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上访纪实/杜阳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最高法院咨询遇阻记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0年3月18日
     我在2009年9月29日和10月29日向最高人民法院,双挂号寄送了两封申诉状,时至2月24日没有回音,我乘上1462列车,不远千里来到北京讨个说法,25日上午10时到达北京。 (博讯 boxun.com)
    我通过红帽子信箱寄给以下单位和部门的维权信:
    单位和部门: 收信人
    中共中央办公厅 胡锦涛
    人大常委办公厅 吴邦国
    国务院办公厅 温家宝
    中纪委办公室 贺国强
    最高检察院 贾春旺
    信件内容;
     还我财产 还我家园 还我人权 还我民主 还我自由
    不尊重人民的人同样得不到人民的尊重。
    中午随便吃点便饭,下午1时前到达高法门外,已有四五十人在排队,高法法警和保安在“维持秩序”一会儿叫朝左边排队,一会儿叫朝右边排队,一会儿又要靠墙排队,把访民象耍猴般地戏弄。下午1时35分大门一打开,百多名访民如潮水般涌入大院,重新排队,年老体衰的只能居后。法警和保安象抓强盗般地拖走几名不遵守“排队纪律”的访民,然后每隔三五分钟放十人进入接待大厅,后减至每一批只放六人,期间不断有后到的访民加入队伍,进入大厅的访民要先行将包括手机、钥匙、硬币等自行掏出放在一边,再从安检门内通过,再用金属探测器进行全身检查,受尽侮辱后才能领到一张接见单,我在大院内冷眼旁观,每一个被接见的访民都气冲冲地被很快地赶出办公楼。我截住几个相貌善良的访民询问,他们的回答几乎完全一致:高法无赖、不给立案、不给任何回复。
    我是最后一个进入大厅的,被迫例行检查后,我问女法警“在什么地方领表格”被告知11和12号窗口,我到12号窗口,是一位年轻的女士,我礼貌地问“是在这里领表格吗”,她故意不理我,我以为她没有听见,提高了声音继续问,她故意寻衅地冲我吼道“你吵什么”我说“是你工作没有责任性,你在混饭吃”她恼羞成怒地说“你凶什么?今天就不发给你表格,看你怎么样”。
    我当然不能怎么样,在中共一党专制的铁蹄下,人民大众稍有不慎就会遭受政治迫害,而贪官污吏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违法乱纪,却得到共产党的庀护。全党腐败造成了天下乌鸦一般黑,我只能无奈地离开伪政府最高法院。
我不相信共产党为什么还要上访

    我的朋友和我的对立面都曾经问过我“你既然已经不相信共产党,为什么还要上访?”
    首先声明:我家的房屋和土地使用权是向国民党政府注册登记合法有效的,权籍权证依然在我手中,是共产党假借动迁组枪地、抢房、枪财产,非法掠夺过去的,至今伪政府与开发商——东方明珠都没有与我签订过使用权变更协议书,在我使用的土地上任何建筑都是违章搭建,理应拆除,恢复原貌,伪政府与开发商建造的商品房摄取的利润理所当然地应该有我份。
    我以前相信共产党,哀求苦恼地要求政府还我家园、还我财产上访了近十年,共产党给了我四张刑事拘留证(共98天),17天非法遣送、一年半劳教、二年半徒刑、无数次的殴打至伤、反反复复看牢盯死、居室监视、家常便饭的传讯传唤、电警棍、手铐、约束带、扎床、灌肠,没完没了的精神折磨。
    所有这些法西斯暴行的目的只有一个,强迫我放弃对权利的维护,承认既得利益小集团掠夺的合法化,为了达此目的,不惜以政权作赌注,利用公权力,动用公、检、法、司专政机器,操纵黑社会,起用社会渣滓,犯罪服刑犯,伤害和虐待上访人。把单纯的经济诉求上升到政治问题,用内定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的罪名,将我推到子虚乌有的敌对势力方面。将他们一手制造的(包括我在内)的无数冤案搞成铁案。
    当今的极权者,都是从基层爬上去的,他们完全熟悉地方政府对付访民的犯罪行为和手法,欺骗加暴力的反革命两手始终贯穿于动迁和截访的全过程,上访问题久拖不决,除了体制问题外,是地方政府在做婊子,中央政府在立牌坊,狼狈为奸,糊弄全国人民,欺骗全世界人民所造成的。
    我通过身体力行的上访实践,早就看穿了中共的本质,消除了希望通过反复上访哀求共产党还我权益的幻想,而是通过揭露真相、控诉罪恶、理直气壮地讨回本来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并追究责任人的违法罪责,我这次到北京直奔最高法院无非是想讨一个说法——我的申诉状寄给最高法院已五个月,早已过了伪政府制定的上访条例规定的期限,并以双挂号的形式进行过查询,最高法院始终没有给我答复,如果你们强盗发善心,愿意放下屠刀改恶从善,就请将我的案子驳回重审,如果你们坚持反动立场,包庇和维护基层法院的枉法判决,也请你们尽快地“依法“给我驳回通知书,没有必要进行推诿和拖延,延误我的继续追索。
    
我被投进青浦朱家角软禁前的政府作为

     当天下午三时多我被迫一事无成地离开高法,心犹不甘,本来没有打算到两办去,现在也只能走程序了,我回到大栅栏借旅馆住下,与朋友通了电话后再与家中通电,手机告知我无法接通,春节前刚缴了不久的话费,打了没几个电话,我很自信地又拨打了几个不同的电话,均被告知无法接通,我以为是手机电力不足造成的,赶忙先给手机充电,吃晚饭时我用公用电话向妻子报了平安,当晚无事,很早就安寝了,第二天刚吃完早饭回到旅馆想去上厕所,截访人员已进入旅馆进行布控,一个国宝跟我进入厕所,看我确实在大便就退到厕所门口,我办完退房手续走出旅馆,就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前护后拥地将我带离大栅栏、步行街,行走几千米后,拦下一辆出租车由天安门东边的长安街拐进小路,送进大南池招待所(军办三产)软禁,窗口全用铁栅栏封死。
    当晚我被送上动车押解回沪,与以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没有用手铐侍侯我。27日上午7时许列车到达上海站,早已守侯在车站的便衣警察将我带到一辆牌号B——D633的司法警车前,驾车的竟然是芷江西警所的警察,我不肯上车,又被强制后依然不肯上车,他们拦下一辆出租车将我送到德宝旅社软禁,我将手机充电时,原地区管段民警王新民,来向我宣布告知事项,其余的人将我的手机偷走,(我要报警,旅馆老板不提供电话使用,看管人员不准我走出旅馆大门,断绝了我与外界的联系。
    当王新民向我告知时,我告诉他“我年纪大记不住,耳朵背听不见,你把告知书给我” 王新民说“我给你告知书,让你上网啊”我笑道“你们不是以法治国,依法办事的吗?你们没有违法为什么怕人家上网,网上最公平、公正、公开,只有干坏事的人才怕别人上网暴光,你也可以在网上发表评论和观点,如果你们没有违法,应该理直气壮地给我告知书。”
     王新民理屈词穷地狡辩说“你专门在网上黑写,”我质问王“我黑写些什么?那一件事情不是实话实说的?”王说“你说北站派出所所长自杀是不是黑写,人家不是还活着吗?”我说“我看到过这篇文章,但不是我写的”歇后语:“造谣、污蔑、诽谤、无中生有、颠倒黑白、倒打一耙,栽赃陷害是共产党及其豢养的走狗的专利和特异功能。
    王新民蛮横地说“反正我警告你,以后写东西要有底线,有些东西是不能写的,你是有前科的,更加会受到处理,你知道什么是法西斯” 歇后语:“我实事求是地揭露中共既得利益集团为小集团的私利对一个守法公民的政治迫害,精神和人身伤害,酷刑虐待,以莫须有的罪名反复动用国家专政机器侵犯人权,制造冤狱,你们不仅没有对自己的罪行认错悔改,反而以此为要挟威胁,你们正在干着连法西斯都不齿的下三滥罪恶勾当,说你们是法西斯已经是抬举你们了,与法西斯相比你们的能量和兽行已经青出于兰胜于兰,你们的胆气和素质又不如法西斯。

王新民继续说“如果我不穿这身皮子,可能成为你的朋友,”我说“那是不可能的,你们秉承腐败政府的旨意,侵犯我的人权,限制我的自由,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对立的,”王新民说“电脑可以拿回去了”我说“强盗突发善心,现在才同意还我电脑,究竟是何居心,你们会不会在电脑上做什么手脚” 王新民继说“要不要随你便”我说“混帐话!我私人的财产受法律保护,凭什么由你们任意处置,我不仅要理直气壮地要回本来属于我的东西,还要追究你们违法侵权责任。现在你们又偷走我的手机,请把手机还给我” 王新民耍无赖地说“此事要进行调查,等有结果再告诉你”。
王新民又说“政府本来是要给你解决的,你三万一天的赔赏要求太高,没法解决” 歇后语:王新民你算什么东西?在我的化解问题上你根本没有话语权,没有资格品头论足,既然你们提出这个问题,有必要借网上论坛把道理讲清楚。
当共产党豢养的走狗——芷江西警所所长刘建青抓捕我时,我严正地指出:政府对我的违法侵权是要付出高昂的代价,你们给我的拘票、劳教决定书,判决书等法律文书,当作支票收藏,作为追究侵权责任的依据。腐败政府仗着权、钱优势,不顾我的严正警告,藐视党纪国法,以莫须有的罪名制造冤案,将我送进监狱。现在你们要化解了,知道有官司的访民难解决,既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们并没有接受教训,至今还在变本加厉地制造冤案。
2009年5月在与政府化解小组最后一次“谈判”后,政府终止了对我的化解接触,我将“谈判”的全过程和细节进行暴光。
2009年12月1日,被专制独裁政府推向子虚乌有的敌对势力的我——维权冤民杜阳明被刑满释放,在访民迎接我出狱的招待席前,我喊出了打倒中国共产党的响亮口号,吐出了一口恶气。
政府为了阻止我到北京上访,在二会期间摆出一副化解的模样,到我家来了二、三次,长期与政府打交道的我当然知道,拿不出花解方案的“化解行为”是作弄访民的作秀行为,故伎重演是为二会进行监控的另一种形式。果不所然,当二会结束时,政府的“化解行为”也结束了。
当我的文章《我能活着出狱,就是共产党的最大失败》问世,以实话实说形式勾勒出中共政权在狱中对我进行政治迫害、酷刑虐待、人身伤害的框架。尤其是愤世之作——第一个视频在境外发表后,惶恐的地方政府又摆出一副“化解”姿态,恢复对我的“谈判”。

王新民继续说“如果我不穿这身皮子,可能成为你的朋友,”我说“那是不可能的,你们秉承腐败政府的旨意,侵犯我的人权,限制我的自由,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对立的,”王新民说“电脑可以拿回去了”我说“强盗突发善心,现在才同意还我电脑,究竟是何居心,你们会不会在电脑上做什么手脚” 王新民继说“要不要随你便”我说“混帐话!我私人的财产受法律保护,凭什么由你们任意处置,我不仅要理直气壮地要回本来属于我的东西,还要追究你们违法侵权责任。现在你们又偷走我的手机,请把手机还给我” 王新民耍无赖地说“此事要进行调查,等有结果再告诉你”。
王新民又说“政府本来是要给你解决的,你三万一天的赔赏要求太高,没法解决” 歇后语:王新民你算什么东西?在我的化解问题上你根本没有话语权,没有资格品头论足,既然你们提出这个问题,有必要借网上论坛把道理讲清楚。
当共产党豢养的走狗——芷江西警所所长刘建青抓捕我时,我严正地指出:政府对我的违法侵权是要付出高昂的代价,你们给我的拘票、劳教决定书,判决书等法律文书,当作支票收藏,作为追究侵权责任的依据。腐败政府仗着权、钱优势,不顾我的严正警告,藐视党纪国法,以莫须有的罪名制造冤案,将我送进监狱。现在你们要化解了,知道有官司的访民难解决,既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们并没有接受教训,至今还在变本加厉地制造冤案。
2009年5月在与政府化解小组最后一次“谈判”后,政府终止了对我的化解接触,我将“谈判”的全过程和细节进行暴光。
2009年12月1日,被专制独裁政府推向子虚乌有的敌对势力的我——维权冤民杜阳明被刑满释放,在访民迎接我出狱的招待席前,我喊出了打倒中国共产党的响亮口号,吐出了一口恶气。
政府为了阻止我到北京上访,在二会期间摆出一副化解的模样,到我家来了二、三次,长期与政府打交道的我当然知道,拿不出花解方案的“化解行为”是作弄访民的作秀行为,故伎重演是为二会进行监控的另一种形式。果不所然,当二会结束时,政府的“化解行为”也结束了。
当我的文章《我能活着出狱,就是共产党的最大失败》问世,以实话实说形式勾勒出中共政权在狱中对我进行政治迫害、酷刑虐待、人身伤害的框架。尤其是愤世之作——第一个视频在境外发表后,惶恐的地方政府又摆出一副“化解”姿态,恢复对我的“谈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0/3/24)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2/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19/杜阳明
  • 对访民搞秘密开庭的目的何在?/杜阳明
  • 病羔羊瞬间变成母老虎,是基因改变,还是编造的故事/杜阳明
  • 156天的期限是那家法律规定的/杜阳明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再审申诉状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图)
  • 中共编造谎言,愚弄全世界人再次质疑邢鲲案的真实性/杜阳明
  • 9月2日抄家记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上海张翠平和杜阳明因“诽谤”被传唤却不知诽谤了谁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的控诉状
  • 杜阳明:陈小明英烈二周年祭日中共政权在干什么?
  • 骚扰、威胁是中共政腐惯用的伎俩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上海维权抗暴英雄杜阳明、田宝成获释,痛斥监狱酷刑!(图)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周刊 系列34/杜阳明
  • 杜阳明:回眸09年,展望未来,谁能救中国?
  • 回眸09年,展望未来,谁能救中国 新年贺岁辞/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再次质疑邢鲲案的真实性/杜阳明
  • 邢鲲自缢:编造谎言,愚弄全世界人民/杜阳明
  • 全面剖析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周刊系列16/杜阳明
  • 中共为何要打黑社会/杜阳明
  • 中共两劳单位的产品畅销全世界/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杜阳明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续)3 上海市闸北区/杜阳明
  • 截 访为何长盛不蓑(续)3 / 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全面剖析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系列六)/杜阳明
  • 截访为何长盛不蓑/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 从段春芳的违法抓捕看中国访民的现状与处境/杜阳明
  • 对新疆打砸抢烧的几点疑问/杜阳明
  • 六月三日不准上信访办/杜阳明
  • 共产党己到风烛残年,患了老年痴呆症/上海冤民杜阳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