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1日)
请看博讯热点:联合国上访“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五月二十一日

     今天接到家人从中国打来的电话,我们当地的派出所抓了一个替罪羊后,现在检察院急着要起诉到法院。他们催的很紧,要我马上回去,要不就要办理国内的授权委托人。法院说,如果没有委托人,将直接宣判。到时你们将作为自动放弃民事要求来处理。 (博讯 boxun.com)

    
    我不知道中国的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将会如何遵照国家的法律来处理这一刑事案件。我有充分的材料,录像证明殴打我的刑事案是湖北穗丰开发商雇佣的黑社会,要对我们强行逼迁而造成的。那公安部门抓了大半年怎么就只抓到一个替罪羊那(据说那唯一的一个还是投案自首的)?镜头中十几个穿着一致白衣黑裤黑社会打扮的恶徒呢?幕后明摆的策划人跑哪儿去了?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都可以逍遥法外。也许原因就在于这个穗丰开发商开发的是政府的房子!而开发商又与武汉当地的司法部门有着渊源的背景,-他们就是几年前在司法界闹得沸沸扬扬的“13法官受贿 湖北简单"奇案"陷入"再再再审"怪圈’的那个行贿了13个法官的被告公司。连一个资金硕硕的港资公司在证据确凿的层层上述中都无法胜诉,更何况我们一介平民?!也正是因为此他们才会扬言打死人就是三十万人民币的厥词!!!
    
    今天为了加紧准备各种案件材料,只好跟麻雀行动小组请假,心里总觉得像差点什么。抗议暴力拆迁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的使命是用我的故事唤醒更多人对暴力拆迁危害的认识。而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我对拆迁没有太多的要求,我只希望开发商不要用暴力的手段欺压我们弱小群体,而政府更应站在公正的角度维护我们的权利。难道我的梦想太过遥远吗?!
    
    
     在海外的朋友,如果你也和我们一样在中国受到不平等的待遇,请及时联系我们,欢迎你们加入。请把你的案子发到我们的公共邮箱(如下),谢谢您对“麻雀行动”的支持和关注。
     [email protected]
    
    陈绪兴联系电话 347-654-9336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13法官受贿 湖北简单案件陷“再再再审”怪圈

    发布时间:2006-1-8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从玉华
      一个案件,历时6年半,两次审理,两次抗诉,三次再审,最终以该案被告——香港独资房地产公司败诉告终。而该公司并未放弃,仍然要继续寻求司法途径解决。
      武汉中院原副院长从中受贿
      武汉达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香港独资的房地产公司,享有国家对外商投资的优惠政策。1992年11月,达富公司与武汉市江夏区金口镇政府,签订合作建设经贸市场协议,约定经贸市场规划占地22亩,资金全部由达富公司投入,镇政府承办一切施工手续。
      湖北穗丰房地产综合开发公司与达富公司口头协商,约定经贸市场的资金全部由穗丰公司投入,工程盈亏全部由穗丰公司承担。经贸市场建成后,达富公司收取利润的10%。
      双方除了“经贸市场”项目的合作外,还有“达昌小区”、“汇申大厦”项目的合作,双方均投入资金、人力,成立了工程联合指挥部。1994年,工程部分建成,后因故停工、亏损。
      1998年,穗丰公司在武汉市江岸区法院起诉达富公司,要求其“返还借贷本息900余万元”。江岸区法院一审,达富公司败诉,理由是“合同无效”。
      同年,达富公司不服,上诉至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中院基本维持原判,达富公司再次败诉。
      1999年,武汉市检察院向省检察院提请抗诉,认为这种双方合作的实质是穗丰公司出钱,用达富公司的名义与拥有土地使用权的镇政府签订联合开发经贸市场的合同,并有录像带为证,“口头协议有效”。
      1999年5月,湖北省检察院第一次提出抗诉,认为“合同有效”,武汉市中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
      1999年12月,武汉市中院改判,认定原判处理有误,“合同有效”,达富公司胜诉。
      达富公司拿到判决书的第3天,武汉市中院打来电话表示,要收回判决书,启动“再再审”。
      2001年3月,武汉市中院“再再审”,长达28页的69号判决书表明:“合同无效”,达富再次败诉。
      2001年8月,湖北省检察院提出第二次抗诉,抗诉内容与第一次抗诉内容基本相同。
      2004年6月,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再再审”,基本维持了市中院69号的原判。
      达富公司最终败诉,历时6年半,经两次审理,两次抗诉,三次再审。
      值得一提的是,2004年3月,武汉市中院原副院长柯昌信,因受贿案被判刑13年,其中牵出一案:2000年10月,柯昌信与庭长高光发,共同收受穗丰公司总经理娄俊贿赂人民币1.5万元,并为该公司在与达富公司资金返还纠纷再审案上谋取利益,柯昌信实得人民币1万元。这一事实在湖北省汉江中院下发的柯昌信案判决书上,明确提到。
      同时,震惊全国的武汉市中院13名法官受贿案浮出水面。
      陷入“再再再审”怪圈
      “一个简单的案件,耗费了太长的时间,造成达富惨痛的损失,希望法院不要再陷入‘再再再……再’的怪圈了。”达富公司委托代理律师程汉陵,在给湖北省高院的代理词上写道。
      “法官受贿案案发后,律师和法官‘勾兑’的69号‘再再审’判决真相大白,我们很高兴,苦熬了6年,终于找到了败诉的根源,但万没想到,省高院做出了维持原判的判决。”达富公司顾问说。
      达富公司提出了很多质疑:区基层法院只能受理标的100万元以下的案子,上级法院“指定”才能受理。此案起诉本息900余万元,武汉市江岸区法院没有管辖权,怎么可以立案受理?一审、二审,达富公司要求出具“指定函”,直到数年后的再审,区法院才拿出当年的“指定函”,但为什么要“指定”?
      达富还质疑法院,严重超值查封达富公司共1.7万多平方米的商场和住宅(后来在达富公司的反对下,改为查封4000多平方米的住宅)。
      省检察院:这个案子像儿戏
      “历时6年半,经两次审理,两次抗诉,三次再审,这样的案子是少见的。”湖北省检察院相关负责人说。
      这位负责人表示:这个案子案情较复杂。上世纪90年代初,内地市场经济很不规范,港商进入内地市场,依靠政府搞开发,想用最少的钱赚最多的钱。
      “但这个案子本身有很多不正常之处:武汉市中院再审后,省检察院进行了抗诉,中院进行了改判,但墨迹未干,就把刚刚下发的判决推翻,表示要启动‘再再审’程序。这前后也不过3天时间,法律是严谨的,这些判决都是生效了的,这种改判简直是儿戏,最后,改判的判决又改了。”
      “对中院再再审的69号判决,我们省检察院很重视,专门召开集体会议,最后提出第二次抗诉。对同一个案子两次抗诉,这在我们省检察院这几年是第一例。官司打到了省高院,结果维持了原判,这令我们很惊讶。”
      “案子过去几年了,也归档了,但我们今天仍然认为我们的两次抗诉是正确的。作为省级检察院,我们的权限用完了。我们只能根据达富公司提出的申请,提请国家最高检察院介入,后果会怎样,我们不好说。”
      武汉市检察院昨天(19日)也向记者表示:他们仍然坚持5年前的看法。他们坚持认为,这个案子背后有很多不正常的“东西”。
      同一个案件,武汉市中院审理3次,对再审的案件进行改判,改判后再启动“再再审”,这样的程序是绝对合法吗?这样的案例多吗?为什么市中院会在短短时间内做出两种完全不同的判决?对于这些问题,市中院相关人士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穗丰公司相关负责人今天向记者表示:6年多的时间,一次次地再审,穗丰终于还是赢了官司,他们认为,法院的判决是公正的,法律是公平的。
      至于该公司总经理娄俊贿赂武汉市中院原副院长柯昌信一事,这位负责人表示,“不清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0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9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8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6日):武汉枪击拆迁户,皮特给美国总统写信(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5日):美国律师关注(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4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3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2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1 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0 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9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8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7日)(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