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4日)(图)
请看博讯热点:联合国上访“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五月二十四日

    
    湖北穗丰房地产公司雇佣黑势力逼迁将我重伤一案,武汉检察院最近已诉至武汉市江汉区法院。可笑的是在我们充足的证据面前(邻居证明,录像资料等),是开发商要廉价取得我们这块土地而产生的暴力驱赶我们的事件,可这些检察官们不知是什么原因装作视而不见, 起诉了一个自动投案的小混混,这个小混混代表了谁?是代表了十几个打我的恶徒?,还是代表了湖北穗丰房地产开发商?难道一个小混混就能够代表他们所有犯下的罪行,?如此审案天理何在,法律还有尊严吗?武汉的检查官我不知道你们到底为什么要包庇湖北穗丰公司,难道还是要把这一简单的拆迁刑事案办成第二件”再再再审案”。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4日)
    
    湖北穗丰房地开发商真是牛逼,后台一定很硬,要不然他们为什么有那么嚣张,2009年10月22日,雇黑社会砸我家的大门,在将我打成重伤一案还没有了结的情况下,今年四月初将我家的后墙强行拆毁,强盗们大摇大摆将我家的财产整车整车的拉走,如无人之境。通过穗丰公司有保安看守的大门,这个强盗不是很清楚是谁吗?可我们的派出所报案至今到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我一辈子积累的财产和我的人身尊严你们想怎么侵犯就怎么侵犯,法律在你们手上似一张厕纸,你们逼得我无路可走,壮告无门,但我决不向你们低头,如今我来到联合国,就是要向联合国,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为我讨一个公道,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4日)


    
    今天在联合国门口有一位来自密西根州的帅哥很关注我们,一直静静的看我们的申诉和录相,然后和旁边的朋友以流利的英文交流,我还以为是日本人,谁知和我们说起他却是上海人,11岁来到美国,中文都忘得差不多了,他和我们谈了很长时间,当得知我们的行动已有一个多月,天天风雨无阻时,他感到很感动,表示要把我们麻雀行动小组的故事带回到密西根州的更多朋友!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4日)


    

从“再再再审”奇案看再审制度的缺陷

    www.xbzfdl.com 2004/11/22 西北政法大学大连校友会
    
    中国律师网 2004-11-18 18:04:50 中国律师网特约评论员 杨涛
    
    《中国青年报》近日报道,一个案件,历时6年半,两次审理,两次抗诉,三次再审,最终以该案被告——香港独资房地产公司败诉告终。而该公司并未放弃,仍然要继续寻求司法途径解决。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武汉达富公司与该市江夏区金口镇政府签订合作建设经贸市场协议,约定经贸市场规划占地22亩,资金全部由达富公司投入,镇政府承办一切施工手续。之后湖北穗丰房地产综合开发公司因以前与达富公司有过多次合作,又与之口头协商,约定经贸市场的资金全部由穗丰公司投入,工程盈亏全部由穗丰公司承担,经贸市场建成后,达富公司收取利润的10%。后工程因故停工、亏损,穗丰公司将达富公司告上武汉市江岸区法院,要求其“返还借贷本息900余万元”,江岸区法院一审判决达富公司败诉,理由是“合同无效”,达富公司不服,上诉至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基本维持原判。1999年5月,湖北省检察院第一次提起抗诉,认为“合同有效”,武汉市中院经再审认定原审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达富公司胜诉。但达富公司拿到判决书的第3天,武汉市中院打来电话表示,要收回判决书,启动“再再审”,2001年3月,武汉市中院“再再审”,达富再次败诉。2001年8月,湖北省检察院提起第二次抗诉,抗诉内容与第一次抗诉内容基本相同,2004年6月,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再再再审”,达富又一次败诉。值得一提的是,武汉市中院原副院长柯昌信与庭长高光发,共同收受穗丰公司总经理娄俊贿赂人民币1.5万元,并为该公司在与达富公司资金返还纠纷再审案上谋取利益,2004年3月,柯被判有期徒刑。
      我们姑且不谈本案中存在的司法腐败的问题,一个案件,历时6年半,经历两次审理、两次抗诉、三次再审,本身就堪称世界之奇,这在西方法治发达的国家是不可思议的。司法判决要有权威性,判决就不能无限制地被推翻,判决就要有终结性、既判力,并且司法资源也是有限的,讲求效率,判决也不能无限制地被重审。因而,在西方国家,民事判决的稳定性极强,再审的提起有严格的限制,比如提起的主体、理由、时间和次数等等都有明确的限制,以维护判决的权威性。
      在我们国家,司法判决基本上是没有既判力可言,终审的判决可以无期限、无限制地被推翻,判决的没有终结性,人们的法律关系长期处于不确定的状态,给社会秩序的稳定带来极大的破坏。从这个“再再再审”的奇案,我们也可见一斑。
      首先,提起再审的主体毫无限制。当事人可以通过申诉提起再审,检察院可以抗诉提起再审,甚至作为中立的裁判者——法院也可以自行提起再审。本案中,第一次再审的判决书墨迹未干,武汉市中院就表示要收回判决书,启动“再再审”程序。法院主动提起再审,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这就违背了“任何人都不能做自己案件的法官”的程序正义原理,如此“再再审”作出的判决又怎能让人信服呢?
      其次,进行再审的主体是作出裁判文书的法院。本案中,终审判决是武汉市中院作出的,可是“再审”与“再再审”居然还是武汉市中院。让再审的法院审查自身的判决,这又一次让我们感到法院是在“做自己案件的法官”,我们再审维护公正的希望只能寄托于法官们的良知,而不是用制度来约束他们,这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
      再次,再审的理由没有什么必要的限制。我们看到,无论是武汉市中院提起的“再再审”,还是湖北省检察院抗诉引发的“再审”与“再再审”的理由,其实都是一审、二审中已经提到的理由,就是“合同是否有效”。对于这么一个法律问题,几次再审就是对这一理由反复颠覆,如果每一个案件都要对法律争议进行再审,恐怕所有的审判都永无宁日,法院的判决最终是一张废纸。
      最后,再审也没有次数和时间限制。本案历时6年半,三次再审,再审的一次次被提起,法院的资源白白消耗不说,对于当事人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负担,败诉的达富公司是如此,胜诉的穗丰公司陪上了六年的时光和精力相信也是难以承受。
      因而,从这起“再再再审”的奇案,我们看到,对于我国现行的再审制度进行改造,限制提起再审的主体、理由和时间、次。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3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1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0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9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8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6日):武汉枪击拆迁户,皮特给美国总统写信(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5日):美国律师关注(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4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3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2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1 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0 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9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8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2日)(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