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郴州林业局欧晓龙等7人莫须有的“受贿”罪名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2日 转载)
    
     尊敬的网民朋友: 您好!
     (博讯 boxun.com)

     湖南省郴州市(地级)林业局欧晓龙等7人,因被强加莫须有的“受贿”罪名,严刑逼供任意制造所谓受賄口供,而含冤入狱。这不仅是中国公民的不幸与悲哀,也是中国法制的弛废与耻辱!人权何在?
    
     一、淫权嚣狂 欲加之罪酷刑拷打
    
     第1次,2002年3月17日21时30分至19日20时20分,东江水电厂宾馆。3月17日21时30分,郴州市检察院欧某等人敲门,未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找欧晓龙有点事”,一场事关生死荣辱的悲剧噩梦从此开始。毫无防备地随欧而去。上车前欧拿手铐铐我,“什么意思?难道我犯了什么罪?”拒之,“这是公务,还是配合为好,有什么讲得清。”心想也是,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上车问“我究竟有什么罪?”“没什么,就是你收受红松公司董事长欧阳明贿赂的事。”“我绝对没有收受过红松公司任何人一分钱的贿赂,也绝对没有为红松公司任何人谋取过一分钱的利益,绝对搞错了。”“我们市检察院抓你没错,这个案子是市委李书记(原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2006年倒台,判死缓)批了字的。” “你不老实,对你没有好处,这个案子是一定要搞到底的,不管你说还是不说。”约半小时,车进资兴市东江水电厂宾馆,入105房。见我“顽固”令我“跪下”,“我是不会跪下的。”两人扭住我的双手,两人踢踩我的双脚、小腿,强行致我跪下,踩住小腿。“你们拿枪打死我算了,我视死如归,你们刑讯逼供,只要活着就要坚决斗争到底。”接着暴风雨般的拳打脚踢,“你顽固没有好下场,只要招了,把钱退了,就不关你,给你取保,不然就把你丢进去(指进看守所)。” “我们检察院搞你没错,我们没有办过错案。”“你们办不办错案,我没有调查,但说我受贿,绝对错了,欧阳明我认都不认识,怎么受贿?”“是不是我们级别太低了,要院领导来跟你讲?”“随你的便。”“你们这个案子这么多人,提钱的手都要发抖,而且是李书记批了字的,要从严惩处,你老婆会跟你离婚。”“你们就是要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3月18号上午,矮胖子安仁籍科长说:“不招就把他挂起来。”随后就双手向上吊挂在防盗网上,只能脚尖着地。晚上,蒲副检察长关心地说:“小欧,我们原先认识(蒲原在宜章县当副书记,工作认识),你们这个案子这么大,这么多人,这么多钱,市委李书记批了字的,你要老实交代,不要有顾虑。”“认不认识不重要,你们说我受贿,绝对没有,刑讯逼供,绝对要控告。”逼我写个保证,“我绝对没有收过红松公司欧阳明及公司任何人一分钱的贿赂,也绝对没有为红松公司谋取过一分钱的利益,如果有,枪毙也无怨无悔。”欧等人讲:“还蛮硬啊!”拳打脚踢,“跳芭蕾舞”(双手向上吊挂在防盗网上,只能脚尖着地)白天晚上不准睡觉,只给一口饭一口菜,车轮战……。19日20时20分上车,送到资兴市看守所,才拿出拘留证签字,无证拘禁47小时。
    
     第2—5次.3月19日20时至27日14时,看守所。3月20日8时由资兴市看守所转郴州市第一看守所,23日17时转桂阳县看守所,25日13时转嘉禾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提审时,欧所问的第一句话是“怎么样?还好受吧!”“快被整死了。”“那你招了算了。”我只一句话:“绝对是栽赃陷害,绝对没有受贿,绝对搞错了。”为什么频繁转看守所?办案人员特别关爱嫌疑人,一是自己亲自动手动脚感受致人欲死的狂妄,抖威风;二是丢进看守所,犯人打犯人,以毒攻毒,有助于早日“招供”。
    
     第6次,3月27日14时至30日7时48分,东江水电厂宾馆。27日14时从嘉禾县看守所提到东江水电厂宾馆108房审讯。跪、站、拳打脚踢、“跳芭蕾舞”、白天晚上不准睡觉、车轮战……。拿出欧阳明所写的,贴上我一张半身警服照“把钱交给这个李科长”的字条给我看并说“这么扎实了,还顽固什么?”“他是交给李科长,我是堂堂的欧副科长,显然牛头不对马嘴,把你的照片贴上去,你也是李科长。”又拿“同案犯”骆礼忠、李德才的“口供”距离一米以上,看不清楚,我根本不知道“同案犯”是哪几个人。“他们都招了,你还能顽固过关吗?”“正常情况下,谁也不会冤枉自己,他们说了是他们的事,我绝对没有,刑讯逼供是要付出代价的,打死我变鬼也不会放过你,到时候不要不认账。”“你不招就把你交给张湘酃去搞(张是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你们不要败坏张湘酃的名声,堂堂市检察院,连受没受贿都搞不清,还要交给公安局去搞,有什么脸面?干脆趁早把牌子取下算了。”五十多岁的长者说:“有一个人关在桂东县也是不招,张湘酃带了20多个人去,一个晚上就招了。”“不要骗我,审一个人,张湘酃用得着带20多个人去吗?”“要把你关到衡阳、长沙去整死你。”“哪里都是共产党,没什么害怕,如果送我去美国,我将感激不尽,请你们吃饭。”“把你搞到长沙用测谎仪测,看你还能顽固多久。”“问心无愧,越先进的仪器越好。” “你与检察机关对抗,绝对没有好下场,不死也要脱层皮。”“手无寸铁的平民哪个敢与你们对抗。除非吃了豹子胆,没有受贿不存在对抗。”“只要你招了,判个缓刑还可以保住工作。”“没有怎么招?”“那我们会用上所有的手段,厉害的、难受的还在后头,看你这样子,又黄又瘦,招了算了,免得受罪。”“还不是你们整的,总会有报应的。”“你老婆到检察院给你带了些衣服,还有500块钱,你不招,就不会给你穿。”春寒,穿一件衣服冷,将空调开到最低。“不给就不给,无非是想冷死我。”在车上,审讯时,多次讲“你还不招,拿钱的手都要发抖,”“我从来没有发抖过,因为没有提过蛮多钱。”“你肯定拿了蛮多次,所以不发抖了。”
    
     3月29日晚上,反贪局长袁某说:“欧晓龙,原来是熟人啊(袁原在市林检科任科长,工作认识),你这个案子是市委李书记批了字的,我们一定要办下来,希望你老实交代,不要顽固了。”“你们说我受贿,绝对没有,我拿脑袋担保,请你查清楚。”“你不老实,就会用上所有手段.”“那你拿枪打死我算了,可以视死如归。”“打是不会打死你,只要承认就行了。”“你也不敢打死我,还没这个狗胆,刑讯逼供你不要忘记,今天讲的话也要记住,只要我不死,会有那一天的!”
    
     第7次,3月30日至31日,部队招待所。30日7时48分从水电厂宾馆108房带上车,欧用我妻给我装衣服的绿色手提袋(98年参加警衔晋升时所发)罩在头上,顿感今天肯定不死也要脱层皮了。行几公里进入一部队招待所(平房),欧说:“找个地方挂。”后在平房瓦梁上捆上一根铁丝,将我拉过去站在4块红砖上,打开手铐,强行戴上白色护腕,“要搞我就没必要戴,既然做鬼就不要怕留下罪证。”“看你还能硬多久,我就不信你是硬骨头,比你硬的多的是,最后还不是都招了。”上吊拉紧于那根铁丝上,抽走4块红砖,人悬吊,背靠窗,面向床。可以想象,100多斤上吊于手而悬空,酸胀麻辣痛五味俱全,难受想死。开始还本能的叫喊“惨无人道,迫害无辜,侵犯人权……。”几分钟就口干发苦喊不出声了。隔几分钟有人进来:“喊什么喊,喊也没人来救你,有本事硬下去啊。”“没有的事,怎么招?”“那是你的事,只要按我们掌握的招了,就行了。”“不可能!”“那就看你是不是坚强的共产党员了,厉害的、难受的还有的是,只怕你受不了这么多。”见我不“承认”“顽固不化”,将悬吊的我推来推去“荡秋千”,本来就万分痛苦难忍,实在是火上浇油,想死而又死不了,怎么办?“投降屈服”根本不甘心,唯有忍耐坚持,咬牙切齿,汗湿衣裳,双方僵持着、较量着,从上午8点20分钟延续到下午4点30分,实在是度秒如年,痛苦之极生不如死。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上厕所、尿在裤中,悬吊8个小时,极端难受,只是想死。防线彻底崩溃,看来不“招”是肯定过不了关的,那又怎么办呢?只有假说。便说 “我说。”“那你要讲真的,骗我们就又把你吊起来。”“讲真的。”欧将我悬吊的手铐打开,突然摔下,痛得我火花四溅,“手断了。”“断不了,断了也没关系。”双手肿的象紫色面包,放下坐在客厅沙发上,“我已吊了一天,喝点水行吗?”段用一次性杯子打了杯水给我,水还未喝,手指着我“快讲。”“我只吃过一次饭,拿过一万元。”想以此解脱过关。欧立即暴跳如雷地站起来指着我说:“你不是一次,而是三,四次,几十万元,你乱说,又吊起来。”几个人又来拉我的手要去吊起来,万分恐惧,没有勇气再“顽固抵抗”下去。果然不是一个坚强的共产党员,没有能够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如果真的死了,也就不会有未来的斗争,死又不甘,不死又忍受不了极端痛苦。在无法无天、无助无奈之下,被迫说:“你说怎么样吧!”接着欧拿着一个笔记本和一张表格,列讲了“1998年8月的一天欧晓龙(公安科副科长)、骆礼忠(副局长)、李德才(退休干部)受贿24万元,平均分得7.5万元,欧阳明单独给骆礼忠一万元,剩下5000元由欧晓龙给司机郑德华,心好黑,一直未给郑;2000年正月的一天,欧、骆、李、何松涛(木材管理站长)、罗邦华(稽查队长)受贿14万元,人均2.5万元,郭晓凤(骆妻)1.5万元;2000年9、10月间欧一人一万元;2001年正月的一天,欧、骆、李、何、骆临飞(林政科长)受贿14万元,人均2.8万元。 4次共计53万元。”每次当众将钱袋子交给“林业公安李科长”,他们认定骆礼忠就是行贿人欧阳明讲的邹(周)局长,欧晓龙就是林业公安李科长,没有我们几个人的姓和名。这下全完了,丢进黄河洗不清了,“说是就是,不是也是。”权大于天,可以改变一切!签字时,讯问笔录上地点、时间、人员都未写,我说:“怎么不写?”欧说:“哪这么啰嗦,签了就行了。”起诉后,律师会见时才发现此悬吊之地填写为东江水电厂宾馆。30日悬吊放下后,一个有“良心”的检察官见我双手肿状,开车到资兴城里买了一瓶红花油,我拒擦,他们强行按住擦,后来放在我的袋子里带到看守所,因为是玻璃瓶而被没收。吊我的护腕,放下时,我将衬衣衣袖盖住,也带到了看守所 。后交给了法院。
    
     3月31日转反贪局,17时左右,袁再审,逼我写一张要我妻姐夫罗某把“1999年,2000年两次借给他共7万元钱给办案人员”的字条。19时40分送郴州市第二看守所(简称市二看下同)。
    
     第8次,4月2日上午,宣布逮捕。在市二看,欧说:“为什么骗我们,你没有借钱给罗某。”“本来就没有,那是你们逼我没办法。”宣布逮捕,拒绝签字。“你还想吊是不是,顽固有你好受的。”慑于淫威无奈签字。
    
     第9次,5月8日上午,追问钱的去向。在市二看,欧说:“存折密码是多少?”(存折是我告诉他们的,家里一个1.5万,办公室一个1.5万,除此之外没有钱,2个存折是全面搜查“所获”)我拒绝。“你还不怕死,带出去就是了,看你还有什么能耐,到时候还是要讲的。”恐惧,讲出密码。“你的钱究竟到哪里去了?”愤怒之下,既十分害怕再被整,又于心不甘,不知从哪来的勇气,突然叫喊“我把钱交给你了,要你写个收条,你说要50万元才写。”欧被突如其来的话一逼:“你、你、你不要乱说,有种等着吧!”
    
     第10次,7月1日上午,市起诉科提审。肖某:“你的案子已移送起诉,你有请律师和回避的权利。”“知道。”“你知道为什么今天提审你?”“今天是党的生日,希望能实事求是。”“你受贿是实吧!”“绝对是冤枉的,根本没有这回事。”“3月30日的交代不是承认了嘛?”“那是欧等人把我悬吊八个小时后,他们指供、逼供、诱供的,不是事实。”“刑讯逼供你可以去告,我们不管。”“我知道你们不会管,你不可能说公道话,你们是一家的,我肯定会控告。”要我签字,我说:“你不写上把我悬吊荡秋千八个小时后,办案人员欧某等人指供、逼供、诱供的,我是不会签字的,你可以走了。”这样肖写下了这句话,但未写欧某,我签了字。
    
     第11次,8月23日至29日,四一四工厂。换了人马,雷、黄、赵、刘从市二看将我带上车,罩上纸箱。生死考验又来了,会去哪里?会不会去四一四(坦克修理厂,偏僻)?果然车开到了四一四工厂招待所,在进大门左第一间。强行戴上白色护腕,“何必呢,要搞就不要怕留罪证。”“你翻供,你硬,看你还能顽固多久。”雷将我左手从腰后向上用力猛推,掌心向下,黄将我右手从脑后向下猛压,掌心向上,铐住手铐,称“背宝剑”。接踵而至的是吊挂窗户铁杆上、办公桌横杆上、赤脚叉开踩在办公抽屉约一厘米宽的两边木板上(约几分钟,出于愤怒,把左边木板蹭开两半,后成了打人工具)、赤脚叉开一米以外站立,脚向内收,拳打、木板打、脚踢脚踩、敲脑壳、泼冷水、铐至极限然后推拉手铐、白天晚上不准睡觉、用袜子堵嘴,花样之多,致人欲死,可见办案人员手段之残忍。。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尿在裤中,一天两餐,每餐不足一两饭一两菜,至29日,全身多处青紫,双脚至大腿根部浮肿不能弯曲,双手象紫色面包,连死的机会都没有。开始时怒火中烧,大喊大叫,一会儿就口苦发干不出声了,“你翻供、对抗,有本事,喊什么喊。”“你不招就要搞死你,看你有多硬。”“每天安排几个人就这样搞下去,叫你人不像人,就是冤案,也要搞你个半死,在这里搞你几个月,比坐两年牢还要难受,看你能不能走出这条门。”“打了你,没有谁为你作证,喊也没用,再喊用袜子堵住嘴。”“罗粤湘(被同一人栽赃,苏仙区林业局干部)喊天喊地,你去救了他吗?没用的。”“我们会先与法院商量好判你多少刑,开庭是一种形式没用,要把你丢到郴州监狱去,一天刑也不能减。”多次翻骆、李、何的“口供”给我看,“他们都招了,就你顽固不化,不搞死你也要把你搞垮,招了就可以了。” “你讲与你无怨无仇,没有必要这样子搞,今天老子就是要与你无怨有仇,搞了你又怎么样,有本事你去告吧,看哪个给你作证。”“你讲也得讲,不讲也得讲,反正我们掌握的你讲了就行了,不然不会放过你。”……精神,身体遭受非人摧残,苦不堪言,绝境中又死不了。再次被迫而无奈地在赵所讲的与“3月20日口供” 一致的笔录上签字。当追问钱的去向时,我一会说给人做生意去了,一会说在炒股,周打电话查询,根本没有欧晓龙这个人。“你又骗我们,你真的想死,这次是不会放过你的。”赵说,“其实钱在哪里,我也晓得,你送给骆2次共3万元,送给刘某(局纪检组长)两次共9万元,在办公室给的,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也得承认,不然不会放过你。”
    
     刘一个人在时,多次问我,“你为什么收欧阳明的钱,帮了他什么忙?”“我不知道,你们可以去查。''“为什么送钱给骆、刘,是不是想当分局长?”“我有自知之明,学历低,太老实,不适合当官,不够条件。我也不知道欧阳明为什么要送这么多钱,更不知道为什么要送钱给两个副职而不是一把手。”
    
     8月29日在刑讯现场,赵说:“等下有人提审,必须按交待的讲,乱讲就要搞死你”。起诉科肖某,综合科雷某先后提审,赵等人均在场。他们拿着“口供”边看边写边问。我没有胆量再讲刑讯逼供,我穿短裤,T恤,伤情可见。在回市二看的车上,赵多次威胁说:“你再翻供,就要再把你搞出来。看你还翻不翻供!”看守所值班干部知道“提外审”就是刑讯逼供,见我伤情问:“怎么样?”我说:“没死就是万幸,想死又死不了。”
    
     第12次,9月24日至25日,又到四一四。赵等人又到市二看将我提上车,同样罩上纸箱。到四一四招待所右边第一间,手段同上次,赵说:“谁要你翻供,赃款哪去了?为什么要乱说送钱给骆某刘某了。”“没有人要我翻供,没有这么多钱,没有说送钱给骆某刘某。”“你顽固,不配合,我就让你受个够。其实抓你之前,骆就在办公室要你翻供,环保局在查了,如果被抓不要招,招了也要翻,律师也讲要你翻供,只有翻供,案子才好办,你承认不承认都是这样。”“我自己清白,用不着谁要我翻供,根本没有这回事。”“是不是要搞死你才讲?”一会讲到澳门赌掉了,一会说在去广东的车上被盗了,他们不信,因为没有具体过程。又编了“钱一直放在办公室壁柜里。”其实局办公室经常被盗,谁有钱敢放在办公室呢?他们搜查了,除我告诉的3万元存折外却别无所获。这几个无辜者既无巨额存款,又无巨额现金,既不参股炒股,又不办矿办厂,既无高消费,又无大吃大喝嫖赌,钱为什么会不知去向……?
    
     第13次,11月19日,市检察院李军一人在市二看提审,再次翻供。
    
     所有所谓 “受贿”涉案人的“口供”都是在偏僻场所刑讯逼供、致人欲死而又死不了的惨境中,办案人员讲、办案人员写、受害人被迫签字制造的。我们亲身体验了检察机关祸国殃民之徒的残忍与嚣狂,亲身经历了司法腐败的残酷与悲哀!
    
     欧晓龙体重由130多斤减至不到100斤,二个月就秃顶了,身体多处至今麻痛不止。骆礼忠、李德才各休克2次。罗邦华体重由150多斤减至90来斤。
    
     这是不是刑讯逼供?与法西斯有什么不同?检察人员刑讯逼供执法犯罪,还有没有王法可管???
    
     二.亵渎法律 枉法裁判侵犯人权
    
     这起没有具体经费来源(没有公司董事会、财务、职员知道向我们行贿及相关的经费票据凭证)、没有“受贿人”具体姓名(只有邹局长、李科长,而市林业局没有邹局长,林业公安科也没有李科长;那三个人还有两男一女;那三个人还有两个男的。没有与我们相符的任何关系)、没有行受贿具体日期(请吃饭的发票也没有)、没有具体事项求助、没有具体谋利事实证据的“受贿”案,经过检察院办案人员刑讯逼供,精心制造,将无辜者强行对号入座,历经3年3个月(在看守所严重违法超期羁押),3级法院4次审判,仍以欧阳明一人栽赃捏造的行贿口供定性,以刑讯逼供制造的受贿人“口供”定罪,将我等打入人间十八层地狱,不知道中国还有没有国法?还有没有人权???
    
     2002年3月17日起,“涉案人员”先后“落网”;
    
     2002年12月30日,郴州市检察院(2002)第88号起诉书;
    
     2003年3月11日,郴州市中级法院最大审判大厅公开审理,延期宣判;9月8日,郴州市中级法院(2003)第3号刑事判决书;
    
     2004年6月2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3)第116号刑事裁定书;“撤销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第3号刑事判决;此案发回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2004年8月3日,郴州市中级法院(2004)第3号刑事裁定书;“准许郴州市检察院撤诉。”
    
     2004年9月9日,郴州市苏仙区检察院(2004)第133号起诉书;
    
     2004年10月18日、11月25日,苏仙区法院二次开庭审理,延期宣判;2005年2月7日,苏仙区法院(2004)第168号(重审)一审判决书;
    
     2005年5月13日,郴州市中级法院(2005)第19号(重审)二审裁定书;
    
     2005年5月24日,苏仙区法院(2004)第16号执行通知书;
    
     郴州市二级法院(重审一二审)判决书、裁定书与省高级法院撤销的原郴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内容同出一辙,没有增加任何新的犯罪事实和新的犯罪证据。
    
     至此,一场由原郴州市委书记“高度重视”,市检察院“精心制造”,市中级法院“两锤定音”的惊天冤“铁”案让“受贿犯”骆礼忠获刑10年6个月,欧晓龙获刑10年,李德才获刑6年(因病在看守所保外就医),何松涛获刑3年(在看守所时判决未下,刑期已满,取保释放,极为罕见),罗邦华获刑3年缓刑4年,骆临飞不起诉。
    
     无辜成了刑讯逼供的牺牲品,法律成了淫权者的磨刀石。淫权改变不了无辜公民的清白人生,淫威否定不了刑讯逼供的罪恶历史!
    
     三、捍卫人权 决斗抗争誓死不辞
    
     既是绝对的冤假错案,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绝对捍卫人生清白,决斗抗争对底。总会有清官为冤民作主、青天为冤案昭雪的那一天!作恶多端的祸国殃民之徒终有死无葬身的那一天!!!
    
    
    
     申冤人:湖南省郴州市林业局
    
     欧晓龙 15873597954
    
     邮 编:423000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