829—4,实施合同诈骗,诈骗购买设备款90.52万元,以下证据为证。
    
     证据一:编号为960809—1合同、编号为960809—2合同、编号为960905—1合同,证明编号为960829—4的合同是虚假合同。
    
     证据二:付款凭证1996年9月付字第123号、转账凭证1997年4月转字第196号、付款凭证1997年11月付字第70号、付款凭证1997年12月付字第113号,证明杨光明等人诈骗90.52万元。
    
     证据三:福州泰和饮事用具有限公司于1997年12月29日开具编号为NO0005134等发票,证明杨光明等人诈骗63.09万元。
    
     证据四:深圳三安电器有限公司编号为NO5766028的假发票,证明杨光明等人利用假发票,诈骗购买设备款27.43万元。
    
     二、周赤彤贪污挪用公款,畏罪潜逃的事实真相
    
     1998年1月13日,出纳员李虹孩子突然生病,李虹请假回家,为不影响代办所正常工作,李虹将装有现金的钱箱委托周赤彤代管。当晚周在代办所值班,与公司其他部门的职工胡汉生、李振华、丁峰等在代办所喝酒、打麻将。1998年1月14日上午,李虹在办理业务时,发现钱箱内281648元现金被盗,遂向武汉市公安局三处(经保处)报案,三处刑警喻快等人到达案发现场,经查:周的保险柜没有被撬的痕迹,只有周有钥匙,周有重大嫌疑。三处决定:由银行、公司、三处组成查账小组,进行查账(银行在酒店开房)。然后,对周实施传唤,途中喻快要求周赤彤坦白交代,周同意交代,但必须让他与周锦华单独见面。喻快经请示处领导同意后,将周押回公司,让周赤彤与周锦华单独密谈30分钟后,再将周押至同一家酒店进行传唤,周赤彤交代了与吴汉生共同贪污、挪用公款185万元的犯罪事实。
    
     在传唤期间,经查账发现代办所185万的亏空,与周的交代吻合。因盗窃案,引出周赤彤、吴汉生贪污挪用公款案,其管辖权属检察院。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1条规定,武汉市公安局应当将案件移交检察院,却拒不移交,并于1998年1月16日将周释放,致使周畏罪潜逃七年,造成中国银行直接经济损失高达90万。武汉市公安局程序违法,充当周赤彤一案的保护伞,就不容置疑。
    
     三、武汉市公安局三次发布虚假“网上通缉令”
    
     1、周在逃,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52条之规定,武汉市公安局应当立即对周赤彤发布通缉令,却拒不发布,致使周逍遥法外。如:1998年6月6日周赤彤在武汉市桥口区古田二路餐馆与李振华喝酒;有人多次在街上看到周赤彤做生意。为此,我们多次向有关部门举报周赤彤案的蹊跷,在周畏罪潜逃一年多以后,武汉市公安局被迫于1999年6月28日才发布周赤彤《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其简要案情:1998年1月14日市管道煤气公司财务部报案一金属箱被盗内有现金38648元,同时,周失踪,经查,周有重大嫌疑。填表人张香玲、主办人李峥嵘、审批人邓华。这是武汉市公安局第一次发布虚假“网上通缉令”,如(1)没有周赤彤照片。(2)报案主体是代办所,该表是财务部。(3)周赤彤犯贪污挪用公款案,该表是入室盗窃案。(4)代办所被盗现金281648元,185万元亏空,该表是财务部被盗金属箱(箱内有现金38648元)。(5)周赤彤于1998年1月16日被释放,该表是周赤彤于1998年1月14日失踪。
    
     2、2002年3月7日,我们向林副行长反映。第二天,李峥嵘打电话告知,网上还有一张《在逃人员登记信息查询》。其简要案情:1998年1月14日市管道煤气公司财务部一金属箱被盗,内有现钞281648元,当月16日,周失踪,经查该财务部一百万资金下落不明。 这是公安局再次发布虚假“网上通缉令”,如(1)没有照片。(2)《在逃人员登记信息查询》的在逃编号与《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的在逃编号不一致。(3)周赤彤犯贪污挪用公款案,该表却是盗窃案。(4)该案是代办所被盗现金281648元,185万元亏空,该表是财务部被盗金属箱(箱内有现金281648元),100万资金下落不明。
    
     3、我们多次到公安部上访,在公安部过问下,武汉市公安局修改了第一次发布虚假周赤彤网上通缉令,加上周赤彤的照片。
    
     4、我们多次上访,引起公安部重视,公安部颁发公办访【2004】5740号文。2004年8月31日,三处法制科科长蔡涛、刑警大队李新广来到苏志想家,蔡说:不要上访,我们将发布周赤彤的真实案情。《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简要案情:1998年1月14日市管道煤气公司财务部报案一金属箱被盗内有现金28164元,同时,周失踪,经查该财物部175万元下落不明,周有重大嫌疑。这是公安局第三次发布虚假“网上通缉令”,如:被盗现金281648元,185万元亏空,该表是财务部被盗金属箱(箱内有现金28164元),175万元下落不明。
    
     四、公安局发布虚假周案的新闻稿(第四次发布虚假案情)
    
     2005年5月10日,武汉市公安局发布虚假周案的新闻稿。新华社《盗窃案牵出挪用公款大案 嫌疑人潜逃7年终被抓》、长江日报《挪用百万公款网上通缉犯潜逃7年落网》等为一版本;楚天金报《贪心赌徒七年逃亡路,携带公款数十万看过三本侦探小说》为另一版本,因两版本互为矛盾,所以《长江日报》记者拒绝署名。
    
     仅举《楚天金报》两例具体造假事实(其他造假在此省略):
    
     1、“1998年1月12日上午8时,武汉管道煤气公司代办所内发生一起失窃案。所里铁皮柜内的钱箱不翼而飞,里面装着2.8万元零钞。”“这只钱箱本该由出纳小李负责管理,前一天晚上,小李的孩子突然生病,小李急着赶回家,便将钱箱委托给会计周赤彤。周赤彤先将钱箱交给门卫,觉得不安全,又将钱箱拎了回来,锁进铁皮柜里。”“第二天上午,周赤彤是第一个上班的。他发现钱箱不见后,来不及多想,急忙打开抽屉,准备取出2万余元先放进去。正在这时,财务科长和出纳小李走了进来。”
    
     造假理由:(1)1998年1月12日星期一,前一天晚上是星期日,星期日从不上班,何况是晚上?(2)星期日晚上周同样回家,小李为什么不将钱箱锁进保险柜?却要委托周?显然逻辑混乱。(3)代办所门窗及铁皮柜均未发现被撬痕迹,所以说小偷是内鬼。内鬼为什么不偷周抽屉的钱呢?显然《楚天金报》的上述报道造假。
    
     2、“从1995年8月开始的2年多里,账目上出现了120余万元的亏空。陈爽(化名)曾和周赤彤是同事。1993年,他辞职下海经商,在汉口前进四路开了家店,专门卖碟机和碟片。1995年底,他找到周赤彤,想借155万元扩大生意。周赤彤爽快答应了,条件是按月息1.8%收取利息。随后,他分6次将这些钱打入陈爽的账户。到1998年案发时,陈爽已陆续还款65万,欠款90万,他还向周支付利息6万余元。除此外,2年里,周赤彤先后从公款中拿出30余万元挥霍殆尽。”
    
     综上,截止1998年案发时,按月息1.8%计息,陈欠周本金155万,利息66万,陈归还本金65万、利息6万;尚欠本金90万、利息60万,计陈欠周连本带息150万。因此,盗窃案发生后,周完全可以将账目上120万的亏空填平,没有必要逃跑。根据公司用户科长陈雅文挪用公款200万,仅受行政降职处分的案例,证明周没有逃跑动机,显然“账目上出现了120余万的亏空”造假。《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中认定175万元下落不明,与上述报道自相矛盾。
    
     《楚天金报》是武汉市公安局向媒体发布虚假新闻稿、继续掩盖事实真相、第四次发布虚假案情、侵犯读者知情权的直接证据。
    
     五、武汉市公安局拒不逮捕吴汉生,造成中国银行损失90万
    
     吴汉生为公司保卫干事,明知周赤彤管理的钱是公款,却以高利为诱惑,让周赤彤挪用公款155万,借给其家人做生意。周赤彤被传唤时,交代了与吴汉生共同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依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1条,公安局应将吴汉生移交检察院查办,却不但不移交,而且将吴汉生调入市公安局消防处予以保护。
    
     “周赤彤逃亡的第一站是广州。走之前,他找到陈爽,说急等钱用,陈爽当即还了他45万元。他将其中35万元委托给本地的一个朋友代为保管,自己带着10万元上路了。他试着给陈爽打了两个呼机,巧的是,陈爽此时正在广州进货,迫于周的压力,陈爽将进货的45万元全部给了周赤彤。在周赤彤的再三叮嘱下,回到武汉后,陈爽对见过他的事闭口不谈。”
    
     公安局拒不逮捕吴汉生(陈爽),造成吴提供赃款90万给周赤彤,致使周畏罪潜逃七年,造成中国银行经济损失高达90万。吴涉嫌窝藏罪,却至今未逮捕,是武汉市公安局包庇吴汉生的直接证据。
    
     六、公安局起诉建议书造假,导致《起诉书》伪造案情
    
     2006年2月27日,武汉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周赤彤一案。武汉晚报《小偷盗走2.8万元 牵出出纳挪用120万公款腐败案》称:
    
     “朋友做生意找到周,周利用单位管理漏洞,将50万元资金转移到朋友处,从中收取1.8%的月息。一年后才将这笔钱还回代办所。1997年3月至1998年1月他采用同样手段,将123万余元公款借给他人,并将他人陆续归还的部分资金用于挥霍。”
    
     根据有关规定,公安局向检察院提出起诉建议书,检察院审查后,向中院提起刑事起诉书。该文依据是起诉书,与《楚天金报》相悖。显然公安局起诉建议书造假,导致检察院起诉书伪造案情,掩盖了周赤彤犯贪污罪、吴汉生犯挪用公款罪、窝藏罪;丁峰(朋友)犯窝藏罪。而法院至今未判,公、检、法充当周案保护伞不容置疑。
    
     七、举报武汉市公安局三处包庇周赤彤案,遭打击报复
    
     张学逊原是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煤焦车间副主任。张学逊向公司上报1990年消耗原煤3.7万吨,公司向财政局上报1990年消耗原煤10万吨,诈骗补贴800万。张学逊举报,却遭报复。因此,张学逊向市委书记钱运录举报,钱书记作重要批示。所以武汉市公用局于1992年将张学逊调到武汉市煤气工程建设公司,恢复其副科级一职。
    
     张学逊向武汉市公用局局长吴长均反映汪珊才侵占其土方工程款21万元及涉嫌合同诈骗,诈骗工程款400万元,汪珊才于是兑现土方工程款4500元给张学逊。并于1999年7月,汪珊才对张学逊说:“只要你不举报,让你承包铁路专用线,包赚一百万”。
    
     因铁路专用线未开通,生产原料煤炭、焦炭通过汽车运输,根据武价经费(1996)01号文之规定,煤炭、焦炭的汽运费为每吨7.2元。而汪珊才与公司采购部主任彭友强采取合同诈骗的手段,分别将煤炭、焦炭的汽运费定为27元/吨、30元/吨,累计诈骗汽运费150万。汪珊才为收买张学逊,于1999年8月将铁路专用线开通及经营承包给张学逊,并将煤焦运费价格定为每吨20元。张学逊将铁路专用线开通后,煤焦运费为每吨8元,张学逊一吨能赚12元,一年煤焦运量为4万吨,张学逊承包一年能赚48万,公司亦能节约30万。
    
     1999年8月,三处李峥嵘、喻快找苏志想,要求苏志想提供周赤彤线索,于是苏志想请张学逊提供周赤彤线索。因苏志想战友是武汉市公安局领导,张学逊在面对赚一百万或提供周赤彤线索的生死决择时,选择了后者,同意与喻快、李峥嵘见面。为帮助三处逮捕周赤彤,张学逊拟聘请黄东奎(周赤彤爱人的哥哥,与张学逊很熟)为煤炭销售员,让黄东奎做周赤彤工作,劝其投案自首或通过黄东奎诱捕周赤彤。张学逊将抓捕方案向李峥嵘、愉快和盘托出。不久,黄东奎就谢绝张学逊的聘请,张学逊的抓捕周赤彤计划告破。
    
     1999年10月25日,张学逊以苏志想的名字向湖北省公安厅举报三处包庇周赤彤一案,公安厅将举报材料转给武汉市公安局,公安局转给三处。因此,在三处的支持下,汪珊才(原是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保卫科科长,与三处很熟)尽然不顾,张学逊掌握汪珊才等诈骗工程款400万的直接证据,于1999年12月解除张学逊承包合同;张学逊于2000年4月26日在办公室被打;于2000年6月1日被免职;于2001年4月13日被失业。汪珊才打击报复张学逊,造成张学逊及家人的生活困难,精神痛苦。为此,张学逊依法向公安厅、公安局举报汪珊才诈骗工程款400万一案,公安厅、公安局压案不查。
    
     八、《公安机关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违法
    
     武汉市公安局(2005)050号《公安机关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以下简称《复查书》)是武汉市公安局违法的直接证据。
    
     1、《复查书》:“你2005年7月21日,反映因举报遭到单位打击报复、经保处邓华充当犯罪嫌疑人保护伞等问题。经复查,现答复如下:经市局复查您反映经保处民警充当犯罪嫌疑人保护伞问题不实”
    
     (1)2005年7月18日是全国地市级公安局长“大接访”第一天,《公安机关集中处理群众信访问题登记表》证明黄关春于2005年7月18日接待我,显然《复查书》将接待我的时间搞错了。
    
     (2)复查书公文基本格式:“你X年X月X日,对武汉市X公安分局(X年)X号答复意见不服提出的复查请求,经复查,现答复如下:”显然《复查书》违背其基本格式,其错误不容置疑。
    
     (3)《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是邓华等人充当周赤彤保护伞的直接证据,《复查书》却将经保处处长邓华改为经保处民警邓华?根据《公安机关信访工作规定》第18、19条之规定,武汉市公安局没有复查邓华案的管辖权。显然《复查书》程序违法,颠倒黑白。
    
     2、《刑法》第4章第254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假公济私,对控告人、申诉人、批评人、举报人实行报复陷害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4条: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项规定由人民法院直接受理的“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是指下列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刑事案件: (八)属于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对被告人可以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其他轻微刑事案件。 被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对于其证据不足、可由公安机关受理的,应当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被害人向公安机关控告,公安机关应当受理之规定,汪珊才涉嫌诈骗、报复案的管辖权属公安局。《复查书》称:“因举报遭到单位打击报复等问题也经市局经保处转交市检察院查办。”张学逊向检察院葛苏川求证,答案NO。
    
     九、《公安机关复核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违法
    
     湖北省公安厅(2005)029号《公安机关复核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以下简称《复核书》)是湖北省公安厅违法的直接证据。
    
     《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新华社》、《楚天金报》等关于周赤彤案的报道是邓华充当周赤彤案保护伞的直接证据;是公安局通讯员夏洪波、任伟、侯望君向中央、省、市媒体提供虚假事实的新闻通稿的直接证据;是侵犯全国读者知情权的直接证据。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下,《复核书》竟然颠倒黑白,称:“你反映公安机关涉嫌充当重大逃犯保护伞及武汉市公安局提供虚假事实新闻稿的问题不实。”《复核书》为什么要将邓华充当保护伞篡改为公安机关充当保护伞?为什么要将夏洪波、任伟、侯望君提供虚假事实新闻稿篡改为武汉市公安局提供虚假事实新闻稿?显然《复核书》违法。
    
     《复核书》称:其他问题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建议向相关部门反映。《复查书》称:因举报遭到单位打击报复等问题也经市局经保处转交市检察院查办。显然《复核书》与《复查书》相悖。根据《复核书》及检察院证明《复查书》造假,根据《公安机关信访工作规定》第32条、第25条第1款之规定,公安厅应当依法撤销《复查书》,却拒不撤销;在明知沈国喜、汪珊才等涉嫌重大诈骗罪,却故意包庇;明知张学逊人身权、财产权受侵犯,却拒不提供法律保护,致使公平、正义受到严峻挑战,湖北省公安厅渎职,侵犯其合法权益。
    
     综上:因周赤彤参与了沈国喜、汪珊才诈骗10亿元一案,沈害怕拔出萝卜带出泥,所以沈用金钱收买原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武汉市公安局长程康彦,致使湖北省公安厅充当周赤彤一案、沈国喜诈骗财政补贴8亿元一案、汪珊才诈骗工程款一案的保护伞,致使张学逊21万元承包款不能追回,导致沈国喜等继续经济犯罪,继续打击报复举报人。依据中央政法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的意见》第十条:“加大责任追究力度,确保涉法涉诉上访人的合理诉求得到充分重视和及时解决”和《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第3、4、5、6、7、12、14条之规定及上述事实与理由,我向公安部提出控告,请求公安部依法支持控告人的合理诉求,以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国家财产不受侵犯,维护控告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控告人:张学逊
    
     2010年6月4日
    
     附:武汉晨报——《挪用公款120万元出纳潜逃7年落网》
    
     晨报讯(记者 陈勇 通讯员 夏洪波任伟侯望君)武汉管道煤气公司代办所钱箱2.8万余元现金不翼而飞,追查发现,该所出纳员周赤彤挪用公款120万元后潜逃。昨日,警方透露,潜逃7年的周赤彤在广西梧州市落网。
    
       1998年1月12日上午,该代办所工作人员在办理业务时,发现存放在钱箱内的2.8万余元现金失窃,这笔钱是该所出纳周赤彤于前晚下班时封存的。市公安局经保处介入调查,周已下落不明。警方查账发现周涉嫌挪用公款120万。
    
       周赤彤,男,1968年出生,系管道煤气公司财务科会计兼代办所出纳员。今年初,省公安厅和市局将此案定为督办案件。
    
       今年3月,民警得到线索:周在广西梧州附近藏匿。
    
       4月10日,武汉警方与梧州警方联手侦查,得知周赤彤已化名为“刘强”,在该市下冲小区藏匿,与梧州滕县女友卢某在当地做小生意。
    
       4月22日晚,警方将正在小区内散步的周抓获,周交待了侵占120余万元,用于赌博挥霍及放贷给朋友做生意的犯罪事实。
    
       4月27日,武汉警方将周押解回汉,周已被刑事拘留。
    
    
     楚天金报——《贪心赌徒七年逃亡路,携带公款数十万看过三本侦探小说》
    
     荆楚网(楚天金报)(记者肖丽琼 通讯员侯望君 任伟 夏洪波 实习生亚娜、慧华)
    
     提要:他从一名吊车司机自学成为一名会计,正当他的事业蒸蒸日上时,赌博却将他推入犯罪的深渊。在熟读侦探小说后,他制定出周密的逃亡计划,但历经7年逃亡后,他还是落入法网。
    
     失窃案牵出贪污案
    
     1998年1月12日上午8时,武汉管道煤气公司代办所内发生一起失窃案。所里铁皮柜内的钱箱不翼而飞,里面装着2.8万元零钞。
    
     这只钱箱本该由出纳小李负责管理,前一天晚上,小李的孩子突然生病,小李急着赶回家,便将钱箱委托给会计周赤彤。周赤彤先将钱箱交给门卫,觉得不安全,又将钱箱拎了回来,锁进铁皮柜里。
    
     第二天上午,周赤彤是第一个上班的。他发现钱箱不见后,来不及多想,急忙打开抽屉,准备取出2万余元先放进去。正在这时,财务科长和出纳小李走了进来。
    
     代办所很快炸开了锅,大家都嚷着要赶快报警。周赤彤却说,钱可能是他放错了地方,应该还在所里,要仔细再找找。他的这一反常举动引起了所有在场者的怀疑。武汉市公安局经保处民警接到报警赶到了现场,周赤彤无疑成了最大的嫌疑人。经过审查,周赤彤没有作案时间,他的嫌疑被排除了。回家后,周赤彤坐立难安,这个突发意外,很可能抖出他的秘密。
    
     第二天一早,他刚到单位,就径直找到财务科长要求将去年的账目做一遍,遭到拒绝。周赤彤见科长态度坚决,便请了假回家了。周赤彤一走,财务科长立刻召集出纳等人查账,结果触目惊心,从1995年8月开始的2年多里,账目上出现了120余万元的亏空,这个时间正好是周赤彤在代办所担任会计的时间。
    
     管道煤气公司立刻将这一重要情况向警方报告。当警方赶到周的家中时,周赤彤已先一步离开了武汉。
    
     会计沉沦成赌棍
    
     周赤彤,时年30岁。他原本是管道煤气公司下属某公司的一名吊车工,后自学了财会专业,并取得了文凭。199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抽调到总公司财务科当了一名出纳。
    
     管道煤气公司下属各分公司,每个月要向总公司交纳煤气款。为了便于财务上的核算,管道煤气公司和某银行联合成立了一个代办所,在人事管理上归属煤气公司。每月现金结算后,钱直接存入该银行。这时,周赤彤因为能力突出而被任命为代办所的会计。
    
     这时的周赤彤可谓春风得意,事业上一帆风顺,可爱的儿子刚刚降生。但是他却开始迷恋赌博,只要一下班,他就猫进游戏机室,对着牌机整夜不合眼。四百多元的工资常常几个晚上就输得精光,他开始对手中的公款动脑筋了。
    
     周赤彤经手的钱,动辄数百万,最高峰时上千万。他想,从公款中抽点钱花根本算不了什么。
    
     起初的3个月,银行方面一直派人督促指导业务,他无从下手。银行的工作人员刚走,周赤彤的手脚便彻底放开了。只要手头没钱了,他便从公款中抽钱,少则几百,多则上千,全甩进了牌机,生活也奢华阔绰起来。
    
     周赤彤的大方是出了名的,陈爽(化名)曾和周赤彤是同事。1993年,他辞职下海经商,在汉口前进四路开了家店,专门卖碟机和碟片。1995年底,他找到周赤彤,想借155万元扩大生意。
    
     周赤彤爽快答应了,条件是按月息1.8%收取利息。随后,他分6次将这些钱打入陈爽的账户。到1998年案发时,陈爽已陆续还款65万元,欠款90万元,他还向周支付利息6万余元。除此外,2年里,周赤彤先后从公款中拿出30余万元挥霍殆尽。
    
     通过细致的调查后,武汉市公安局经保处当即成立专班对周赤彤展开追捕。
    
     1个月看了3本侦探小说
    
     周赤彤逃亡的第一站是广州。走之前,他找到陈爽,说急等钱用,陈爽当即还了他45万元。他将其中35万元委托给本地的一个朋友代为保管,自己带着10万元上路了。
    
     到了广州后,周赤彤一直惶恐不安。他精心挑选了3本侦探小说,反复研究其中的每一个细节。3本书看完后,周赤彤胸有成竹:警察不过这几手,我自己注意点,他们肯定抓不到我。
    
     在广东人听来,武汉口音和四川口音难以区分,周赤彤便以刘强的名字做了个假身份证,籍贯是四川崇州市,年龄23岁。他见当地药材生意火爆,便在当地租了个小门面,开始贩卖药材。为了将生意做大,周赤彤想到了陈爽。他试着给陈爽打了两个呼机,巧的是,陈爽此时正在广州进货,迫于周的压力,陈爽将进货的45万元全部给了周赤彤。在周赤彤的再三叮嘱下,回到武汉后,陈爽对见过他的事闭口不谈。
    
     逃亡路上再谈恋爱
    
     起初,周赤彤对药材店精心打理,但是他的药材生意总是不温不火。后来,心灰意冷的他禁不住诱惑,再次跌入了赌博的深渊,将生意完全撂在了一边。2年多里,他的药材生意不但没赚到钱,反而亏了30多万元。
    
     经历这次投资失败后,周赤彤知道不能再这样大手大脚地生活了。他离开了广州,来到贵州的一家橡胶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没干几天,他又觉得工作辛苦而离开了橡胶厂。此后的两年间,他辗转到过贵州、甘肃的一些小城市。他走到哪,就赌到哪,有钱时豪赌,没钱时小赌。
    
     2002年,他来到了广西玉林,做了一名药材推销员。在玉林他认识了现在的女友袁桦(化名)。
    
     袁桦是广西梧州人。周赤彤对袁桦说,自己是个孤儿,在他两岁时,母亲去世,18岁时,父亲也因病离开了人世。这些年来,他孤身一人在外闯荡。他自夸,在做药材生意的这个圈子里,无人不知“孤儿刘强”。“刘强”的凄苦身世博得了袁桦的深深同情,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她慢慢爱上了这个“老实本分”的年轻人。2003年,周赤彤随袁桦到了她的老家梧州,继续做药品推销。
    
     追逃专班7年未撤
    
     周赤彤逃亡的7年,武汉市公安局经保处的“1·12”专班一直未撤,去年,此案被列为省厅、市局督办案件。
    
     周赤彤逃跑,引起了许多人的猜测。管道煤气公司有的职工认为,煤气公司里还有人与此事有关,为避免事情败露,所以故意包庇让其逃跑。
    
     为此,专班民警从案发那天起,就肩负着巨大的压力,但始终没有获取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今年2月1日晚,民警熊剑又将7年来的案卷翻了出来,和大队长汪世雄一道将整个案件梳理了一遍。他们分析认为,要想找到周赤彤,突破口还是在周的家人身上。
    
     春节期间,熊剑又得到消息,周赤彤的家人近来的表现有些反常。以前,只要邻居们一提到儿子,周的父母便老泪纵横,念叨着担心儿子在外受苦,邻居们怎么劝也不管用。可今年以来,外人每次提到周赤彤,周家人表现得总是很平静,似乎对周赤彤的生死不再关心。
    
     专班民警分析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周家人已经与周赤彤取得了联系。围绕这一线索,警方终于在3月查找到周在广西梧州市附近藏匿的线索。经进一步侦查后,经保处与行动技术处组成的联合追逃组于4月10日赶到梧州市,和当地公安机关取得联系,一起开展调查。
    
     百密一疏露马脚
    
     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抓捕专班锁定周赤彤现在使用的名字是刘强。梧州有40万人口,叫刘强的不计其数。4月15日,警方在当地一家银行的用户资料库内发现,一个以刘强的名字开户的人与周赤彤的特征基本相符,登记的地址是梧州市下冲小区的邮电小区。
    
     下冲小区是梧州最大的小区之一,常住人口10万,暂住人口3万人。
    
     专班民警与当地派出所的民警一起,拿着周赤彤7年前的照片,在邮电小区内逐户寻找。几乎将整个邮电小区翻了个面,也没能挖出周赤彤,他留下的是个假地址。
    
     线索就此中断了,熊剑他们分析,虽然周赤彤不在邮电小区里,但他肯定不是随手写下的地址,他很可能是在邮电小区附近的某个地方。警方选择了邮电小区附近的一个点,可以辐射到周边的三个小区。白天,他们照常到小区内进行摸排,晚上,轮流派人在路口守候。
    
     4月22日晚6时40分,一男一女从三合里小区内走了出来,那名男子的特征与周赤彤十分相像。附近人多眼杂,警方没有采取行动,而是默默尾随他们。
    
     大约走了300米,2人拐进了一条偏僻小巷内。“周赤彤”,民警用乡音在其背后出其不意地喊了声,男子一惊,却没有回头。当警方将他们拦下时,该男子故作镇静。
    
     “你是不是叫周赤彤?”民警问道。
    
     “不是”,男子回答。
    
     “那你叫什么?”
    
     “我叫刘强,四川人。喏,这时我的身份证。”
    
     不待他掏出身份证,一把锃亮的手铐就戴在了他的手上,“我们就是要找四川的刘强”,熊剑说。
    
     落网后困惑如何被抓
    
     周赤彤被抓获时,身上仅有20元钱。在他随身的行李箱中,一直放着和前妻儿子的合影。
    
     被抓后,他曾困惑地问民警:“我什么都不想知道,只想知道你们究竟是怎么找到我的?”得知其中过程后,他不禁感叹,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提审中,民警再次问起7年前的那次失窃案。周赤彤坚持那起案件并非其所为,他说,自己当时处处小心,就是担心出事而引起怀疑。
    
     4月27日,周赤彤被押解归汉。目前,周赤彤因涉嫌贪污罪被提请批捕。
    
    
     武汉晚报——《小偷盗走2.8万元 牵出出纳挪用120万公款腐败案》
    
     本报讯 (记者 秦杰 实习生 邱颖佳 陈都 袁婷婷)因小偷盗走2.8万元,使武汉管道煤气代办所出纳员周赤彤贪污、挪用公款120万余元的事实浮出水面。昨日,潜逃7年终被抓获的周赤彤在市中院接受了审判。
    
       1998年1月12日上午,该代办所的2.8万余元现金被盗,而这笔钱是由周赤彤前一天封存进钱箱的。由于没有作案时间,周的嫌疑很快被排除。
    
       这个意外使周感到非常惶恐,担心自己贪污、挪用公款的行径被发现。思量再三,他决定逃走。
    
       经查,周在1995至1998年间侵占武汉管道煤气公司公款120余万元,周随即被列为重点逃犯。
    
       1995年下半年,朋友做生意找到周,周利用单位管理漏洞,将50万元资金转移到朋友处,从中收取1.8%的月息。一年后才将这笔钱还回代办所。
    
       1997年3月至1998年1月他采用同样手段,将123万余元公款借给他人,并将他人陆续归还的部分资金用于挥霍。
    
       昨日,周对检方指控未做任何辩解。周称,所有款项在逃跑之前基本用完,现在已没有什么钱了,家里人也没有能力偿还。
    
       从广东、贵州、甘肃到广西的7年逃亡期间,周先后做过贩卖药材的生意,在工厂打过工。
    
       在潜逃至广西玉林时,周认识了女朋友卢某,2003年,周与卢来到梧州经营药材生意。去年4月22日晚7时许,正与女友散步的周被抓获归案。
    
       昨日,周赤彤在庭上对自己的行为深表后悔,他哽咽着说:“我的父母年纪都已经很大了,等我出来后,还要为父母养老……”
    
       周的律师昨进行了罪轻辩护,法庭将择日宣判。
    
    
    
     控 告 状
    
    
     控告人:张学逊,住武汉市桥口区发展一村,电话,13720149298。
    
    
     被控告人:湖北省公安厅。
    
     被控告人:武汉市公安局。
    
     控告请求
    
     1、依法撤销湖北省公安厅(2005)29号《公安机关复核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武汉市公安局(2005)50号《公安机关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依法查处公安厅等充当周赤彤案的保护伞。
    
     2、依法查处沈国喜等人提供虚假会计报告、诈骗补贴8亿元、偷税2.6亿元、诈骗销售收入1亿元案;依法查处汪珊才等人合同诈骗400万、打击报复举报人案;侦破代办所被盗281648元案。
    
     3、责令有关部门恢复张学逊的工作,依法赔偿经济损失。
    
     事实与理由
    
     一、畏罪潜逃受保护、举报逃犯遭报复的背景材料
    
     1、沈国喜等提供虚假财务会计报告和诈骗财政补贴8亿
    
     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经理沈国喜、财务科长周锦华采取多列支出、少列收入的造假手段,于1990年—2005年累计诈骗财政补贴8亿。武汉市财政局《关于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1990年—2005年财务决算审查意见的批复》、武汉兴业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关于对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2000年—2002年主要生产经营指标的评审报告》是沈国喜等长期提供虚假会计报告和诈骗补贴8亿的直接证据。
    
     2、沈国喜、汪定孝实施合同诈骗,诈骗公司销售收入1亿
    
     沈国喜采取与公司供销公司经理汪定孝签订《承包采购销售合同》的手段,每年诈骗公司联产品销售收入800万元,累计诈骗1亿元。如: 2001年公司联产品销售收入1131万元,汪定孝向公司上交利润240万元,汪定孝个人盈利800万元。《关于对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2000年—2002年主要生产经营指标的评审报告》是沈国喜、汪定孝等于2001年诈骗公司联产品销售收入800万元的直接证据。
    
     3、沈国喜、汪珊才等倒卖原油,获利8亿,偷税2.6亿
    
     国家计委批给汉口煤气二期工程每年20万吨进口原油指标,经加工后,其中7万吨重油作为生产原料;13万吨成品油作为经营,实现以油养气。因供大于求,二期工程闲置。为此,沈国喜组成倒油专班,由副经理汪珊才负责销售、周锦华负责做假帐、周赤彤负责换汇。为换汇渠道畅通,沈国喜决定将倒卖原油等资金存入中国银行武汉市桥口支行,经公司与桥口支行协商,于1995年擅自成立金融机构——中行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代办所,属非法金融机构。代办所的人事由公司管理,周赤彤任公司财务科出纳员兼公司代办所会计,李虹任公司代办所出纳员,业务由桥口支行管理。每年倒卖20万吨进口原油获利达8000万,累计获利8亿,偷逃所得税2.6亿元。其8亿利润进入公司小金库,周赤彤是公司财务科出纳员,主管公司小金库。
    
     4、汪珊才等实施合同诈骗,诈骗储配站工程款400万
    
     武汉市煤气工程建设公司经理汪珊才、副经理张利平、戴菊舫、工程科长杨光明、财务科长刘玉华共同诈骗工程款400万元。如:
    
     (1)该工程新征土地17.25亩,有3万土方。1996年5月,戴菊舫与张学逊达成口头协议,以7元/m3的价格将土地平整发包给张学逊。张学逊以6.7元/m3的价格发包给大兴安岭工程局,因征地手续不完备,暂停施工。武汉市沌口水厂急需购买土方,张学逊于1996年8月10日与沌口水厂签订互惠协议书(并与大兴安岭工程局解除协议)。场平完成后,张学逊要求兑现承包款21万元,戴菊舫拒不兑现。而在该工程结算中,有杨光明与个体户邱兴华(汪珊才老乡)签订的两份虚假土方施工协议书,编号970802、价款180034元、签订日期1997年8月2日、结算日期1997年4月20日;编号971219-6、价款146588元、签订日期1997年12月19日、结算日期1997年12月20日。该工程于1996年8月开工,至1997年2月竣工。显然协议书、结算书时间倒置,这是杨光明、邱兴华等人诈骗土方工程款32.66万元,并侵占张学逊承包款21万元的直接证据。
    
     (2)1996年9月16日,杨光明与深圳三安电器公司、福州泰和饮事用具公司签订虚假购买进口设备合同,合同编号为960829—4,实施合同诈骗,诈骗购买设备款90.52万元,以下证据为证。
    
     证据一:编号为960809—1合同、编号为960809—2合同、编号为960905—1合同,证明编号为960829—4的合同是假合同。
    
     证据二:会计凭证1996年9月付字第123号、凭证1997年4月转字第196号、凭证1997年11月付字第70号、凭证1997年12月付字第113号,证明杨光明等人诈骗购买设备款90.52万元。
    
     证据三:福州泰和饮事用具有限公司于1997年12月29日开具编号为NO0005134等发票,证明杨光明等人诈骗63.09万元。
    
     证据四:深圳三安电器有限公司编号为NO5766028的假发票,证明杨光明等人利用假发票,诈骗购买设备款27.43万元。
    
     二、周赤彤贪污挪用公款,畏罪潜逃的事实真相
    
     1998年1月13日,出纳员李虹孩子突然生病,李虹请假回家,为不影响代办所正常工作,李虹将装有现金的钱箱委托周赤彤代管。当晚周赤彤在代办所值班,与公司员工胡汉生、李振华、丁峰等在代办所喝酒、打麻将。1998年1月14日上午,李虹在办理业务时,发现钱箱内281648元现金被盗,遂向武汉市公安局三处(经保处)报案,三处刑警喻快等人到达案发现场,经查:周赤彤的保险柜没有被撬的痕迹,只有周赤彤有钥匙,周赤彤有重大嫌疑。三处决定:由银行、公司、三处组成查账小组,进行查账(银行支付酒店开房费)。然后,对周赤彤实施传唤,途中喻快要求周赤彤坦白交代,周赤彤同意交代,但必须让他与周锦华单独见面。喻快经请示领导同意后,将周赤彤押回公司,让周赤彤与周锦华单独密谈30分钟后,再将周赤彤押至同一家酒店进行传唤,周赤彤交代了贪污、挪用公款185万的事实。
    
     在传唤期间,经查账发现代办所185万资金下落不明,因盗窃案,引出周赤彤贪污挪用公款案。周赤彤案的管辖权属检察院。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1条规定,武汉市公安局应当将周赤彤案移交检察院,却拒不移交,于1998年1月16日将周赤彤释放,致使周赤彤畏罪潜逃七年,直接造成银行经济损失达90万。武汉市公安局程序违法,充当周赤彤一案的保护伞,就不容置疑。
    
     三、武汉市公安局发布三次虚假网上通缉周赤彤
    
     1、周赤彤在逃,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52条之规定,武汉市公安局应当对周赤彤发布通缉令,却未发布,致使周赤彤逍遥法外。如:1998年6月6日周赤彤在武汉市桥口区古田二路某饭店与李振华喝酒;有人多次在街上看到周赤彤做生意。
    
     2、公安局于1999年6月28日发布周赤彤《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简要案情:1998年1月14日市管道煤气公司财务部报案一金属箱被盗内有现金38648元,同时,周失踪,经查,周有重大嫌疑。填表人张香玲、主办人李峥嵘、审批人邓华。《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是武汉市公安局第一次发布虚假周赤彤“网上通缉”,如(1)该表没有周赤彤照片,违反《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53条。(2)报案主体是代办所,该表是财务部。(3)周赤彤是贪污挪用公款案,该表是入室盗窃案。(4)代办所被盗现金281648元,185万下落不明,该表是财务部被盗金属箱(箱内有现金38648元)。(5)周赤彤于1998年1月16日被释放,该表是周赤彤于1998年1月14日失踪。
    
     3、2002年3月7日,我们拿着《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找到桥口区支行林副行长,林副行长决定与三处联系。第二天,李峥嵘打电话告知,网上还有一张《在逃人员登记信息查询》。《在逃人员登记信息查询》简要案情:1998年1月14日市管道煤气公司财务部一金属箱被盗,内有现钞281648元,当月16日,周失踪,经查该财务部一百万资金下落不明。 这是公安局再次发布虚假周赤彤“网上通缉”,如(1)该表没有照片。(2)《在逃人员登记信息查询》的在逃编号T4201000032000110004,《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的在逃编号T4201010201998010009,显然违反《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54条。(3)周赤彤是贪污挪用公款案,该表却是盗窃案。(4)该案是代办所被盗现金281648元,185万下落不明,该表是财务部被盗金属箱(箱内有现金281648元),100万资金下落不明。
    
     4、经上访,公安部颁发公办访【2004】5740号文。2004年8月31日,三处法制科长蔡涛到家,说:不要上访,我们将发布真实案情。《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简要案情:1998年1月14日市管道煤气公司财务部报案一金属箱被盗内有现金28164元,同时,周失踪,经查该财物部175万元下落不明,周有重大嫌疑。这是公安局第三次发布虚假“网上通缉”,如:被盗现金281648元,185万下落不明,该表是财务部被盗金属箱(箱内有现金28164元),175万下落不明。
    
     四、武汉市公安局发布虚假周赤彤案的新闻通稿
    
     2005年5月10日,武汉市公安局发布虚假周赤彤案的新闻通稿。以新华社《盗窃案牵出挪用公款大案 嫌疑人潜逃7年终被抓》、法制日报《追逃专班组建7年一直未撤》、楚天都市报《小偷作案吓跑大盗》、长江日报《挪用百万公款网上通缉犯潜逃7年落网》、武汉晨报《挪用公款120万元出纳潜逃7年落网》(简称《武汉晨报》)为一个版本;以楚天金报《贪心赌徒七年逃亡路,携带公款数十万看过三本侦探小说》(简称《楚天金报》)为另一个版本,因二个版本互为矛盾,所以中共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的记者拒绝在《挪用百万公款网上通缉犯潜逃7年落网》一文上署名。
    
     1、《武汉晨报》称:
    
     (1)代办所工作人员发现存放在钱箱内的2.8万余元现金失窃。
    
     (2)警方查账发现周赤彤涉嫌挪用公款120万元。
    
     (3)周系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财务科会计兼代办所出纳员。
    
     (4)今年初,省公安厅和市局将此案定为督办案件。
    
     《楚天金报》称:
    
     (1)周赤彤发现钱箱不翼而飞,钱箱里面装着2.8万元零钞。
    
     (2)财务科查账发现账目上出现120余万元的亏空。
    
     (3)周系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财务科出纳员兼代办所会计。
    
     (4)去年,此案被列为省厅、市局督办案件。”
    
     显然《武汉晨报》与《楚天金报》互为矛盾。
    
     2、《楚天金报》具体造假事实如下(其他造假在此省略):
    
     “从1995年8月开始的2年多里,账目上出现了120余万元的亏空。陈爽(化名)曾和周赤彤是同事。1993年,他辞职下海经商,在汉口前进四路开了家店,专门卖碟机和碟片。1995年底,他找到周赤彤,想借155万元扩大生意。周赤彤爽快答应了,条件是按月息1.8%收取利息。随后,他分6次将这些钱打入陈爽的账户。到1998年案发时,陈爽已陆续还款65万,欠款90万,他还向周支付利息6万余元。除此外,2年里,周赤彤先后从公款中拿出30余万元挥霍殆尽。”综上,截止1998年案发时,按月息1.8%计算利息,陈爽欠周赤彤利息66万,陈爽归还本金65万、利息6万;尚欠本金90万、利息60万,计陈爽欠周赤彤连本带息150万。因此,当发生被盗后,周赤彤完全可以将账目上120余万元的亏空填平,所以周赤彤没有必要逃跑。根据公司用户科长陈雅文挪用公款200万,仅受行政降职处分的案例,证明周赤彤没有逃跑动机。《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认定经查该财物部175万下落不明,显然“账目上出现了120余万的亏空”涉嫌造假,周赤彤贪污挪用公款实际金额是185万。
    
     综上:《楚天金报》是武汉市公安局向媒体发布虚假新闻稿、继续掩盖周赤彤案的事实真相、侵犯读者知情权的直接证据。
    
     五、武汉市公安局拒不逮捕吴汉生,造成银行经济损失90万
    
     吴汉生为公司保卫干事,明知周赤彤管理的钱是公款,却以高利为诱惑,让周赤彤挪用公款155万,借给其家人做生意。周赤彤被传唤时,交代了与吴汉生共同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依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1条,市公安局应将吴汉生移交检察院查办,却不但不移交,而且将吴汉生调入市公安局消防处予以保护。
    
     《楚天金报》:“周赤彤逃亡的第一站是广州。走之前,他找到陈爽(吴汉生),说急等钱用,陈爽当即还了他45万元。他将其中35万元委托给本地的一个朋友(丁峰)代为保管,自己带着10万元上路了。他试着给陈爽打了两个呼机,巧的是,陈爽此时正在广州进货,迫于周的压力,陈爽将进货的45万元全部给了周赤彤。在周赤彤的再三叮嘱下,回到武汉后,陈爽对见过他的事闭口不谈。” 该文是拒不逮捕吴汉生,致使其提供赃款90万给周赤彤,周赤彤在赃款90万的支持下,潜逃七年,造成银行经济损失90万的证据。吴汉生、丁峰涉嫌窝藏罪,却至今未逮捕,显然是公安局公然包庇吴汉生。
    
     六、武汉市公、检、法充当周赤彤一案的保护伞
    
     2006年中院开庭审理周赤彤案。武汉晚报《小偷盗走2.8万元 牵出出纳挪用120万公款腐败案》称:“朋友做生意找到周,周利用单位管理漏洞,将50万元资金转移到朋友处,从中收取1.8%的月息。一年后才将这笔钱还回代办所。1997年3月至1998年1月他采用同样手段,将123万余元公款借给他人,并将他人陆续归还的部分资金用于挥霍。”该文与《楚天金报》相矛盾,《公诉书》公然伪造案情,法院却至今未判,公、检、法充当保护伞就不容置疑。
    
     七、举报武汉市公安局三处包庇周赤彤案,遭打击报复
    
     张学逊原是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煤焦车间副主任。张学逊向公司上报1990年消耗原煤3.7万吨,公司向财政局上报1990年消耗原煤10万吨,诈骗补贴800万。张学逊举报,却遭报复。因此,张学逊向市委书记钱运录举报,钱书记作重要批示。所以武汉市公用局于1992年将张学逊调到武汉市煤气工程建设公司,恢复其副科级一职。
    
     张学逊向武汉市公用局长吴长均反映汪珊才侵占土方工程款21万,汪珊才于是兑现土方工程款4500元。1999年7月,汪珊才对张学逊说:“只要不举报,让你承包铁路专用线,包赚一百万”。
    
     因铁路专用线未开通,生产原料煤炭、焦炭通过汽车运输,根据武价经费(1996)01号文之规定,煤炭、焦炭的汽运费为每吨7.2元。而汪珊才与公司采购部主任彭友强采取合同诈骗的手段,分别将煤炭、焦炭的汽运费定为27元/吨、30元/吨,累计诈骗汽运费150万。汪珊才为收买张学逊,于1999年8月将铁路专用线开通及经营承包给张学逊,并将煤焦运费价格定为每吨20元。张学逊将铁路专用线开通后,煤焦运费为每吨8元,张学逊一吨能赚12元,一年煤焦运量为4万吨,张学逊承包一年能赚48万,公司能节约30万。
    
     1999年8月,三处李峥嵘、喻快找苏志想,要求苏志想提供周赤彤线索,于是苏志想请张学逊提供周赤彤线索。因苏志想战友是武汉市公安局的领导,张学逊在面对赚一百万或提供周赤彤线索的生死决择时,选择了后者,同意与喻快、李峥嵘见面。为帮助三处逮捕周赤彤,张学逊拟聘请黄东奎(周赤彤爱人的哥哥,与张学逊很熟)为煤炭销售员,让黄东奎做周赤彤工作,劝其投案自首或通过黄东奎诱捕周赤彤。张学逊将抓捕方案向李峥嵘、愉快和盘托出。不久,黄东奎就谢绝张学逊的聘请,张学逊的抓捕周赤彤计划告破。
    
     1999年10月25日,张学逊以苏志想名字向公安厅举报三处包庇周赤彤案,公安厅转给市公安局,公安局转给三处。因此,汪珊才(原是公司保卫科长,与三处很熟)在三处支持下,于1999年12月解除张学逊承包合同;张学逊于2000年4月26日在办公室被打;于2000年6月1日被免职;于2001年4月13日被失业。汪珊才打击报复张学逊,造成张学逊及家人的生活困难,精神痛苦。
    
     八、《公安机关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违法
    
     武汉市公安局(2005)050号《公安机关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以下简称《复查书》)是武汉市公安局违法的直接证据。
    
     1、《复查书》:“你2005年7月21日,反映因举报遭到单位打击报复、经保处邓华充当犯罪嫌疑人保护伞等问题。经复查,现答复如下:经市局复查您反映经保处民警充当犯罪嫌疑人保护伞问题不实”
    
     (1)2005年7月18日是全国地市级公安局长“大接访”第一天,《公安机关集中处理群众信访问题登记表》证明黄关春于2005年7月18日接待我,显然《复查书》将接待我的时间都搞错了。
    
     (2)复查书公文基本格式:“你X年X月X日,对武汉市X公安分局(X年)X号答复意见不服提出的复查请求,经复查,现答复如下:”显然《复查书》违背其基本格式,其错误不容置疑。
    
     (3)《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是经保处长邓华充当周赤彤保护伞的直接证据,《复查书》为什么要将经保处长邓华改为经保处民警?根据《公安机关信访工作规定》第18条、19条的规定,市局没有复查邓华案的管辖权。显然《复查书》颠倒黑白、程序违法。
    
     2、《刑法》第4章第254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假公济私,对控告人、申诉人、批评人、举报人实行报复陷害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4条: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项规定由人民法院直接受理的“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是指下列被害人有证据证明的刑事案件: (八)属于刑法分则第四章、第五章规定的,对被告人可以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其他轻微刑事案件。 被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对于其中证据不足、可由公安机关受理的,应当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被害人向公安机关控告,公安机关应当受理之规定,汪珊才涉嫌诈骗、报复案的管辖权属公安局。《复查书》称:“因举报遭到单位打击报复等问题也经市局经保处转交市检察院查办。”张学逊向检察院葛苏川求证,答案NO。
    
     九、《公安机关复核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违法
    
     湖北省公安厅(2005)029号《公安机关复核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以下简称《复核书》)是湖北省公安厅违法的直接证据。
    
     《在逃人员信息登记表》、《新华社》、《楚天金报》关于周赤彤案的报道是邓华充当周赤彤案保护伞的直接证据;是公安局通讯员夏洪波、任伟、侯望君向中央、省、市三级媒体提供虚假事实的新闻通稿的直接证据;是侵犯全国读者知情权的直接证据。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下,《复核书》竟然颠倒黑白,称:“你反映公安机关涉嫌充当重大逃犯保护伞及武汉市公安局提供虚假事实新闻稿的问题不实。”《复核书》为什么要将邓华充当保护伞篡改为公安机关充当保护伞?为什么要将夏洪波、任伟、侯望君提供虚假事实新闻稿篡改为武汉市公安局提供虚假事实新闻稿?显然《复核书》违法。
    
     《复核书》称:其他问题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建议向相关部门反映。《复查书》称:因举报遭到单位打击报复等问题也经市局经保处转交市检察院查办。显然《复核书》与《复查书》自相矛盾。根据《复核书》及葛苏川的证言证明《复查书》造假,根据《公安机关信访工作规定》第32条、第25条第1款之规定,公安厅应当依法撤销《复查书》,却拒不撤销;明知汪珊才等犯罪,却故意包庇;明知张学逊的人身权、财产权受到侵犯,却不提供法律保护,致使公平、正义受到严峻挑战,湖北省公安厅渎职,侵犯其合法权益。
    
     综上:为了掩盖沈国喜、汪珊才等诈骗20亿,湖北省公安厅、武汉市公安局及邓华等充当周赤彤一案的保护伞,导致沈国喜、汪珊才等继续实施经济犯罪,继续打击报复举报人,致使张学逊生活困难、精神痛苦;我依据中央政法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的意见》第十条:“加大责任追究力度,确保涉法涉诉上访人的合理诉求得到充分重视和及时解决”和《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第3、4、5、6、7、12、14、24条之规定及上述事实与理由,向公安部提出控告,请求公安部依法支持控告人的合理诉求,以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国家财产不受侵犯,维护控告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控告人:张学逊
    
    
     附:武汉晨报——《挪用公款120万元出纳潜逃7年落网》
    
     晨报讯(记者 陈勇 通讯员 夏洪波任伟侯望君)武汉管道煤气公司代办所钱箱2.8万余元现金不翼而飞,追查发现,该所出纳员周赤彤挪用公款120万元后潜逃。昨日,警方透露,潜逃7年的周赤彤在广西梧州市落网。
    
       1998年1月12日上午,该代办所工作人员在办理业务时,发现存放在钱箱内的2.8万余元现金失窃,这笔钱是该所出纳周赤彤于前晚下班时封存的。市公安局经保处介入调查,周已下落不明。警方查账发现周涉嫌挪用公款120万。
    
       周赤彤,男,1968年出生,系管道煤气公司财务科会计兼代办所出纳员。今年初,省公安厅和市局将此案定为督办案件。
    
       今年3月,民警得到线索:周在广西梧州附近藏匿。
    
       4月10日,武汉警方与梧州警方联手侦查,得知周赤彤已化名为“刘强”,在该市下冲小区藏匿,与梧州滕县女友卢某在当地做小生意。
    
       4月22日晚,警方将正在小区内散步的周抓获,周交待了侵占120余万元,用于赌博挥霍及放贷给朋友做生意的犯罪事实。
    
       4月27日,武汉警方将周押解回汉,周已被刑事拘留。
    
    
     楚天金报——《贪心赌徒七年逃亡路,携带公款数十万看过三本侦探小说》
    
     荆楚网(楚天金报)(记者肖丽琼 通讯员侯望君 任伟 夏洪波 实习生亚娜、慧华)
    
     提要:他从一名吊车司机自学成为一名会计,正当他的事业蒸蒸日上时,赌博却将他推入犯罪的深渊。在熟读侦探小说后,他制定出周密的逃亡计划,但历经7年逃亡后,他还是落入法网。
    
     失窃案牵出贪污案
    
     1998年1月12日上午8时,武汉管道煤气公司代办所内发生一起失窃案。所里铁皮柜内的钱箱不翼而飞,里面装着2.8万元零钞。
    
     这只钱箱本该由出纳小李负责管理,前一天晚上,小李的孩子突然生病,小李急着赶回家,便将钱箱委托给会计周赤彤。周赤彤先将钱箱交给门卫,觉得不安全,又将钱箱拎了回来,锁进铁皮柜里。
    
     第二天上午,周赤彤是第一个上班的。他发现钱箱不见后,来不及多想,急忙打开抽屉,准备取出2万余元先放进去。正在这时,财务科长和出纳小李走了进来。
    
     代办所很快炸开了锅,大家都嚷着要赶快报警。周赤彤却说,钱可能是他放错了地方,应该还在所里,要仔细再找找。他的这一反常举动引起了所有在场者的怀疑。武汉市公安局经保处民警接到报警赶到了现场,周赤彤无疑成了最大的嫌疑人。经过审查,周赤彤没有作案时间,他的嫌疑被排除了。回家后,周赤彤坐立难安,这个突发意外,很可能抖出他的秘密。
    
     第二天一早,他刚到单位,就径直找到财务科长要求将去年的账目做一遍,遭到拒绝。周赤彤见科长态度坚决,便请了假回家了。周赤彤一走,财务科长立刻召集出纳等人查账,结果触目惊心,从1995年8月开始的2年多里,账目上出现了120余万元的亏空,这个时间正好是周赤彤在代办所担任会计的时间。
    
     管道煤气公司立刻将这一重要情况向警方报告。当警方赶到周的家中时,周赤彤已先一步离开了武汉。
    
     会计沉沦成赌棍
    
     周赤彤,时年30岁。他原本是管道煤气公司下属某公司的一名吊车工,后自学了财会专业,并取得了文凭。199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抽调到总公司财务科当了一名出纳。
    
     管道煤气公司下属各分公司,每个月要向总公司交纳煤气款。为了便于财务上的核算,管道煤气公司和某银行联合成立了一个代办所,在人事管理上归属煤气公司。每月现金结算后,钱直接存入该银行。这时,周赤彤因为能力突出而被任命为代办所的会计。
    
     这时的周赤彤可谓春风得意,事业上一帆风顺,可爱的儿子刚刚降生。但是他却开始迷恋赌博,只要一下班,他就猫进游戏机室,对着牌机整夜不合眼。四百多元的工资常常几个晚上就输得精光,他开始对手中的公款动脑筋了。
    
     周赤彤经手的钱,动辄数百万,最高峰时上千万。他想,从公款中抽点钱花根本算不了什么。
    
     起初的3个月,银行方面一直派人督促指导业务,他无从下手。银行的工作人员刚走,周赤彤的手脚便彻底放开了。只要手头没钱了,他便从公款中抽钱,少则几百,多则上千,全甩进了牌机,生活也奢华阔绰起来。
    
     周赤彤的大方是出了名的,陈爽(化名)曾和周赤彤是同事。1993年,他辞职下海经商,在汉口前进四路开了家店,专门卖碟机和碟片。1995年底,他找到周赤彤,想借155万元扩大生意。
    
     周赤彤爽快答应了,条件是按月息1.8%收取利息。随后,他分6次将这些钱打入陈爽的账户。到1998年案发时,陈爽已陆续还款65万元,欠款90万元,他还向周支付利息6万余元。除此外,2年里,周赤彤先后从公款中拿出30余万元挥霍殆尽。
    
     通过细致的调查后,武汉市公安局经保处当即成立专班对周赤彤展开追捕。
    
     1个月看了3本侦探小说
    
     周赤彤逃亡的第一站是广州。走之前,他找到陈爽,说急等钱用,陈爽当即还了他45万元。他将其中35万元委托给本地的一个朋友代为保管,自己带着10万元上路了。
    
     到了广州后,周赤彤一直惶恐不安。他精心挑选了3本侦探小说,反复研究其中的每一个细节。3本书看完后,周赤彤胸有成竹:警察不过这几手,我自己注意点,他们肯定抓不到我。
    
     在广东人听来,武汉口音和四川口音难以区分,周赤彤便以刘强的名字做了个假身份证,籍贯是四川崇州市,年龄23岁。他见当地药材生意火爆,便在当地租了个小门面,开始贩卖药材。为了将生意做大,周赤彤想到了陈爽。他试着给陈爽打了两个呼机,巧的是,陈爽此时正在广州进货,迫于周的压力,陈爽将进货的45万元全部给了周赤彤。在周赤彤的再三叮嘱下,回到武汉后,陈爽对见过他的事闭口不谈。
    
     逃亡路上再谈恋爱
    
     起初,周赤彤对药材店精心打理,但是他的药材生意总是不温不火。后来,心灰意冷的他禁不住诱惑,再次跌入了赌博的深渊,将生意完全撂在了一边。2年多里,他的药材生意不但没赚到钱,反而亏了30多万元。
    
     经历这次投资失败后,周赤彤知道不能再这样大手大脚地生活了。他离开了广州,来到贵州的一家橡胶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没干几天,他又觉得工作辛苦而离开了橡胶厂。此后的两年间,他辗转到过贵州、甘肃的一些小城市。他走到哪,就赌到哪,有钱时豪赌,没钱时小赌。
    
     2002年,他来到了广西玉林,做了一名药材推销员。在玉林他认识了现在的女友袁桦(化名)。
    
     袁桦是广西梧州人。周赤彤对袁桦说,自己是个孤儿,在他两岁时,母亲去世,18岁时,父亲也因病离开了人世。这些年来,他孤身一人在外闯荡。他自夸,在做药材生意的这个圈子里,无人不知“孤儿刘强”。“刘强”的凄苦身世博得了袁桦的深深同情,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她慢慢爱上了这个“老实本分”的年轻人。2003年,周赤彤随袁桦到了她的老家梧州,继续做药品推销。
    
     追逃专班7年未撤
    
     周赤彤逃亡的7年,武汉市公安局经保处的“1·12”专班一直未撤,去年,此案被列为省厅、市局督办案件。
    
     周赤彤逃跑,引起了许多人的猜测。管道煤气公司有的职工认为,煤气公司里还有人与此事有关,为避免事情败露,所以故意包庇让其逃跑。
    
     为此,专班民警从案发那天起,就肩负着巨大的压力,但始终没有获取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今年2月1日晚,民警熊剑又将7年来的案卷翻了出来,和大队长汪世雄一道将整个案件梳理了一遍。他们分析认为,要想找到周赤彤,突破口还是在周的家人身上。
    
     春节期间,熊剑又得到消息,周赤彤的家人近来的表现有些反常。以前,只要邻居们一提到儿子,周的父母便老泪纵横,念叨着担心儿子在外受苦,邻居们怎么劝也不管用。可今年以来,外人每次提到周赤彤,周家人表现得总是很平静,似乎对周赤彤的生死不再关心。
    
     专班民警分析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周家人已经与周赤彤取得了联系。围绕这一线索,警方终于在3月查找到周在广西梧州市附近藏匿的线索。经进一步侦查后,经保处与行动技术处组成的联合追逃组于4月10日赶到梧州市,和当地公安机关取得联系,一起开展调查。
    
     百密一疏露马脚
    
     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抓捕专班锁定周赤彤现在使用的名字是刘强。梧州有40万人口,叫刘强的不计其数。4月15日,警方在当地一家银行的用户资料库内发现,一个以刘强的名字开户的人与周赤彤的特征基本相符,登记的地址是梧州市下冲小区的邮电小区。
    
     下冲小区是梧州最大的小区之一,常住人口10万,暂住人口3万人。
    
     专班民警与当地派出所的民警一起,拿着周赤彤7年前的照片,在邮电小区内逐户寻找。几乎将整个邮电小区翻了个面,也没能挖出周赤彤,他留下的是个假地址。
    
     线索就此中断了,熊剑他们分析,虽然周赤彤不在邮电小区里,但他肯定不是随手写下的地址,他很可能是在邮电小区附近的某个地方。警方选择了邮电小区附近的一个点,可以辐射到周边的三个小区。白天,他们照常到小区内进行摸排,晚上,轮流派人在路口守候。
    
     4月22日晚6时40分,一男一女从三合里小区内走了出来,那名男子的特征与周赤彤十分相像。附近人多眼杂,警方没有采取行动,而是默默尾随他们。
    
     大约走了300米,2人拐进了一条偏僻小巷内。“周赤彤”,民警用乡音在其背后出其不意地喊了声,男子一惊,却没有回头。当警方将他们拦下时,该男子故作镇静。
    
     “你是不是叫周赤彤?”民警问道。
    
     “不是”,男子回答。
    
     “那你叫什么?”
    
     “我叫刘强,四川人。喏,这时我的身份证。”
    
     不待他掏出身份证,一把锃亮的手铐就戴在了他的手上,“我们就是要找四川的刘强”,熊剑说。
    
     落网后困惑如何被抓
    
     周赤彤被抓获时,身上仅有20元钱。在他随身的行李箱中,一直放着和前妻儿子的合影。
    
     被抓后,他曾困惑地问民警:“我什么都不想知道,只想知道你们究竟是怎么找到我的?”得知其中过程后,他不禁感叹,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提审中,民警再次问起7年前的那次失窃案。周赤彤坚持那起案件并非其所为,他说,自己当时处处小心,就是担心出事而引起怀疑。
    
     4月27日,周赤彤被押解归汉。目前,周赤彤因涉嫌贪污罪被提请批捕。
    
    
     武汉晚报——《小偷盗走2.8万元 牵出出纳挪用120万公款腐败案》
    
     本报讯 (记者 秦杰 实习生 邱颖佳 陈都 袁婷婷)因小偷盗走2.8万元,使武汉管道煤气代办所出纳员周赤彤贪污、挪用公款120万余元的事实浮出水面。昨日,潜逃7年终被抓获的周赤彤在市中院接受了审判。
    
       1998年1月12日上午,该代办所的2.8万余元现金被盗,而这笔钱是由周赤彤前一天封存进钱箱的。由于没有作案时间,周的嫌疑很快被排除。
    
       这个意外使周感到非常惶恐,担心自己贪污、挪用公款的行径被发现。思量再三,他决定逃走。
    
       经查,周在1995至1998年间侵占武汉管道煤气公司公款120余万元,周随即被列为重点逃犯。
    
       1995年下半年,朋友做生意找到周,周利用单位管理漏洞,将50万元资金转移到朋友处,从中收取1.8%的月息。一年后才将这笔钱还回代办所。
    
       1997年3月至1998年1月他采用同样手段,将123万余元公款借给他人,并将他人陆续归还的部分资金用于挥霍。
    
       昨日,周对检方指控未做任何辩解。周称,所有款项在逃跑之前基本用完,现在已没有什么钱了,家里人也没有能力偿还。
    
       从广东、贵州、甘肃到广西的7年逃亡期间,周先后做过贩卖药材的生意,在工厂打过工。
    
       在潜逃至广西玉林时,周认识了女朋友卢某,2003年,周与卢来到梧州经营药材生意。去年4月22日晚7时许,正与女友散步的周被抓获归案。
    
       昨日,周赤彤在庭上对自己的行为深表后悔,他哽咽着说:“我的父母年纪都已经很大了,等我出来后,还要为父母养老……”
    
       周的律师昨进行了罪轻辩护,法庭将择日宣判。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9:北京游客同情(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8(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四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7(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6(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一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5
  • 电话询问麻雀行动杨海涵家乡长春政府/王宁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4(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九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3(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八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七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1(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六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杨海涵的母亲马永田的感谢信
  • 麻雀行动杨海涵家乡官员回信:无法打开博讯网页/王宁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5(图)
  • “麻雀行动”参与者胥晓琦遭威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7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二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参与者在北京上访(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5(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一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九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拟长期坚持并加强上访力度(图)
  • 母亲参观世博被抓,儿子赴纽约加入“麻雀行动”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0(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5(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一(图)
  • 麻雀行动杨海涵家乡官员回信3:爱国/王宁(图)
  • 建议把被强拆户遭遇编成芭蕾舞剧——声援“麻雀行动”
  • 武汉江汉区市民再次声援“麻雀行动”
  •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 刘建永:论“麻雀行动”的伟大现实意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