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我被投进青浦朱家角软禁前的政府作为/杜阳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这是地方政府最后一次到我家的化解作秀行为,以前每一次政府官员到我家作秀后,倒打一耙,污蔑我不接受化解,我百口难辩,万马齐谙的现实中国,蒙受冤狱却无处伸冤辨白,屡次蒙冤猛醒,花甲之年学电脑,利用网上天地为自己辨白,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举一反三地揭露中共当局残害人民的真象,将真象告诉全世界人民。
    最后一次依然是张科长带队到我家,我明确地告诉她们:
     一, 还我清白、还我本色,我只要一分钱的政府赔偿,前提是 (博讯 boxun.com)
    追究责任人的违法罪责,知法违法者罪加一等。
    二,如果政府真有诚意,我愿意尽快实现和解,接受政府提出的
    变通办法,政府侵权无非仗着权、钱优势,违法侵权必须付出高昂的代价。
    1, 政府经济侵权无非是枪地,抢房、枪财产,只要按照市府
    提出的人均一室,户均一套的承诺,给居无定所的我夫妻两人安置即可(张科长询问我对房屋有什么要求,我说:最好给我华猗园地
    2, 政治侵权是居室监视、软禁、传唤传讯、遣送、拘留、劳
    教、劳改,而暴力殴打是政府惯用的侵权行为,在长期化解的过程中,被政府各种侵权行为伤害的受害者不同程度地得到补偿,我穰括了政府所有的侵权行为,并长期遭受精神折磨、酷刑虐待,(是否提出精神赔偿视政府的诚意而定)我应该提出比别人更高的要求,为了能尽快达到和解,我只要求将已解决的人的解决上限,对号入座即可。
    3,以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侵权行为与以敌我矛盾处理的侵权行为补偿要求应该不同。
    4, 允许政府在征得我同意的前提下提出减免要求,可以是另
    售价、批发价、出厂价甚至是跳楼价。
    5, 与世俱进,与事俱进,任何拖延推诿和再次侵权,必然提
    高化解成本。
    6, 我同意解决一件落实一件,已落实的不许再提,我也同意
    一蓝子解决方案,必须以每件侵权事件落实为基础。
    7, 我寄居的大门对有诚意的化解人员始终敞开,不论是举旗
    子的,看厕所的扫马路的,只要受政府委托同时带有书面化解方案,能当场拍板决定,不需要汇报请示的都行。
    以上谈判是在2009年5月初,至今已有10个多月,无赖的政府既然没有诚意解决,那么必然诉诸法律控诉,最高法院对我的申诉无限拖延,使我在国内的司法程序无法完成,我也只有继续在网上揭露。
    
    我对一批批的化解人员的拙劣欺骗行径了如指掌,政府通过长期的信访欺骗,对每一位访民的诉求清清楚楚,根据以往访民被解决的经念,没有方案的谈是无休止的扯皮,拌自而来的是收集证据,罗立罪名,制造冤狱。偶而有幸得到解决,也有如中五百万大奖般偶然,作为点缀用以欺骗全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
    无论是被化解的还是被处理的,全凭政府的即定方针,不需要证据和理由,正如中共豢养的走狗——刘建青的自白:搞你一次是违法,搞你十次还是违法,干脆在你一个人身上违法算了。
    我把这些化解人员当作极具欺骗性的传销人员,虽然同样没有得到化解,但心态上没有被欺骗的感觉,是一种抬头挺胸,居高临下的感觉,与那些相信共产党,哀求政府帮助解决,从而被欺骗、被玩弄而气得失态的人,不可同日而语。是浴火凤凰后的升华,以前我比他们更相信共产党,相信通过上访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把党代会、人代会的召开,当作向党、向政府敞开心怀诉衷肠的时候。通过十年的上访认清了中共的本质,我不可能再到党大、人大去哀求,我把党大、人大当作全国各地的大害虫大害兽的聚会,侵吞社会财富、糟蹋纳税人的钱财、重新窃取和瓜分权利的闹剧。
    政策和法律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一个专门为小集团的私利而繁忙的高度腐败的政党,怎么可能考虑人民的利益,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从解放到现在国务院某部门,每年拨巨款请专家学者研究讨论为中国定一朵国花,堂堂中国有一万多种花卉,那么多人研究讨论了60年,至今找不到一朵可以登堂入室的花卉,不是这些人无能,试问如果解决了,这条线上的人不是都失业了吗?每年吃喝嫖赌的钱谁给?事同此理,从中央到地方有多少重叠结构?越精简越庞大,据证中国每一个财富生产者养活七个财富消耗者,当政者靠出卖子孙后代的财产,侵吞了其中大部分的财富和国有资产,制造了官富民穷的畸型社会,维持了表面的繁荣,这样的政腐摒弃它唯恐不及,怎么可能去哀求它哪。
    我这次到北京纯粹是为走完程序讨说法,政府枪房、枪地、枪财产,反复对我政治迫害,拒不认错,我只有将诉讼进行到底。
    
   这时早已过了九时,原先要我上司法警车的便衣警察问我是否吃过早饭,我老老实实地回答没有吃过,他说给你买回来吃,我说“当场买的我吃,买回来的东西怕你们下毒不吃”(连白吃都会怀疑政府的诚意那是需要经过多少受骗上当形成的概念)结果没有买早点(我被侵权软禁被动饿饭是常事),10时左右王新民又进来问我吃不吃中午饭,我依然回答“买回来的不吃”,他说“走外面去吃”到了外面芷江西街道特务头子陈忠等在外面要我上车,我问“上车干什么?”
王新民回答说“去吃饭”我又问“吃饭干吗要坐车?”答“到虬江路去吃”问“近处不吃到那么远去吃干什么?”答“那是我们的关系户,可以报销”。
我当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无耻到这种事情都要行骗)第一时间的反应是:又要象从前一样将我往看守所送,既然入了魔掌不存在任何幻想和侥幸,我坦然地上了车,当车开上南北高架天目西路段时,我想到的是又要将我投进被扬佳杀得鸡飞狗跳、让中国公安丑态百出,威风扫地的闸北公安大楼。当车子开过后,我明白他们要将我投进黑监狱。
车子开到朱家角江南大酒家前停下,此处便是软禁我的地方,陈忠说先吃饭并问我要喝什么酒?答糖尿病人只能喝少量的葡萄酒,我为什么没有拒绝与仇人同席进餐,众所周知2005年八月芷江西街道前特务头子贺德山、刘建青,在广中酒家宴请我,我不愿与对我政治迫害的仇人同席,贺德山、刘建青以不给面子为由狭谦报复,嚣张地对我妻子说“杜阳明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让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以后一连串的政治迫害除了维权反腐,触怒了中共既得利益小集团外,不给基层特务头子——政法委书记的面子,就可以以莫须有的“罪名”给一个没有任何过错的守法公民绳之以法,这就是现实中国“以法治国”的真实现状,一旦被这些恶狗咬后,连伸冤的地方都没有。
因为我与他们的长期交往完全了解他们的本性,当天在席间除了陈忠外另有宋祖亭,秦XX,聂帅,据宋祖亭介绍:以前对我监控的街道人员是属于海纳百川的,现在他们是属于综合治理办公室的。
自从上访以后,为了防止政府的故意寻衅,我戒掉搓麻将,斗地主的恶习,而被政府软禁期间,消磨时间最好最快的方法就是搓麻将,斗地主,监控软禁期间,政府为了麻痹访民的维权意志,预防突发事件的发生,鼓励和保护访民小来来,当喝酒时我问陈忠:准备关我多少天,答:15天,我想二权相侵择害轻,所以我根据以往的经念选择了在政府保护下搓麻将,斗地主消磨时间的办法,因所带人民币不多,所以向陈忠暂时借用500元以后归还,替换衣服没有,请陈忠通知家属给我带替换衣服鞋袜,当陈忠拿着买来的一套内衣裤和500元大声说“你的要求都满足啦”小人就是小人,我当然明白他大声说这句话的含义,在这里我严正警告你,我没有向你提过任何要求,(我决不放弃还我家园、还我财产、还我人权、违法必究的诉求)我让你通知家属送衣服,没让你买衣服,500元是我向你借的,什么时候政府把枪我的财产还我,我会加倍地还你,
侵权就是侵权,政府每一次侵权都必须付出 高昂的代价,提高化解成本,决不允许以给稳定费作为侵权的理由 更不允许借监控为名混水模鱼,侵吞稳定费。

陈忠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麻将可以搓,地主可以斗,但不许赌钱”共产党这些当官的,他们可以成千上万地豪赌,在人前却要装出一付正人君子的样子,我毫不客气地说“你是真不懂还是装胡样,没有刺激的麻将和斗地主是一点意思都没有的”他马上改口说“那么可以小来来”,临走时他承诺:星期一他会将我妻子带到朱家角来看我,再带二瓶葡萄酒来。
陈忠走后,按照以前的惯例,监控我的人员马上会陪我一起搓麻将或者斗地主,但这次监控的三个人一个说都不会,一个说会打牌不会搓麻将,只有一个说都会,我问他们陈忠在时为什么不说,否则我让他换人,我明白我让他们合伙耍了,根据以前的经念,采取与他们吵闹的办法可以达到目的,政府在这些小问题上是可能会示弱让步的,但无数冤案都证明,正是在这种特定的环境里用吵闹的维权方法为中共及其走狗提供了做伪征的“材料”,按罪名的“把柄”。为秋后算帐时提供背后的冷箭。
如果把政府将我放在监控人员中间的情形比作与野狗,毒蛇同居一室,以前为了维权,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化在与这些蛇虫百脚的较量上,不仅坠入了政府的讦计之中,而且使自己不断地受到伤害,这一次软禁表面上没有受到伤害,不是强盗发了善心,而是我改变了策略,不再把这些小爬虫当作对手,不论他们怎样欺骗和挑衅,我都会坦然地面对和承受,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抗争。不为小利而蛊觳,使对手狗咬刺猬无处下口。
3月1日星期一陈忠食言了,不仅没带葡萄酒,没让我妻子来看望我,他本人也没有露面,由于监控期间缺少运动,每天吃着几乎相同的低劣的菜肴,除了倒胃口的油腻外提不起任何食欲,到了3月2日仅仅4天,我已厌烦了每天三顿索然无味的饮食,为了防止体重的增加,决定每天减为二顿,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通过监控人员的汇报让陈忠了如指掌,连我不吃剥皮后形态如人形的青蛙牛蛙,陈忠在与我妻子谈话时得到反馈。所以我的节食行为引起了他们无谓的恐慌,以为我要绝食闹事,陈忠马上打电话约我妻子星期四到青浦来看我(目的是为了一旦我绝食,可以通过我妻子劝我进食),后来看我不象是绝食,陈忠马上打电话给我妻子,托故有会议取消了。我妻子想自己来看我,我告诉她“不是他们带你来,是不会让你跟我见面的,即使被你找到也见不到面,而且马上会将我转移关押处,他们窃取我手机的目的就是要切断我与外界的一切联系,纳入他们允许的范围之中”。
本来我是节食早饭,后来我改为,节食晚饭,又引起他们的恐慌,陈忠再次打电话约我妻子星期六到青浦来看我,以后又托故食言,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我之所以浪费时间连篇累牍地举例说明,是想证明一点:在整个上访过程里,从地方到中央所有的政府工作人员都无诚信可言,以上这些小事,都要反复玩弄心机,何况动迁上访、化解这等巨大利益悠关的大事。欺骗和暴力贯穿于监控的全过程,手法雷同,区别在于深度和力度,不再赘叙。完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0/4/07)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20101号控诉状/杜阳明
  • 上访纪实/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2/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19/杜阳明
  • 对访民搞秘密开庭的目的何在?/杜阳明
  • 病羔羊瞬间变成母老虎,是基因改变,还是编造的故事/杜阳明
  • 156天的期限是那家法律规定的/杜阳明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再审申诉状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图)
  • 中共编造谎言,愚弄全世界人再次质疑邢鲲案的真实性/杜阳明
  • 9月2日抄家记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上海张翠平和杜阳明因“诽谤”被传唤却不知诽谤了谁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的控诉状
  • 杜阳明:陈小明英烈二周年祭日中共政权在干什么?
  • 骚扰、威胁是中共政腐惯用的伎俩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上海维权抗暴英雄杜阳明、田宝成获释,痛斥监狱酷刑!(图)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周刊 系列34/杜阳明
  • 杜阳明:回眸09年,展望未来,谁能救中国?
  • 回眸09年,展望未来,谁能救中国 新年贺岁辞/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再次质疑邢鲲案的真实性/杜阳明
  • 邢鲲自缢:编造谎言,愚弄全世界人民/杜阳明
  • 全面剖析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周刊系列16/杜阳明
  • 中共为何要打黑社会/杜阳明
  • 中共两劳单位的产品畅销全世界/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杜阳明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续)3 上海市闸北区/杜阳明
  • 截 访为何长盛不蓑(续)3 / 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全面剖析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系列六)/杜阳明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从段春芳的违法抓捕看中国访民的现状与处境/杜阳明
  • 对新疆打砸抢烧的几点疑问/杜阳明
  • 六月三日不准上信访办/杜阳明
  • 共产党己到风烛残年,患了老年痴呆症/上海冤民杜阳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