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唐士军:致沪市高院“民事再审申请”及其他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7日 来稿)
    
    唐士军:致沪市高院“民事再审申请”及其他 父亲军旗前照 发表于2010年06月17日 11:27 阅读(1) 评论(0)
     分类: 个人日记 举报 (博讯 boxun.com)

    
    
     经与负责我案再审的周林发审判长确认,6月10日主持听证的是市高院申诉审查庭杨宇红法官。
    
     本案一二审程序、实体严重错误,涉嫌故意枉法裁判,已经造成很坏影响。被侵权的新闻记者唐士军向负责终审的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希望通过“院长发现”环节纠正错误,书面提交潘福仁院长暨该院审委会的“民事再审申请”,长达一年间被无视,既不受理启动再审又不依法驳回,沪一中院如此这般藐视法律,令人气愤;加上暗使不明黑暴推殴恭候“院长接待”的新闻记者唐士军,沪一中院本应合理合法处理此案,却采用“谎言+暴力”,生硬、冷漠对待“人民不满意”,破坏司法公信力毫不收敛、践踏司法公正无所顾忌,令人唏嘘。依法治国,本记者将不惜一切代价,要求有关负责人必须对此承担后果!
    
     6月10日,本案在沪市高院再审听证,经广泛报道,受各界关注。听证期间,杨宇红法官的几个问题意味深长,特此公开回答。1。问:一二审期间有没有主张过社会保险?答:申请人在劳动监察、劳动仲裁、一二审期间一再书面主张,而且社会保险系劳动合同建立后用人单位必须履行之法定义务,并非可有可无,一二审故意“躲猫猫”不予支持,明显属于故意枉法。请求再审支持。2。问:某某报编辑部是不是给你发过终止“合作关系”的电子邮件?答:是的。但经一二审认定的被告与被上诉人到底是谁?如果是某某报编辑部的话,它为什么一二审均未参加诉讼?既然未参加诉讼,那就最好不要提及。另外,本案经一二审确认的关系是劳动关系,如果再审期间仍说什么“合作关系”,那是沪上高级法院在打基层法院认定的“嘴巴”。不过由此可见,本案至今“豆腐渣”一包,申请人曾两次请求重新开庭审理,被两审法院不予理睬。请求沪市高院再审。3。问:你不是在某某报工作吗?答:是的,正如杨宇红法官在沪市高院申诉审查庭工作一样,本记者是在被申请人下属某某报工作。经一二审确认,某某报编辑部只是被申请人下属一个工作部门,它既非被申请人负责人事财务的党务人事处、劳资处,更不是具有用人权、财务权的独立法人,因此经一二审裁定均未参与诉讼。这正如杨宇红法官听证本案,最后出具的司法文书必须以“市高院”名义而非“申诉审查庭”,这是一个常识。本案一二审期间,被申请人除了“管辖异议”“上诉”加盖了红印外,律师委托书、唯一一份“答辩状”均未盖被申请人公章,被法庭宣布代理无效;无效代理的律师,应付差事、临时打印提交法庭的“某某报唐士军稿费发放细目”“唐士军与某某报编辑部的三封通信”等,骑缝章均为某某报编辑部而非法院认定的本案被告、被上诉人,属于明显的程序违法,申请人一再质疑检举,被两审严重无视。再审期间,杨宇红法官继续拿某某报编辑部说事,是想新增当事人进来参加诉讼吗?这是对一二审主体认定的否定还是维持呢?请杨宇红法官、周林发审判长,并申诉审查庭孙培江庭长、田文才副庭长各位领导明鉴。
    
     公开,是一种力量。关于此案再审,京沪杭穗等多位知名律师参加了意见,有律师直言,“从整体上看,案子问题极大,应该重审”:1、判决书中所谓“不定期劳动合同”、“终结”劳动关系等,均属劳动法、劳动合同法找不到的概念,足以认为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2、是否同工同酬、缴纳社保等问题,原判决一再回避评判,并未对此诉求作出裁决,可以认为是原判决漏、或拒绝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作出裁决。3、依照新闻出版总署行政许可,报社不尽快办理署发记者证,其实就是“未提供必要的工作条件”,原判决也未对此作出是非对错的裁判......仅就以上问题看,本案理应重审,更不必说还有更多舛误、错漏、瑕疵明摆着。(感谢京沪杭穗各位大律师不吝指点,特别感谢浙江王成律师、沪上崔金平律师在百忙中还发来详细书面意见。司法进步,感谢有各位的担当)
    
     希望沪市高院公开办案,再审结果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现将5月27日提交沪市高院“民事再审申请书”附后,请各路法律人不吝指正--
    
    民 事 再 审 申 请 书
    
    再审申请人:唐士军 男 45岁 汉族 新闻记者 农民日报社驻沪 住所地:上海市徐汇区。。。。。电话:13764318042
    
    申请人:农民日报社 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北里1号 法人代表沈镇昭社长 电话:010-85815550、85815522转
    
    申请再审的生效裁判文书名称及案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8)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5210号
    
    申请再审事由:违反民事诉讼法第179条一二三四六等项条款,涉嫌故意枉法裁判
    
    申请再审请求事项:1、撤销原终审判决;2、依法判令被申请人继续严格履行本案诉讼双方已建立之劳动合同,立即与再审申请人建立依法“被视为”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履行向再审申请人提供劳动条件、同工同酬支付薪金及办公费用、办理社会保险等法定义务;3、被申请人向再审申请人一次性精神赔偿总计999999元,并通过再审申请人工作之媒体公开赔礼道歉(2-3同上诉状)。4、本案所有诉讼费用均由被申请人承担。
    
    再审依据的事实与理由:本案存在大量程序违法、实体违法问题,诉讼期间,被申请人未就劳动合同法定的提供劳动条件、同工同酬、办理社会保险等提供任何有效证据,一审徐汇法院不顾程序正确、实体正确枉法裁判;二审沪一中院对上述问题一律“选择性失明”,违法严重超期限“审理”后,以原判“正确”甚而“完全正确”理由维持原判,明显错误、显失公正。尤其是,本案终审判决前,已经由潘福仁院长过问,终审仍“乱麻一团”,令人感慨。原终审判决认为,再审申请人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再审申请人撰文公开质疑后,潘福仁院长责陈该院民一庭、监察室有关负责人出面答疑,除了“我们没有发现本案错在哪里”“法官的理解与你的理解不太一致”外,没有任何查错纠偏的诚意,不可理喻。再审申请人不服终审判决,即向该院申请再审,希望该院通过“院长发现”环节启动审判监督程序,依法再审、纠偏查错、拨乱反正,该院在长达一年之久内既不驳回又不再审,公然无视法律规定至此,夫复何言?再审申请人认为,原终审判决存在严重程序错误、实体错误,在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上“别有用心”,就此公开系列撰文一百余篇,剖析其中错谬,经媒体广泛报道,引起各界关注,徐汇法院与沪一中院两审法院的司法公信力受到质疑。
    
    一、原终审认定事实严重错误
     本案终审认定: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于2006年3月22日起建立起劳动关系;再审申请人为新闻记者,长期驻沪在江浙沪长三角地区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再审申请人户籍兰州,应聘加盟被申请人后,于当年4月中旬始常驻上海。虽经再审申请人一再主张,被申请人借故拖延,长期不调入再审申请人工作关系,也不补订书面劳动合同,未能依法提供必备劳动条件、克扣薪金不予支付办公费用、未办理社会保险,造成事实上的就业歧视。迄今,双方劳动关系依法存续4年3个月。2008年2月份,被申请人恶意停发薪金,强逼再审申请人另签违法合同,被拒绝;同年3月份,因强逼再审申请人另签违法合同不果,被申请人单方面进一步恶意终止再审申请人新闻工作。被申请人遂恶意中断法定义务履行,违法谎称4月1日双方之间劳动关系“终止”。按照法律规定,被申请人应当出具履行提供劳动条件、同工同酬、办理社会保险等法定义务的证据。双方于2008年3月争议发生后,再审申请人诉诸劳动监察、仲裁,均未能提供;进入一审,徐汇法院“事不关己”;上诉到二审,沪一中院“高高挂起”――一件本可“一裁终局”的劳动争议,由于沪上劳动监察、劳动仲裁和基层两级法院的不作为,最后演变为诉讼“马拉松”,耗时2年3个月,至今“乱麻一团”。
    
    二、一二审应予审查而未予依法查清的主要法律事实:
    
     1.被申请人迄今不能提供依法订立“被视为”之无固定期限同劳动合同证据,也无法提供依法“终止”双方劳动关系之证据,也不依法继续履行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中提供劳动条件、同工同酬、办理社会保险等法定义务。原终审对此未予处理。
     2. 按照“同工同酬”原则,被申请人迄今不能依法提供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及时足额”向再审申请人支付薪金、拨付办公费用之证据,原终审对此未予处理。
    
    3. 被申请人迄今不能依法提供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为再审申请人办理社会保险之证据,原终审对此未予查处。
     4.再审申请人身为新闻记者,署名“本报记者 唐士军 上海报道”涉及人格、名誉等多项权益。被申请人恶意中断履行义务,给再审申请人新闻联络和采访对象造成很大混乱,“假记者”质疑纷呈,给再审申请人造成严重人格与名誉伤害。另外,诉讼期间,被申请人有关负责人借助强势,掩耳盗铃、指鹿为马、死拖硬磨,甚至出口伤人、侮辱人格,以图通过软暴力逼迫再审申请人放弃权利主张。再审申请人依法要求被申请人予以精神赔偿,赔礼道歉,终审亦未处理。
    
     以上违法事实,一审审理程序违法、实体违法,最终涉嫌合谋故意枉法裁判,做出错误判决;再审申请人提供两份新证依法上诉,二审未予依法处理,继续无视上述法律事实,且违法延期审理,最后又以“正确”甚而“完全正确”理由“维持原判”,更属于明显的故意枉法裁判,合谋加深了对再审申请人的劳动侵权,损害了法律尊严,败坏了司法公正形象。由于原审及终审在认定事实上存在严重错误,原审判决适用原劳动法第50条、第78条,新劳合法第82条第一款、第97条第二款、第98条之规定亦属错误。故此,终审适用《民事诉讼法》第153条第一款第(一)项,维持原判属于错上加错。综上,再审申请人恳请贵院依法启动再审,查错纠偏,维护司法公正。此致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唐士军
    
    2010年5月27日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士军:致沪市高院立案庭张昌华庭长麦珏副庭长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