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国大趋势,我不得不说的话/杨恒均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4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今天要写的文字是不同往常的。跟踪阅读我博文的朋友知道,我几乎很少就他人的文章和书籍发表批评的意见,尤其是那些个人的作品。我认为,即便作者反对普世价值和民主自由,可他能够说出来、写出来,本身就是符合普世价值里最重要的言论自由这一条的。我对他们最好的批评是利用我自己的言论自由,写文章阐述我的看法与观点。而剩下的就留给读者,每一个个体都有自由选择的权利,这,也是普世价值。
     (博讯 boxun.com)

    
    
    然而今天,我却要打破惯例。我觉得,如果不写一篇文章分析一下这本书,我的道德和良心很难平安。这本书就是美国人约翰.奈斯比特写的《中国大趋势》。我第一次听到这本书,是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在两会期间向香港代表与记者大力推,说这本书可以帮助香港人看到中国的长处,了解中国。不久后,我在广州白云机场买了这本书,然后登上国际航班。在那次12小时的飞行途中,我好几次被眼前这本书弄得毛骨悚然,恨不得提前跳下飞机……
    
    
    
    到国外后,我想找英文原版对照一下,因为我怀疑这本《中国大趋势》不是那个写了《大趋势》的人写的;我怀疑这本书可能是他的中国秘书代写,以他的名义出版的;我甚至怀疑自己买了一本盗版书,那盗版商把美国大学者奈斯比特的观点也换掉了……。然而,让我失望的是,没有一个外国朋友听说过这本在中国炙手可热的《中国大趋势》,而且,有人告诉我,还没有出版英文版。(后来发现,已经有英文版,评价负面,没有多少人买来看,很中文版热卖形成鲜明对照)
    
    
    
    
    
    而从这本书的第一页开始,就感觉到这应该是一本外国人写给外国人看的书,是一本外国人要“用中国人的眼光看待中国。正视中国的短处,但是绝不根据我们自己的价值观和标准评价中国”的书。(引言P2)
    
    
    
    作者在序言里说,1996年他就得到一个机会写这本书,但他错过了。当时,他和国家主席江泽民会面,说到台湾的小故事讲得很好,中国的大故事却讲得很遭,结果,江主席沉思了一下说,你为什么不来讲这个故事呢?(P2)当时作者没时间,但今天,奈斯比特终于在自己与天津当局合作的奈斯比特研究中心完成了这本“中国故事”。
    
    
    
    我无意对这本书任何一个观点进行深入的分析,因为以我有限的学识和经历,我认为这样是浪费我的时间,这本书不值得一驳。——不要以为这是我轻率的结论,我每年大概看近120本书,其中有一半是反对民主自由与普世价值的,包括中国愤青出的那些“说不”以及“不高兴”的书,还有美国人深入批驳民主的巨著,然而,没有一本书比这本国际著名作家奈斯比特的更让人感到浅陋与无知,几乎接近无耻了。这本书并不厚,我想,我原封不动尽量多地引用一些能够反映这本书主题的段落或者句子,再加上几句老杨头的点评。我买的这本是吉林出版集团2009年9月版。我以红字标出引用的原文,并注明页码。
    
    
    
    先说一下这本书的最大特点:这本书比任何相同篇幅的政府工作报告与《人民日报》都更多的提到从小平以来的三代领导人的谈话、发言与讲话。当我每翻一两页就碰上这些名字和大段引用的时候,以为自己是在读政府工作报告。我想,作为一名未来学家,在预测中国未来的趋势的时候,引用最能够决定中国命运的最高领导人的总结与承诺,应该无可非议。但,我强调一下:这是我过去20年里阅读的一本里最多提到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名字与讲话的书。很多时候,他把领导人的承诺,当成中国未来的希望与保证来写了。我想,奈斯比特是美国人,应该不会这么信任美国的最高领导人的计划与承诺吧,所以,首先让我们谢谢他对中国——领导人的信任!
    
    
    
    其次,这本的另外一个特点是,在书中几乎无处不在的“中国”与“中国人”,而这些代表了我们所有中国人的集合名词几乎都出现在一位美国人的用于判断的肯定句里,例如:中国人更多的把自己当成群体的一部分,而且他们欢迎强势稳当的人领导自己,因为这样可以保证有良好的业绩,这对大家都有好处。(P16)(中国人)对于自己现代的生活条件感到欢欣鼓舞,对于未来也是信心百倍。(P17)这种“中国人”的判断随处可见,而几乎没有看到书中有一个他自己做的民意测验。说实话,如果他不是处处在书中如此代表了“中国人”,并做出了让老杨头诧异不已的结论,我还真不想写这篇破坏我规矩的文章。
    
    
    
    下面,让我们一起放松下来,深呼吸一下,然后,聚精会神……
    
    
    
    “分析中国自身的条件和优点,我们不难发现,共产党的路线和方针是坚定不移地为中国人民谋利益的。(P1)
    
    “西方国家对于中国政治状态误解太深,而中国共产党所作的解释又太少,以致让西方以为中国人民渴望西方的民主。(P56)”
    
    
    
    老杨头点评:我,老杨头,作为一名老不死的共产党员,要对我党的宣传工作之不足表示深深的悔恨,竟然让一个从来就没有宣传部、政府连一份报纸都不拥有、两个党都管不住媒体的美国人看出我们党没有好好宣传自己的成绩。
    
    
    
    至于奈斯比特一眼就看出来的我党“是坚定不移地为中国人民谋利益的”,我代表全体党员感谢您老人家,我们也知道我们“为人民谋利益”,只是,我们不敢说来啊。因为,被我们谋掉了利益的“中国人民”好像不太认账。
    
    
    
    一位美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用自己还没有学会的中文,勇敢地告诉我们这样一个“真理”,这是什么样的精神?
    
    
    
    “为什么尽管众多西方国家一直试图推动中国采纳西方民主,而中国国内却鲜有此类呼声呢?(P1)
    
    “这种西方国家所大力支持的对民主的呼唤并不是来源于对自由选举的政治渴望,而是对中国经济状况,特别是对腐败的失望和不满。(P55)”
    
    
    
    老杨头点评:这本《中国大趋势》写于这几年,奈斯比特去过好多次中国,而老杨头也来过好多次美国和西方各国,并且不比他走的地方少。我倒要问一下,现在有几个西方国家还在要求中国采纳西方民主?现在要求中国走向民主、自由和法治的难道不正是清一色的中国民众,和有良知的共产党员以及实在看不下去的政府官员?纳斯比特得出这些结论的统计数据从哪里来?
    
    
    
    老杨头算是中国大陆呼吁民主自由的急先锋,但迄今为止,我们都没有说要照搬西方的民主,而且也没有任何一个西方政府和西方人走近我,说我们支持你。而所有支持老杨头的——成千上万的——难道不都是我的中国同胞,遍布在每一个省,每一个城市和乡村!
    
    
    
    奈斯比特既然知道中国民众对腐败失望和不满,就应该知道,当今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实践都无一疑例外地证明,民主和法治的制度才是减轻腐败的最好制度,这个地球上有一个没有经过选举的政府能够成功消灭腐败的例子吗?
    
    
    
    奈斯比特引用了一段自己推崇的外国记者的原文:“设想一下,如果让一批根据品行选拔出来的、又经过严格训练,思想纯正、胸有成竹的官员,在没有指手画脚的国会束缚的情况下去放手工作,他们会干出何等的业绩来?这一切不正可以理解为什么中国人能以创纪录的速度,从文化大革命造成的经济废墟中兴建起世界一流的基础设施、宏伟的城市、机场、高速公路和水坝吗?(P6)”
    
    
    
    老杨头点评:一个外国记者说出这话不奇怪,但我很难相信奈斯比特说出这种不学无术的话。没有人会不同意“根据品行选拨出来的……官员”。但难道大家没有发现,这句话没有主语吗?请问,是谁根据那些品行“选拨”出思想纯正的官员,又是谁对他们经过严格的训练?
    
    
    
    无知——如果不是无知,那一定是无耻——的奈斯比特先生,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制度都是为了选拨这样品行好的官员啊,而民主国家靠的是选票。即便选拨出来了,还不放心,于是又选拨一个国会(就是我们的人大)对官员进行监督与制衡。可是,奈斯比特竟然认为没有国会的“束缚”,是中国取得成绩的原因,使得中国在文化大革命的废墟上——嘘,小声点,老杨头想弱弱地问一句:文化大革命的废墟,你知道是怎么造成的吗?就是没有民主选举,没有“国会”的监督和束缚,结果让一个大权独揽的“胸有成竹”的官员干出来的呀!
    
    
    
    这一点,生活在美国的奈斯比特同志真的不明白,还是假的不明白——对不起,我叫你“同志”你不会介意吧,我感觉你和我一样,属于美国的“共产党员”,他们虽然总数不超过两百人,但如果上台,第一个就会取消国会……
    
    
    
    “许多西方人确实认为正是争论与不和谐带来了突破、新思想和创新。但是这种争论与不和谐不符合中国人的心理,特别是在执政这种严肃的问题上。(P40)”
    
    
    
    老杨头点评:西方人确实认为争论带来了突破、新思想与创新,但西方人什么时候认为“不和谐”能够带来新思想与创新?他这里根据中国的情况,甚至把西方的思想都改变了。西方人倒是认为和谐是靠争论带来的,而不是靠压迫与和稀泥带来的。
    
    
    
    “中国政府领导人的产生与西方大不相同,他们的合法性来自于政绩。(P27)”
    
    
    
    老杨头点评:领导人的合法性是由什么来决定的,这早就是个解决了的问题,中国人也没有疑问。但美国人奈斯比特偏偏要说合法性是由“政绩”来决定的,请问,日本人侵略占领中国的时候,修铁路开矿产,发展了一些地区的经济,是不是他们统治中国也是合法的?
    
    
    
    “中国人很注重面子,这是他们审查的关键。有些事情就是不能写的。(P31)”
    
    
    
    老杨头点评:中国人“有些事情就是不能写”是因为我们“爱面子”的审美观吗?奈斯比特于是在这本书里,就是不写那些“就是不能写的”东西,照顾了我们中国人的面子。中国人爱面子确实是个缺点,但绝对比一些不要脸的人要好!
    
    
    
    “把国家利益置于个人利益至上的中国人只用了一代人的时间就走完了其他国家需要三四代人才走完的路程。(P46)”
    
    
    
    老杨头点评:中国人走完了其他国家需要三四代人才能走完的路程是因为“把国家的利益置于个人利益至上”的原因吗?难道中国几千年封建王朝与独裁专制时代,都是“把个人利益置于国家利益至上”?中国这三十年的发展难道不正是因为重视个人与个体而达到的?我都懒得再解释了。
    
    
    
    “(中国人)对于自己现代的生活条件感到欢欣鼓舞,对于未来也是信心百倍。虽然在西方人看来他们的生活条件实在算不得怎么好,但是要知道,这仅仅是因为他们在用美国人或者欧洲人的眼光看待这一切而已。(P17)”
    
    
    
    
    
    老杨头点评:自从四人帮时代结束后,中国人扬眉吐气,从政府最高领导人,到下面最穷的人,再也没有人被迫、更没有人“自愿”使用“对未来信心百倍”这种让中国人联想到一个痛苦的时代的词儿,可是,一个美国人竟然做出了这样的判断。从奈斯比特的书中,我们不难看到,他一到中国就能见到最高领导人,接待他的不是天津市长,就是商家大亨,他要写书,竟然还能搞一个研究中心,有那么多中国助手。结果,一句中文都不懂的他,竟然写出了一本中文书。而如果我们拥有相同平台的话,我相信,我所有的作品都不会比他缺少读者,可是,我至今无法出版自己的作品!审查通不过。不过,我和奈斯比特倒拥有相同性:我在他的国家拥有言论自由,他在我的国家也拥有言论自由。
    
    
    
    还有,我以前只听说过西方人使用他们的标准判断中国的政治,听奈斯比特的 话,莫非判断“生活条件”也应该有中国标准和欧美标准?中国人生活比以前好了是真的,但我和你奈斯比特都是来往中外的作家,我们扪心自问一下,中国人的生活和国外相差何止十倍,难道连这个判断标准你都要弄出中国特色?你真让我大开眼界,因为迄今为止,哪怕最无耻的中国人,都没有人敢在这个标准上搞中国特色!
    
    
    
    在提到纵向民主,自下而上的民主时,作者多次提到安徽小岗村的事迹:“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知道一个偏远的村庄中的18位农民几乎在一夜之间改变了中国农业政策——从集体农场到个体耕种——的故事。(P59)”
    
    
    
    老杨头点评:这本书的最大卖点和看点是提出了中国已经有了中国特色的民主,即“纵向民主”——所谓从上到下,由下自上的民主。而用来说明什么是“自下而上”的民主时,作者反复使用的最大的例子就是安徽小岗村十八个农民为了承包土地而冒死按血手印的故事。奈斯比特说,那18个农民的做法和提议被中央政府采纳,就是政府从善如流的典范,就是“纵向民主”的鲜活例子。
    
    
    
    他的话听得我汗毛倒竖。我不知道这个老外到底知道18 个农民在实行他所歌颂的“纵向民主”时,按下血手印后,是随时准备杀头的。而小岗村的农民为了土地问题甘冒杀头的做法,其实正是中国历史上农民为了土地揭竿而起的一种新的表现形式,因为在现代热兵器时代,以及在日益完美的专制制度下,要靠起义改变土地使用方式已经不可能。于是他们含泪告别妻子按下了血手印,随时做好杀头的准备——这竟然成了奈斯比特口中“纵向民主”的光辉业绩?成为他贬低美国等西方横向民主的经典故事?
    
    
    
    奈斯比特先生,你什么时候去投票选美国总统,或者递交一份请愿书的时候,需要按下血手印,需要对你妻子说,我可能回不来了?
    
    
    
    而且,奈斯比特不是不知道,在他歌颂的自下而上的“纵向民主”的今天,土地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而且现在按血手印已经不行了,如果人家来拆迁,你只能靠集体下跪,或者更有效的方式:自焚——不过,你还别说,有些地方,你一自焚,问题还真有可能就解决了,耶——奈斯比特先生,这是不是也算是农民解决土地问题的“纵向民主”?
    
    
    
    “有一个城市已经证明,西方和中国模式共存也可以促进经济发展和政治稳定,那就是香港。(P57)
    
    “香港人民从未感觉有必要建立独立的民主体系。他们想要的是良好的基础设施、赚钱与消费的自由。他们发现,没有西方民主政治模式的经济繁荣也很不错。(P58)”
    
    
    
    老杨头点评:如果说奈斯比特不懂中文,大陆人又不太懂英文,结果被他的翻译误导了,让他整天在代表中国人的话,他这里竟然连懂得和他直接交流的香港人也代表了。而且,他甚至连“他们想要的……”这种话也说得出,没有任何民调和数据支持,他竟然说出了香港人的“心声”。那么,在香港工作了多年的我,能说什么呢?这个问题,我留给香港人说吧。
    
    
    
    “2003,……我们当时在非典重灾区广州参加IBM论坛,有1000多人。关于非典的消息并没有封锁,大家都在谈论非典。有关部门还为我们提供了药物,不过我们拒绝了,因为针对可能感染的非典也没有特效药。我们并没有紧张,也没有戴口罩。我们的想法很简单:非典确实可能是一场大规模的流行病,但是在中国13亿人口中因非典死亡的不过十几个。美国每年死于车祸的人就有5万多,我们在汽车或者飞机上不是更危险吗?(P98)”
    
    
    
    老杨头点评:奈斯比特没有忘记非典事件,然而,非典事件过去这么久了,几乎在中国和世界人民中都有了共识的情况下,奈斯比特竟然写出上面这段结论,差一点把我弄神经了!
    
    
    
    他在广州参加的1000人会议是中国举办的世界级别的非富即贵的人参加的会议,他们都被告知了非典,而且还被发了药物。可是,奈斯比特是否知道,当时普通百姓并没有被告知非典的严重性?而且,很多隐瞒正是为了这个会议能够按计划进行?
    
    
    
    更好笑的是,纳斯比特说“我们”拒绝吃药,是因为“13亿中国人才死了十几个”(那只是事件没有完全爆发的早期),而他举的例子,竟然是美国美年死于车祸的就有5万多人。
    
    
    
    打死我也不相信这是奈斯比特写的,因为随着中国网民水平的提高,这种荒唐的比喻几乎连最无知与无耻的五毛都不再使用,却竟然出现在奈斯比特的书中。
    
    
    
    请问,对于一个连他自己也知道没有有效预防药物的极强的传染病,能够和车祸死亡人数相比吗?如果这样说,世界上所有的传染病都不用隔离了?地球上所有传染病致死的人加起来也比不上全世界车祸死亡人数的一半啊。就连两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加起来,也不及地球上死于车祸的人啊,为什么不打仗?为什么要到处宣传防治艾滋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了……
    
    
    
    “纽约马克尔基金会资助的一项调查显示,大部分中国人赞成对互联网实行监控,特别是由政府进行监控。2008年的调查表明,在2.1亿网民中有87%的人都认为应该限制色情内容、86%的人人为应该限制暴力内容,还应该控制垃圾邮件、广告和个人诽谤的比例分别达到83%、66%和64%。(P96)”
    
    
    
    老杨头点评:作为一本写中国大趋势的书,这段文字几乎是我唯一看到奈斯比特引用了信得过的来源的民意调查。而且他在书中前后三次引用这个数据,得出了结论:中国人支持政府监控互联网,中国民众很满意政府的监控,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
    
    
    
    让我说什么好呢?请大家再阅读一遍上面的那段调查,让老杨头测验一下你的智商和判断能力。我先提个醒,如果我把上面这个民调中的问题拿来问美国人和澳洲人,估计那个比例应该都差不多,甚至更高。例如,西方人基本上都认为对暴力和色青应该控制,而且,整个西方也这样做了,他们使用的是分类的办法。至于对垃圾邮件和诽谤,西方人应该反对的比例更高。特别是诽谤,根本不是你反对不反对的问题,那是犯罪,你敢诽谤,100%要吃官司的。涉及法律的犯罪的问题,在西方是根本不会用来“民调”的。例如,你不会在民调中提出:你认为政府应该控制杀人犯吗?
    
    
    
    好了,大家看出问题没有?问题就在于,不知道是对中国真的不了解,还是奈斯比特真正无知到无耻,我只想问一句话:当我们中国网民反对某些人的“监控”互联网的时候,我们说的是对暴力、色情、垃圾邮件与诽谤的监控吗?你如此偷换概念,得出结论,有什么意思?你知道还有一种监控,在你奈斯比特生活的西方,绝对没有一个民众会答应的,你知道是什么监控吗?我不说,因为那太“敏感”!
    
    
    
    “在与约翰(作者奈斯比特)的一次私人长谈中,江泽民主席熟练地引用了林肯总统盖茨堡演讲中的结尾部分:民有、民治、民享。这是约翰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之一。(P41)
    
    温家宝总理在2008年1月全国人大上的讲话引用了林肯盖茨堡演讲并略微进行了修改:民有、民享、为民负责人的政府。(P54)”
    
    
    
    老杨头点评:奈斯比特在这本书里的主要观点是中国人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纵向民主”,就是不用选举,而只靠你是民、我是主,我们互相协商,你下跪或者按血手印,我就采取你的方法,你民主后、我再集中等等,一切都和和谐谐。而且,他连自由也定义为孔子的思想,虽然我发现他根本没有读过孔子的东东。
    
    
    
    可是,正是这个奈斯比特,在书中多次引用中国最高领导人对西方民主的赞赏。我就不明白了,在这本书中,没有一个中国领导人告诉奈斯比特,中国要实行孔子流传下来的自由,要搞中国特色的“纵向民主”,人家反而告诉他林肯的民主思想。难道林肯的民主思想不正是所有西方民主思想的最集中表现?
    
    
    
    奈斯比特又为什么得出了结论:中国人现在的民主就好过西方的民主,中国人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纵向民主”?那江泽民和温家宝为什么不向他背诵孔子的论语,却告诉他林肯的语录?而这个时刻竟然成为奈斯比特“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之一”呢?
    
    
    
    “这只是空头支票吗?好像不是。随着社会发展的不平衡与日益严重的环境破坏状态,中国政府已经发现滥用职权和腐败会导致人们的不满,这有悖于建设和谐社会的总体目标。胡主席说过…… (P77)”
    
    
    
    老杨头点评:这段话是在奈斯比特引用了好几位中国最高领导人承诺要反对腐败、实行民主监督的讲话后写的评语。看起来,连他也不能确定这是不是“空头支票”,不过,他发现“中国政府已经发现……”
    
    
    
    奈斯比特生活在美国,还是生活在火星?中国政府是现在才发现人类几千年中每时每刻都清楚的“滥用职权和腐败会导致人们的不满”这个真理的?中国政府杀贪官的力度至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及,可贪污腐败与滥用职权仍然是世界第一,请问奈斯比特,你所说的“纵向民主”好像不管用耶!
    
    
    
    “中国何时才会大胆走向全面的政治解放?(P35)
    
    而且,手握选举权的中国人根本没有民主决策的经验。(P44)
    
    就像我们前面提到的那样,改造中国的第一步就是解放思想。只有人们学会独立思考之后才会有个人目标,才会推动整个社会的发展。(P63)”
    
    
    
    老杨头点评:注意,上面三个句子可不是断章取义,而是在奈斯比特在大量歌颂了中国式“纵向民主”与各项成绩后,无意中露出的几个莫名其妙的句子。因为按照他整本书的意思,中国早就不需要“政治解放”了,因为已经都“纵向民主”,都把西方的民主抛在后面了,还要政治解放干啥?而且,中国的民主是不需要选票的,怎么他又突然出来说“手握选举权的中国人根本没有民主决策的经验”,莫非上帝特别眷念美国人,在你们的人民第一次拿到选举权之前,上帝给你们办过培训班?
    
    
    
    奈斯比特在整本书里都在歌颂而不是阐述中国的集体主义精神,要把个人的目标放下,去顺从国家的目标,要集中力量办大事。可是,现在他突然又说,只有学会了“独立思考”的人才配享有“个人目标”,原来真相大白,奈斯比特先生认为中国人的集体主义,国家的目标高于个人目标等等,原因都是中国人还不会“独立思想”?
    
    
    
    谢天谢地,我终于写了这篇有违我醇厚之心的批驳文章,至少让奈斯比特知道,不是所有的中国人都不会“独立思考”……
    
    
    
    “回想一下,西方国家是在大约200多年前开始现代民主进程的。直到1971年2月瑞士的女性才第一次完全拥有了选举权,美国的种族隔离到了20世纪60年代才结束…… (P17)
    
    西方国家总是喜欢指责在几十年前刚刚开始走向自由和文明社会的中国,而忘记了自己的历史。要知道,从约翰.德.维特领导自由贸易开始,欧洲花了3个世纪才建立了民主的市场体系。美国几乎花了200年的历史才消灭了奴隶制与种族隔离。人非圣贤,孰能无过?(P56)”
    
    
    
    老杨头点评:以上两段的内容也是多次出现在奈斯比特的书中,且不说这本身和他说中国已经有了民主,不需要走西方民主相矛盾,就从字面上看,也让人不寒而栗。奈斯比特在说到西方花了几个世纪的时间走向文明社会的时候,竟然无意中说出了这样的话:几十年前刚刚开始走向自由和文明社会的中国……
    
    
    
    奈斯比特先生,我原来以为你是美国的共产党员,但现在我完全可以说,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反华分子,从历届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到普通中国老百姓,谁不知道中国有几千年优秀的文明?可是,你竟然在说到西方悠久的文明历史的时候,却说中国只是在几十年前才开始走向文明社会?
    
    
    
    在谈到言论自由,以及在中国写文章是否有限制的时候,奈斯比特做出了这样的结论:
    
    
    
    “我们希望自以为是、总是批评中国的西方记者也能够写一些中国高级官员四海一家的博大胸怀和优雅礼仪。(P22)
    
    在自称为世界上最自由国家的美国,詹姆斯乔伊斯的小说《尤利西斯》在1918年被禁,1961年再版后再次被禁,直到1966年最高法院才撤销了禁令。(P93)
    
    约翰多年来经常在中国发表演讲。但是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哪些问题可以讲,哪些不可以讲,约翰在大学演讲、与学生交流时没有,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没有。中国的媒体有某种自我审查,对此中国记者并不讳言…… (P203)”
    
    
    
    老杨头点评:《尤利西斯》这本被美国禁止并在1966年才解除禁令的小说,中国人都知道,因为经常有人把这本被禁止的小说拿来作为西方社会言论不自由的证据。但,奈斯比特是否知道,老杨头就有三本小说——注意,一本也没有被禁止——因为它门根本不能出版。在中国,我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作家朋友,他们每人都有一本、两本甚至更多的《尤利西斯》——请原谅我用这个名字,因为我们那些书根本没有名字……时间不是1966,而是2010……
    
    
    
    奈斯比特先生在中国做报告和演讲写书都没有碰上困难,更没有敏感。在书中,他还举了一个例子,奥运会期间,美国一个非常著名作家要签证到中国,结果签证官让他签署保证,保证在中国期间不写关于奥运的文章,这位美国人拒绝了。于是去不了中国,就对中国政府不满。而在同一时间,身在巴西的奈斯比特却碰上了一个“好的签证官”,那签证官连破了两个中国政府规定,在第二天就给了奈斯比特到中国的签证。按规定,不能异地签证,不可能这么快拿到签证,但奈斯比特得到了,于是他得出了结论:不要把不好的事归咎于中国政府,要看具体官员的品行。
    
    
    
    难怪,奈斯比特呼吁外国记者要多写中国领导人四海为家的博大胸怀和优雅礼仪……奈斯比特不是不知道,西方没有一个国家的记者会写自己国家的领导人的博大胸怀以及优雅礼仪,却号召西方记者来写中国的?莫非是欺负我们中国没有人?
    
    
    
    奈斯比特先生,如果中国政府的领导人,能够对自己的民众,包括对自己的作家,有对你十分之一的博大与优雅,不用你说,我会屁颠屁颠地为他们树碑立传的……
    
    
    
    杨恒均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从“情报治国”到“民意治国”?
  •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 杨恒均:我的朋友许志永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港大惊现“民主小贩”杨恒均演讲的雷人广告(图)
  • 杨恒均:普世价值难产,中国特色阵痛
  • 杨恒均: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图)
  • 杨恒均:在CCTV和CNN上检阅国庆大阅兵有感
  • 杨恒均:谁是共和国的敌人?(图)
  • 封网、封锁消息迫使乌市民众走上街头/杨恒均
  • 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们的神话是如何破灭的?/杨恒均
  • 杨恒均:广州比欧洲安全吗?(图)
  • 杨恒均: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图)
  • 杨恒均: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 杨恒均: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 德国之声邀请杨恒均讨论互联网与中国人权
  • 杨恒均:谈谈应该如何面对假间谍和真特务
  • 专访杨恒均:你是不是在鼓吹暴力?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杨恒均: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图)
  • 中国大陆博主网友评论杨恒均博客
  • 杨恒均:生日这天见证一自杀农民工获救(图)
  •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杨恒均(图)
  • 世博会到底在赚谁的钱/杨恒均
  • 杨恒均:算笔经济账:世博会能赚钱吗?
  • 杨恒均:上海世博能否推出中国价值观?
  • 领馆不组织爱国了,海外同胞怎么办/杨恒均
  • 杨恒均两篇引起争议的谈论“宽容”的博文
  •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熊飞骏
  • 杨恒均:香港的自由与法治靠什么来维系?
  • 杨恒均:为何当今的专制国家只有70年的寿命?
  • 杨恒均:和董建华一起学习温总理的讲话
  • 网友杨恒均点评网友温家宝答网友问
  • 杨恒均:响应温总号召,做一名有尊严的中国人!
  • 从“法治”与“制度”的高度审视重庆打黑/杨恒均
  • 杨恒均:我如何在精神上当一名中国人?
  • 杨恒均:如果再来一场文化大革命的话……
  • 腾讯博客:给思想插上翅膀/杨恒均
  • 国家主席、颠覆罪、宪法与普世价值/杨恒均
  • 杨恒均: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 杨恒均: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 美国访民真牛:给我们八分钟,我们给你八年/杨恒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