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行政再审申请书/上海 闵行区华漕徐月兴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30日 来稿)
     行政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徐月兴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58/05/09 民族:汉
     户籍所在地: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建设村徐车亭47号 (博讯 boxun.com)

    联系地址:上海市青浦区徐泾镇蟠龙居委会罗家336号
    被申请人:上海市闵行区住房保险和房屋管理局 法定代表人:余建源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莘庄镇莘松路555号
    申请事项:
     1、撤销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2007)闵行初字第143号行政判决;
     2、撤销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8)沪一中行终字第66号行政判决;
     3、撤销上海市闵行区住房保险和房屋管理局闵房地[2007]693号房屋拆迁裁决;
     4、被申请人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
    事实与理由:
     申请人原有房屋座落于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华翔路1116弄40号,被申请人于2007年10月8日作出了闵房地[2007]693号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人对该裁决不服,向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从《房屋拆迁裁决申请书》可以看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申请裁决的理由为“被申请人的要求远远超出其实际应补偿金额和应安置房屋面积”,申请人不仅在法庭上对其内容真实性提出异议,在裁决谈话过程中也提出过(被申请人提供的裁决调查笔录记载),但是从调查笔录可以看到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提出的异议不做任何回答也未作任何调查,被申请人提交的基地拆迁谈话笔录中也没有申请人要求多少补偿金额和安置房屋面积的记录。
     庭审过程中由证人奚龙宝证明其从未在基地谈话笔录中记录的日期到过申请人家中,其签字不能证明拆迁人是否到申请人家中进行过谈话,不能证明笔录中所记载谈话内容的真实性。2007年1月30日及2007年2月2日两份笔录记录员签名均为“钱海红”,但是两份笔录内容的字迹明显不同。因此,申请人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些基地拆迁谈话笔录均由被申请人伪造。
     《房屋拆迁许可证》中的拆迁范围包括整个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地区,拆迁人为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而虹桥综合交通枢纽不仅包括了虹桥机场建设,也包括了京沪高铁、磁悬浮、高架道路、长途客运、地铁等交通设施。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显示其经营范围并不包括除机场之外的其他项目。房屋拆迁许可证中记录拆迁住宅面积为1382400平方米,而《房屋拆迁委托合同》记录拆迁面积为14209557平方米,超出许可证面积近十倍,也就是说有意扩大了拆迁用地面积。申请人提交了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地区结构规划土地使用规划图证明申请人房屋所处位置为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工程的保留改造用地,机场(集团)不是申请人所对应的拆迁人,并要求对《房屋拆迁许可证》的合法性进行质证并审查,但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以“许可证的合法性不属本案审查范围”为由禁止对拆迁许可证的合法性进行审查。
     申请人提交了两份评估日期均为2006年11月4日,但报告内容不同的并且没有评估公司及评估人员盖章签字的《上海市征用集体所有土地居住房屋拆迁估价分户报告单》证明申请人从未收到过盖章签名的评估报告,因此,申请人不与拆迁人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理所应当。根据《城市房屋拆迁估价指导意见》第三条第二款“……被拆迁房屋室内自行装修装饰的补偿金额,由拆迁人和被拆迁人协商确定……”的规定,即使是被申请人提交的有盖章签字的评估报告,其内容也包括了对申请人房屋装修的评估,因此也是不合法的。
     上海市商品房产权登记申请信息中记录的申请权利人为上海闵行闵一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其该三份文件均注明:本收件收据仅作为房地产登记机构收取申请人提交的申请登记文件的凭据,不能作为房地产权属登记证明使用。因此,该三份证据根本无法证明被申请人裁决给申请人的三套房屋属于机场(集团)所有,被申请人作为拆迁管理部门应该非常清楚这一点,但是其仍然将这三套房屋裁决给申请人,严重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
     申请人提交了上海闵行闵一房屋拆迁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证明其成立日期为2006年7月24日。《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单位管理实施办法》第六条规定新设立的房屋拆迁单位应当自领取营业执照之日起30日内,向单位注册所在地的区、县房地管理部门申请《房屋拆迁资格临时证书》。第十条规定申请《房屋拆迁资格证书》应当在两年内累计拆迁居民户数不少于1500户(郊县及非中心区不少于700户)。第十五条又规定取得《房屋拆迁资格临时证书》的房屋拆迁单位,可承担300户居民以下基地的房屋拆迁业务。而《房屋拆迁委托合同》注明拆迁居民户数为3948户。因此,上海闵行闵一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在当时只是一个新成立的公司,根本不可能取得《房屋拆迁资格证书》,更加没有资格接受虹桥综合交通枢纽这么大范围的拆迁委托。
     申请人对一审判决不服,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在上诉过程中,申请人又提交了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关于同意“关于居民裁决用印的请示”的复函》(该证据系申请人在一审后获得)证明裁决申请并非由机场集团提出,并且机场集团明确表示其不承担裁决可能引起的有关法律责任。作为拆迁管理部门的被申请人居然能接受这样的裁决申请,完全没有考虑到维护被拆迁人的合法权益,严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申请人在二审过程中再次提及被申请人制造伪证的行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第三条及《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被申请人在诉讼过程中自行收集证据的行为本身已经违法。根据《规定》第五十七、五十八、六十条的相关规定,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是被申请人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后自行收集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且不能认定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裁决合法。作为该案的两项证据,拆迁许可证及房屋补偿安置协议自然应当根据《规定》第三十九条的规定,由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围绕其合法性进行质证。法院应当根据《规定》第五十五条对其进行合法性审查。申请人有影像资料证明房屋补偿安置协议是申请人的代理人在申请人受到暴力胁迫并违背自己意愿的情况下签订,最为重要的是,该签字行为未得到申请人的特别委托。本案一审时,一审法院拒绝接受申请人提交影响资料的请求,并拒绝审查该项证据的合法性,二审法院同样未对其合法性进行审查。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均未允许申请人对这两项证据进行合法性质证,并且不对其进行合法性审查,已严重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并且最后均采纳这两项未经质证的证据作为定案依据,违反了《规定》第三十五条:“……未经庭审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一审判决中称“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分别于2008年1月9日、1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事实上该案件总共开了三次庭,分别是2008年1月9日、1月14日、1月25日。1月9日仅对申请人的录像、录音进行了观看及收听。庭后审判员张秋萍口头通知申请人于1月14日再次到庭进行正式审理。该案主要证据质证过程都在1月14日的庭审中进行,其中包括了被申请人提供的伪证。但该判决书避重就轻,没有将1月14日的庭审记录在内,显然与事实不符。该判决书在第三页仅提到房屋拆迁裁决书、房屋拆迁许可证、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三项证据,且其中二项还是未经合法性质证的,在判决书全文中只字未提诉讼双方提交的其他相关证据。其这样做显然是为了偏袒被申请人,避开根据规定》第七十二条对被申请人提交的自相矛盾的以及伪造的证据阐明是否采纳的理由的规定。
     申请人认为被申请人在一审过程中以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作为证据认为撤销本案讼争行政裁决已无实际意义,并且在法庭笔录中签字认可,可认为其已书面认可申请人与拆迁人达成的和解,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可视为其已改变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条第三款:……被告改变原具体行政行为,原告不撤诉,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原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应当作出确认其违法的判决……。且在协议签订之前,本案讼争行政裁决已被部分执行,即申请人已被强制拆迁,该裁决已经造成了后果。因此,即使申请人与拆迁人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合法有效,在申请人未撤诉的情况下法院仍然应当对被申请人所做裁决的合法性进行判决,而不是以已签约为由驳回申请人的请求。
     综上所述,一审和二审法院对本案存在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违反法定程序,适用法律法规错误,滥用职权,枉法裁判。申请人恳请贵院依法支持申请人的请求,依法撤销一、二审行政判决,依法作出重新审理决定,并追究被申请人作伪证的法律责任。
    
    
     此致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徐月兴
     2010年3月25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如此政府官员,百姓以何为生/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的访民
  • 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朱小琳行政起诉状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上海华漕访民第N次遭遇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当官不为民做主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私自纠结黑社会,暴力镇压访民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无辜关押
  • 上海市闵行区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华漕镇办公室侵吞被拆迁户的财产
  • 两个上海闵行华漕女人的祖居保卫战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被上海驻京办愚弄
  • 上海市闵行华漕镇强拆又出新招
  • 上海闵行区华漕强拆李建华户的照片及录象/上海维权
  • 上海闵行华漕拆迁剥夺华漕镇村民生存的权利/上海维权
  • 上海闵行华漕强拆大兵压境城欲摧:以强迁为动力,以创建和谐社会为目的,努力推进攻坚工作
  • 上海闵行华漕强拆大兵压境城欲摧/上海维权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原告不服闵行法院一审提起上诉/上海维权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顾秀琴不服二院判决提起申诉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法院行政判决提起上诉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张龙其被上海检察院违法提起公诉/上海维权
  • 闵行法院枉判,华漕镇村民陈林其户致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状
  • 请市委书纪俞正声紧急关注华漕镇警察勾结黑势力打砸抢(图)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区土地管理局行政裁决提起诉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