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唐士军:就我案再审致沪市高院“补充陈述”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0日 来稿)
     经与市高院多个部门负责人沟通,特别是与申诉审查庭孙培江庭长、周林发审判长、杨宇红法官沟通,我案再审正在沪市高院加紧进行。为了更全面、更明确、更系统反映本案一二审程序、实体错误,按照周林发审判长、杨宇红法官意见,除了已提交再审申请和6月10日听证笔录,本记者又向沪市高院提交了“民事再审书面补充陈述”,18日下午14:26交沪市高院收发传达室工牌419号工作人员收呈;10日接到过本记者的310033号女警员,其时也正在收发室待命。提交完书面材料,本记者即致电杨宇红法官,请求查收,杨宇红法官态度很好,她说:工作人员会送上来的,谢谢。
    
     现将此“补充陈述”一并发布,请各路法律人不吝指教。谢谢各界朋友的关注、支持和帮助! 唐士军 2010.6.20 (博讯 boxun.com)

    
    民事再审书面补充陈述
    
    尊敬的周林发审判长、杨宇红法官:
    
    我是贵院决定再审民事案件申请人、原审(2008)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5210号案件上诉人唐士军。
    
    我案经广泛报道,已受各界关注,感谢市高院决定立案再审本案。申请人再审请求与本案上诉请求基本一致,请高院认真审查并依法支持其中主张。10日,杨宇红法官已就申请人再审请求与事实理由,主持听证,有关听证情况已经公开发布。遗憾的是被申请人未能参加听证。鉴于本案错误主要是由一二审法院故意枉法裁判导致,故此,本案的查错纠偏,主要是“法律审”,即逐条核对判决书中判词是否背离法律条款。
    
    《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14号)第13条规定,“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法释[2001]33号)第6条也有相同规定。本案经一二审认定属于劳动关系,经法庭确认参与诉讼的用人单位(被告、被上诉人)为农民日报社,申请人实际工作部门《中国现代企业报》编辑部因不是独立法人,经两审法院裁定未参与诉讼。
    
    按照劳动法及其处罚办法和劳动合同法及其实施条例规定,劳动关系建立,用人单位负有依法履行提供劳动条件、签订书面合同、实行“同工同酬”“及时足额”支付薪金、办理社会保险等法定义务。一二审期间,农民日报社未向法庭提供任何有效证据,证明其已经依法履行提供劳动条件、签订书面合同、实现“同工同酬”“及时足额”支付薪金、办理社会保险等法定义务,更没有依法提供双方依法补签的被“视为”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而劳动者不予配合签署该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情形发生的证据。
    
    关于未办理社会保险,经京沪劳动监察大队劳动执法,用人单位已函告申请人同意办理,提交一审法院被无视;关于背离“同工同酬”一再恶意克扣工资最后恶意停发薪金,导致劳动者生活极度困难,用人单位唯一的说辞是“为了规范管理”延误了工资发放,无德无耻更无赖,简直是驴头不对马嘴;关于不提供劳动条件(用人单位长期违约不提供署发记者证及在沪开展新闻工作办公场所年包干经费5万元人民币等,违反新闻记者证与记者站管理办法,和与沪上同等人员比较,属于严重的就业歧视),无效代理律师谎称“报社无权颁发”,事实是因为不签劳动合同长期未予申领颁发;关于单位长期不签书面合同劳动合同,无效代理律师谎称劳动者“长期工作与生活在上海”……对此,申请人已经向两审法庭提交多份质疑检举材料,并有百余篇文章公开质疑,遗憾的是,一律被两审法院“选择性失明”。
    
    6月10日听证期间,杨宇红法官有几个问题意味深长,申请人已通过媒体公开回答,现书面提交。1。问:一二审期间有没有主张过社会保险?答:申请人在劳动监察、劳动仲裁、一二审期间一再书面主张,而且社会保险系劳动合同建立后用人单位必须履行之法定义务,并非可有可无,一二审故意“躲猫猫”不予支持,明显属于故意枉法。请求再审支持。2。问:某某报编辑部是不是给你发过终止“合作关系”的电子邮件?答:是的。但经一二审认定的被告与被上诉人到底是谁?如果是某某报编辑部的话,它为什么一二审均未参加诉讼?既然未参加诉讼,那就最好不要提及。另外,本案经一二审确认的关系是劳动关系,如果再审期间仍说什么“合作关系”,那是沪上高级法院在打基层法院认定的“嘴巴”。不过由此可见,本案至今“豆腐渣”一包,申请人曾两次请求重新开庭审理,被两审法院不予理睬。请求沪市高院再审。3。问:你不是在某某报工作吗?答:是的,正如杨宇红法官在沪市高院申诉审查庭工作一样,本记者是在被申请人下属某某报工作。经一二审确认,某某报编辑部只是被申请人下属一个工作部门,它既非被申请人负责人事财务的党务人事处、劳资处,更不是具有用人权、财务权的独立法人,因此经一二审裁定均未参与诉讼。这正如杨宇红法官听证本案,最后出具的司法文书必须以“市高院”名义而非“申诉审查庭”,这是一个常识。本案一二审期间,被申请人除了“管辖异议”“上诉”加盖了红印外,律师委托书、唯一一份“答辩状”均未盖被申请人公章,被法庭宣布代理无效;无效代理的律师,应付差事、临时打印提交法庭的“某某报唐士军稿费发放细目”“唐士军与某某报编辑部的三封通信”等,骑缝章均为某某报编辑部而非法院认定的本案被告、被上诉人,属于明显的程序违法,申请人一再质疑检举,被两审严重无视。再审期间,杨宇红法官继续拿某某报编辑部说事,是想新增当事人进来参加诉讼吗?这是对一二审主体认定的否定还是维持呢?请杨宇红法官、周林发审判长,并申诉审查庭孙培江庭长、田文才副庭长各位领导明鉴。
    
    现在,按照民事诉讼法179条多项规定,看看本案依法再审是多么的理所当然:
    
    (一)用人单位不能依法提供证据已经严格履行多项法定义务,一二审法院未予依法处理;本人一再主张上述多项权利,一二审法院始终不予处理。二审期间,本人向法庭提交了两份重要新证,证明一审采信假证,一审采信假证导致判决失当。但二审法院未予依法审查,反而以“完全正确”理由维持原判。两份新证,重新提请高院审查。
    
    (二)1.没有证据证明“月基本薪1000元”属于本案双方合意。法院既然认定本人与农民日报社自2006年3月22日建立起劳动关系,农民日报社始终不能就既长期不依法调入劳动者工作关系也不依法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实行“同工同酬”“及时足额”支付薪金,而是奉行“内外有别、厚彼薄此、就业歧视”做出解释,劳动者是依法凭职业资质、能力应聘就业的,用人单位背信弃义一再克扣、恶意拖延薪金发放,是在“打发叫花子”吗?背离同工同酬法定原则,一二审法院掐头去尾、断章取义一再强奸劳动者必须同意接受“月基本薪1000元”的故意枉法认定,意欲何为?请市高院明镜高悬。2.本案中,用人单位与一审法院合谋法外“创造”了第四种劳动关系--“不定期的劳动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两部劳动法律均没有明确写进。农民日报社最初一再谎称双方不是劳动关系,被法院两审驳回后,又谎称双方实为为无法律依据的“不定期的劳动关系”,法院匆忙采信胡判乱判究竟是为什么?法院既然依法确认本案劳动关系自2006年3月22日建立,而且迄今依法存在,这一劳动关系存续时间长达4年3个月之久。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关系建立满一年不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视为双方建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应当立即建立书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该法规定劳动关系存续时间的计算,包括劳动合同法之前的存续时间。可见,本案劳动关系,应当自2008年1月1日建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那么到2008年10月23日一审判决出来,徐汇法院的合议庭组成人员,难道不知道我们双方应当建立怎样的劳动合同?为什么要让违法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不想签就不签”牵着法院的鼻子走?这正常吗?两审法院的有关法官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干黑活”?劳动仲裁说“事业单位”所以劳动关系存续情况到底如何不管,一审编诓露馅,作为负责终审的沪一中院为什么不予纠正?反而又编出第三种说辞贻笑大方?请市高院依法再审。3.劳动法和劳合法均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提供必要劳动条件、办理社会保险等,一审事不关己、二审高高挂起,一再称本人要求用人单位“对已存在劳动关系负责”的“权利主张不明确”,从而不予处理。申请人一再主张,而且在一审判决出来前一个月就提交了明确完备的“补充陈述”,徐汇法院为什么要“选择性失明”?难道其是农民日报社出资开办的“私家法院”吗?请市高院明察。4.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可怎样依法终结这一劳动关系?一审的认定贻笑大方,二审的认定同样贻笑大方。上述种种枉法认定,均缺乏主要事实依据,属于典型的认定不清,不予纠正,无以维护法律之尊严。
    
    (六)一个劳动关系,究竟有几个用工之日?必然是一个。劳动法律是用来调整劳动关系的,而不是“阉割”“强奸”劳动关系的。用工之日,不是法规实施之日,不可能出台一部法规,同一劳动关系就会出现另一个新的“用工之日”。本案劳动关系从2006年3月22日建立,这一劳动关系之“用工之日”是2006年3月22日。因此,2008年1月1日劳合法实施当日,本案劳动关系的现实状态是“用人单位用工1年9个月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早已超过劳合法“用工满1年未签书面劳动合同”之规定。因此本案劳动关系,一二审判决称“自用工之日满一个月不满一年”者云云,显然是故意错用法律。一二审法官应该清楚“用工之日”和“法律实施之日”是两个概念,故意将二者混为一谈,司马懿之心路人皆知,亵渎了法律、践踏了司法公正。错误适用法律条款,何来司法公正?
    
    (十二)申请人一再依法主张要求审查“月基本薪1000元”是否“同工同酬”,一再主张用人单位应当提供署发记者证、办公场所、办公经费等劳动条件及办理社保等,原两审判决一再以申请人“主张不明确”或“不属于法院调解的范围”为由回避评判,未对此诉请作出裁决,明显违反劳合法与新闻记者证、记者站管理办法,属于原判决遗漏或借故拒绝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作出裁决。
    
    没有程序正义,则无实体公正。用人单位一审委托代理无效,其间荒谬不堪详述,属于明显作弊,可见此案一审审理程序违法。为追求司法公正,本人请求一审法院按缺席判决或重新开庭,法院未予支持,甚至最后涉嫌徇私枉法做出错误判决;二审期间,沪一中院又是以所谓“案件太多”的理由,违法超过三个月审限,延期三个月审理本案,“猫盖屎”被一再问责,且书面要求发回重审,沪一中院未予理睬,最后慌里慌张“终审”维持原判。一二审程序违法,涉嫌故意枉法裁判,直接影响了本案公正判决。
    
    以上所见,本案完全符合民事诉讼法第179条要求法院再审之规定。希望市高院明镜高悬,公开依法再审本案,用实际行动树立司法公信力,切实维护法律尊严。有关再审动态新闻,将同期在媒体公开,欢迎各位法官批评指正。
    
    民事再审申请人 唐士军 2010.6.18
     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士军:致沪市高院“民事再审申请”及其他
  • 唐士军:致沪市高院立案庭张昌华庭长麦珏副庭长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