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17000投资人质疑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大案庭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陕西山川公司17000合法投资人
     (博讯 boxun.com)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代序言
    
    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语录
    
    把群众需要作为第一选择,把群众满意作为第一标准
    
     ——胡锦涛
    
    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
    
     ——温家宝
    
    公平正义,是社会稳定的基础。
    
     ——温家宝
    
    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
    
     ——温家宝
    
    收入分配不公、司法不公,这些都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温家宝
    
    
    
    最高人民法院的指示
    
    把人民群众的呼声作为第一信号,把人民群众的需求作为第一选择
    
     ——最高法院院长 王胜俊
    
    要把人民满意不满意作为衡量人民法院工作的‘尺子’、‘晴雨表’,把人民满意作为法院工作最大的政绩。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民意沟通工作的意见》
    
    17000山川投资人对“9.13”案件的看法与意见
    
     “9.13案件”在社会各界和投资人的不断质疑、强烈谴责和催促声中,终于在距立案之日整整两年零七个多月,在超出法定审理期限整整一年零四个月之后的2010年4月20日至23日第一次开庭审理了。
    
     我们是代表陕西山川公司17000余名合法投资人群体,经政府批准、认可并同意参加该案件庭审(旁听)的五十位群众代表。
    
     在参加完三天的庭审之后,经过讨论,特提出对此案的意见,现在发表于下。
    
    A、对于庭审本身的意见
    
     对于涉及17000投资群众切身利益,“涉案”资金六个多亿的“大案”、“要案”。按照温家宝总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指示精神,按照中央三令五申发出的“对于涉及群众利益的案件,群众有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的指示精神。我们认为,完全应该进行开放式公开审理,但这次庭审给我们的感觉却好像是在进行秘密的不公开审理。
    
     1、2010年4月13日,距离开庭仅有七天,我们部分群众才从官方得知了一个很不确切的消息,说是在4月20日前后“可能开庭”。并被告知了严格的法庭纪律:“不准摄像、录像、录音,不准记录,不得发言、提问、鼓掌”等。而更多的群众则是在距开庭仅有三个工作日的4月15日(礼拜四)间接获得了开庭消息。紧赶慢赶,才在开庭前一天的4月19日(礼拜一),于仓促之中办到了《“9.13”案件旁听证》,获得了少得可怜的15个“旁听资格”。
    
     2、因为投资者人数众多,要求旁听的群众达近千人,但法院仅给了区区50个名额,远远满足不了群众的需求,依法维权组的群众代表曾向法院提出,希望通过有线广播让进不了法庭的群众在法院大门外旁听,但法院对此建议却不予采纳。致使冒雨前来法院旁听的广大投资群众连续三天在法院外听不到一点庭审现场的声音。有悖“公开”的基本原则。
    
     3、法庭旁听席仅有一百多个席位,除了“投资群众代表、被告人家属、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100余人”之外并未见有“省市各媒体记者及驻陕中央媒体记者”的身影,更无国际媒体记者的身影,在前两排就坐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的绝大部分人,仅在20日上午在座,吃过午饭之后就再也不见了他们的踪影。
    
     4、法庭上,主审法官董琳立场并不中立,带有很大的倾向性,明显偏袒公诉人一方,压制另一方。对公诉人的发言时间和内容没有任何限制,而对于辩护人和被告的发言则常常以各种理由进行制止,剥夺其“表达权”,有失“公平”、“公正”的基本原则。
    
     5、检方提供的证据漏洞百出,前后矛盾,且所有证据只有书证,没有人证,“报案人”的报案材料证据甚至连书证也未见展示,展示的仅仅是一个报案人名单,证据的有效性不能不令人生疑。
    
     6、主审法官董琳在开庭的第一天,首次向每一个被告人发问就问“你认不认罪?”,我们认为是极其不妥的,是经过有关方面刻意安排与导演的一出戏。
    
    B、对于“罪”与“非罪”的意见
    
     一、关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
    
     参加完三天的庭审之后,我们认为,此罪名并不成立。其理由如下:
    
     (一)、我们常说“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但通过庭审我们却发现,给公司定罪的依据不是根据《刑法》的法律条文,而是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发出的一个***号令。必须指出的是,这只是一个“行政法规”,即使违反了也仅仅是一个“违规”而并非“违法”的问题,既非“违法”,那么,又何罪之有呢?冲其量不过是一个“违规”的“错误”而已。
    
     我们不是常说:判断“罪”与“非罪”要“以法律为准绳”,还说“法无禁止的不为罪”。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要抛弃法律这个“准绳”呢?行政法规能代替法律定罪吗?
    
     记得去年11月30日前后,全国各大媒体上有一篇消息,标题是“地方政府涉嫌非法集资 财政部紧急叫停”。说的是地方财政违规担保向行政事业单位职工等社会公众集资,用于开发区、工业园等的拆迁及基础设施建设的现象被“叫停”。请注意,在此仅仅说了是“违规”“被叫停”,并未说是“违法”“被查处”,更未见追究各地方政府及其负责人的“刑事责任”。也就是说,这种“非法集资行为”,仅仅是“违规”而并非是“违法”,更不是“犯罪”。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同是“非法集资”,政府干了是“违规”,而老百姓干了怎么就变成“违法”、“犯罪”了呢?为什么是双重标准呢?其法律根据何在?
    
     (二)、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我们不能抛开当时的背景和条件,孤立地去谈一个事件。
    
     众所周知,2003年6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出了《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即2003年“九号文件”。该文件明确指出:“坚持全国动员,全民动手,全社会办林业”;“鼓励军队、社会团体、外商造林和群众造林,形成多主体、多层次、多形式的造林绿化格局”;“放手发展非公有制林业。国家鼓励各种社会主体跨所有制、跨行业、跨地区投资发展林业。凡有能力的农户、城镇居民、科技人员、私营企业主、外国投资者、企事业单位和机关团体的干部职工等,都可单独或合伙参与林业开发,从事林业建设”; “加快建设以速生丰产用材林为主的林业产业基地工程,在条件具备的适宜地区,发展集约林业,加快建设各种用材林和其他商品林基地,增加木材等林产品的有效供给,减轻生态建设压力”……。
    
     2004年3月31日,陕西省委、省政府为贯彻中央九号文件精神,又专门联合下发了关于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的“实施意见”,再次明确指出了“以市场为导向,大力发展林业产业”; “放手发展非公有制林业。鼓励各种社会主体跨所有制、跨行业、跨地区投资发展林业。认真落实“谁造谁有、合造共有”政策,明确所有权,放活经营权,核发林权证。进一步明确非公有制林业的法律地位,为各种林业经营主体创造公平竞争环境。鼓励农户、城镇居民、科技人员、私营企业主、外商和企事业单位、机关团体的干部职工,参与造林绿化、森林资源保护、产业开发,享受国家有关扶持政策。大力扶持各类造林专业队、造林公司和造林大户”。
    
     上述从中央到地方的两个造林文件中均既未指出“造林资金合法的来源渠道是什么”,更没有明确规定造林企业“只能从银行贷款,不许从民间融资(集资),否则就是违法犯罪”。我们投资群众对此的理解就是“我们出钱,公司造林”。我们双方响应党、国家和政府的号召植树了造林了,事隔几年之后,一夜之间又突然变脸,说我们犯罪了,司法机关在政府的授意下硬是把它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我们不禁要问,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自打嘴巴,这到底是哪一家的逻辑?党、国家、政府白纸黑字的文件还算不算数?把响应党、国家、政府“植树造林、绿化祖国”的号召说成是“非吸”犯罪,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三)、检方指控山川公司犯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理由是“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并出示了陕西省银监局的定性意见,证明其有罪。
    
     “未经批准,就是非法”。从一般意义上说,是有一定道理的(特别是在三十年前的计划经济时代!),但却并不一定都是对的。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之。必须考虑以下因素:
    
    1)、批准与被批准,是上下级关系——下级的行为经上级批准就是“合法的”;未经批准,就是“非法的”。
    
    2)、上下级关系的构成是有条件的,不是无条件的——同类相聚,才能构成上下级关系。例如:中国人民银行(或银监会、银监局)同各商业银行业、金融机构、信用社等,是同一领域。
    
    同类事物相聚,可构成直属的上下级关系;不是同类事物,不能相聚,则不能构成上下级关系。如:工商企业与银行业金融机构不是同一领域、同类事物,就不能构成上下级关系。
    
     3)、该由谁批,不该由谁批?这是罪与非罪的一个重要界限,必须分清。不能笼统地说:未经批准,就是非法。
    
     该由直属上级批准,而未经批准,则构成“非法”;不该由非直属上级批准,而未经批准,则属正常情况,不为“非法”。例如:
    
     银行业设立分支机构或开展业务活动,经中国人民银行(或银监会、银监局)批准,而未经工商局批准,则属正常情况,不为”非法”;反之,工商企业开展业务活动,经工商局批准,而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或银监会、银监局)批准,也属正常情况,不为”非法”。说“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就是“非法”,不能成立。其理由是:
     1、这一论点不合逻辑,不能成立。首先必须弄清以下基本事实:
     1)工商业与银行业,是不是同一领域、同类事物?
     2)银行业与工商业是不是直属上下级关系?
     3)工商业的业务活动,到底应该由工商局批准,还是由中国人民银行批准?
     4)不弄清这些事实,就下结论,这是极不严肃、不负责任的态度。
    
     2、判别是非,必须遵守逻辑思维的规律和“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
    
     现在我们论述的问题,是工商企业的业务活动是否非法的问题,就必须以工商领域的法律、法规为准绳,作为衡量、判别是非的标准,才能取得共识和结论。如果你拿其他领域的法律、法规,来衡量工商企业的业务活动,就是驴头不对马嘴,永远也不能取得共识,解决问题。
    
     现在,你拿银行业的法律、法规,来衡量工商企业,就认定是“非法”,这是“张冠李戴”,玩弄法律、欺侮百姓,有意整人。这就好比要称量一个物体的重量,本来应该用称,你却用了一把尺子,这不是滑稽可笑的闹剧吗?“以法律为准绳”的前提是选好这根“准绳”,“ 准绳”错了,结果还有好吗?
    
     3、你硬要说:这是国家的法律,不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就是“非法”。那就请你把这一法律摆到桌面上来,让我们看个明白,到底是哪一部法律明文规定:工商企业的业务活动,经工商局批准不算合法,非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才算合法?
    
     如果确有此法律规定,请拿出来,我们认可。如果没有?那就是拉大旗,作虎皮,借以吓人!
    
     4、中国人民银行(或银监会、银监局)的职能管不了工商企业的业务活动。
    
     安徽太岛农林案的投资者为维护合法权益,一再上访安徽省银监局,质问太岛公司当年搞集资造林,曾先后两次报请批准,为何不批?某负责人答曰:“银监局没有这个职能。”这就是说,银监局根本管不了工商企业的业务活动!
    
     陕西山川公司的投资者在今年初也曾到陕西省银监局提出质问,答曰:当时陕西省银监局尚未成立,故还谈不到批与不批的问题。投资者问:那你们为什么出具证明说“未经批准”,答曰:他们(公安)让出。
    
     中国人民银行(或银监会、银监局)的职能范围,《监督管理法》明确规定为:“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机构批准,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设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或者从事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业务活动”。它管理的范围很明确,这就是:金融机构的设立及其金融业务活动。除此之外,其他领域的业务它管不了。
    
     5、中国人民银行(或银监会、银监局)的职能和行为,再次证明其和工商企业之间不是同一领域、同类事物,不能构成直属的上下级关系,工商企业不经中国人民银行(或银监会、银监局)批准,开展业务活动,纯属正常现象,岂能认为“非法”,并据此定罪呢?!
    
     综上所述,显而易见,所谓“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投资造林,就是“非法”,纯属无稽之谈。
    
     (四)驳“采取还本付息的方式”即为非法。
    
     “还本付息”是任何一个商业银行吸收存款的通行做法,这难道也是犯罪吗?对于稍有一点金融常识的人,对这一问题,都会作出自己正确的判断。故在此不想多费笔墨。况且,我们出资是投资造林办实业!并不是什么“存款”或“变相存款“!更与“还本付息”不搭边!我们有的只是投资本金及其收益(或称之为“投资回报”)。而不存在“存款本金与利息”。
    
     (五)、驳“面向社会不特定人群”。
    
     我们投资者是“不特定人群”吗?非也。
    
     1、从宏观上讲:我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志愿——积极响应党中央、国务院和陕西省委、省政府关于“植树造林,绿化祖国”的伟大号召;有着一个共同的理想——在有生之年,为子孙后代做点好事,为改善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再造秀美山川出点力;有着一个共同的抱负——只要万众一条心,定叫大地变新春。正是这三个“共同点”把我们联系到了一起,让我们参与到与山川公司的合作造林事业中来了,我们不正是这样一个有着“共同志愿、共同理想和共同抱负”的“特定人群”吗?谁要硬说我们是不特定人群,那他一定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不是白痴,就是别有用心!
    
     2、从微观上讲:我们每个人当初投资山川,都是依法与公司签订了投资合同的,我们是平等的主体之间的合作关系,是一个民事关系,既然是民事关系,就是这个公司跟个人之间的事,人当然是特定的了。谁又能说不是呢?
    
     (六)、驳“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你们把钱交给山川是存款吗”?如果你向我们17000名投资者中的任何一个人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大家可能会以为你疯了。要不怎么会在大白天里胡言乱语,发出这种怪问呢?我们要存款干嘛不到银行去,而非要跑到山川公司去,难道全国的银行都死光了,都破产了、都倒闭了?我们明明是响应国家号召,投资造林,怎么就变成“存款”了呢?
    
     在法庭上,我们注意到,检方在宣读起诉书中多次念道:“以****为名,……募集资金*****元”,对此,我们有话要说。山川公司的经营项目有:植树造林(六万余亩)、养牛(秦川种牛养殖繁育基地)、养兔(美系獭兔养殖繁育基地)、铁矿(与朝方合作开采朝鲜德现铁矿)等,哪一个项目是假的?既然不是假的,为什么要说是“以****为名”呢?这不是在暗示人们“山川公司在骗人”吗?
    
     至于说山川公司吸收我们的投资款,就是 “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我们还要请说这话的人拿出相关的法律明文规定来,否则,请免开尊口!请问,迄今为止,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哪一条法律明文规定了“吸收公众投资款”等同于“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如果这个谬论成立的话,那么中国的股市不是每天都在数以千百亿地“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吗?从1989年至今,已经二十一年了,怎么没有人查处呢?
    
     (七)、驳“严重扰乱了金融秩序”。
    
     要弄清山川公司是否“严重扰乱了金融秩序”,首先就要弄清什么叫“扰乱金融秩序”?
    
     所谓“扰乱金融秩序”,就是把银行业金融业务活动的规律、程序和规章制度打破了,引起金融业务秩序的紊乱。
    
     (1)扰乱金融秩序的主体是谁?
     那么,到底是谁扰乱了金融秩序呢?
     《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37条明确指出:“银行业金融机构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应当责令限期改正,。。。可以区别情形,采取下列措施(6条)”。该条款明白无误地说明了:扰乱金融秩序的主体只能是金融机构。在《监督管理法》中并未有一条提到工商企业扰乱金融秩序。同样,在《公司管理法》中也找不到一条有关“扰乱金融秩序”的规定。由此可见,山川公司因为它是一家工商企业,并不具备扰乱金融秩序的主体资格,故“扰乱金融秩序”与山川公司沾不上边。
    
     (2)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表现是什么呢?
     既有扰乱、就必有扰乱的行为表现。那么,扰乱的具体行为表现是什么呢?
    
     A、《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45条指出:“银行业金融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责令改正,。。。”。
     1.未经批准,设立分支机构的;
     2.未经批准,变更、终止的;
     3.违反规定从事未经批准或未备案的业务活动;
     4.违反规定,提高或者降低存款利率、贷款利率的。
     这里所指的四种情形,是银行业务活动的内容,也就是“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表现。
     B、《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第4条规定:“本办法所称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擅自从事的下列活动:
     1)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2)未经依法批准,以任何名义向社会不特定对象进行的非法集资;
     3)非法发放贷款、办理结算、票据贴现、资金拆借、信托投资、金融租赁、融资担保、外汇买卖;
     4)中国人民银行认定的其它非法金融业务活动。
     这里所列举的四条,都是非法金融机构所进行的非法金融业务活动的内容,也就是‘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表现。可是,山川公司是一家工商企业,是一个经济实体,它既不是金融机构,更不是非法金融机构,山川公司所从事的集资合作造林事业,是办实体、搞实业,它既不是金融活动,更不是非法金融活动,所有这些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表现,都与山川公司毫无关系。
    
     再说“存款”一词,是金融业领域里的一个特定专用词语,它和“贷款”一词是同生同灭、相互共存的一个矛盾统一体,没有“存款”,就没有“贷款”,反之,没有“贷款”, “存款”便失去了存在的理由。那么,山川公司把我们的投资款拿去放贷了吗?既然没有放贷,那把我们的投资款定性为“存款”,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在此,告诉你们一个常识性的问题,那就是:在工商业领域,有的只是“投资款”,而没有“存款”的概念!
    
     (3)、扰乱金融秩序的后果
     任何事物的发生、发展,都是既有因,必有果,既有“扰”,就必有“乱”的后果。你既认定山川公司扰乱了金融秩序,那就请你具体地指出来: “扰乱”行为的表现是什么?“扰乱”的后果又是什么?山川公司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2003年《9号文件》和陕西省委、省政府为贯彻《中央9号文件》而制定的《实施意见》精神,搞招商引资、合作造林,“扰乱”了哪个金融秩序?它在短短四年的时间里,营造了6万余亩林地,养牛、养兔、开铁矿,又“扰乱”了什么金融秩序?损害了谁家的利益?如果“无中生有”,只戴帽子,而无事实根据,帽子做得再大,也是戴不住的。
    
     (八)、驳“情节严重”。
    
     什么事情“情节严重”呢?
    
     从《起诉书》中之前后句子的的联系来看,显然,“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和“严重扰乱了金融秩序”,这两个事情的“情节严重”。然而,如前所驳,“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和“扰乱金融秩序”均属指鹿为马的虚拟之罪。“罪”之不存,何谈“情节”呢?所以,“情节严重”的指责不攻自破,不值一驳!“皮之不存,毛之焉附也?”,简言之,“情节”既不存在,何谈“严重”与否?况且在法庭上我们也从未听到检方列举出“情节严重”及其“严重后果”的具体事实,只是空带了一个“情节严重”的高帽子而已。
    
     国家本来是为了打击金融领域的犯罪活动,才规定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这一罪名,不言而喻,它的适用对象当然是金融机构。而且,不管它是合法的金融机构还是非法的金融机构,一律适用。
    
     山川公司是经过陕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依法核准、注册、登记的造林公司。逐年通过年审、年检,省市消费者协会多次授予其“诚信企业”称号。是陕西省树立起来的明星企业和品牌公司。国家、省市政府和有关部门、机构连年授予山川公司及总经理周萍殊荣无数(听律师在法庭上讲,共有38个殊荣)。
    
     可是,西安市的公检法机关却把这样一个重合同、守信用的优秀民营企业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对其集资造林这个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利国利民又利己的正义之举恨之入骨,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他们利用手中握有的司法特权,采取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无中生有、指鹿为马的鄙劣手法,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这一罪名强扣在一个并非金融机构的守法经营的民营工商企业头上,这简直就是中国法律的耻辱!
    
     在此,我们不禁要问,你们这种利用手中掌控的权力,肆意践踏和玩弄法律的行径,能代表国家和人民吗?你们这是在打击犯罪、保护人民吗?作为人民之一部分的17000余名投资者,怎么丝毫也感觉不到你们的这种好意呢?你们口口声声地说:“查处山川”是“为了保护我们投资人的利益”,但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在你们2007年9月13日“查处”公司以前,公司从未欠过我们一分钱,我们的利益也从未受到过任何侵害,恰恰是2007年9月13日查处公司以来至今,我们颗粒无收、血本无归,合法权益被侵害殆尽。这又该作何解释呢?
    
     (九)、让我们再看看我国法律、法学界专家学者对此罪的看法吧。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刑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顾问王作富说:
    
     作为商业银行法的保障法,刑法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目的是,禁止和打击与银行存款业务相冲突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而不是违规吸收公众“资金”行为。这一立法目的,实际上已经划定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范围,以区别于行为特征相似的证券犯罪、保险犯罪和信托犯罪。
    
     清华大学法学院商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法学会商法学研究会会长王保树说:
    
     一是不能将民间借贷混同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民间借贷不是以存款为营业,是不需要批准的,因而不存在违反商业银行法的规定的问题,不能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上靠。二是市场经济发展中出现了许多新的融资形式,对于这些新的融资形式,在法律没有作出禁止规定的情形下,应该允许存在。对于其中出现的问题,刑法未明确规定前,不必比着葫芦画瓢,往某种罪上靠。因为这样做,是不利于市场经济发展的。至于需要立法规范,那是立法问题。在没有立法规定为犯罪之前,则不要推定为某种罪。
    
     法律界人士朱永才、 朱晓东在《“非吸”罪与非罪的界限在那里?》一文中明确指出: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的认定应该从非法从事资本、货币经营的角度去界定。如果仅仅是吸收社会资金进行个人发展或扩大企业生产经营,而未进行资本、货币经营,即使未经银行管理机构批准,就不应该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著名学者、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成晓霞在《取消非法吸收存款罪 开放民间融资渠道》一文中指出:
    
     集资行为实际上是一个合法行为,你不允许他集资,然后定一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罪名,实际上就是给企业的发展设置了一个障碍,这个障碍不是促进市场的完善、市场秩序的稳定,而是给市场的发展设置了一个瓶颈,结果实际上阻碍了经济的发展。所以从这一点上讲,一定要取消这个罪名。
    
     综上所述可见,给一个合法经营的民营造林公司硬是扣上一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罪名是不合时宜的,也是有违法律的根本宗旨和本意的,它不但置公司于不义,而且把响应党的伟大号召积极投身植树造林事业的17000投资人紧紧地捆绑在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罪桩”之上,是我们投资群众坚决不能答应和接受的!
    
     二、关于“虚增注册资本罪”
    
     对于这个罪名,我们认为也是不能成立的。律师在法庭上已经做了很好的辩护,我们完全赞同。现补充理由如下:
    
     第一和第三次增加注册资本金,是以当时公司拥有的林木评估价值为准,因为先后两次均有国家法律规定的专业评估机构的评估报告作为增资依据,故我们认为并不存在虚假的问题,而检方当庭也未拿出证据来证明其弄虚作假,而是单方面主观认为不值那么多,就单方面主观片面地否定当年专业评估机构所评估的价值,显然是于法无据、于理不通,因而是站不住脚的。
    
     第二次增加注册资本金,检方认为不应该用“群众的投资款”
    
     作为“自有资金”去增加注册资本。我们则认为,检方犯了一个极大的常识性的错误,他们不知道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是在不断变化的,资金作为一个不断流动的货币形式,其权属的变换是个常态,这个钱今天在你的手中,就是你的钱,明天流动到我的手中就是我的钱。比如说我是商家,你今天在我这儿买了东西,把钱交给了我,只要钱到了我的手中,立马就成了我的钱,而不再是你的钱了。同理,山川公司通过招商的方式,与客户签订了投资合同,把群众的投资款吸纳过来,立马就成了他自己的钱,那么他用自己的钱去办自己的事,增加注册资本又有何错呢?
    
     三、关于“挪用资金罪”和“职务侵占罪”
    
     这两个罪名是是针对公司高管个人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已经作了很好的批驳,我们完全赞同。认为也完全是妄加之罪,不能成立。
    
     其所以能指控这两项罪名,我们认为检察官的思维出了问题,他们把民营企业当成了国有企业。在国有企业里,企业是企业的,高管是高管的,而在私营企业里,企业的就是高管的,本来就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作为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是他们的天职,那个项目能挣钱、来钱快,当然就搞那个项目,并不存在专款专用的问题。投资者只要求他们如期兑现合同即可。
    
     董事长常胜勤以公司的名义向中国武术协会无偿捐赠了100万元,这本来是个善举,但在时隔几年之后,却被指控为犯了“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实在令人吃惊。看来今后这类社会公益事业是不能干了,慈善捐款也有犯罪风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你给弄个什么罪名治你的罪,多么恐怖啊!
    
     根据检方在法庭上所说:查处时,周萍个人的银行存款仅有5万元,常胜勤个人的银行账户上仅有20余万元,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他们两个人并不是以个人占有为目的故意犯罪的,而确实是想干一番事业的。
    
     当然,以上只是我们的意见,采不采纳是你们的事,怎么判也是你们的特权。我们无权干涉,但我们在此要说的是:不管你们怎么判决,我们群众的合法利益必须得到切实保证,否则,将“案结事不了,官了民不了”,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将永远无从谈起。
    
     四、关于公司其他14名业务人员的罪名
    
     检方为了说明公司下属14个业务人员犯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不惜肆意夸大、虚构他们的个人收入以说明其“非法性”,我们认为实在不该。
    
     从庭审可以看出,公司的惯例是:每次发放工资、奖金,都是由市场部下属各部门负责人(部长、经理)签字后将钱领回去,再发给下属业务人员。很显然,这并不是他们(部长、经理)的个人所得,但检方却把凡是由他们签字领取的钱全部算作其个人所得,岂不让人贻笑大方吗?
    
     我们认为: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打工者,他们当中有下岗失业的工人,有退休、离职的老职工,有刚出校门的大、中专毕业生,有从农村来到城市的打工农民,他们无不是怀着一颗为祖国的植树造林事业增砖添瓦的美好愿望和良好动机到公司工作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把自己的劳动所得和以前的积蓄,有不少人甚至是把家人和亲友的钱投资到公司。所以,他们既是打工者又是投资者。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当然是看好公司的发展前景,以及他们对公司所从事的“植树造林,绿化祖国”这一“改善生态环境、拯救地球,功在当代、利在千秋,造福人类、惠及子孙”的伟大事业的认可、支持和热爱。
    
     谁知,几年后却被人指控为犯罪,这怎能不令人匪夷所思、痛断肝肠呢?
    
     C、我们的立场、观点和主张
    
     我们17000余名投资人始终不渝地认为:
    
     1、我们是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2003年《九号文件》和陕西省委省政府的《实施意见》,是在上自中央下至地方的各级党和政府的支持鼓励下,是在全国尤其是陕西省和西安市的各级各类各种媒体的大肆鼓动和宣传下投资造林事业的。我们所干的事完全符合当时的政策规定,我们的投资行为完全是合法的,是没有过错的;
    
     2、我们当年是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与山川公司签订的合同,且依法经过了国家公证机关——公证处的公证(或律师鉴证),因而合同是合法的、真实的、有效的;
    
     3、鉴于以上两条原因,因此,不管法院怎么判,我们都会坚决要求兑现合同的!
    
     4、2007年9月13日查处公司前,公司重合同守信用,总是按时足额给我们进行兑现,从未拖欠过我们投资人一分钱。但在查处公司至今的两年零七个多月以来,我们却是颗粒无收、血本无归。铁一般的事实已经无可辩驳地说明了:我们巨大的经济损失并不是由于公司经营不善所导致,而是由于不当查处所导致。那么,根据“谁造成损失,谁赔偿”的基本原则,当然应该由造成损失者进行赔偿,也就是说由他们给我们“兑现合同”了。
    
     5、如果硬说公司有罪,那么我们将依法追究政府相关部门的渎职责任。几年来,政府相关部门尤其是公检法部门,由于工作失察、失职、不作为、未尽到法定监管职责,对造成民众财产损失和损失的扩大化,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陕西山川公司17000合法投资人
    
     2010.04.26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Modified on 2010/4/2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6亿元投资者追问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案真相(视频)
  • 西安市中院宣判前何不听听6亿元山川林业投资人的意见(图)
  • 证据不足 事实不清 山川林业“非法吸存”大案择日宣判(图)
  • 陕西山川林业“非法吸存”大案首次庭审正在进行中
  • “山川林业”投资人连续到西安市政府集会抗议(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