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还我公道/哈尔滨市上访受害人刘占利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7日 来稿)
     产权人 ;刘宝武1988年去世,留下房产,建筑面积72平方米 土地使用权146.7平方米
    
     (博讯 boxun.com)

    位于哈尔滨市道里区胜利胡同1号
     房产继承人
    蔡兴芹; 刘宝武之妻1934年生人 ,街道单位爱民服装厂工人 ,在此房居注.
    长子; 刘占滨1953年生人 1977年因车祸头部受伤 未婚无职业 在此房居住.
    次子; 刘占国1955年生人 原不锈钢制品厂干部 党员 失业 在此房居住.
    [因经受不了由拆迁所造成的精神上和经济上的折磨于2006年6月脑出血死亡]
    三子; 刘占利本人 1956年生人 党员 原不锈钢制品厂工人 现无业 靠低保为生 离婚 在此房居住.
    罒子; 刘占胜 1960年生人原不锈钢制品厂工人现失业 因脑出血留下后遗症 靠低保为生 .不在此房居住.
    五女; 刘淑清1963年生人 原不锈钢制品厂工人现以失业 患有精神病 离婚 以低保为生 在此房居住.
    
    2003年10月6日,我们所居住地棚户区改造开始拆迁
    当时执行的是305号拆迁管理条例,和国办明电[2003]42号文件
    对于我们这种双困家庭 不但没有妥善安置而且一分钱的照顾也没有, 非但如此就连我二哥1982年婚后在我们院内所建25平方米的住房也一分钱也没给 {这种房屋以属历史遗留住房按有关政策应补办手续给予朴偿]
    当时我们的补偿款是.' 107600元 因房产是遗产所以每个继承人都有权继承 .
    因我二哥不属双困家庭, 我四弟不在拆迁范围内居住 他们不享受待遇 应得他所继承的房产朴偿款.
    我母亲.大哥.妹妹和我是属于特困安置对象
    象我们这种家庭安置只有两种方法 ;
    
    第一种;给我们这几户解决住房问题 按哈尔滨市最低住房标准安置.
    
    第二种. 就是在我们的补偿款的基础上补差. 按哈尔滨市最低住房标准补差. [在哈尔滨市2004年买一处最小面积最低价佫的住房要5万5到6万5之间]
    
    哈尔滨市拆迁办不但没有给我们这老弱病残的家庭安置. 就连我二哥的25米在有土地使用权的自建房也一分钱也没给朴偿.
    
    棚户区改造的宗旨是改善居民的居住环璄. 是造福于民的如此以来我们企不是无家可归流浪街头.
    
    因此拒决搬迁
    
    以上我所讲的
    
    房屋面积有房产证为证, 居住人有户囗为证, 特困有低保 证为证.我二哥的房屋没给补偿,沒给我们特困安置,有裁决为证于2004年正月初三我踏上了比万里长征还要艰难的上访征程
    
    
    在我上访这六年多的日子里,
    
    
    . 2004年1月10日.黑龙江省宏大房地产开发公司,哈尔滨市拆迁办,道里区人民法院,出动了二百多人对一个老弱病残,生活没有来源的双困家庭联合强迁.
    
    在强迁过程中,将我患有精神病的妹妹扔到冰天雪地的外面两天两夜没有人管,后被家人在废嘘中找到,人己经被冻坏,精神病发作,病情加重.时值春节来临之际,零下30多度,我们一家老弱病残无家可归,欲哭无泪,求助无门,东借西借,借了2500元钱将我妹妹送到精神病院住院.
    
    在强拆迁过程中,我没有在他们的强迁范围内,他们带人在达江小区对我一个身患重病之人动用武力,将我强行抬上车去与他们签字,我大叫救命,后来被道里分局康安派出所民警救下.
    
    手段残忍, 品质恶劣, 民愤极大, 令人发指. 省,市无人过问
    
    于2004年1月28日国家信纺局接待室将我分流到建设部,因对囗办理建设部受理了我的信访案件.
    
    我见过建设部 部长汪光涛14次他只说督促,督促,在督促可是就是没有结果.
    
    我被哈尔滨市驻京信访工作组关押过无数次,多次被毒打,侮溽,诽谤,漫骂,
    
    被关押之处有北京市京滨饭店,万隆酒店,府学宾馆,天美宾绾,还有两处不知名的地方,
    
    2005年4月1日,被哈住京工作人员刘紫威毒打 只因我说了一句领导来啦,
    
    当时在场人员有;哈防暴队一名,保安两名,十几名上仿人员
    
    哈防暴队刘队长多次找 李双滨[驻京信访处处长]要求给我买药,看病而至之不理,当晚李双滨派三名警察将我押回哈,火车到达哈站弃我而去,
    
    我在香房区一家小旅店养伤,于2005年6月20日返京, 到国办,广外派出所,公安部,宣武区检察院 北京市检察院,最高检察院控告哈驻京办李双滨,刘紫威非法关押以及毒打我一案无人受理.
    
    我多次寄信给中央领导及有关部门反映我家拆迁被欺压,上访遭迫害一事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
    
    我于2004年1月住在接济站同年九月我住到北京南站上访村,一直住到2006年4月初.由于上访村拆迁[当时我以欠旅店3个多月的房钱]我无奈流浪街头 我住到最高法院接待室 门前的垃圾堆旁,过着饥寒交迫 的生活 .
    
    我于2006年4月初到北京市朝阳区声讨状告某人.
    
    2006年 5月20日有500多上访人去了朝阳区亮马河路,当时我坐在亮马河边洗手突然冲上来几个三里屯派出所的警察 将我拖到路边的车旁多名警察将我围在中 间丶丶丶丶丶丶
    
    于2006年5月22日我搬到丰台区开阳桥洞里面边养伤边上访.
    
    2005年9月由于拆迁办扣着我们的补偿款欠精神病院的医药费,精神病院将我妹妹放置香房大街流浪.
    
    我的女儿在东北农业大学上大专,于2006年5月毕业,由于拆迁办扣着我们的朴偿款没交学费所以不能升本科[当时我女儿任班长,共产党员]
    
    我二嫂己退休,我侄女在上海同记大学上学.我的老母亲重病在身无人照料,我的妹妹流浪街头,我二哥承受不了经济上和精神上的折磨.
    
    于2006年6月中旬不幸去世终年51岁.
    
    2007年黑龙江省驻京工作組在国办306房间接待,我去过九次没有任何说法,2007年8月6日去囯办交表与310接待员发生口角警察把我抓到警察室拿走我的身份证,又将我交给哈驻京办,在宣武区天美宾馆关押4天半.
    
    于2006年8月11日哈道里分局来了7名警察将我带回哈.
    
    我于2007年8月23日返回北京,27日我到国办去要身份证,国办叫哈驻京工作人员带我去取身份证当到达天美宾绾大厅时他们让我进去,[关押人的地方]我说我拿了身份证就走,李双滨命打手们把我拖进去.被关押起来 . 9月2日晚饭时我提出吃不饱馒头是凉的 .伍个打手,手拿棍棒将我毒打.
    
    2007年9月3日将我押回哈被拘留10天.
    
    2007年9月17日返回北京
    
    2008年7月29日我正在北京市丰台区东庄路旁坐着,哈尔滨市公安局来了十多名着装警察把我抓上车垃到一个小楼,当晚把我押回哈,被拘留10天.
    
    罪名是扬言要杀某个人
    
    2008年8月9日康安派出所民警到拘留所将我接出带往哈信访学校,在此被软禁. 50天,
    
    于2008年9月28日或得自由.于2008年9月30日返回北京
    
    2008年11月6日411接谈员收了我的材料说我给你转回省里.
    
    2008年12月16日我到国办交表403接谈员接待我说; 现在拆迁政策这么好你还来上访,我说我来了快五年了,她说你把身份证给我,她在电脑上一查没有我的名字,她说你是不是跟别人一起来的,我说不是,她说你是否用的别人的身份证,我说不是,我与她讲11月6日411接谈员还接待过我还收了材料,她再次到电脑上查还是没有,她说我给你开转送单,我说我以经开过了,她说我不管.
    
    我上访了多年竞然没有我的记录. 悲哀
    
    我的母亲不知今在何方, 我大哥下落不明, 我妹妹至今流浪在道里区顾乡大街之上, 我上访6年多没有任何一个部门解答我所反映的问题,至今我无家可归流落北京, 我的女儿至今没有工作时时卦念父亲的安危, 我的侄女在美国留学[国家保送]
    
    备注;
    
    在2006年7月20日开发公司与我母亲签定了一份协议,把我们的107600元的补偿款给了我们,额外照顾了我们4万块钱[也就是一户一万元]由此可见我们是特困安置对象,即然我们是特困安置对象,就应该在拆迁中安置,而且安置是有标准的.
    
    哈尔滨市共分七类地区,在2003年要买七类地区的一居室也要在6万元左右,那么我母亲,妹妹,大哥,我就算是三户补偿安置款也应该是18万元左右,再加上我二哥和我弟弟所继承的107600元补偿款其中的两份,再加上我二哥的25平方米自建房的补偿款,还有每户5000千元的搬迁费应该是多少.?
    
    双方答成共识才是协议, 有沒有人放弃自己的财产和自己所享受的待遇而与他人签协议呢?除非被迫.
    
    而且负责我们全家补偿安置的人是我,为什么不找我签协议呢?
    
    由于过错给我们造成的伤害和经济上的损失又承担了什么?
    
    哈尔滨市驻京办,即不是执法部门,又不是强制机关,他有什么权力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而且又毒打我,这种行为是不是犯罪?
    
    如果哈尔滨市在拆迁中沒有侵害我们的利益,对我与我家人所受到的伤害是我愚味无知所造成,一切后果由我自负.
    
    如果哈尔滨市在拆迁中侵害了我 们的利益该补偿的补偿,该赔偿的赔偿,该受到党纪国法处置的受到党纪国法的处置 . 此致
    
    
    哈尔滨市上访受害人;刘占利 2010年元月于北京
    
    联系电话;1326188340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封公开信/刘占利
  • 致中共中央. 国务院的一封公开信/刘占利
  • 建议全国人大修改意见/刘占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