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陕西省三门峡库区移民致各级政府的公开信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史兴运、马连保等
    
     我们是陕西三门峡库区的移民,现就屡屡迁返得不到一个应有的补偿和补助问题,向中央首长如实反映如下: (博讯 boxun.com)

    
     陕西库区属于关中平原的“白菜心”,是地广物丰,膏腴良田,林木遮日,村庄棋布,经济发达的“浩穰之区”。合作化期间,人均8—12亩沃地,劳值3—8元。家有车、骡马,户有积粮存款,人骑进口自行车(日本产的富士牌、生冒牌、菊花牌),生活真是极乐无穷。
    
     一、外迁移民的悲伤和苦衷
    
     1、外迁移民背景和遭遇
    
     1955年全国人大一届二次会议通过了《根治黄河水害和开发黄河水利的综合规划》,决定修建三门峡水库。提出了“库必修,民必迁”“迁一家,保万家”、“一家迁、万家安”的伟大号召。动员会上各级领导铿锵承诺:“外迁为国为民,无私奉献,风格高尚。凡服从国家安排迁到宁夏的移民,确保获得与“在原居住地相同数量”的土地,每人三亩水地,六亩旱地。保证让大家过上富裕生活。一派信誓旦旦的促迁陈词,诱惑着老实巴交、憨厚的农民—关中汉子。就此背井离乡为国奉献诱迁宁夏。
    
     我们怀着对党的忠心,对黄河下游亿万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爱心、对建三门峡水库的热心和离亲别友背井离乡远迁的痛心,迁到宁夏后,安置点都是远离城镇边远的无人区,寸草不生之地。如陶乐县的月牙湖、苦水井。头道墩安置点距县城100余里。地处内蒙和宁夏交界处的沙漠区。土地是“碱地也不宽(多)沙丘没有边”,气候是“月月不下雨,天天不断风”、“刮风移沙区,种地也难收”。住的是“没院没墙,泥屋低房,房子是一明二暗二家同住(一户间半)。白天是一望无际的盐碱沙丘风吼沙移,晚上寂寞的鸟兽凄惨哀鸣,令人不寒而栗。
    
     面对安置点的现状,回忆库区的美景,真乃天地之差。对照动员会上的好听讲词,铿锵的承诺,人们只有悔恨、抱怨和无奈。把重返故里的思念寄托于中央,为能实现这一奢望,人民天天顿首祈祷,日盼夜想,想着……想着……
    
     迁移时,各户的入社土地、大、中型农具、房屋、房前屋后满院的参天大树全部充了公,每人按118元资料费,215元的建房款作为赔偿,共计333元的作价费。并没有得到国家对移民的任何补偿和补助。这还不够无私奉献吗?这公道吗?
    
     在宁夏的五年里(1957年—1962年),又值国家的困难时期,按照人定量供粮,特困期,每人每月7斤稗子籽,河滩、沙漠凡是能寻到的地方都地毯式的搜索可食之物来充饥顾命。最后是遍地无草处处难充饥,饥肠辘辘度日如年,为此出现了大量人员的逃亡求生之势,饿死的不计其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随处可见,惨景触及内地政府和中央。人民祈祷中央上苍的举动终于感动了中央批准外迁移民的返陕安置。
    
     2、返陕也逃脱不了贫穷的厄运
    
     由宁夏返迁回陕后,被安置在渭北旱塬、边远贫困的生产队落户。当地政府给我们按人均0.7间房由生产队承建土墙、檩细、屋低的简陋之房,难以容身。劳值只有几分,正像人们所说的“一盒羊群烟(九分钱)劳动需3天。吃水更困难,水井深30余丈,打水需数人,井台同分水。更有甚者,地下就根本打不出来水,只有吃窖水、池水。如合阳县的南村、秦城、合家庄等村的移民都吃窖水、池水。当地流行说:秦城、合家庄,驴粪尿尿泡馍馍(当时生产队都养牲口,一下雨,粪便随雨水就流入到窑里、池里而得名)。特困时还需要到别处买水,真是水比油贵。行路人到此求水,主人宁可给馍,都不可施水三口。在安区的20余年里,随着年龄的增长,娶妻生子的自然规律变化,随着人口的增多又出现了住房难的问题。劳值难以维持饥饱,更谈不上购物盖房,原盖房远远不能适应当地的需求。几代同室,数人一被司空见惯,人畜共舍也不足为奇,真是食难饱腹,房难遮体,四壁皆空,抬脚就可搬家的现状。又激起了人民对昔日库区的渴望和追求,移民们又一次悔恨抱怨苍天无眼。昔日库区美景的诱惑,人民不得不偷偷到库区寻求生机。
    
     二、原谷倒回原囤里(原地人回原地),迁返30年又重返故乡
    
     移民在安区由于生活所迫,偷返库区的人群日益增多,在1985年库区终于出现了数以万计的返库群众闹滩朝。形成了不可抗拒的难以扭转的趋势,并出了轰动省委、省政府的“移民要返库、农工要进城”的西安大游行。这一举动在港、澳、台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敌台称大陆“华山脚下的农民暴动”。中央洞察秋毫,恫瘝大抱,顺其民意。国务院同意批准三门峡库区移民返库定居。迁返数次,30余年的移民又回原籍。原谷倒回原囤里的移民安置,是国内首创国际无二的。移民欢呼的说:“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国务院拯救了我们三门峡库区移民,人民不会忘记政府。
    
     1、返回库区,“三自”方针,再遭困境
    
     移民梦寐以求的美梦终于实现了,移民载歌载舞,不顾路途遥远,携老扶幼,肩挑背扛,翻沟跋涉,日夜兼程回到库区。库区在很短的几天里庵棚随处可见,村点棋布,远看犹如摆阵一般。1987年10月初,一场罕见的大雪普天而降,地面积雪足有40公分深。大风凛凛鹅毛大雪笼罩库区,当时正是回库高潮,二期返库人员初到库区,临时凑合在庵棚,都是用塑料纸搭建的,两头通风难避风寒。虽说庵棚八面通风,虽说草舍外边下雨里边漏,“难民们”在这摇摇欲坠、哆嗦不安的棚里,蜷缩在一起回味着屡次迁返的辛酸,哆嗦、流泪,毫无气力的说,“真是作孽呀”!我们的返库安居又是“三自方针”即自迁自搬自建。真是为了别人的安全,自己遭罪没人帮。有这样的移民吗?公道吗?对照三峡移民的待遇真是牛蚁之差,天堂地狱之别。
    
     2、奔波相争30年,得到的是“三自”一亩七分地。
    
     没想到,偌大的黄河难道竟然没有主人种的土地。库区的部队农垦退还给移民土地竟是“三边地”,沙土地、碱地、苦水咸水地。如雨林乡地处黄洛渭三河口交会处,分的地是沙碱各半;鲁安乡全部是沙土地;平民乡是苦水、碱水区;没有地下可用水,吃水都是从10里以外引水的。群众气愤地说:“部队农垦卖的地是天心地胆,移民种地是沙土盐碱,移民种地成了部队农垦的保护伞”。地质数量还少,还不足迁移前人均土地的六分之一。正如全国人大代表马百党向全国人大会提出的议案指出:“返库移民只是得到少量的贫瘠土地,库区本属移民的沃土,大部分仍然被部队国营农场经营着。农场的员工每人平均土地10—15亩,和我们连畔种地,隔路相住,我们的人均地只有农场员工的八分之一。”同一地区,同一靠地生活的人,为什么差别就这么大呢?人权相等吗?公民平等吗?祖辈以土地为生的农民,1.7亩能致富吗?先祖留下的土地被别人占去了,子孙没有可耕的土地,我们愧对于先祖,也对不起子孙,遗憾终生。
    
     三、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国家没少出,移民没得到
    
     据《三峡库区移民工作》和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安康库区移民工作大写真》所述,三峡水库移民,国家给每人拨付4.5万元补偿。搬迁和建房全部由国家支出,移民不出一分钱。安康安置的方针是“跟踪扶持长期帮助,开发经营,负责到底。”20多个方面的优惠政策,都是以“基本土地”为基础。安康库区5万移民,国家支出2.5亿元的移民安居工程费。其中农民36745人,仅安置补偿费就是1.54亿元,人均3.2万元之多。我们远途外迁2次,返库安置1次全部是自费的。土地只有1.7亩。我们在想,三峡、三门峡只是一字之差,待遇竞有天地之别。同样是国家批准的大型水库工程,同样是移民,咋会有截然不同的政策?国民党军队里有嫡系部队,待遇丰厚之例。难道我们现在的移民库区之间的移民也有嫡系之分吗?不可能吗?三门峡迁返移民自费政策是否中央直接决定的,国务院批准的?值得人深思!上访……
    
     人生的不幸,没过于少年丧父母,中年丧夫妻,老年丧子女。人生最大的劳苦和耗资,莫过于迁返多次、盖拆房屋、修建的折腾。50年代的三门峡库区移民,哪一样没有经过?当年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报国之心的关中汉子,为国家、为下游奉献青春,在艰苦困难的岁月里挣扎几十年,现已是耄耋之年的老翁了。难道就不值人民的同情吗?在三门峡水库建成后,黄河下游人民得益于人身安全,经济飞速发达成为中国东部经济发达之区。可曾想到过库区移民这个“弱势群体”吗?我们相信中央不会忘记三门峡库区被迁返多次折腾的人们。政府的移民政策不会二般三样,更不会出移民和嫡系移民之分。只不过在地方主管部门执行中走样罢了。国家的移民资金被某处堵截了,或是发生了“肠梗阻”吧!偷梁换柱变通用途吧!
    
     四、恳切的期望和无奈的乞求
    
     我们这些当年外迁宁夏的积极分子,都是些热血男儿,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经历了迁返多次的磨砺生死的风雨洗涤,现已是两鬓斑白、银发满头、皱纹满脸、老眼昏花的佝偻之躯,愄愄颤颤的耄耋之年的老人了。“一生移民终无憾,遗债子孙心中寒”,“不求奢望强所求,得到本份补助”是企盼。为此提出以下请求。
    
     一、外迁的移民,迁返两次,应给予追补移民费,特别是对65岁以上的老人应一次性付给足额补助。
    
     二、取消三峡和三门峡库区移民“一字”之差的政策,按统一的三峡移民标准安抚三门峡区移民,达到人格平等、政策平衡、同等待遇和补助公开。
    
     三、把国务院批准三门峡移民返库安居的土地全部分给移民,移民部门不应设代管田,土地归农天经地义。
    
     四、渭南移民局应设立移民代表机构,成立移民代表大会,移民局每年应召开一次移民代表大会向移民报告工作。
    
     五、请中央国务院派出赴陕移民工作巡视组,视察和检查移民工作,核查国家所拨移民资金的使用情况,检查对移民的各项补助及补偿到位与否,各项移民专款的使用是否走样,并解决中央到地方基层工作中的“肠梗阻”。使钢用到刀刃上,使资金用到移民利益上,不能把国家拨付给移民的钱下到锅外边。
    
     特此反映,敬请中央政府给予研究解决。
    
    
    
    
    
    
     2010年4月8日
    
     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代表:
    
     史兴运 马连保 程振海 宋道远 宋道山 何全友
    
     张金锁 朱金定 王东河 吴 运 王根仓 刘桂芬
    
     王根良 马长林 刘大民 逯玉顺 严同义 任茂森
    
     夏福庆 夏福勤 候同州 周振龙 高振德 王连花
    
     高林吉 韩 永 韩新民 贾金虎 贾平娃 聂小二
    
     王志群 赵发财 贺安业 赵新年 李金保 赵德龙
    
     栾红侠 王春明 吴全信 刘朝明 尹玉可 窦天成
    
     赵奎英 陈 毅 王立言 周喜超 刘思昆 徐根成
    
     闫振合 张志勤 高 峰 李德武 周留印 郭世英
    
     陈满喜 冯玉科 董生鑫 李 智 高志智 张亚莉
    
     刘怀荣 李章成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陕西三门峡库区存在20年之久的假移民问题(图)
  • 陕西记者报道三门峡库区移民维权遭整肃
  • 三门峡库区地权与人权问题座谈会纪要
  • 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发自牢狱里的呼唤:要自由 要人权
  • 陕西三门峡库区土地丢失漏洞之一
  • “我们要自由 我们要人权”—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发自牢狱里的呼唤
  • 三门峡库区移民代表侯焕成刑事上诉状
  • 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发自牢狱里的呼唤
  • 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代表抗议华阴市公安局的枉法裁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