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上海沈佩兰被绑架殴打反被罚款拘留 闵行区公安分局纵容违法事件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沈佩兰
    
     行政复议申请书 (博讯 boxun.com)

    申请人:沈佩兰 住址: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新街2弄5号101室
    
    联系电话:13764885120
    
    被申请人: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区公安分局 地址:上海市银都路3700号
    
    负责人: 胡世民 职务:局长 联系电话:021-34074800
    
    
    
    诉讼请求:
    
    1、 确认被申请人在接到110报警后,不依法履行救助,纵容违法事件发生的行为违法;
    
    2、 确认被申请人作出的沪公(闵)行决字[2010]第2001000899号行政处罚决定违法。
    
    
    
    事实与理由:
    
    
    
    2010年3月24日,朋友来看望申请人,顺便让他把电脑给修理一下。下午3点多钟,申请人和丈夫给这位朋友送客,当申请人刚走出大楼的防盗门口时,停在门外的“金杯”面包车里,冲出来4个镇政府城管人员,它们不问青红皂白抓住申请人强往车里拖,这些人身强力壮个个都身穿迷彩服,申请人丈夫和朋友见状连忙上去阻止,并问他们:“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抓人?有没有合法的手续?这不是明目张胆的绑架吗”?那些人不回答,只是把申请人一股劲地往车里拖拽,这时申请人的朋友挺身奋力挡在车门前,抵制他们绑架申请人到车上,申请人使劲挣脱他们。这些人眼看有人帮助申请人,无法拖申请人上车,3个人就狠狠地抓住申请人不放,其中一个小头头慌忙打电话要求增援,只听见那人说:“人手不够,赶快多派些人来”。这时申请人丈夫也拨同“110”报警电话,不多时马桥镇派出所110警察人员(警号:042335)来了,申请人们向警察指控了被这些人绑架的经过后,该警察没有立即依法处警,却被那些要绑架申请人的人叫到后面,相互嘀咕了一阵后,该警察对着申请人们说:原因特别他管不了,还说这是政府行为他不好管。申请人们问警察:“他们这些不明身份的人,没有任何的合法手续,强行抓人带到不知什么地方去,这是不是绑架吗”?警察没有回答申请人们的合法指控。申请人的手臂已被这帮人抓伤立时肿涨起来,连皮肤都呈现紫色的。为此要求警察给申请人验伤,警察却要申请人自己去派出所开具验伤单,叫申请人去坐绑架者的车去验伤,说完不负责任地扬长而去。这时又来了十多个人来增援,他们有四、五个人抓住申请人的朋友,其余的人向申请人包围过来,这时申请人已经退到了弄堂东边的墙角没有退路,这伙人一拥而上扑向申请人将申请人抬头扛脚地绑架上了他们的汽车。当时申请人正在用丈夫的手机和朋友通话,诉述被绑架经过,他们包围申请人的时候手机被他们抢了去,被抢走的还有钥匙、身上的零用钱、银行卡,周围围观的人很多,但是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说话。
    
    
    
    申请人被绑架上汽车以后,拼命地挣扎都无济于事。它们将申请人的内裤都拉掉了,他们四个人,一个人用被单蒙住申请人的头,掐住申请人的头颈,一个人把申请人两手使劲被反绑在后面,两脚被他们狠命地使劲按住不能动弹,骨头快要断裂了,使申请人疼痛难熬之极。在这些绑架者中有一个人姓宋的,只听见那些人喊他“老宋”,他是开汽车的开了好长时间,在一家宾馆前停下,这伙人把申请人扛进宾馆内,申请人拼命挣扎着,这伙人把申请人的上衣外套内衣都扯下,把申请人裸体扛进了该宾馆的大厅。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又把申请人从宾馆内扛进了汽车,只听见里面一片吵闹喧哗声,听不清吵闹什么。这时申请人身上衣服已被扯光一丝不挂,三个人按住申请人,还是用床上被单蒙住申请人的头,掐住申请人的头颈,四肢被他们掐住不能动弹。有可能这宾馆的老板看到这场面,或是害怕或是良心发现,不愿意接这个的业务了。这宾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宾馆的名称,在挣扎中申请人看到宾馆的名称有个“瑞’字,其它什么也看不清。
    
    
    
    他们把申请人再次按在汽车里以后,汽车又在马路上飞驶,最后他们找到了这一家宾馆,就是拘留证上写明的那家“迎鹤宾馆”,在闵行区颛桥镇的北松路285号上,申请人当初的时候不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外面雨下得很大,天气也很冷。这伙人,再次以暴力把全身裸体的申请人,扛进了该宾馆二楼的一间227房间,房间里有三个床,一台电视机,好像还有两个床头柜,一个空调遥控器放在中间的床上。听那些绑架申请人的人在说,房间每天的价格是150元。他们派两个女的贴身看守申请人,那些绑架申请人的男人在隔壁的房间住下,他们就可以长期的秘密关押申请人在这里,也不让申请人家属知道。申请人被他们一伙人扛进房间后他们把申请人按在床上,用被子蒙住申请人的头,用拳头打申请人,使劲掐申请人的头颈,掐的申请人喘不过气来,把申请人手反绑在背后,紧到手脚发麻不能动弹的地步。申请人满腔怒火愤慨,使出全身力气挣脱了魔爪站立起来,全身一丝不挂地面对这批在流氓绑匪中间,怒视着站在这些魔鬼般的绑匪面前!这时一个尖头削脑的绑匪数这些人中个子最小,脸有些削尖,尖尖的下巴,贼溜溜的眼睛盯了申请人一下,凑上他几个同伙耳边嘀咕了什么,然后拿起空调遥控器故意把空调放冷气,之后脸上露出了奸笑的表情。申请人被冷得全身皮肤登时呈现紫色,到后来两条腿摸上去没有知觉。一个叫焦玉琪的女人,对着申请人拍大腿破口大骂下流话,用脚还踢了申请人两脚,还对他们说:“不要理她,让她去死吧,死了清爽”!站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头晕目眩下只觉得天旋地转,申请人实在支撑不住才晕倒在地,不知道是谁说了句人话:“这么大年纪了,算了”。这时感觉有人把申请人的羽绒衣扔在身上,接着又扔了一条被子在身上。
    
    
    
    正当处于昏昏沉沉状态下,只感觉到有灯光在申请人眼前一闪一闪,申请人极力睁开眼睛,看见一个警察在站在靠近窗户那边,斜对着申请人拍照。申请人在受尽侮辱下挣扎着爬了起来,急忙向警察求救,警察大概发现申请人光身缺衣少裤之下,拔腿就往外跑。接着进来几个女性保安等人,把衣服拿给申请人穿上,申请人无力的坐在地上,警察又进来对着申请人拍了几张照片,接着警察和绑架者一起把申请人扛进一辆依维柯警车里直送颛桥派出所。这样在放冷气的空调足足有2个多小时。那些绑架申请人的人也随同去了派出所,其中两个是女性,一个叫焦玉琪,云南回沪,属于居委的人。还有一个叫不出名字,是工农村友谊队村民,房屋拆迁后居住在马桥镇上,年龄在六十五岁左右。
    
    
    
    在警车上,申请人只听见一个警察说:“到所里准备一间房间和椅子,把她用压缩带绑起来”。现在上海正值春寒季节,气温虽在零度以上,寒冷加上潮湿照样叫人难熬。原穿在脚上的鞋子与袜子,给这帮畜生们不知扔到哪里去了,申请人是光着脚丫被押送走的。到了闵行区分局颛桥派出所,依旧光着脚被关押在一间小的审讯室里,里面除了有一把椅子和一个审讯台子外,其它什么都没有,申请人光脚坐在那个绑压缩带的椅子上,这时候一个警察拿来了剪刀,看样子要给申请人绑压缩带了,另外一个警察摇了摇手,结果没把申请人绑上,把申请人关在里面,镇里派她们来看守申请人的焦玉琪等两人看守申请人,还有颛桥派出所里好几个保安在门口把守。
    
    
    
    经过了大半天被绑架折腾,已经是十多小时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了,此时嘴唇干裂,饥饿、寒冷、愤怒一起袭来,申请人的精神、体力几乎崩溃,头很晕,无力的瘫坐在那椅子上,在宾馆里被他们空调放冷气冻僵的腿麻木没有感觉,一个警察拿从迎鹤宾馆里拿来的被单扔在申请人脚下,让申请人的脚踩在被单被单上。过了大约有半小时左右,一个名叫叶峰的警察要申请人做笔录审讯申请人,申请人赤脚踩在冰棱的水泥地上,跟着他摇摇晃晃地进了另外一间审讯室。正因为这是正式审讯,进去后向他要求给申请人传唤证,出示警察证,做笔录时必须穿警服。他说:“这是口头传唤,没有传唤证,口头传唤可以8个小时,口头传唤是没有传唤证的”。这警察没穿警服,那警察说:“我们有时是可以不穿警服的”。后来他还是出示了警察证,名叫叶峰。申请人把绑架的过程照实都说了,申请人知道就是说了也没有用的,因为他们要抓的是申请人而不抓绑架者,似乎他们与非法绑架者都是一伙的,是不会听申请人说的,不过申请人还是说了,陈述实事。凑巧那做笔录的警察接到家里打来电话了,说他爷爷患脑溢血进了医院,所以,他也就草草做完笔录就离开了。申请人依然被带到原来的那审讯室,连续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也没有喝过一口水,仍处在饥寒交迫与咬牙切齿的愤怒中,已经气得申请人连走路都走不动了。大约在晚上十点多钟时,进来一个警察叫申请人坐到他们的会议室里,还说那边开空调暖和点,原来还有其他被关押的人也要关到会议室来,那边确实暖和一点。这时有一个警察给申请人买来了两双袜子和一双拖鞋让申请人穿上,申请人穿了一双袜子,还有一双没拿。后来听他们在说:马桥派出所和颛桥派出所派各派一个女警察,还有两三个保安看守,专门在晚上看守申请人。那些绑架申请人的人和两个镇里派来看守申请人的人已经无影无踪不见踪影。晚上两看守申请人的警察玩弄她们的手机消磨时间,那些保安们抽起香烟,整个房间烟雾腾腾,无法忍受。脑海中翻江倒海,眼前浮现出白天触目惊心的被绑架的那一幕,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到了下半夜警察和保安们也支撑不住了,他们各自打起瞌睡,此时申请人也打瞌睡片刻。
    
    
    
    第二天早晨,警察们都吃完早点,有个警察拿来了两个包子叫申请人吃,申请人摇了摇头没有接受。该警察说:“你以为警察都是不好的?警察也有好的……”。中午看守申请人的马桥警察去食堂吃完饭后,给申请人拿来了饭菜让申请人吃,申请人依然没有吃。晚饭时她们干脆不再给申请人送饭,在这一整天中没吃任何东西,滴水不进,嘴唇干裂,舌苔刷白,感到全身疲惫及其虚弱,人的精神几乎接近崩溃。到了晚7点半左右,警察送来了拘留证,说要拘留申请人15天,罚款500元,其理由是:“殴打他人”。事实上申请人被人绑架殴打,现在却诬告申请人殴打他人反而要拘留申请人?这真是颠倒黑白让申请人蒙受天大的冤枉!申请人当然不服,依法提出要求申请行政复议遭到拒绝。接着被四、五个人架走,申请人被关进囚车直送浦东地区浦江镇那里闵行区看守所,即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看守所所在地。
    
    
    
    到看守所时大约快到半夜了,拖着浑身疼痛的身体走进监室,女子监室管教说让申请人早点休息,这时没有洗漱也没吃东西,同室管理的人安排申请人睡觉,申请人睡觉脚伸进被窝时,被冻僵的脚才开始感觉暖和起来。第二天早晨强忍着疼痛起床,发现身上被打的青紫色,同室的人都看到了。
    
    
    
    对于申请人被非法绑架出警后不依法实行保护,不依法抓捕犯罪嫌疑人的公安机关,请求复议机关确认被申请人无视法律的规定,没有合法合规的依法实施保护公民的法定义务违法。
    
    
    
    如果申请人并没有违法行为,被申请人没有全面、客观、公正地调查,收集有关证据,却对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拘留并罚款。
    
    
    
    
    
    在世博会召开之际,为了国人的尊严,为了法律的尊严,为了上海能有一个不仅是街道建筑华美,经济快速增长的世博会,还有一个法治清明,守法合规保护公民的更深制度底蕴的世博会,面对如此违法履职的公职人员,违法行政的行政行为,恳请复议机关依法支持申请人的各项申请事项。
    
    
    
    此致
    
    
    
     上海市公安局
    
    
    
     申请人:沈佩兰(签名)
    
     2010年5月11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 杨慧文律师、刘培福律师成功援救出基督徒访民沈佩兰
  •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 沈佩兰到北京找人大代表(图)
  • 在一片违法强迁声中给区长的信/沈佩兰
  • 紧急呼吁:敬请国际人权关注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的被捕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拘留期间被施酷刑
  •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拘留十五天后获释
  • 上海沈佩兰今天获释、北京周莉12日再审
  •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被殴打并遭拘留
  • 上海访民金月花就医遭警方阻挠 沈佩兰再度被政府绑架
  • 快讯:上海访民沈佩兰被从家中抓走
  • 上海上访维权人士金月花、沈佩兰被软禁
  • 沈佩兰被解救回家,却遭遇世博前的掠夺(图)
  • 世博前:沈佩兰家强拆、詹荣妹家物品被抢
  • 上海律师成功救出基督徒访民沈佩兰(图)
  • 上海偷拆沈佩兰房五租客现金及财物被埋
  •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房子世博会开幕前夕遭强拆
  • 快讯: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北京被抓
  • 胡锦涛到澳门,我被非法绑架关黑监狱5天/沈佩兰口述
  • 上海沈佩兰欲前往澳门示威被绑架
  • 奥巴马访华,沈佩兰养殖场面临强拆(图)
  • 沈佩兰获释后要求行政复议(图)
  • 上海沈佩兰出狱接到强迁通知书/郑恩宠
  • 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被“拘”的“理由”
  • 我贺奥巴马得诺奖/沈佩兰(图)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沈佩兰
  • 紧急求救/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农民沈佩兰
  • 沈佩兰:上海政府凭什么诬告我是“法轮功”分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