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天津法院,破坏当今社会和谐的罪魁祸首/宁津霞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31日 来稿)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先生:
    我们是天津福之乐食品有限公司,台湾独资企业。法人代表:黄清根(台湾人) 男 现年61岁。总经理(委托代理人):宁津霞,女,1960年2月11日出生,住所地:天津市南开区万德庄大街同安里6-6-602。联系电话:(020)81108906、15922227827。
     2000年6月9日至7月3日,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法院及其经济庭庭长卢绍和,为了一场标的不到42万元的执行案,先是在没有任何告知的情况下,放着我公司的银行帐户而不冻,径直将我公司价值2300多万元的机器设备,400多万元的冷库成品、原材料,十余万元现金及价值数十万元的办公设施以及所有私人物品全部予以查封。随后,它(他)们又拒绝接收我公司交付执行款(4万美元),勾结没有依法获得财政部或者天津市财政厅审批,没有依法在国家工商管理局或者天津市工商管理局进行资产评估业务注册登记,甚至连一名注册资产评估师都没有,根本不具备从事资产评估业务入门资格的天津市隆德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德公司),只对查封我们全部机器设备中的21项原值820多万元的设备予以超低估价(仅仅估价为四十六万五千四百元)、超低拍卖(拍卖价格仅为42万元)。跟着,卢绍和又亲自带人将它(他)们死封的全部财产抢夺一空,就连公司的财务票据、帐册也都被卢绍和卖了废品。由查封到抢光,全部过程不到一个月。 (博讯 boxun.com)

    北辰法院经济庭庭长卢绍和在这起案件中,审判、执行、拍卖(估价)、确认致害行为一肩挑(都由他负责)。他明明知道或者应该知道天津市商业委员会不是天津地区资产评估机构的审批管理和监督机关,根本无权对隆德公司从事资产评估业务进行审批,却坚持以天津市商业委员会津商委[2000]29号“关于对‘天津市隆德拍卖有限公司关于重新核准经营范围的请求’的批复”,作为隆德公司从事资产评估业务的法律依据。至于津商委[2000]29号文明文要求隆德公司“请持此批复到工商部门办理年检登记手续”,在卢绍和的眼里,就跟没有一个样。
    正是这个卢绍和,眼见津商委[2000]29号文白纸黑字地限定隆德公司“不得经营罚没物品”,悍然利用职务之便,将此句遮挡之后再行复印,并将其伪造、变造后的此文复印件归入卷宗。
    北辰法院及其经济庭庭长卢绍和的行为,不仅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三款,犯有“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还触犯了《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三百零七条,犯有“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同时也触犯了刑法第二百六十八条,“犯有聚众哄抢罪“,且数额特别巨大。
    据说:中国前首席大法官、最高法院院长肖扬曾经立下“对法院判决能维持就维持”的规矩。也许秉承其旨意,中国的各级法院竟然发挥到“不能维持编造事实和理由也要维持”有法无天之极致,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审判机关—最高人民法院。
    我们对卢绍和及其北辰法院的控告、申诉,没有任何悬念地到了最高法院。
    值此期间,在原国民党主席连战的关注下,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邀请梁书文(原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民庭庭长、教授)、严军兴(司法部司法行政学院院长、研究员)、朱少平(全国人大财经委法案室主任)、管晓峰(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学院教授)、李梦福(中国政法大学疑难案件研究中心副主任)等全国著名法学专家,专门对我公司控诉北辰法院违法拍卖事进行论证,并于2006年9月9日作出《法律意见书》。
    《法律意见书》认为:
    隆德拍卖公司在拍卖我公司时,其评估资格没有必须应有的国家财政部、建设部颁发的书证,其《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标明的经营范围没有财产评估的营业项目,即该公司不具备物品评估资质,故其出具的评估证明不具备法律效力;不具有评估师资格的曹开达、赵震二人所作的评估证明是无效的,是严重违法的。
    隆德拍卖公司在进行评估时,对我公司的财产既没有原值记载,也没有具体每一个固定资产法定折旧率的记载,就直接书写评估价格,以致造成被评估财产严重与其实际价值不符。
    北辰法院“在程序上违法,既然查封该厂(注:即为我公司)就应该将该厂全部资产进行有属清单,而只有21项不全的数据,其它的机械产品到何而去的严重损失。”
    法院对财产真实价值被严重贬值的拍卖负有责任。“天津市北辰区法院接受和认可了该估价证明(注:即隆德拍卖公司所作的估价证明),并作为其制定拍卖底价的依据,这是违反法律规定的,也属一个常识性错误。”
    《法律意见书》最后点晴:“天津市隆德拍卖有限公司的上述评估是对当事人的极其不负责的行为,造成被评估人的损失,所出具的报告没有法律效力,如果法院没有发现此极为关键的常识性错误,应当构成了重大的过错。”
    我们拿到该《法律意见书》后,第一时间呈递到最高法院审理本案的法官李桂顺手里。
    万万没有想到,延至2008年12月9日,国家最高审判机关悍然编造事实和理由,枉法驳回了我公司的申诉。
    由李桂顺法官主笔的最高法院《驳回通知》,步天津一中院、高院之后尘,仍然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和国家财政部发布的《资产评估机构管理暂行办法》以及最高法院自己订立的《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最高法执行规定》。该规定第47条:“人民法院对拍卖、变卖被执行人的财产,应当委托依法成立的资产评估机构进行。”)而不顾,并且在本执行案卷宗里,压根儿就没有北辰法院委托隆德拍卖公司对我公司资产进行评估的法律委托手续的情况下,枉法认为:“天津市隆德拍卖公司(以下简称隆德拍卖公司)于2000年2月25日经天津市商业委员会批准取得对各类物品的评估资格,北辰区人民法院于2000年6月15日委托该公司对你公司涉案财产进行评估并无不当。至于隆德拍卖公司对北辰区人民法院委托评估拍卖的你公司(天津福之乐食品有限公司)21项财产进行评估所出具的《估价证明 》,方法是否得当以及是否存在低估等问题,与北辰区人民法院的执行行为无关,不属于国家赔偿确认案件审理范围。”
    在把持着国家最高审判权利的李桂顺之流那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相关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九条“执行工作由执行员进行”的规定,《最高法执行规定》“设立执行机构,专门负责执行工作”、“裁判权和执行实施权相分离,裁判人员和执行人员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 等等法律、法规连张擦屁股纸都不如。她们对北辰法院指派当初负责审理本案的经济庭庭长卢绍和,接茬儿负责本案的执行、拍卖(评估)和审理致害行为确认;对卢绍和在不加任何告知的情况下,上来就死封我公司的全部财产(含临时放置在公司的私人财产);对北辰法院拒绝接收我公司交纳执行款;对卢绍和以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为手段,与隆德拍卖公司联手对我公司21项资产违法评估、违法拍卖,最终将我公司全部财产一抢而空等严重违法犯罪行径;对我公司有凭有据的报损等诸多铁证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李桂顺在其《驳回通知书》中这样轻描淡写道:“本案中,北辰区人民法院查封你公司财产只作出裁定没有造具查封清单,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一条规定,但是你所提出的证人证言等证据材料,均不能证明北辰区人民法院除了委托隆德拍卖公司评估拍卖你公司21项财产外,还执行其他财产导致你公司财产损失。”
    必有指出:倘若一起执行案偶有疏漏倒也有情可原,但纵观本执行案,北辰法院从执行的起始到终结处处都是显而易见之过错,乃至上到全国著名法律专家,下到任何具备中等以上文化程度且智力健全者,只要稍听我们的介绍,都能切中北辰法院及其庭长卢绍和违法执行之要害,都会怒斥它(他)们的违法犯罪,而我国那些饱读法律经书,怀里大都揣着法学本科、硕士、博士甚至博士后文凭,把持着国家审判公权利的法官们,却一个接一个不怕倒着嗓子地为北辰法院及其庭长卢绍和的违法犯罪叫好,不顾担责地为北辰法院及其庭长卢绍和的违法犯罪遮羞。当然,叫好、遮羞的法官们也许是受命而为之。但是,受命犯罪也有罪!
    我们的苦难遭遇充分证明:当今破坏社会和谐的主要祸根是“人民”法院;害得众多老百姓上访予以维权的是“人民”法院;逼着越来越多正义迟迟得不到伸张者,不得不以极端方式进行抗争的是“人民”法院;真正反党、反华、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邪恶势力是“人民”法院;真正颠覆国家政权的还是“人民”法院。自打胡锦涛同志主持党中央工作以来,这个“人民”法院不仅没有给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身上增一点光,反而尽往他们的脸上抹屎,使他们背上了空话治国的骂名。
    值此“人民”法院恶贯满盈,已经成为过街老鼠之际,我们强烈要求:
    1.天津市北辰法院必须赔偿给我们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
    2.依法追究卢绍和等利用职务之便予以犯罪的涉案法官刑事及附带民事赔偿责任。
    本案详情见我们的控告、检举信访书:《法院、法官变造国家机关公文,罪在不赦》。
    
     信访、申诉人:
     天津福之乐食品有限公司
     法人代表:黄清根
     总经理:宁津霞
    
     二○一○年五月三十一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致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的一封信/宁津霞
  • 致天津市政法委书记的一封信/宁津霞
  • 致天津市南开区万兴街黑建的一封信/宁津霞
  • 宁津霞紧急求助
  • 天津访民宁津霞的申诉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