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07日 来稿)
     大家好!
    
    我叫张秋月,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奎屯市,今天上网曝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法官贪污受贿阻碍司法程序公正进行一事,在我上访、投诉均无结果的情况下,无奈只能将此案上网,希望借助舆论的力量监督二审法院还我一个公正的司法程序、公正的司法判决。
    
    本是一起非常简单的旅客运输中发生的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却让我从2002年开始足足打了9年的官司,到现在还没有打完。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01年7月25日上午,我在农七师131团中学路口搭乘被告(奎屯市公共汽车公司)的新D — 02781号三路公交车,刚上车门第二个台阶时,该车司机杨海成突然起步加速前行,将我摔倒受伤,住在农七师中心门诊治疗,一周后被转入伊犁州奎屯医院治疗,骨科住院治疗31天,被诊断为:脊髓损伤并不全截瘫。出院时医嘱:建议转中医科保守治疗,全休两个月。
    
    出院两天后,我于2001年9月3日—10月26日又住进州医院中医科治疗53天,诊断为:脊椎神经损伤,外伤后多处神经损害,住院期间,中西结合科护理部证明:因生活不能自理,由我丈夫陪住了53天,出院医嘱全休3个月。住院期间及2002年3月7日,原告两次在独山子石化总厂职工医院对颈、胸、腰椎做了MR(核磁共振)检查,诊断为:颈4—7椎间盘突出,胸9水平右侧缘韧带肥厚。2002年2月22日、6月20日和2003年9月17日,我二次在州医院和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总医院神经内科对双下肢及双上肢做过肌肉测试,均未见异常。2002年3月11日,受奎屯市法律服务中心的委托,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中级法院对我的伤情作出鉴定,说我的损伤时外伤所致,应评定为伤残5级。从此我无法正常工作,更无法照顾我收养的小女儿。
    
    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挽回被告给我带来的巨大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2002年我将奎屯市公交汽车公司告上了法庭。本以为很快可以讨回公道,弥补心灵的创伤,却没想到之后伴随我的竟然是漫长的诉讼之路。当时开车的司机杨海成,害怕公交公司赔偿我后向他追偿,便找到他的亲叔叔杨XX,当时是奎屯市民政局局长,希望阻止我通过法律获得赔偿。杨XX得知此事后派民政局办公室主任张XX到新疆高院宾馆住了二十八天,期间走关系、行贿赂,高院中除了有其战友外,他还花钱买通了很多主要法官。
    
    庭审过程中,被告及律师对我提供的鉴定结论不认可,非要申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院委托重新鉴定,当时奎屯市法院没法委托鉴定,我无奈只好同意。令我没想到的是,被告代理律师和高院法官竟然如此大胆:被告代理律师陈卫江到我的首诊医院(伊犁州奎屯市医院)调取病历时不复印专门用手抄,还教唆被告将原病例偷走,并欺骗档案员让其在手抄本上盖章。原来对方律师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篡改证据,做假证。他故意将原病例中的“截瘫”改成了“偏瘫”,还断章取义只抄写了我病例既往史中有癔病史的错误说明,没有抄写下面主治医生就我没有癔病的纠正。
    
    对方律师篡改的痕迹特别明显,很容易看出,高级法院的法官却视而不见,把此不真实的材料送到鉴定机构做鉴定。我提供的住院病历法官没有送去,而是伪造了些对我不利的假病历送到了鉴定机构,这些我全然不知。包括被告代理律师领着一个鉴定人员来家给我做鉴定时也未告知来意。鉴定人简单做了几项和委托无关的检查后就草草收场,临走我再次问被告代理律师来意时,被告律师只是说随便检查一下。
    
    后来在庭审中冒出这份鉴定书时,我才恍然大悟,鉴定结论是我有癔病不宜评残。这自然让我不解,自己一直是奎屯市石油公司的员工(后退职),工作认真负责,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也从未表现过任何一点和癔病相似的症状。另外我懂医术,还开了两个中医推拿店和一个话亭,什么时候得了“癔病”。我翻看鉴定书中所列做鉴定时依据的病历材料,这才发现原来是伊犁州奎屯市医院的病例的既往史中说我有癔病,不全“截瘫”被人改成了“偏瘫”。我很生气拿着这份被伪造的病例去找该院负责病例档案管理的夏江,他一看才发现自己受骗了,病例已经被被告代理律师陈卫江篡改了。随后他给我写了更正,又找到当时的主治医生为我出了证明,证明我没癔病,当时的诊断结果是不全“截瘫”,不是“偏瘫”。
    
    我拿着更正结果来到法院,主审法官说对方托了关系,让我先撤诉然后再起诉对我有利。我没有打过官司,完全信赖了法官的话,就先撤诉后又起诉到奎屯市人民法院。我对高院作出的鉴定结论不认可,并举出许多反证要求法官委托鉴定机构重新鉴定,但是法官并没有支持,也没有给出合理的理由,一审就作出了判决。
    
    针对我的伤残补助费请求,判决书中竟然写到我在庭审中放弃了主张伤残补助费,这纯属法官的个人捏造。我递交过关于伤残等级重新鉴定的书面申请,并且我这里有存根,怎么能说我放弃主张伤残补助费的权利了呢?我不服上诉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高院分院。没想到高院完全是被告的代言人,当那位司机的叔叔杨XX(奎屯市原民政局局长)拍着桌子对我说:“张月,你好大胆子敢跟我作对,你难道不知道这里都是我的人”时,我已料到自己的希望将要再次落空了,果然二审直接依据高院做的假鉴定对我做出了判决,说我有癔病,不宜评残,没有支持我关于伤残补助费请求。
    
    我不服请求再审,被裁定驳回,我继续申请,终于受理了。但高院又指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对我的案子进行再审。这次判决干脆直接告知我让就伤残部分另行起诉。因为高院错误的鉴定结论,让我的合法权益屡屡得不到保护。法院不给我重新做鉴定,为了证明自己没有癔病,我奔走于各大做医院做检查,检查结果都证明我没有癔病;为了证明自己的伤残等级,我花钱去北京最权威机构做鉴定,鉴定结论是伤残六级。
    
    转眼到2009年,我真是怕诉讼了,这些年为了打官司我几乎倾家荡产,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基层法院的法官们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打官司除了交诉讼费外,还会通过律师向当事人索贿,索要的数额他们会通过律师转告,不满足他们的要求就不给立案,庭审过程中经常休庭换法官,不给送礼就不开庭,有次我的案子因为没有满足他们的要求就被休庭了一年。
    
    几年的官司打下来,我连诉讼费都交不起了,但是想想快要上大学的孩子,真不想让自己治病的钱拖累他们,我东借西凑,凑齐了诉讼费,2009年我再次将奎屯市公共汽车公司告上了法院,这次奎屯市法院倒是支持了我的残疾赔偿金请求。但是我知道这不是终点,被告肯定还会上诉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高院。果然不出所料,每次走到这一步我心里都后怕,这个高院的法官完全听从被告代理律师的意见。
    
    我再一次提出了重新委托鉴定的申请时,高院的陈法官同意了,但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2010年3月,高院法官说要带我到北京进行癔病和伤残等级的鉴定,结果每到一家医院,陈法官就会第一时间给被告代理律师打电话,然后就会和医院的鉴定人员说些话,他们就放弃给我做鉴定了。我不甘心,让陈法官连续带我去了好几家能做鉴定的医院。有同意给我做鉴定的,但是都会暗示我,就目前的材料鉴定结果对我不利。我才意识到陈法官又只带了曾经高院给做鉴定时依据的那些材料,当我问陈法官为什么只带这些材料时,陈法官说其他材料忘带了,我说自己这里有,陈法官却坚持不用。最后陈法官告诉我实情,原来回去的路费和住宿费还指着对方律师给出呢,再后来陈法官干脆溜之大吉了。我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所谓的给我做鉴定只不过是个幌子。对于这样为了钱颠倒黑白、枉法裁判的法官我很无奈,即使申请他回避,下一个法官也一样。我经历了太多了。
    
    我是一个守法的公民,也愿意相信和依靠法律,希望法院能给我一个公正的判决,公正的司法程序。面对法官受贿枉法裁判,我上访到新疆高院,登记办的负责人薛根福能把案子一压三年不作回答。面对被告代理律师的造假,我控告到司法局,司法局的答复是法律服务中心的律师不归他们管辖。那么《法律服务所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所在地的县级司法行政机关又指的是谁?一个小小的民政局局长,就能买通法院法官让法官睁眼说瞎话,能让法官连同司法鉴定机构一起造假,这将是怎样的司法。两会中司法公正一次次作为热点话题讨论,代表们一次次呼吁给各种社会面立法,但是就现有的法律都没人执行没人监督,立再多的法又有何用?
    
    这些年来我饱受了病痛的煎熬,尝尽了司法的不公和有关人员的的暗箱操作。曾经为了制止这种违法行为给自己讨个公道,我到处上访、控诉,结果呢,要么是官官相庇,要么是石沉大海,现在我不敢把正义完全寄托在法官身上了。我希望借助舆论的力量,能让我感觉到法律存在的意义。我不求判决的结果绝对公平,我只求一个公正的司法程序、公正的司法判决。
    
    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意见大家可以给我留言,谢谢大家了!
  张秋月电话:18999716069  
      主要证据目录:
    
      1、被告委托代理律师陈卫江篡改的我在伊犁州奎屯医院的病例:将原病例中的不全“截瘫”改成了不全“偏瘫”,既往史中说我有癔病史。下面的图片就是病例篡改前和篡改后的对比,以及病例档案管理科夏江的更正证明和主治医生的更正证明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2、下图为关于我没有癔病的诊断证明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3、下图为司法局关于我对被告代理律师陈卫江伪造证据控告信的调查报告:不追究陈卫江作伪证的理由是“受其职权限制,无法查实”,给我的解释是,法律服务工作人员违法违纪行为不归司法局管,他们只管律所的律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4、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法院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分院的判决书即(2008)伊州民再字18号判决书,第三页中的错别字,居然能将主要判决依据的“癔病”的“癔”先后写成“瘾”和“瘴”,可见法官和书记员是何等的不负责任,这样的法官能信赖吗
    
      5、我在做过的两次伤残鉴定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新疆伊犁高级法院分院枉法,请还我一个司法公正/ 张秋月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10/4/0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最富饶的土地上的伊犁维吾尔人的下岗代价
  • 新疆伊犁河谷发生两起雪崩事件 312国道交通暂时中断
  • 当局已经调动军队进入霍城:新疆伊犁发生维族暴乱
  • 传伊犁霍城维族人与军警对峙 现已平息并未暴乱
  • 传伊犁维族与军警对峙 国庆前新疆局势再紧张
  • 张清扬:新疆伊犁维族民众与中共军队对峙
  • 新疆高级法院、伊犁州高分院打着人民法院名执法欺法捞黑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