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儿童节,揭黑记者被判有罪/周泽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9日 转载)
    
    6月4日,我与傅桦的妻子范老师见了面,把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傅桦的终审裁定给了她。傅桦在2009年12月17日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犯受贿罪处有期徒刑三年,拖了近半年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于在2010年的“6.1”国际儿童节这天,对傅桦作出了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博讯 boxun.com)

    有人问我如何看待二审法院对傅桦的终审裁定,我的回答是:法院的终审裁定是在“6.1”国际儿童节作出的,我是一个成年人,无法用成年人的眼光去看待和评价二审法院的裁定。
    
    傅桦是原第一财经日报记者,2005年五六月份,傅桦根据其学长、民航吉林管理局副局长张广涛关于吉林龙家堡机场(现称龙嘉机场)工程建设存在问题的报料,向所在报社作了选题汇报。报社批准实施该选题报道后,负责实施该选题报道的傅桦,要求报料人提供有关采访对象的联系方式。张广涛派其原来的秘书李申来到北京,见傅桦。与傅桦见面时,李申表示,傅桦去吉林采访时他们不便出面接待,要表示点“心意”。傅桦后来在多份材料中称,他当时推辞不过,收下了李申给的5000元钱,这个钱一部分用于了采访花费(因为报社报销标准较低,其不少采访花费未在报社报销)。2005年7月14日,第一财经日报刊出了傅桦与叶加采写的《龙家堡机场延误交付背后》、《质量安全不能打折扣》两篇文章(见附件)。两篇文章见报并上网后,吉林有关部门曾致函媒体限制传播。
    
    后来,向傅桦报料的张广涛和向傅桦采访提供帮助的李申被治罪,牵出了傅桦。2006年12月就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李申在2007年4月的笔录中“供认”在北京见傅桦时给了傅桦3万元,而张广涛的“供述”则称其根本没让李申给傅桦好处,只是李申告诉他给了傅桦五六万元。
    
    傅桦被吉林民航的公安人员强行带到长春后,才知道自己是“高规格”的犯罪嫌疑人,是吉林民航公安和吉林省公安厅打黑办在联合办案。在公安机关的讯问中,傅桦对收取李申钱款的数额曾几经变化:有“一万五千元(我记不清是一万五千元还是五千元了)”、“一万五千元(我记不清了,印象里还可能是伍千元)”、“一万五千元”、3万元、5000元等五种说法。傅桦涉嫌的罪名在吉林公安侦查期间也几经变化,最后定格为受贿罪,被吉林警方取保候审。
    
    傅桦称,在被取保候审时,他被要求不能翻供;在被取保候审回北京前,吉林民航管理局的张军局长曾宴请他与报社领导一行,暗示其不要闹,过一年就没事了(取保候审期限最长一年)。取保候审出来后的第四天,第一财经日报对傅桦给予除名的处分;向傅桦送达除名决定时领导与傅桦谈话,告诉他两个单位已经达成了谅解,也让他不要闹。后来,第一财经日报推出了《吉林机场六年大变身:迎接东北亚振兴的“空中机会”》、《专访吉林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张军:如何为龙嘉机场穿上廉政“防水鞋”》两篇报道,为之前傅桦的报道批评的吉林民航及其负责人张军大唱赞歌。
    
    被取保候审并被第一财经日报除名后,傅桦相信吉林民航与第一财经日报达成的默契,保持着沉默。本以为过了一年取保候审期限就会没事的傅桦错了。2007年10月,之前抓傅桦并对其取保候审的吉林公安机关“认识”到将自己对傅桦“受贿”案没有管辖权,从而将案件移送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后来,傅桦称,其2008年1月才收到的吉林公安机关的取保候审决定书,朝阳区检察院办案人员在2007年10月及之后的两次对其进行讯问时,他因为怕再被弄回吉林去,就照着吉林公安最后要其承认并在办理取保候审时要求不能翻供的说法(收取李申3万元钱款)说了,并且在较长的时间没敢请律师。但在后来被起诉后,已经收到吉林公安机关取保候审决定书的他,还是鼓起勇气向检察机关写了说明,表明自己并没有收取李申3万元钱款,而是只收了5000元,并在之后聘请了律师为自己辩护。
    
    作为傅桦的辩护人,我在一审、二审中都是为傅桦作无罪辩护的。虽然一、二审法院都裁判傅桦构成犯罪,但我坚持认为傅桦并不构成犯罪,检察机关对傅桦犯受贿罪的指控和两级法院所作的有罪判决是错误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重庆记者被开是因为报道失实吗/刘福利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三:《世界日报》记者采访(图)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新华社记者张涛:网管办的陈华是个什么样的共产党员?
  • 干部上班打麻将记者拍照遭殴打(图)
  • 人权组织呼吁中外记者一视同仁勿内外有别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告全国新闻媒体记者的呼吁书:解救记者阳小青
  • 狂徒向舆论宣战砍掉记者手指,中国领导为何沉默?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四川女记者宴席间对着龙虾和洋酒放声痛哭
  • 追讨工资却被判刑 《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连尸体都不放过——博讯记者对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虐杀生命连续报道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记者:我是如何被定为“嫖客”的 记者暗访被定嫖娼卖淫
  • 网上汉奸严正质疑“一个上海记者在巴勒斯坦的难忘经历”
  • 马玲:大陆记者白吃白拿为哪般? 记者的诱惑力
  • 北大教授孙东东:记者没文化 “医院要死人才正常”(图)
  • 货车撞塌民房 记者采访时遭多人群殴(图)
  • 广州7名记者采访遭殴打 4名嫌疑人被警方带走(图)
  • 广州7名记者采访时遭围殴 凶手冒充香港记者(图)
  • 公安部监所管理局就安康医院工作答记者问
  • 百名记者卧底富士康(图)
  • 上海访民集体来京欲见欧盟人权记者(视频)(图)
  • 中央媒体安排百名青年记者到西柏坡接受传统教育
  • 记者采访遭保安围殴(图)
  • 20日外交部发言人例行记者会就“天安号”事件答问
  • 公民记者老虎庙公布山东无棣文学海死亡的秘密调查
  • 质疑西钢千亿国资流失惹官司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一审败诉
  • 德国记者中南海内采访,拍下“禁地”细节(图)
  • 北京:5月19日环境记者沙龙——地震与西南大旱
  • 广西北海规划局长抢记者采访机 欲删除录音
  • 维权网记者、维权人士王德邦被传讯
  • 记者、维权人士注意:朝阳管庄乡周六要强拆
  • 车祸现场采访 中山交警挥拳向记者(图)
  • 中国网络自由与公民记者权益观察(第五期)
  • 刘逸明:是记者无文化还是孙东东不正常?(图)
  • 记者玉树经历:我指甲盖嘴唇都是紫的/赵普
  •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姜维平(图)
  • 文强庭审亲历:记者当上访户/黎勇(图)
  • 真相盐泽一家化工厂环境污染为何被外国记者发现?
  • 县委书记进京抓记者案的再思考/姜维平
  • 昆明城管执法冲突事件,记者通报会有这样开法吗?
  • 富贵央视女记者非亚街头卖报/刘士功
  • 吴祚来:县委书记为什么频发短信给记者?
  • 原新疆经济报资深记者海莱特.尼亚孜,我等你请我吃饭!/苏禅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十六:保护记者记协有责;法院枉法人大该问
  • 省长给“被误会”的女记者道个歉咋就那么难?
  • 省长没有“拿走”记者发问权的权力
  • 中外记者应问一问温家宝李鸿忠的对与错/赵岩
  • 省长没错:论女记者应该向李鸿忠省长道歉
  • “三八妇女节”有感李省长骂女记者
  • “三八妇女节”有感李忠鸿辱骂女记者/陈维健
  • 声援Google,释放晓波记者会上的讲话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四:“署发记者证”之困惑/唐士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