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一个退休教师的艰辛上访路(之四)——访民变为“罪犯”/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访民詹祥元(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访民 詹祥元
    
    一个世界在变化;一个社会在变化;一个人也在变化…….。
    曾听说过鱼龙变化吗? 谓鱼变化为龙。比喻世事或人的根本性变化。
    我就是变化中人之一。真称之为变化如神; 变化多端; 变化莫测 ;变化无常。从教师变为“学生”;从胆怯变得“胆大妄为” ;从居民变为“访民”;
    从访民变为“罪犯”!
    
    大家不禁会觉得不可思议,但事实是这样。自从地方腐败政府开始设法纠集开发商抢我们家祖宅之时,我就变得“不可理喻”:看见强盗我会变得咬牙切齿;看见强盗我会变得浑身颤抖;2009年12月17日我亲眼目睹自己的祖宅---历史建筑被几百人用大型挖土机摧毁,我真想变成一颗导弹,将这群强盗彻底消灭!
    
    因此,人们不难理解为什么人会有如此大的变化,是由于外因引起了内因的变化,这就是许多老实人也会大开杀戒的原因之一。因为不公正的“社会”教育了你;地方贪官教育了你---“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不给就抢!!!
    
    自从走上了上访路,我就变得“不可救药”了。“北京两会”、“上海世博会”
    我就变成了“危险分子”,被24小时监管看守,几乎变相在家中坐牢,我现在真正体会到人身没有自由的味道。甚至于看守的一位年轻人说:“上级有命令,不能让访民离开周浦镇。”多么可笑、多么幼稚、多么愚昧。此时我变得义无反顾与这群看守我的愚者进行不屈不饶的斗争,冲破封锁离开周浦镇。
    
     我的“变化”将会成为我一生中最难忘、最具有历史意义经历;也许哪一天要上演“访民”,我可以为导演提供最好的资料和素材。中国社科院的一位院士曾指出:“上访之所以成为政治焦点,不仅仅是因为上访人次的持续增长,而更在于因为各级政府视访民为罪犯和敌人而加以镇压,并因此引起了越来越大的冲突”。
    
    图一:带领民工来强拆我家祖宅的“黑头目”,也是监守我借住房前的指挥者
    一个退休教师的艰辛上访路(之四)——访民变为“罪犯”/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访民詹祥元
    
    图二、两个守候在桥上的“保安”
    一个退休教师的艰辛上访路(之四)——访民变为“罪犯”/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访民詹祥元


    
    图三、守在门房的“保安”
    一个退休教师的艰辛上访路(之四)——访民变为“罪犯”/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访民詹祥元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世博,盼来了,学校,离别了,去路不知何方?周浦镇一中学生哭诉/朱野弟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三)/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访民------方丽娟在新年里被“狗”看管(图)
  • 寄往天堂对故人的思念/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一)——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官商、警察共同祭拜消灾(图)
  • 不是黑社会而是社会黑(上海南汇周浦的最后掠夺!!!)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9)——浦东周浦镇200多年的詹氏古宅被强拆(图)
  • 上海南汇周浦镇拆迁公司(图)
  • 上海市浦东周浦镇塘东村一女子裸体抗强迁!
  • 上访的悲哀(之一)/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丧尽天良的暴力拆迁:上海周浦一天被强拆三家/詹祥元(图)
  • 上海浦东周浦镇詹氏200多年古建筑正被强拆(图)
  • 是谁逼我们走向绝路?(-----请联合国关注上海周浦抢劫!!!)Who will drive us up a wall? (Wish U.N to keep your eyes on robbing land in Shanghai at Zhoupu)
  • 不是黑社会,而是社会黑:上海南汇周浦的最后掠夺!(图)
  • 揭露上海市南汇区周浦镇政府在拆迁中行政不作为
  • 南汇区周浦镇政府违法行为在逼迫我退党
  • 上海市南汇区周浦镇暴徒抢劫事件,派出所不作为 (图)
  • 南汇周浦发生枪击外地农民工事件,派出所见死不救
  • 评上海市周浦镇发生喷涂“贪官不得入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