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三级法院庇护湖北省物价局欺诈武汉市38万煤气用户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张学逊、苏志想等
    
     行政再审申请书 (博讯 boxun.com)

    
     申请人:张学逊,男,50岁,原武汉市煤气工程建设公司干部,住武汉市桥口区发展一村6栋2单元501号,电话,13720149298。
    
     申请人:苏志想,男,57岁,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干部,住武汉市桥口区发展一村15栋3单元404号,电话,13554309981。
    
     申请人:王京兰,女,41岁,武汉市长江大酒店员工,住址,武汉市桥口区发展一村10栋3单元201号,电话,83532455。
    
     申请人:苏剑,男,30岁,武汉市公安局押钞公司员工,住武汉市江岸区解放大道839号,电话,83771473。
    
     申请人:王明道,男,76岁,原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协副主席,住武汉市江岸区台北二村111号,电话,13036126460。
    
     被申请人:湖北省物价局,法人代表,冯世泽,局长。 `
    
     被申请人:武汉市物价局,法人代表,高清宝,局长。
    
     申请人不服湖北省高级法院(下称高院)《驳回再审通知书》(2009)鄂行申字第00028号、武汉市中级法院(下称中院)(2003)武行终字第201号《判决书》,申请人认为:1、中院无审理本案的主体资格。2、原裁判认定的调价依据均为非法证据,并互为矛盾,且为伪证;伪证是被申请人等人的重大犯罪证据。3、新证据能够推翻原裁判。4、原审判程序违法。5、原裁判引用法律条款错误。6、高院颠倒黑白。为此,申请人请求最高法院重新审理,依法撤销(2003)武行终字第201号《判决书》、(2003)武区行初字第42号《判决书》;依法将被申请人等人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依法撤销《湖北省物价局关于武汉市民用管道煤气销售价格的批复》和《武汉市物价局关于调整我市居民用管道煤气销售价格的复函》。其申请理由如下:
    
     事实与理由
    
     一、市人大常委会涉嫌本案,中院无审理本案的主体资格
    
     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于1990年成立,同年投产。武汉市物价局依据国办发(1985)50号文:“煤气企业应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制定煤气价格应以保本微利为原则。新搞煤气的城市在开始时就要按上述订价原则制定合理的价格”,制定了武汉市管道煤气价格。根据国办发(1985)50号之规定,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不属于政策性亏损企业,却伙同武汉市财政局财务造假,武汉市财政局编制虚假《关于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1990年财务决算审查意见的批复》,认定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为政策性亏损企业,违反国办发(1985)50号文,导致其于1990年至2005年骗取政策性亏损补贴8亿元。
    
     1996年武汉市物价局依据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成本1.38元/m3,制定武价商字【1996】109号文,将武汉市管道煤气民用气价由0.4元/m3调为0.8元/m3。1997年武汉市财政局依据成本1.38元/m3,给予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政策性亏损补贴2.76亿元(1996年至1999年)。1997年《武汉统计年鉴》第158页证明1996年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成本0.62元/m3。2000年北京市物价局认定北京市燃气集团公司煤气成本0.76元/m3。2000年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称:煤气成本在全国同行业中最低,根据武汉兴业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关于对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2000年—2002年主要生产经营指标的评审报告》(以下简称《评审报告》)、2001年《武汉统计年鉴》第316页中的数据,剔除虚假数据,经计算,2000年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煤气成本为0.72元/m3。
    
     《评审报告》中2001年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供气量8527万方,热值3500大卡,成本1.44元/m3,获补贴4640万,亏损1011万。武汉市财政局《关于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1999年—2001年财务决算审查意见的批复》(简称《批复》)中2001年获补贴4640万,亏损372万,盈余公积金3212万。《评审报告》与《批复》相悖,根据财政部财企字【2000】905号第1条规定:特殊企业年度财务决算由财政机关审批为准。显然《评审报告》虚高亏损,隐瞒盈余公积金,是虚假审计报告。
    
     1996年—2000年武钢集团年供气量5592万方,热值4200大卡,无政策性亏损补贴,年年实现盈利。钢政办发(2001)38号文决定2001年4月起执行武价商字【1996】109号文,将武钢职工户由0.2元/m3调为0.8元/m3,非武钢职工户由0.4元/m3调为0.8元/m3。武钢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违反《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七条:“经营者不执行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有下列行为之一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可以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第四项提前或者推迟执行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的”;被申请人之所以未依据上述规定,对武钢推迟执行武价商字【1996】109号文实施行政处罚,是因为1996年至2000年武钢煤气成本为0.4元/m3以下。该事实进一步证明了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煤气成本为0.72元/m3;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于1996年——2000年骗取国家政策性亏损补贴3.24亿元;被申请人于1996年制定的武价商字【1996】109号文件违法。
    
     武昌焦化厂煤气生产武钢负责,煤气销售武汉市煤气公司负责,其体制不顺,造成长期亏损。武价商字【1996】109号文出台后,武昌焦化厂于 2001年实行一体化管理,从此不再享受市政府的政策性亏损补贴200万。2001年武昌焦化厂年供气量为1425万方,热值4200大卡,在取消政策性亏损补贴200万、新增税金500万的情况下,实现当年盈利,改变了30年来长期亏损吃财政补贴的局面。该事实证明2001年武昌焦化厂的单位管道煤气成本在0.8元/m3以下。
    
     根据经济规模效应原理,供气量与成本成反比关系,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煤气成本应当低于武钢及武昌焦化厂。根据上述武钢、武昌焦化厂、北京燃气、《武汉统计年鉴》、《评审报告》的案例证明1996年—2001年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煤气成本为0.76元/m3以下。
    
     武价商字【1996】109号出台后,造成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煤气需求下降、呈现供大于求的局面,如: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用户由1996年13万户,上升到2001年24万户;煤气销量却由1996年9022万m3,下降到2001年8527万m3。1989年一期工程日产煤气28万方,1994年二期工程日产煤气44万方,合计日产煤气72万方;至今煤气日需求量仅为26万方,导致煤气二期工程长期闲置。
    
     被申请人在武汉市管道煤气社会平均成本在0.8元/m3以下、市场供大于求的情况下,依据虚假的《评审报告》——2001年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单位管道煤气成本1.44元/m3,将武汉市民用管道煤气价格由0.8元/m3涨为1.1元/m3。违反《价格法》第21条:制定政府定价,应当依据有关商品的社会平均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之规定。
    
     根据《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44条第四项规定:讨论、决定本行政区域内的政治、经济、教育、科学、文化、卫生、环境和资源保护、民政、民族等工作的重大事项。2002年5月29日,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苏忠遂、杨向玲率两个专门委员会14名领导参加武汉市物价局关于武汉市管道煤气销售价格调整的汇报会,会上苏忠遂、杨向玲等14名领导收受红包,就代表市人大常委会同意武汉市物价局违法调整武汉市管道煤气价格,违反《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44条第一项:在本行政区域内保证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和上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决议的遵守和执行;第六项:监督本级人民政府的工作之规定,致使武汉市物价局对38万民用户实施价格欺诈的后果发生。
    
     从2002年至今,武钢再次拒绝执行鄂价能交函【2002】58号文。被申请人再次不敢对武钢集团公司实施行政处罚,再次证明鄂价能交函【2002】58号文违法。该事实进一步证明了武汉市管道煤气社会平均成本为0.8元/m3以下。因被申请人违法行政,造成武汉市管道煤气市场呈现出“同城异价”的不公平的市场环境(汉口地区、武昌地区煤气价格1.1元/m3,青山地区煤气价格0.8元/m3)。
    
     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分别于2003年、2005年两次大幅度提高工资,因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不断上涨工资,致使煤气生产成本不断增加。而鄂价能交函【2002】58号文称:由于原煤价格不断上涨,致使生产煤气的成本不断增加,现将管道煤气价格由0.8元/m3涨为1.1元/m3。显然鄂价能交函【2002】58号文的非法性不容置疑。武汉市24万用户为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不断上涨工资买单,天理难容。
    
     根据《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44条规定,武汉市人大常委会是中院的监督机关。因武汉市人大常委会涉嫌本案,所以《判决书》就故意隐瞒武汉市人大常委会涉嫌本案的事实证据,故意不认定武汉市人大常委会涉嫌本案的事实。故中院无审理本案的主体资格,所以(2003)武行终字第201号《行政判决书》、(2003)武区行初字第42号《行政判决书》无效。
    
     二、原裁判认定的涨价依据均为非法证据,并互为矛盾,且为伪证,三份伪证是被申请人等人的重大经济犯罪的直接证据
    
     被申请人的涨价证据是《批复》、《评审报告》及武汉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关于调整武汉市管道煤气销售价格可行性论证报告书》(下称《报告书》)。《报告书》的依据是《评审报告》,而《评审报告》与《批复》相悖,判决书却认定《评审报告》、《报告书》为有效证据,显然违反财政部财企字【2000】905号第1条之规定
    
     依据“制定煤气价格应以保本微利为原则”之规定,《批复》中1999年利润总额1685万、盈余公积金2622万;2000年利润总额-240万、盈余公积金2622万;2001年利润总额-372万,盈余公积金3212万,根据《工业企业财务制度》第65条之规定,经盈余公积补亏后,实现保本微利,显然依据《批复》是不能涨价。而《评审报告》中2000年利润总额-240万、2001年利润总额-1011万,与《批复》相悖,依据财政部财企字【2000】905号之规定,判决书应当依据《批复》判决涨价行为违法。而判决书却依据矛盾的《批复》、《评审报告》,判决涨价行为合法,显然判决书公然颠倒黑白,枉法裁判。
    
     第一,1999年《批复》的企业自报数:盈余公积金1881万、利润总额1230万;财政局批复数:盈余公积金2622万(增加741万)、利润总额1685万(增加455万)。根据《工业企业财务制度》第63条之规定:企业缴纳所得税后的利润,按照下列顺序分配:(3)提取法定盈余公积金。法定盈余公积金按照税后利润扣除前两项后的10%提取。财政局批复数的利润总额至少为7410万,方能增加741万的盈余公积金,与利润总额1685万相矛盾,显然《批复》违反《工业企业财务制度》之规定,编制虚假财务决算,即:伪证。
    
     2000年《批复》数:实收资本(注册资本)27463万,工商局、《评审报告》的注册资本21971万。《批复》比工商局、《评审报告》多5492万。根据《工业企业财务制度》第65条规定:盈余公积金可用于弥补亏损或者用于转增资本金,但转增资本金后,企业的法定盈余公积金一般不得低于注册资金的25%。只有当盈余公积金为1亿元以上,才能转增资本金5492万。与批复数的盈余公积金为2622万相悖,显然《批复》违法,编制虚假财务决算,即伪证。
    
     2001年《批复》数:盈余公积金3212万(比上年增加590万)、利润总额-372万,根据《工业企业财务制度》第63条之规定,利润总额至少为5900万,方能提取590万的盈余公积金,与利润总额-372万相悖,显然《批复》违法,编制虚假财务决算,即:伪证。
    
     以上仅举三例证明《批复》违法,是伪证。《批复》是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长期提供虚假财务会计报告及三年诈骗财政补贴1.6亿的证据,是武汉市财政局长期编制虚假财务决算批复的证据。
    
     第二,《评审报告》的审计范围、期间、程序、专业判断明显违法,审计结论与《批复》相悖,审计后果严重,其表现如下:
    
     审计范围不全;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2000年—2002年主要生产经营指标不是年度会计报表,只是损益表及附表的一部分。
    
     审计期间矛盾;在2002年4月10日的审计期间,怎能审计2002年12月31日才发生的主要经营指标呢?显然时间倒挂。
    
     审计程序违法;主要生产经营指标不是年度会计报表,违反《独立审计具体准则第1号》第三条 本准则所称会计报表,是指需经注册会计师审计的年度会计报表,包括资产负债表、损益表(或利润表)、财务状况变动表(或现金流量表)、会计报表附注及相关附表之规定。
    
     专业判断违法;《评审报告》中2000年“三费”为1898万、2001年“三费”为1550万,《批复》中2000年“三费”为2604万、2001年“三费”为2286万。显然违反《会计法》第20条之规定。
    
     专业判断违背常识;《湖北省物价局关于制定城市天然气销售价格有关问题的通知》第3条第8项规定:城市管网漏损率统一按5%计算。2001年《武汉统计年鉴》第316页中2000年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煤气生产总量10240万方、煤气销售总量8800万方。上述事实证明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在长达978公里的管道上,每年至少要损失5%以上。而《评审报告》中2000年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生产总量、销售总量均为8880万方,显然《评审报告》违背生活常识。
    
     审计结论与《批复》相悖;《评审报告》2001年利润总额-1011万。《批复》)2001年利润总额-372万,盈余公积金3212万。
    
     武汉市财政局年均给予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政策性亏损补贴5000万,根据法律法规,财政局必须对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年度会计报告实施审计检查。因此,被申请人只需审核《批复》,无需聘请会计事务所重新实施审计,显然《评审报告》是掩耳盗铃。
    
     审计后果严重;《评审报告》导致被申请人对武汉市38万管道煤气用户实施价格欺诈,发生了欺诈金额高达1亿元的严重后果。
    
     《评审报告》称: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销售收入由煤气收入、副产品收入、其他业务收入组成。根据财务制度,公司每年4000多万元的初装费,应当计入销售收入,《评审报告》却故意隐瞒初装费,减少销售收入,显然违反《工业企业财务制度》,是伪证。
    
     以上证明《评审报告》违法,是伪证、是武汉兴业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提供虚假审计报告的证据。是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经理沈国喜等于2000年、2001年贪污公司副产品销售收入1600万的证据。
    
     第三,武汉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收取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委托费,作出《报告书》。根据《政府制定价格行为规则》第2条规定,进行价格论证是行政行为,被申请人用商业行为代替行政行为,违反上述规定。《报告书》是收商业贿赂,实施价格欺诈的证据。
    
     答辩状称:“委托武汉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进行论证”,其谎言是武汉市物价局收受商业贿赂的直接证据。而判决书故意隐瞒《报告书》是受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委托,所进行论证的非法产物。
    
     《调整武汉市管道煤气价格可行性论证小组》全体成员(包括主要领导)于2002年4月10日会签《报告书》,根据规定:成文日期以负责人签发的日期为准。即《报告书》的日期应当为2002年4月10日。而《评审报告》的日期2002年4月10日,显然,《报告书》的资料来源于《评审报告》是违背常理,故将《报告书》日期篡改为2002年4月11日,即:《报告书》是伪证,不具有证明力。
    
     《评审报告》称:“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销售收入由煤气收入、副产品收入、其他业务收入所组成”。而《报告书》论证时,却没有副产品收入这一项,显然《报告书》与《评审报告》相悖。《评审报告》中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2001年折旧大修基金为919万。《报告书》中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2001年折旧大修基金为1000万。显然《报告书》称:资料来源于《评审报告》是谎言,即:伪证。
    
     《报告书》称:“建议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迅速上报有关部门,按价格管理权限批准实施”。它说明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申请涨价的时间是2002年4月11日以后(《报告书》日期是2002年4月11日),而《判决书》认定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申请涨价时间是2001年11月23日。显然时间倒挂,《报告书》与《判决书》自相矛盾。
    
     以上证明《报告书》违法、是伪证;是市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的证据;是市物价局收商业贿赂的证据。
    
     三、有新的证据能够推翻原裁判
    
     申请人向司法部投诉代理律师谷胜桥帮助被申请人隐瞒《批复》时间,帮助被告向法庭提供伪证。司法部责成湖北省司法厅查处,司法厅委托湖北省律协查处,省律协委托武汉市律师协会查处。武汉市律师协会《关于对湖北天元兄弟律师事务所律师谷胜桥投诉的回复》(以下简称《回复》)得到国家司法部、司法厅的认可。
    
     《回复》承认谷胜桥隐瞒了《批复》时间,但以该《批复》未在法庭上出示为事实、以庭审笔录为证据、以法律规定为依据,认定《批复》是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一审法院却将《批复》作为定案依据,故意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1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5条之规定,《回复》是一审法院枉法裁判的新证据。
    
     《回复》称:“当承办律师发现在一审《判决书》中引用该份证据时,在二审法院调查该案事实时,便明确向二审法院提出该份证据中《批复》的时间为2002年10月29日,显然是不能作为2002年7月武汉市管道煤气调价依据的意见。”而二审法院仍将《批复》作为调价依据,显然《回复》是二审法院故意枉法裁判的新证据。
    
     四、原审判程序违法
    
     1、一审法院发现武汉市人大常委会涉嫌本案(《判决书》为证),根据法律规定,一审法院无权审理本案,其管辖权属湖北省高级法院。根据《行政诉讼法》第21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应当将本案移送高院审理,一审法院拒不移交高院,显然是原审判程序违法。
    
     2、申请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1条、《行政诉讼法》第30条之规定,多次要求一审法院交换证据或查阅本案庭审材料,遭一审法院无理拒绝。其目的是掩盖事实真相——掩盖《批复》时间;掩盖《报告书》受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委托;掩盖《评审报告》与《批复》相悖。故程序违法。
    
     3、在举证、质证中,申请人向法庭提交11份证据,被申请人未提出任何质疑,当庭予以认定。被申请人向法庭提交《评审报告》时,申请人当庭依据《企业会计制度》提出《评审报告》造假,而判决书拒不采信;却采信了被申请人的全部证据,而无采信理由;对申请人被当庭认定的证据,却不予采信,并且又无不采信的理由。显然一审法院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72条之规定:庭审中经过质证的证据,能够当庭认定的,应当当庭认定;不能当庭认定的,应当在合议庭合议时认定。人民法院应当在裁判文书中阐明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一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
    
     4、申请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7条及一审法院将伪证作为裁判依据的事实,要求二审法院开庭审理,重新认定《批复》、《评审报告》、《报告书》的合法性,遭二审法官赵畅拒绝。针对申请人出示证据证明《批复》、《评审报告》、《报告》是伪证的事实,赵畅说:“案子是领导定的,法官只是执行命令。判你们赢,市长要进去,为社会稳定,你们做出一点牺牲”。显然二审法院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7条,程序违法。
    
     五、原裁判引用法律条款错误
    
     被申请人调价行为违反《价格法》第21、22条;《政府制定价格行为规则》(试行)第2、8、9条;《湖北省燃气价格管理办法》第9条;《刑法》第397条规定。被申请人调价的依据不但是伪证,而且是经济犯罪的证据,根据《行政诉讼法》第54条第(二)项规定,原审法院应当作出撤销鄂价能交函【2002】58号、武价函【2002】34号文的判决,却作出驳回申请人诉讼请求的判决,是错误地使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6条第(四)项之规定,属原裁判引用法律条款错误。
    
     六、《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1、高院称:“本院经复查认为,本案涉及的煤气价格调整是经省、市价格主管部门广泛征求意见,对价格调整必要性论证,审核价格认证机构可行性报告和会计执业机构对市管道煤气公司财务状况评审报告,经市长办公会研究同意并报省物价局批准实施的,符合《价格法》规定的程序和权限”。判决书称:“被告市物价局在指定本次调价前依法开展了价格、成本调查,听取了消费者、经营者和有关方面意见,论证了民用管道煤气价格调整的必要性、可行性。按照政府定价的权限和程序,报请被告省物价局。”显然,高院认定省物价局参与调价全过程;判决书却认定省物价局仅参与调价批复过程。 高院认定与判决书相悖,而高院认定又无证据支持,故认定错误。
    
     《评审报告》只提供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煤气成本,没有提供武钢集团及武昌焦化厂煤气成本;更没有提供武汉市管道煤气市场严重地供大于求的状况。被申请人依据《评审报告》,上调武汉市管道煤气价格,违反《价格法》第21条之规定:制定政府定价,应当依据有关商品的社会平均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而高院认定此次调价符合《价格法》规定的程序和权限,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2、高院称:“虽然2001年度财务审查批复系价格调整后作出而不应认定,但并不影响其他证据的效力,被申诉人在诉讼中举证也为隐瞒该批复的时间,不能认定为伪证。至于市管道煤气公司提供的财务报表是否虚假,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该表述证明高院无知。
    
     (1)依据《政府制定价格行为规则》(试行)第8条第4项,必需审查三年的财务决算报表和该行业近三年来的生产经营成本变化情况。被申请人仅提供《批复》及《评审报告》,《评审报告》是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2000年—2002年的生产经营成本,不是该行业近三年来的生产经营成本。不符合《政府制定价格行为规则》(试行)第8条第4项之规定,不具证明力。仅审查1999年—2000年度《批复》,违反《政府制定价格行为规则》(试行)第8条第4项之规定,即:影响1999年—2000年《批复》的证据效力。高院认定2001年度《批复》不应认定,说明被申请人调价时,未依法审查三年度《批复》,违反《政府制定价格行为规则》(试行)第8条第4项之规定,两审法院之所以要以身试法,极力掩盖2001年《批复》时间,是因为两审法院要掩盖调价程序违法,要掩盖判决书认定事实错误。
    
     依据“制定煤气价格应以保本微利为原则”,《批复》是不能作为涨价依据。判决书认定《批复》能作为涨价依据,是非不分。
    
     (2)为了隐瞒《批复》时间,一审法院无理拒绝申请人依法要求庭审前交换证据或查阅证据材料;一审法院收买其代理人提供隐瞒《批复》时间的手写《证据目录》;一审法院质证时,被申请人未出示《批复》;一审《判决书》故意隐瞒《批复》时间;申请人依据一审法院隐瞒《批复》时间的事实,要求二审法院开庭审理,重新认定《批复》的合法性,遭二审法官赵畅无理拒绝,二审《判决书》继续隐瞒《批复》时间。上述事实证明被申请人、两级法院及申请人的代理人在诉讼中故意隐瞒《批复》时间,即:《批复》为伪证。
    
     (3)《批复》、《评审报告》、《报告书》的资料来源于武汉市管道煤气公司提供的虚假财务报表,根据高院裁定“至于市管道煤气公司提供的财务报表是否虚假,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即:《批复》、《评审报告》、《报告书》是否虚假,也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而《判决书》却认定《批复》、《评审报告》、《报告书》为真实、合法、有效,高院却维持了《判决书》的认定,显然高院裁定自相矛盾。
    
     3、高院称:“武汉市律师协会给你们的‘回复’,是基于你们投诉其诉讼代理人后所做的澄清事实的陈述意见,不属于本案新证据。” 《回复》是两审法院违法认定2001年度《批复》的新证据。高院认定2001年度《批复》不应认定,这就肯定《回复》属于本案的新证据,这是高院自相矛盾,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具体表现。
    
     综上:被申请人与第三人组成特殊利益集团。因湖北省三级人民法院枉法裁判,致使该集团将武汉市天然气一期工程概算4亿元、虚高为10.5亿元、侵吞资金6.5亿元;并将10.5亿元作为制定武汉市天然气价格的依据,对武汉市100万天然气用户进行价格欺诈,让武汉市100万天然气用户为腐败分子侵吞资金6.5亿元买单。为揭露上述违法犯罪及帮助国家完善政府定价决策机制,维护全国成千上万的天然气用户的合法权益,申请人依据《行政诉讼法》62条之规定及上述事实与理由,请求法院依法支持申请人的请求事项,以维护申请人及武汉市38万用户的合法权益,以维护法律尊严。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
    
    
     申请人:张学逊、苏志想、王金兰、苏剑、王明道
    
     2010年5月12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北省副省长李宪生是如何欺诈38万煤气用户的
  • 湖北村民常年受周边化工厂毒烟侵害投诉无门
  • 合法私人住宅被强拆/湖北荆州冤民阮积忠
  • 谁还敢投资湖北丹江口市?
  • 谁还敢投资湖北丹江口市?/黄生林
  • 呼吁中央拨开笼罩在湖北武汉的迷雾
  • 湖北邓玉娇与陕西王阳一对烈女子
  • 关于黄冈毁林事件进展告湖北同乡书(之一)
  • 湖北荆州醉酒警察将大学生脑浆打出死亡,引发学生暴动
  • 不给出路 野蛮拆房 如此移民 百姓遭殃 /来自湖北的几篇诉状 (二)
  • 来自湖北的几篇诉状 (一)
  • 湖北赤璧:13000移民40年奇冤揭秘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湖北当阳市副检察长王亚平“保先”路上醉酒撞死人
  • 湖北农民之悲(图)
  • 湖北省监利县公安局一派出所铐进去活人 运回来是尸体
  • 湖北省仙桃市杨林尾镇书记强行克扣教师工资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湖北孝感市多区县民师集体上访
  • 湖北维权人士姚立法被软禁武汉逾百上访民师被截访
  • 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先生恢复自由
  • 湖北各地民师联合赴省城上访遭围追堵截
  • 湖北贫困县妇女集体卖血
  • 艾滋村血祸不绝 湖北艾滋镇不断死人内幕/邓飞
  • 步往京城的保百职工被截回湖北民师联合省城上访
  • 艾滋村血祸不断百人感染 湖北不断死人内幕(图)
  • 湖北省多个地区民师联合赴武汉上访行动开始
  • 湖北大悟县60余位民师上访遭遇多方推诿
  • 湖北公安县几百民办教师集体下跪县政府(图)
  • 湖北金牛小镇百人遭感染
  • 湖北晶银债权人誓死捍卫酒店资产(图)
  • 湖北利川矿难10名遇难者家属共获赔210万
  • 湖北省随州市双龙寺失地农民堵政府
  • 湖北李洪忠遇难者名单公布啦
  • 湖北地方广电局卖“黑锅”引出巨大产业内幕/张洪峰(图)
  • 官方称湖北瓦斯燃烧事故10人“成功获救”后不久去世
  • 湖北利川煤矿瓦斯燃烧事故
  • 湖北艾滋镇显示河南血祸二度传播后果
  • 张洪峰:湖北几百教师集体下跪县政府(图)
  • 抢笔省长李鸿忠在湖北要搞毛泽东式“大跃进”(图)
  • 要求湖北省长李鸿忠道歉是奴才思维 应将其依法拘留/维权中国网
  • 建议拘留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长李鸿忠
  • 湖北作家邓复华呼吁国家高层重视南水北调水源区环保工作
  • 湖北石首、山東東明、江蘇江陰……/倪匡
  • 敦促湖北枣阳法院院长辞职
  • 周强:湖北之子主政三湘大地/金久皓
  • 倘真如此,令人不寒而栗:湖北石首群体事件缘何由小拖大?
  • 巴东警方出局,恩施州扫黄,湖北公安厅督办
  • 从高莺莺到邓玉娇,湖北怎么离不了一个“黄”?
  • 河洛君:湖北烈女抗暴评论
  • 湖北公示党校就餐情况是一种假严厉/卢荻秋
  • 湖北公检法联合发文严惩越级上访人员/马连福(图)
  • 重庆富豪湖北当选村官,顾此失彼,留下后患
  • 湖北投资8万亿,1亿元只带动5人就业/王以宁
  • 湖北民院领导置劳动合同法于何地/徐林林
  • 湖北咸宁残疾访民全秀实遭遇暴力求助书/全秀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