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河北定州:荒唐的政府,农民的尊严在哪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7日 来稿)
    总理在201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强调:“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同时充分发挥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 依法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 充分肯定了百姓对政府的批评权和监督权。
    
     然而,在现实中,河北省定州农民的尊严从何谈起?某些政府官员把农民的切身利益当作盘中餐、囊中物,任意侵犯和掠夺,把手中的权力看作是弱肉强食的通行证。而他们恰恰是代表国家负责组织实施惠民政策的基层政府和执法机关。 (博讯 boxun.com)

    
    内容预览:
    
    这个——真实的事件发生在河北省定州市西城区大奇连村。西城区街道办在某种利益的驱动下,借助社会黑恶势力从农民手中掠夺财富。于是采用“以黑治良”“坏人管好人好管”的策略,支持和纵容法盲加流氓、赌棍、缓刑犯强抢当村官,并作为这些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给这个不合法的组织披上合法的外衣,他们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支持、纵容和包庇称霸一方。采取各种非法手段强取豪夺农民土地,对村民的各种控诉不仅置之不理,反而打击和报复向上级和新闻媒体控告举报其违法犯罪行为的群众,联手制造冤假错案陷害举报人。这个理应为民谋福利的政府变成了“掠夺性政府”。把手中的权力变成搜刮民脂民膏的尚方宝剑。
    
    铁的事实不容改变:
    
    一、以“恶人治村”“以黑治良”“坏人管好人好管”的执政理念、依权代法、支持纵容法盲加流氓,赌棍、缓刑犯马国江为首的黑恶势力完全取代村委会
    
    2006年2月我被当选为定州市西城区大奇连村主任。在任职期间,因我看不惯城区干部不作为、乱作为,只讲吃喝卡拿要、不办实事的行为。我为了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在大的问题上坚持原则,不受城区干部的摆布。所以,不被城区干部赏识。
    
    与城区干部接触半年后,我看到城区干部的行为不是靠我能改变的,好多的问题得不到正确处理村民有怨言,在我心灰意冷、进退两难的情况下选择了辞职。但没有被城区主要干部批准。
    
    2007年底,在一次全保定市的计划生育大检查当中,一名副书记为了保住他上司的假政绩,强制性的让我造假、承担一些不该有村里承担的财务支出。当时,我坚定的回绝了这种做法。于是,这位副书记说了:“你要是不愿意干现在就写辞职报告、马上就批”。在这种赌气的情况下,我又一次草写了一个辞职报告。这位副书记为了眼下的工作,当天的中午就圆和了此事。
    
    2008年1月,市旭阳焦化扩建占地涉及我村部分村民坟地(此地权属归建设局,是政府处理不彻底的后遗症),于是,马国江便利用村民不愿意迁坟的思想,打着为村民争坟地的旗号,煽动并组织需要迁坟户聚众闹事,当时的村委会及时的与政府沟通,寻求处理此事的最好办法,但马国江依仗着黑恶势力不听村委会的劝阻,最终与邻村发生了械斗。
    
    2008年3月2日,定州市西城区办事处在某种利益的驱动下,不是积极地处理问题,而是强制性的停止了我村主任的工作,借助社会黑恶势力来达到处理问题的目的。于是采用“恶人治村”“以黑治良”“坏人管好人好管”的策略,支持和纵容法盲加流氓、赌棍、缓刑犯强抢当村官,完全取代了村委会,给这个非法的组织披上合法的外衣。
    
    在后来的时间里,他们面对着新闻媒体,拿出了2007年底我草写的辞职报告来愚弄记者,混淆视听。
    
    二、官匪勾结,采用非法手段骗取省政府批文,违法征地三百余亩
    
    2008年5月左右,定州市政府网上公布要征用我村土地筹建占地100亩的垃圾处理场。在村民不知情的前提下,城区主要干部陆续三次强迫我在十余张空白征地手续上签字盖章(实际要征收331.833亩),我依照相关的法律法规说明了不能签字和盖章的理由。
    
    
    
    于是他们就变换了招数,委派我村九名村民代表分两次到我家索要公章未果后,(停止工作后,村委会公章一直由我保管)便利用马国江的黑恶势力。对我实施围追堵截,劫持我等黑恶手段,强迫我盖章。
    
    2008年10月,在他们软硬兼施都无济于事的情况下,不知是谁?还是以什么理由?从新刻了村委会公章。2008年底骗取了省政府的批文,办理了331.833亩的征地手续。
    
    
    
    2009年9月,在社会舆论的监督下,给村民每人发放了850元土地补偿款来安抚愚弄村民(我村大约三千人)。至今,上千万元的土地补偿款和粮食补偿不知去向。
    
    
    
    为此,村民反映特别强烈,我就把问题反映到了上级主管部门和新闻媒体,每当我向上级反映问题的时候,定州市西城区办事处就以有人反映我有财务问题为由,对我实行绑架、威胁并软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受软禁、威胁牵连的还有原副主任李某。
    
    
    
    三、他们为了掩盖肮脏的事实真相、继续胡作非为,在2009年换届选举中舞弊选举不择手段,制造冤假错案陷害无辜
    
    2009年2月,在我村进行第八届村委会换届选举中,他们为了达到长期掩盖事实真相继续胡作非为之目的,在西城区干部的支持和纵容下,以马国江为首的黑恶势力疯狂的违法操作。胡乱发放选民证,再派打手到各家各户收敛选民证、违规办理委托书等手段舞弊选举。
    
    谁支持庞兴杰竞选他们就对谁实行威胁、恐吓。有能力的村民谁参加竞选就派打手到谁家找茬示威打架,(以喝醉酒为名,开着几辆汽车近三十名打手)简直就像文革期间的造反派,折腾的民心慌慌。我们把这些情况及时的、多次反映到了市、区、村三级选举委员会。得到的只是推逶却没人管。
    
    2月5日第一轮选举他们在为所欲为的情况下,产生的结果是:马国江第一、庞兴杰第二、李某第三名。这种结果对马国江的霸权主义产生了极大的威胁。
    
    于是,在2月15日进行的第二轮选举中,有城区的干部的纵容,他们的行为就像恶狗扑食一样,更加肆无忌惮了,原副主任李某当场发现并揭露了他们的舞弊事实后,第一举动就是向城区、村主要干部反映,但他们只是说“以后你们可以随便告”,没有一点制止和纠正的言行。反而,更加明目张胆了,他们就采取在室内不公开唱票的办法继续进行。
    
    我看到此行为后,上前阻止,马国江就恼羞成怒的指使他的打手们对我实行围攻。我的儿子庞景州在一旁看到此景后,有心到我身边维护我的安全,但还没等他到我跟前,就被马国江近三十名打手一拥而上打到在地,头部被马国江之子用能伸缩的铁棍打伤,满脸鲜血。事情发生后,李某电话报案。我儿子随后到村卫生所包扎,医生说:“不能延误,得赶紧去医院”。就这样,我也随儿子去了医院。
    
    
    
    事件发生后,以马国江为首的黑恶势力唯恐此事闹大,利用公安部门的保护伞,为公安部门提供伪证,陷害无辜。
    
    
    
    城区干部还扬言“如果你再上访告状就给你父子俩扣上破坏选举的罪名”。天理何在?法理不容! 时至今日,马国江超越行驶着村主任的权力没人管,马国江和街道办事处主要干部面对着媒体却不敢承认他的主任职务。 如此这般选举,难道定州政府就这样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吗?!靠黑恶势力的镇压来搜刮民财吗?
    
    四、用铁的事实揭露政府执法机关打击、报复、陷害举报人的全过程
    
    2009年4月14日,我儿子庞景州被莫名其妙的被保定警方逮捕后才了解到,定州警方是以故意伤害和在逃犯的罪名在网上通缉的。
    
    这起由检察院批准逮捕庞景州故意伤害李永川案(轻伤),竟如此的荒唐、漏洞百出。其中案件中最为明显假公济私的行为是:
    
    1、。公安办案人员明明知道被告庞景州在北京打工,在没有下发任何通知和家人都不知情的前提下,就以故意伤害和在逃犯的名誉在网上通缉。案件原告:李永川(黑恶势力的打手),一贯横行乡里,本案发生后,在山西涉嫌故意打人致死,现被山西浑源警方刑事拘留。
    
    
    
    2、为公安机关提供证词的人都是受马国江指使的打手,都是参与群殴庞景州的人。再就是有着利害关系的两个城区小干部,没有一个村民。公安机关取证很明显存在假公济私的行为。
    
    3、此事发生在众目睽睽的选举现场,村民们都清楚的看到庞景州并没有实施打人的行为,反而是被害者,只是村民惧怕黑恶势力的报复而已。
    
    
    
    4、原告的证言证词都说是斧头砸伤或砍伤,但在定州的司法鉴定中只是说“受外力作用致伤”。这个证词和司法鉴定驴唇不对马嘴的案件有明显的陷害行为。注:(案件原告:李永川,黑恶势力的打手,一贯横行乡里,本案发生后,在山西涉嫌故意打人致死,现被山西浑源警方刑事拘留)。
    
    
    
    定州法院一审的全过程
    
    
    
    此案于2009年6月25日上午九点在定州法院开庭“审理”,九点多在原告及其证人都未到庭的情况下开庭了,公诉方宣读了公诉书,庞景州的辩护律师提出了:此案的司法鉴定和证言证词不能证明庞景州有罪的事实,并提出:原告李永川的伤情鉴定和证词存在着明显的出入,要求原告到河北省指定的司法鉴定单位重新鉴定伤情,是否与原告证人的证词吻合。
    
    
    
    但法官王锡志只是说不予支持,没有说出任何理由。就这样,庞景州的辩护律师为其辩护的事实理由都没有被采纳,法官就宣布了休庭说“三天后再定”就结束了。
    
    
    
    在原告及其证人都未到庭的情况下开庭“审理”,这不是强行的剥夺了被告的质问权吗?这哪里是开庭审理案件呀?到不如改为开庭宣判岂不更容易?案件的背后说明了什么?头顶的国徽、肩上的天平未免倾斜的太多了吧?。
    
    
    
    2009年7月9日我们接到了:定州法院(2009)定刑初字第17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庞景州被判有期徒刑2年,刑事附带民事赔偿1571.66元
    
    
    
    我们接到判决书的当天就递交了上诉状,7月14日(星期一)我到定州法院催问上诉情况时,王锡志说:今天就有专人移送到保定中院。
    
    
    
    二审法院的全过程
    
    在保定中院接到上诉案卷近四个月后,法官林文学亲自打电话和我联系说:“此案属轻伤害案件,是允许调解的,你是否同意调解”。我说:“可以呀”。他说:“那你下星期一到中院来吧”
    
    事过几日,我如约到了保定中院,那天上午中院开会,十一点点林文学才约我到二楼的审判庭进行调解,见面自我介绍后,调解正式开始。
    
    林文学说:“你是否能够代表你儿子进行调解”。
    
    我说:“可以,但是,要看怎么个调解方式”。
    
    林文学说:“我看过卷宗了,案件证据很充分,只要你劝导你儿子承认犯罪事实,我们可以做出判缓的决定”。
    
    我说:“林法官,我的儿子是受害者,是冤枉的、是被陷害的,为什么没有实施犯罪让他承认犯罪事实呢?我不同意你用这样调解方式,现在时兴人性化执法,你可以同情我们父子的遭遇,但我们绝对不接受你的可怜。如果你能够秉公执法的话就支持我们的请求,一旦原告到河北省指定的司法鉴定中心做鉴定,案情马上水落石出,我只希望保定中院不能放过一个坏人,更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再下来的交谈中,我递交给林文学一份实事实名网文的举报材料并签字,题目是《河北定州:法律被权力“强奸”的背后》,并详细说明了此案是报复陷害的事实经过。并说明了在一审中辩护律师提出的:要求原告重新鉴定伤情被无理否决的枉法事实。
    
    再后来,林文学就让我再次补交重新鉴定伤情的上诉状。谈话大约进行了90分钟结束,林文学说:我们会组成合议庭慎重考虑的。我们递交了重新鉴定伤情的上诉状。
    
    在等待中院漫长裁定的时间里,我曾多次的和林文学发短信联系,内容是:林法官你好!经你介绍,知道你是有丰富经验的老法官了,我真的希望你能够明辩是非曲直,不能冤枉一个好人,更不能放过一个坏人。更希望中院在法定的期限内尽快做出公正的裁决。但不知中院为什么近四个月的时间迟迟不能做出裁决。(11月4日)
    
    事到今天(2009年11月10日)我们接到了林文学的电话通知,他说:“中院对此案已经做出了不开庭审理,维持原判,你不能怪我,我们只重证据,不参与政治,我很理解你,但没办法”。此案从上诉到保定中院无故拖延近120天等到的确是维持原判。
    
    
    
    就是这样一个漏洞百出、前后矛盾、于法理相悖、于情理不通、于事理不合的案件两级“人民”法院竟如此枉法判决,难道法官判案不管证据的真伪吗?不尊重事实吗?
    
    
    
    2009年11月,律师向保定中院递交了申请再审申请书,时至今日(2010年3月16日),保定中院没有任何答复
    
    
    
    天理何在?法理不容!定州法院王锡志、保定中院林文学二法官丧失了中国人最起码的道德和良知,丧失了党性和实事求是的原则。我要申诉,我要控告,我要讨说法。
    
    事件的最新发展:
    
    2010年2月16日(农历正月初三),穷凶极恶、气急败坏的村霸马国江为了控制社会舆论的扩散。上午九时许,马国江在村里的大喇叭上声嘶力竭的、指名道姓的破口骂人,骂的简直没有了人性,骂完后,带着家族和打手对知情人白占良在大街上公开的用棍棒殴打,致使白的头部被棍棒击伤,(有白占良当时被群殴的照片),白占良的家人报案后,到医院治疗。
    
    于是,马国江等恶棍,带着打手穿街而过,到庞兴杰的家门前,由于当时庞兴杰上坟家中无人,他们就翻墙入院,对庞的家里乱砸一起。事后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的家里被马国江等人砸了,我的第一意识就是报案,上午十一点左右,派出所民警查看现场(相机有报案人提供)。
    
    事件发生后,我曾多次向派出所询问案情的处理情况,但派出所却三番五次的让报案人提供证人,否则,破案很困难。
    
    3月10日,派出所给我打电话说:安排物价局的到我家查看被砸情况,这个案子属于刑事还是属于治安案件完了再定。我反问:哪条法律规定的让物价局来对案件定性呢?
     而现在,一个正在缓刑期间的犯人竟如此的猖狂之极无法无天。他们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并且以集体经济为基础,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和纵容,称霸一方,严重破坏了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破案是公安部门份内的职责,明明知道村民惧怕黑恶势力的报复不敢作证,却再三要求报案人提供证人,这分明是在给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我国宪法的规定,与民主权利密切相关的公民权利主要有:平等权;政治权利;宗教信仰自由;人身自由、人格尊严、住宅不受侵犯;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辩护权。
    
    保定和定州的政府执法机关到底属于那类?最终却为了私利而歪曲事实、指鹿为马。由此看来,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的:“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在保定只是空谈了!
    
    实名举报人:庞兴杰
    
    电话:1393022624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北定州:公检法不要沦为专政人民的工具(续)/庞兴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