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冤情反映:灭绝人性的商丘黑恶司法机关团伙,光天化日下再次炮制滔天假案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杨怀峰
     (博讯 boxun.com)

    
    (参与网2010年5月17日讯):反映人:杨怀峰,男,汉族,32岁,商丘永城李寨乡大李家村,大杨庄人,系二被告之弟。
    
    被反映人:公安:董训超、吕风波、张峰;检察院:曹广峰、郭超杰;法院:张心爱,李建华;商丘中院:龚延华、赵宇明。董训超、吕风波刑讯逼供,派出所张峰非法拘留我四次。
    
    被告人:杨建立,42岁,杨怀学,35岁,冤判重刑十四年、十五年(伤害致死),现在(商丘、开封)监狱服刑。
    
    反映请求:1、请求人大、政法、检察机关,成立专案组查处上述人员刑讯逼供、渎职、徇私枉法行为,立即无罪释放含冤二被告,并立即追究原告诬陷之刑责。1、公安机关立即处理该案中杨亮高故意伤害致我表哥张毛学轻伤的刑责;2、立即追究杨怀亮、杨亮高殴打我父亲杨汉荣(四次)之刑责;3、依法追究杨亮高、杨怀亮等团伙抢劫我家40亩小麦、毒打我父亲杨汉荣我叔杨汉良、敲诈勒索我现金10万元的刑责;4、依法追究派出所长因上访5次非法拘留并毒打我的责任。
    
    2008年2月11日在商丘永城爆发了一起由农村恶霸长期欺压反向陷害并与司法腐败之徒疯狂炮制出的人间罪恶,历两年之久将一个5个月病死床头的案例演变二被告高刑期灭门之灾,这是刑讯逼供,以假乱真,以权压法,以钱变法,大办关系的千古一冤。恶腐势力天良丧尽,活生生的把两个无辜投进深牢大狱并狠毒打击我的上访,致我家庭崩溃损失50万,闻之山河同悲,草木动情,雪雨流泪,天地惊愤,鬼神怒怨,恳求大爱领导,主人间正道,彻惩恶魔,挽救无辜。
    
    事实与理由:
    
    一、案件缘由:1988年,其堂叔杨汉杰(原队长)因不分我土地,把我爸杨汉荣打成血人。1998年,杨怀亮故意调戏我二哥被告杨怀学之妻,并将我叔杨汉良打成重度昏迷2个月,杨怀亮不但不付我叔1万元药费,反靠县里关系在其弟头上划个假伤并恶陷杨怀学,以判刑逼迫我哥赔了他几百元钱。之后其兄弟二人一直在东北偷抢拐骗作案,后凶伤他人不敢再去。
    
    2008年2月5日大年初一,杨怀亮堂叔杨新兵一伙酒后找事故意尿在我爷门前,我去过问,杨新兵一伙开口狂骂将我头砸伤,其堂弟杨计划狂喊:“一分钱也不给治,还得给我们说好话,否则还得打。”第三天派出所强制包赔我药费500元,杨新兵之侄杨见在头上划个假口,想诈钱的妄想未能得逞。期间,表哥张毛学为我到派出所说理,对方怀恨。2月11日下午3时许(正月初五),前来探望的二位表哥去二叔家提篮子说要回家,正好路过杨怀亮弟家(杨亮高)门前,对方找事便吵起来,我家人把二位表哥拉回关在屋里,杨怀亮家族20余人拿着凶器,并搬来其亲戚薛银秀十几人围门狂骂。见状,我方报警,15分钟后民警到达并叫开门拉走二位表哥,张毛学刚到警车跟前,对方团伙扑来将张毛学砸倒在血泊中(杨怀亮、杨亮高所为),家人不敢前去,只有我和父亲杨汉荣表哥张小桥现场解围,二被告杨建立、杨怀学就没在现场(我家门前西南角40米处)。对方(女)王凤英靠前喊着要打死我们,我们回跑中,砖块乱棍飞进我们的家里,王凤英坐在地上,被其弟杨亮高骂着“别坐在他门前,憨龟孙”。我们家人再次躲在屋里,把门关紧,对方一群暴徒追杀至院里,砸坏门窗、瓦片、摩托车,屋里满是扔进的砖块,老人、孩子吓得鬼哭狼叫,对方狂骂“只要敢出来,就打死一个”。回头杨亮高、杨怀亮还将倒地上表哥用棍连砸,杨计划还骂着:“你不问事了吧?要不是这村庄的外甥,今儿把你打死”。在屋里隔窗用手机拍照,颤抖的手指不听使唤,张毛学拦警车,警车掉头就跑,民警目空一切,现场不作为,这位民警就是杨怀亮儿子的“干爸”,目前已开除,其出警事端不能制止反而扩大,亮眼群众一看便知是来助阵,杨怀亮狂言称:“不给你治还得赔我们钱,走,凤英上车咱去医院叫他们等好戏看。”等他们走后,我们才敢将张毛学拉进医院(期间,我弟杨怀彬被邻居关着,因他大学未毕业,对方早想治死我弟)。一向吃喝嫖赌不务正业的杨怀亮这次借机想发横财,狠毒的将与之没有情感的媳妇在其头部划假伤口,结果弄巧成拙触及脑神经,并导致多病复发,杨怀亮一心花钱打官司,无力治疗,后将其妻害死,换取失去的官司钱,杨怀亮才是真正的凶手,此举当地群众妇孺皆闻,满城风雨,天地皆知,请问苍天,这雪耻家恨,谁主公平!
    
    二、公安办案员董训超、吕风波刑讯逼供枉徇私枉法:2008年2月12日晚7时许,所长张峰在医院门前告诉我他那边要做轻伤,我这边要没有轻伤可得处理我们,现在才明白当初要给所长拉近关系,也不至于有今天的悲剧,不一会儿派出所民警来了,说要给我两位哥哥记一下材料,找拦着不让去,因他俩没有文化,老实巴交怕出事,我说一切由我来。结果把他俩扣在派出所关了一天,夜里对方杨亮高看了我哥一夜,还用手机拍摄我哥被拷的境头,并骂我哥“打也得打,不打也是你俩打了,不承认明天就拉走”,所长当初只让我家赔他1000元就放人,王凤英是个病犯子一旦上套,后果不可收拾,且事发两个月前,她曾因药物中毒住院两个月差一点死去。“如果当时包1000能了事,我情愿拿1000元”,这是开庭时我哥的原话。
    
    这是派出所,还是黑客店?没有被告人口供,没有半点证据非法拘禁,这难以接受的天祸啊!13日下午所长就把二被告送进刑警队了,12日上午对方杨计划,杨亮高等人从我家门前强拿几根棍子为13日警方调查做准备,13日刑警队董训超、吕风波刻意挑选的几位证人全是对方亲属,全是围攻我家的帮凶,并有三位冒充群众。我方的证人、现场民警、现场群众全部被排除调查,其提取凶器由对方从自家拿出,程序严重违法。13日下午7日许,办案人员依据对方谎谬的证言,整合加工两份口供,然后先针刺捆绑吊打等强迫杨建立按指纹签字,听到惨叫又经不起击打,内心恐惧的杨怀学,也被强迫按下指纹。办案人员还骂二被告“现在记住口供,无论谁再问都必须这样说,错一个字都不行,否则拉出来还得打”,为怕二被告反弹,14日又将两份一样口供让二被告按印,以掩盖其刑讯逼供的卑鄙罪行。更愤怒的是,王凤英当时没有伤痕,医院和原告方,警方造谣七日内必将死亡,让我方作好后事准备,并逼我父亲索要几万钱治病,我们没打凭何要给?张毛学之轻伤不予作鉴定,我方律师三次被拒绝会见被告人,在这高压的逼迫下,我们找对方亲戚调解,看看门道,他们看了我方的伤情,却把王凤英关在关在一间小屋里不让任何外人接触,所谓的伤者双颅手术,昏迷不醒这是何等的荒谬!期间,我们提出重新鉴定对方的重伤、鉴定指纹、调查群众等全被拒绝。3月6日办案员向检察院起诉,这距拘留日期已近1个月,违反最多4天要么放人,要么批捕的法规,程序严重违法,这是铁面办案,还是黑帮组织,这困难重重的路啊!
    
    三、人民检察院办案员曹广峰、郭超杰非法批捕起诉:我们向该办案员提出了申请鉴定重伤、鉴定指纹、律师会见被告人,提交真相材料等合法诉求,且被告在公安第三次口供,批捕和起诉均翻供,并提出重新鉴定对方的重伤等合理诉求。郭起杰却说:“人都快死了,你们无权提出要求,况且这是领导安排的事,去找领导吧!合理、合法的要求又一次被拒绝,后通过朋友才让律师会见被告人。二被告都叙说了被打的事实,其中杨怀学被逼得多次犯重病羊羔疯,杨建立骨瘦如柴,检查院不监督公安违法办案,不核实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充分,不监督公安遗漏应追究的张毛学之轻伤杨亮高所为的刑责,这渎职份子分明是公安的合作匪伴,这坎坎辛酸的路啊!
    
    四、人民法院法官张心爱、庭长李建华、心狠手毒,不依法据实,枉法判决:3月12日人民法院受理此案,法官,朱建永先行调解说,从卷宗也能推出你哥没打,不管你打没打,他有病,给你生气也得有责任,要不赔他二三万元,就判二被告缓刑就出来了,我们没打为啥给钱?法院压案近三个月不予审理(法律规定一个月审理结束)。我们向政法委、人大、政协、哭泪喊冤,无人过问。我复印卷宗后,果然真相大白,所有证据全部虚假:1、证人全是参打者亲属,又有三位同伙假充群众证言,其内容自相矛盾,又与他言互相矛盾,无相互统一印证之处,各说各语。如杨怀亮(王凤英之夫)“我听说我妻被打倒了,后来我又看见二被告打了”;杨亮高(杨怀亮弟)“我看见二被告先出来,就打我嫂子”,民警并没看见二被告打,且证明我和张小桥先出屋;杨青山(杨怀亮儿子)“没看见二被告拿棍,没看见二被告打”;王继武(杨怀亮表叔)冒充群众“二被告去打别人却落在王凤英头上”;何秀英(杨怀亮堂婶,精神病不能作证)冒充群众“我只见杨怀学打,没看杨建立打;李艳侠(原告堂弟媳)”没看见二被告打她“;王焕子(原告堂婶)冒充群众”看见杨怀学穿过我方人群,跟到王凤英她已倒了“;杨福友(原告堂爷)”我没看清谁打,没看见外伤,我猜是其中之一打的“。尤其是他们所说殴打时间地点、器物形态大小、情节等更是南辕北辙。2、物证是原告儿子杨青山移交公安机关,没有经过刑事科学技术鉴定,提取程序违法,且他已证没见二被告拿棍,却提交显见伪证;3、无被害人口供,公安机关已证王凤英一直昏迷不醒且涉案人张小桥一直不归家。其病历中却注:头、脑眼、语言等一切正常,假如张小桥所为应属正当防卫,怎么抓二被告当作替罪羊呢?这显系故意灭失被害人口供。4、被告人口供,第一次口供是办案人员刑讯逼供所致,之后口供及庭述全部翻供,其内容与原告证人也不印证,与民警证言差别很大,显见逼供;5、重伤鉴定结论没有伤者伤痕,依据的术前、术后照片及CT片全部灭失。事后我找鉴定人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且三张假照片不能与重伤结论同一,只有头两侧所作清晰可见假口伤;6、现场勘检,未按法定要求。获悉这些证据后,我立即去商丘、郑州、北京各信访单位反映(公检)办假案、法院不开庭审理。法官说别告了他也不想受理,证据确有问题让检察官拿走卷,检察官就是不拿,法院一再商量,最后调解结果是判缓刑。我们不答应,因为二被告是无罪的,我又去上访,公安机关才给答复:张毛学之伤为轻伤,但不处理。法院为了压倒我上访的气势,庭长李建华隐瞒被告及家属,给王凤英(农民身份)操作成职工工伤一级伤残。更谎谬的是,法官说:”马上人就死了,你拉她去省政府指定机构鉴定,拉死了给赔个人“,一语道伤残评定的虚假性。同年5月22日开庭。法官拒绝我方提出重新鉴定:重伤、一级伤残评定、物证;拒绝双方证人出庭作证;拒绝就证言质证;拒绝被告亲属参与辩护;拒绝医生、鉴定人,出庭接受询问;拒不拿出凶器让被告人辩认;捏造”手段特别残忍“事实(王凤英一点外伤也没)于6月5日作出〔2008〕永刑初字第85号判决判二被告十四年、十五年重刑,并赔偿三十一万元。这哪里是法院,分明是与公安局、检察院狼狈为奸,蹂躏弱小百姓的歹徒,这风雨交加漫漫长夜的法律路啊!
    
    08年2月11日-6月5日,原告同伙十几人,四次打我父亲住院,打我叔杨汉良下跪,问他服不服气,向我家索要赔款,派出所不管,抢占我家地边栽树,派出所不问,砸我摩托车,报警不问,我根本不敢回家,否则对方抓住就打,公、检、法就是他的家,一直袒护他,我因上访被公安局黄金龙抓破衣服,掐住脖子向墙面撞击头部,顿起疙瘩,我害怕,只好写了保证,不再上访,这浑浑僵僵的司法路,无人无钱,只能受尽欺负。
    
    王凤英4月-5月份出院躲在其娘家不敢回家,等病情严重时又跑进医院等死,原告根本不予治疗,其娘家还告杨怀亮不借钱治病,5月中旬,原告逼打我家要钱未得逞,就搬其整个家族的人抢劫我家小麦40亩价值4万元,并威吓要将其妻抬到我家里糟蹋,报警无果,在双重压力下,村干部经手给他现金10万元,赔他28万元,下剩18万元分期付清,但中间人保证不能再打人家,70多岁的老父被打得差一点喝药死去,为了不再遭打,全借高利贷给他钱,中间人保证:给钱后原告必须将手续转给法院并帮助调取无罪的证据材料,恶毒的原告接钱后再次打我老父,报警不问。6月8日原告诈骗10万元后立即将病人拉回家,几天后害死(病历中王凤英生命体征一直正常),并立即火化灭尸且无任何报案记录,我再次告状,这疯狂贪财的黑心之徒司法机关还皆力呵护他说“人被打死了”。6月8日我上诉中院,永城法院压案不报(法定3天时间必须上报),一直故意等6月28日王凤英死亡后才上报卷宗,这包藏什么祸心?6月15日我到商丘上诉,在律师事务所门口惨遭黑帮毒打,当时晕倒在地,头部缝十二针,血流满身。
    
    同年7月9日,商丘中院阅卷后,随即撤销原判,发回重审,裁定2008商刑终字141号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提纲为:1、认定罪名不当;2、民警现场并没有看到二被告殴打;3、重伤结论:头两侧各有手术口17cm和19cm(无任何照片)与一级伤残20cm和30cm伤疤形成矛盾。
    
    2008年9月24日,在我多次上访的压力下,永城法院才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卷要求补充侦查,9月20日,我被派出所长拘留,并遭到毒打满脸是血,满身红肿,让我跪钉子,我吓得屎尿一裤子,在血泪苦痛的屈辱中,关了4天,并写下保证不上访,出来后乡政府、派出所拿钱给我治疗,我咬定决心,决定干到底。同年12月永城法院补查终结:1、没有查到现场群众证言;2、原告证人都是亲属关系,且何秀英拒不作证,王焕子外出打工,王继武辨认的棍与原来截然不同,找不到杨青山,查不出木棍的来源;3、该物证无法与伤痕形成同一认定结论;4、死者火化,无法查出死因;5、病历出现脑梗塞、脑积水、脑水肿、脑血管破裂已推翻原来硬脑膜下血肿结论;6、民警证言证明二被告没打,已推翻原告的证言也与被告第一口供矛盾。法院应该开庭审理以事实不清宣判无罪,可法官王敏又把此案退还给永城检察院,检察院王振华不但不消化案件,反而又退给公安侦查死亡原因,卷中已证明人死火化,检察院重复查死因其用心何在?果不其然,2009年1月4日商丘京九司法民事鉴定所,依据虚假病例几个小时做出虚假死亡结论。于是,检察院以无期徒刑向商丘检察院移交材料。我立即向人大反映这种违法害人行为。商丘检察院向人大作了汇报:此案是中院认定事实不清发回重审案件。中院认定罪名不当,本院按程序不予受理,退回永城检察院,该案存在以下问题:1、案件事实基本存在;2、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瑕疵;3、王凤英的伤痕等照片缺失;4、现场搜集的证据不全面。5、死因分析不完整不全面不具体。
    
    法院不受理,检察院险恶企图被商丘检察院打回。而后我上访,在政法委的强迫下由法院审理。为了推卸错案风险,永城法院又向商丘中院汇报提级审理。后由商丘政法委强制按程序由永城法院审理。永城法院骑虎难下压案不审,我继续上访又被关进拘留所,从2008年7月1日历经一年零2个月后法院才受理此案。期间三家相互推诿,扯皮,故意折磨我的意志。庭前永城政法委与法官去我乡协调,让我家再拿出几万元给对方以轻判二被告,我们拒绝妥协。最终,法院违反上诉不加刑原则在无权变更罪名性质和无尸检下。非法强行变更罪名为伤害致死判二被告15年、14年重刑。
    
    两位嫂子离家不回,爹娘眼泪哭干,小孩辍学打工,生存艰难丢进脸面,几个堂弟和侄子无人提亲。原告讹钱后已建起高楼大厦,还用钱买了几个媳妇。2009年5月贪钱无厌的原告又串通亲戚抢我整个家族的小麦,后由乡政府,派出所出面镇压,我家才转危为安,但这深深泥泞的法律路何日是尽头!
    
    五、商丘中院龚延华、赵宇明霸权舞弊渎职枉法:2009年7月14日我上诉,中院压案三个月,法官龚延华、赵宇明不但不接受我反映问题,反而恐吓我,说再去政法委告就收拾我,他们还骂我是精神病,并说在商丘想翻案门都没有。在政法委的逼迫下于2009年9月22日开办审理。庭审前诉求:1、要求双方证人出庭作证并就证言质证;2、要求医生鉴定人到庭接受质问;3、要求调取王凤英各种结论伤情照片;4、要求当庭拿出两次辨认的木棍让被告人目认;5、要求调取CT片子重新鉴定;7、要求我方调取三位群众出庭;8、要求鉴定病案资料。赵宇明非但蛮横拒绝上述诉求而且庭审第一句话就说干脆包赔28万少判点算了,这简直不是法官而是“流氓”,重审时,民事部分才判17.5万元。整个庭审就是赵宇明一人独审,其检察官,对方律师一声不吭,当谈到物证必须让被告人辨认时,检察官说没有了,要求对虚假证言质证时,法官说没时间。我们提到卷宗问题时,赵宇明现场翻卷半天找不到。更无耻的,法官公然试法,恶意篡改卷宗和被告庭述,如:木棍无法形成同一结论改为不必然留下痕迹;何秀英证没见杨建立打,改为杨建立打;杨怀学庭述没看第一口供,便被迫按指印,被改为看清后按指印;职工工伤一级伤残,删去职工二字;死因分析意见书,改为鉴定结论等等。我方的有利法庭证言全部删去。同一份卷宗,同一个中院,两次审理得出不同结论,这还有什么法理?
    
    开庭后,为稳控“十一”上访,公安局立即抓我拘留所。接到裁定书后,我给永城政法委领导打电话,要死在天安门,结果被送进公安局拘留所训诫4天,李学敏副局长亲自下手打骂,并威吓再上访整死我判我刑。2010年,我多次赴省进京上访,3月中,省高院领导向中级人民法院下发督办函,要求中级人民法院3个月内复查结束。而万恶的中院办案人员向中央政法委汇报:杨怀峰息诉罢访。这欺上压下吃人的中院啊!
    
    历史车轮滚滚,顺时者昌,逆时者亡,高官落马有之,赵宇明的话现在还在耳边回荡作响,“你没有钱、没有权,甚至抗过公、检、法势力吗?”二年半来上访,有家难归,回家就被判刑,每天过着鸡犬不宁的生活,背着被欺压的沉痛,背着这血与火的灾难,请求各级领导挽救弱势群体吧。
    
    我们家族败了,土房破了,生活无依靠了,但我们的呼声已响彻北京和省的各个信访角落,大爱之领导请查处司法腐败,倾听民生吧!试想:一个国家蒙受帝国凌辱,全民共愤,拿起武器自卫,一个家族被强者吞灭的心情又何等痛苦。大家都有兄弟姐妹,父母情长,倘若为你,何能忍受?一个由原告用近10万元买通(公、检、法)整压治人,后演变官员为怕丢乌纱帽,而重拳出击,不容反弹的大案。谁来平反昭雪?谁来微服私访?再次请求领导伸大义之手,拯救破败的家族,让百姓安居乐业。
    
    反映人:杨怀峰
    
    商丘永城李寨乡大杨庄
    
    2010年5月3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公安局杀害李桂芬女儿冤情
  • 30余年冤情,向谁伸冤?
  • 山西榆社县公安、检察机关粗暴插手经济纠纷 郑恒生博士遭受重大冤情
  • 山东拆迁户来港诉冤情
  • 男子被执行死刑9年后真凶现身 冤情至今未昭雪(图)
  • 乌鲁木齐访民郭淑琴冤情网上披露招来恶霸书记李建泰再次人身威胁
  • 武汉千名拆迁户无缘通过央视诉冤情
  • 重大冤情?9辆大卡满载民工直冲交警大队(图)
  • 视频:李桂芬控诉北京公安局杀害她女儿的冤情(图)
  • 在大陆国民党党员何宪海的辛酸和冤情!(图)
  • 必有冤情:杨佳袭警案今日庭审因何取消?
  • 上海访民到香港反映冤情/RFA
  • 且看贪官陈世礼有何冤情?/章发林
  • 郭永丰:冤情似海:北京上访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