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汉市叶世友给胡主席、温总理的军人冤案公开申诉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尊敬的胡主席、温总理您们好!
     (博讯 boxun.com)

    我是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工人村九村497号居民叶世友,现年75岁。
    
    曾参加抗美援朝已风烛残年的一个老兵,因为1961年当时的省高院以莫须有的犯罪事实,定为现行反革命,无判决书、无裁定书的情况下让我劳教三年,近半个世纪末给予平反,这种冤屈让我死不瞑目。
    
    我出身湖北省洪湖燕富乡,家庭祖辈贫农,哥哥叶世泽在跟随贺龙元帅闹革命壮烈牺牲,侄儿叫叶昌发,20岁时因闹革命被国民党砍头出众,侄儿的头现仍在省嘉鱼县博物馆。我于1950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属一野独立团七连战士,1952年调入水利四师警卫连,同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3年回国被分配到工程二师,1955年转业分配到一冶动力当司机。
    
    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因粮食紧张,在会上给领导提了一些意见,又因战友聚会时发了牢骚,就被省高院以莫须有的犯罪事实定为现行反革命罪送去劳教三年,荒唐的是,我从未收到判决和裁定书,至今也未能在省高院查到有关档案材料,湖北省高法刑事判决书61号刑字初第109号判决书中,有几位战友作出了有犯罪事实认定及判决书,而我既未进行犯罪认定,更没有判决条款。
    
     1965年被释放后,我被开除厂籍,生活无着落,全家受牵连,妻子儿女全被视为现行反革命的家属子女对待,政治上受歧视,工作学习受迫害,儿子不能就业,女儿考上外语学院而政审落选,几个月时间中痛哭流泪,一家人在政治上抬不了头,我的心里之痛难以言喻。 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我看到了曙光,开始了漫长而又艰难的上访之路,多次到省高院、省公安厅及各级政府上访,他们明知有错,我有冤,不但不办,还互相推诿,结果石沉大海,不得已,我只有上北京反映冤情。
    
    2005年十大二次会议期间,我写信给胡锦涛主席反映冤情,在3月15日8点半的中央新闻中播发了胡主席指示,并提及了我申诉一事,在3月25日湖北新闻中,再次提到了我以及申诉一事,但省公安厅和省高院就是拖着不办,省公安厅说我的案子是铁案,解决不了。
    
    2006年3月召开的十大会议期间,我再次写信给白岩松同志,申诉我的冤情,3月14日十大第四次会议上,白岩松同志问肖扬“我的冤案怎么办”。肖扬表示立即立案进行解决,但至今也没有消息,当我找到省公安厅负责接待的李处长,他恶狠狠的说:”’我将你关于有关指示的信件全部烧掉,我看你再去告。最后说:“不管你告到哪里,还是我说了算,就是不给你办。”他又继续说:“公安部没有下发文件”。李处长的态度十分横蛮,霸道,我们老百姓不寒而栗,在此,我想胆敢问问这位李处长,如若他像我这样受冤或者他的一个亲人受冤,是这样的态度吗?是这样的工作作风吗?我们一家几个人为革命牺牲,无数先烈用头颅换来的政权就让这种人掌握吗?共产党哇,人民的党,人民的亲娘,怎能让李处长之辈坐在那里坏其名,败其根?当然,在我上访过程中,也曾遇到过一些懂法律,理解百姓疾苦的好同志,有高院谢新安同志看了材料,了解事实后明确表态说:“你不属于反革命,应该给予平反昭雪。”市公安局一位同志说:“你的案件资料在省公安厅,我们有心无力。”并指路要我们自己想办法去拿有关资料,省高院一人对我说:“你如果有20万,你的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胡主席、温总理您们听一听,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它包含着什么?
    
     我不相信,一个无权、无势,无钱的古稀老人,在您胡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下,就找不到公正、公平、有冤申不了冤,我不相信,我一个为新中国出生入死的老战士,党和国家会对我的错案置之不理,哪么在共产党领导下还有理讲吗?令我伤心的是,我的问题至今不但没有解决,反而被工人村街和三联社区从2006年10月份开始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每天24小时轮换派人对我进行监视,还经常语言威胁我说:“如果你再上访,连你当兵的外甥(我小女儿的儿子)就要从部队开除回来,”天啦!过去诛连九族,怎么今天的共产党的领导下也诛连九族?我上访,是反映冤情,不是闹事,既没有违反法律,又没有对社会造成影响,我如何不能上访呢?既然百姓上访就要诛连九族,哪么中央设的信访办公室又成立着干什么呢?我们党和人大会议制定了哪么多法律法规,正处于一个法制逐步健全的国家,怎么就管不了像李处长、街道社区哪些违法犯法,限制别人人生自由的违法者呢?我们国家制定的法律只是专门对待老百姓的吗?难道就不对上层机关和工作人员?
    
     听说温总理要刘伯承同志的警卫员刘仁宝把我们两个婆婆带去北京,当我们会合于武昌南站时,刘仁宝同志和我们一同被省公安厅、青山公安分局、区、街、社区的组合人员拉回,无法到北京上诉,申冤,你胡主席和温总理多次说要尽快解决一些疑案和错案,这样的政策是符合民心的,是建立和谐社会的有力措施,但下级部门,象省高院及公安厅就是拖着不办,而是实行你上有政策,我下有对策的不作为,乱作为的工作态度和工作作风,他们盘据一方,代表着共产党的形象,实在是给中央丢了脸,给共产党抹了黑,失信于民,有损党的威望。
    
     敬爱的胡主席、温总理,我再次向您们申诉,我太冤了,迫切解决此事的心情不言而喻,还我清白,让我及全家人政治上抬头,在这个和谐的社会里,余生之年以免抱憾终生,到死不能瞑目,谢谢了!
    
      申诉人叶世友家人电话:1590719521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