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23日 来稿)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http://boxun.com/hero/xwziwj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
    
    —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 王 藏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残疾人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政府官员暴力殴打后受伤躺在床上)
    
    
    缘起:一封书信字字带血 流泪呈送市委书记
    
    官商勾结为了权贵阶层的私利强取豪夺公民合法私有财产、对底层弱势群体采取非法暴力手段的事件在中国屡见不鲜,罄竹难书,愈演愈烈,对政府、开发商和黑社会势力违背《宪法》和《物权法》的公开恶行进行正义合法抗争的行动因此从未间断,层出不穷,数不胜数。
    
    重庆“钉子户”吴萍坚守孤楼、上海潘蓉扔燃烧瓶抵抗强拆、成都唐福珍以血肉之躯自焚抗议、河南农民夫妇服毒抗议、武汉老人抱汽油桶自保、贵阳马玲丽十七年蒙冤受害时遭暴力、七旬老人被强拆队活埋致死……这些都只是政府一手导演的悲剧的沧海一粟。无数被强拆人纷纷自焚自杀上吊、死无葬身之处、狠遭毒打、被逼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家园被扫荡洗劫一空、因强拆事件“非法上访”被关黑监狱、频遭地方恶势力死亡威胁、被强拆人和家属意外失踪……等等,我们从无数的强拆事件可以看出中国的苦难究竟有多深,中国底层民众的处境有多凄凉。
    
    2010年1月27日,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学生吴文燕写了一封信,名为《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中国贵州一位中学生的请求书》,信中讲述了她家赖以为生的厂房和住房被花溪区党武乡非法暴力强拆的事实和经过:
    
    “我是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学生,我叫吴文燕,女,汉族,1994年9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9409282427,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四组。
        
     今天我怀着十分沉重的心情挥泪给您写这封信,在您繁忙之中打扰您,敬请谅解。恳请您看完一个中学生的请求书信后,并请关心中国西部农村(贵州省)我的残疾弱势母亲及其女儿的合法权益。
        
    我母亲叫李毫美,汉族,1971年11月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7111082466,是一个从事石材加工销售的个体工商户,系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村四组村民。
    
    不幸的遭遇让我们失去了生存的欲望,同时也让我失去了求学的信心。这一不幸的事件出现在2010年1月26日13时左右,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和辛勤劳动所创建的厂房,被当地政府实施了没有出示法律依据的暴力强拆。
        
     在事先预谋好的情况下,当地政府派人到我们家里,说要和我们谈一下房屋拆迁赔偿的问题。但是,当他们进入了我们的房屋后,便突然改变成一副凶恶的嘴脸。他们强行地切断了我们家里的水和电,将我和母亲以及家人横蛮地抬上汽车,把我们拉到了花溪医院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将我和母亲及其家人全部软禁并进行严密的监控。就连吃喝拉撒,都被跟着,就像坐监狱一样的使人难受和愤怒。
        
     直至我们的住房和厂房被全部暴力拆除后,到夜晚22点左右,我们才被释放回家。长达9个小时的人生非法羁押,让我们疲惫不堪。我的母亲在非法羁押的的过程中,由于身体虚弱和愤怒数次昏倒。我们回到家后,住房和厂房已经是一遍废墟!!!我家房屋里的生产工具、猪油、现金、全部生活用品及我所有的学习资料、学习用具还有全部的书籍和课本都被掩埋在废墟下面。我的母亲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我们泪流满面踉踉跄跄走在那条国宾大道的人行道上,没有去处,无家可归。
    
    我真想一死了之……”
    
    听着李毫美及其女儿吴文燕走投无路后的凄凄哭诉,看着她们靠艰苦的劳动得来的赖以为生的合法私有财产成为一片废墟之后,我和莫建刚、吴玉琴、廖双元、申有连、徐国庆、陈西等贵州人权捍卫者决定,尽我们的一切努力为这对可怜的母女申张正义,寻求公道,维护她们的合法权益,为其争取实际的补赔偿。
    
    精心谋划私吞厂房 政府威逼作出假证
    
    通过深入了解,及与吴文燕和她的母亲李毫美在强拆之后的家园废墟上的交谈,我们得知一些基本情况:
    
    2006年建厂时李毫美用了一生艰苦奋斗而来的积蓄和党武乡农村合作银行30万元的建房贷款,经营时依法办理了《贵州省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经营时依法办理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逐年交清税收,不仅自食其力为“新农村建设”积极努力,还为20多名待业者解决了就业问题,减轻了本地的就业压力;
    
    政府在花溪区于石材厂附近新修“国宾大道”时,令石材厂房主人李毫美拆除红线内建筑,李毫美积极配合,不争条件,积极拆除道路规划占线建筑,因此,李毫美的合法私有财产石材厂房最终为2700平方米;
    
    李毫美于2007年11月18日夜间在家门口走路时被一辆摩托车撞击18米远,因此“交通事故”导致“运动性失语损伤四级残疾和颅骨缺损十级残疾”;
    
    李毫美前夫吴永林是奋战在中国刑侦事业上的一名优秀警察,在刑侦事业上立过功得过政府表彰,还受到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的报道。他们虽然因计划生育问题离了婚,但在李毫美交通事故受重伤后,他竭尽全力抢救李毫美,使李毫美在头部多处骨折、颅内出血、脑损伤手术开颅两次抢救后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一直未娶且多年来一直帮扶着这个残破的家和负责着女儿的生活学习。
    
    开发商为了在李毫美修建厂房处搞酒店开发,而其又害怕赔偿李毫美的损失,就要求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政府出面给花溪区党武乡政府施压。于是,2009年11月26日,一份盖着“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公章”的《党武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决定书》(限决字[2009]第01号)就出台了。《决定书》上称李毫美依法建设的2700平方米建筑物“未办理有关合法手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之规定,责令你户(单位)于2009年11月29日前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将依法予以强制拆除,所需费用由你户(单位)承担或者以料抵工。”
    
    花溪区党武乡政府考虑到2006年12月18日确实是给李毫美颁发了《贵州省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的,许可证上发证机关处 “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的红章也不假,于是“研究决定”,于 2009年12月16日给李毫美又下发了一份名为《党武乡人民政府关于撤销李毫美户工艺石材厂<村镇建设规划许可证>的决定》。《决定》上称:“根据花溪规划分局关于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工艺石材厂(李毫美户石材加工房)有关规划手续问题的意见,你户原于2006年12月18日取得的2006年015号《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在办理中存在违规审批办理行为……撤销2006年015号《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
    
    此《决定》炮制以后,花溪区政府纪委找到了曾经给李毫美办理《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的政府工作人员,此工作人员被纪委领导强逼要挟几天几夜,要其认定“李毫美办证时给了他红包”,此乡政府工作人员只得在区政府领导的威逼下作了伪证。
    
    之后,李毫美前夫吴永林也被花溪区纪委找去谈话,被软禁三天两夜,不准睡觉,领导们轮番谈话,直至胃病发作导致剧烈呕吐也不放过,加之持续用“纪律”和“工作”做威胁。最终,“小小民警”被“击破征服”,为了解脱这难以忍受的处境,在纪委领导的诱供下,他不得不在身心疲惫中“承认”李毫美当时办理的《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是“假证”的“事实”。
    
    此手段后,党武乡政府再次于2009年12月23日向李毫美下达了《党武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决定书》(限决字[2009]第05号),《决定书》依然称“未办理有关合法准建手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之规定,责令你户(单位)于2009年12月26日前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将依法予以强制拆除,所需费用由你户(单位)承担或者以料抵工。”
    
    暴力强拆厂成废墟 一无所有身心交瘁
    
    无奈的李毫美只得向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2009年12月29日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向李毫美下达了《行政复议案件受理通知书》(一)[2009花府行复受字第03号],决定予以受理。
    
    但是,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自此《通知书》下发以后“受理”不了了之。党武乡政府也自始至终回避对李毫美户的拆迁安置和补赔偿问题。
    
    2010年1月26日13时左右,花溪区政府和党武乡政府动用数百城管、警察、公务员和社会人员将李毫美的厂房团团包围,将李毫美及其女儿吴文燕、老母亲等家人强行绑架上车拉往花溪医院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实施非法羁押和监控。残疾人李毫美头部的颅骨是缺损的,头部大部分只有一层头皮保护着大脑,只要稍不留神碰撞到,就会引发生命危险,可这伙凶相毕露肆无忌惮的“政府工作者”不管这些。吴文燕后来和我说:“当看着自己的残疾母亲被那些强盗们粗暴对待时,我的心碎了,我也被几个大男人死死控制着,只得眼睁睁看着妈妈昏倒两次……要是妈妈被他们弄死了,我肯定也不活了……”
    
    22时左右,当李毫美和吴文燕及家人被非法羁押9个小时放出后,摆在她们眼前的是:好端端的厂房和住房已成一片废墟,房屋里的所有东西全部被埋废墟下。
    
    一无所有的她们,只能无助地流泪走在阴冷的国宾大道人行道上,此时李毫美仍处半昏迷状态,被女儿吴文燕无力地小心搀扶着。
    
    “在深夜的寒风中,同村好心的邻居,把我们叫到他家暂时的住了下来。到第二天我和母亲到党武乡人民政府去讨一个公正的说法,但是他们却不理不睬。寒冬腊月我们居无定所,只好住在乡政府的值班室里,生活条件差,这些乡政府的领导也不闻不问!?在寒冷的值班室里我和母亲因受风寒而患严重的感冒。因母亲残废柔弱,我必须照顾她的身体不再使她的病情加重。可是,到了第三天我母亲的病情已经不能再拖延。于是,在我们的一再要求和抗议下,乡政府的领导,才极不情愿的派人送我的母亲到乡卫生院作了简单的住院治疗。
        
    苍天啊!我们家的住房和赖以生存的工作厂房已经被非法暴力拆除,面对一片家园的废墟,我们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为此,我写信给您,希望您能够依法对这一事件进行严肃的协调。也能为我和四级残废的母亲做主,请拯救我们的生命!!!请让我能安心读书!!!” 吴文燕在致贵阳市委书记李军的书信中这样写道。
    
    “我恳请尊敬的国家相关领导人关心一个中国西部农村以弱女子的生存,政府不能因为要搞开发,就回避开发商的赔偿,就剥夺了我的生存权。我的厂房是按照相关规定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批准建设的,现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在上级政府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的压力下就违法剥夺了我的生存权啊!!!在我们国家倡导和谐社会的今天,倡导新农村建设的今天,恳请您们关心我——一个西部农村无依无靠的残疾弱女子的生存,我终日期盼您们的回音,我将泣跪感谢!!!”李毫美在呈送贵州省人大的《控告状》中如此写道。
    
    听吴文燕讲,她的妈妈在被强拆之前一直神情恍惚,曾两次试图跳楼自杀。一次被她的警察爸爸发现,一次被她发现,两次她和她的爸爸都苦苦哀求,说了很多话才劝阻了自己的妈妈没有自杀。
    
    “我的所有课本和学习资料都被埋在的废墟下,我没有心思上学了,再一个我担心哪天我妈妈忽然间选择自杀离开我……”在废墟边她们勉强拼凑的小屋里吴文燕低声说道。
    
    当地法院不予受理 受害人写下委托书
    
    李毫美的前夫帮助她向花溪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摆在李毫美和吴文燕眼前的又一悲凉结局是:花溪区人民法院不受理此案件。理由为:区政府领导打了招呼,不宜立案。
    
    省内的律师也无人敢代理此案件。当地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这样说道:“这是政府行为,诸如此类大量案件我们无能为力,你也知道,我们归司法局管理,司法局又归政府管理。”
    
    3月上旬,吴文燕托我将《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发到了网上,通过贵州省政府网站和贵阳市政府网站我将此信也发送到了“省长信箱”和“市长信箱”及《中央纪委监察部举报网站》。
    
    同时,我和莫建刚、申有连、吴玉琴、廖双元、徐国庆等人再次看望了李毫美母女。我在废墟现场旁临时拼凑的小屋里对李毫美、吴文燕两母女进行了简要采访。
    
    王藏:大嫂您好,知晓您家被暴力强拆的事后,我们都很难受和愤慨。特别是看了您女儿写给市委书记的信后,更感到心酸。
    
    李毫美:他们真是披着狼皮的土匪,不管老百姓的生存死活。他们不和我们谈任何赔偿的事,把我和小文燕、她的表叔和外婆凶恶地绑架走,好半天放出来后,房子就不见了,就被他们铲平了……(流泪)那是我们一辈子的心血,一分一毫正当劳动吃了多少苦才积攒起来的……
    
    王藏:强拆以前您们一家人做了些什么?
    
    李毫美:接到他们的决定书(指《党武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决定书》)后,我真想死……我的手续是你们政府办的,章也盖了的,而且修建了好多年办厂好多年政府也是认同的,从没过问,怎么一下子就说是“未办理手续”,怎么是“非法建筑”呢?还只说马上要强拆,怎么也不谈其它事!?我们找了他们很多次,他们都不管,态度都不好……请人写了材料给政府领导,请求他们关心我,可他们就是不管,要告他们,但他们是政府,就是政府做的坏事,法院也管不了。
    
    王藏:强拆后有政府的人来过问过没有?
    
    李毫美:没有,厂房被强行断水断电拆除后从没人来过问。所有的粮食、猪油、还有5万多块钱、小文燕的课本都被埋在下面。我们和这些剩下的厂房机器住在一起,你看乱糟糟的……大年三十,我们连吃饭的米和油都是向亲戚借。(流泪)只有你们来过,真的谢谢你们,我们一家人一辈子不会忘记你们……
    
    王藏:您的前夫呢?
    
    李毫美:房子没被强拆前,他就被区纪委找去谈话,他为了保工作,回来后还动员我们自己拆房子,我说什么也不同意,房子不是他的,他没有权利这么做。不知道政府领导还拿什么威胁他……他被喊去谈好几天的话回来后就病倒了,住进医院。他以前身体很好的,从未请过病假,但这次经医院检查,得了胃糜烂,结石性胆囊炎,前列腺结石,肠管长息肉,过几天要做手术。可能是工作太劳累了,他对工作又认真……但是这一次他竟脸色发黄,一天胃痛,脚瘫手软,像是中毒一样……我知道他是警察,警察要听党和政府管的,他没有能力保护我们和房子。
    
    王藏:听小文燕说您要去北京上访?您的身体……
    
    李毫美:我们没钱请律师,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这个厂房上。我死也要去,真的!政府不管,我们活不下去,什么都被掠夺了,我最后只有选择自杀抗议……(泪流不止)
    
    王藏:嫂子您不要难过,您这个事,我们会尽力去做我们该做的。
    
    吴文燕:叔叔,这段时间让您们跑去跑来的,麻烦您们了。
    
    王藏:文燕,你有空要多陪下妈妈,担心她的头不要被撞到。你说你不想上学了?
    
    吴文燕:(哭)我们一无所有了,妈妈又是残疾人,我没有心思……我的作业本和所有的课本都被他们埋在了废墟下。有个自称是教育部的人打电话给我,问我读没读书,其实他的号码是贵阳的。我们老师只叫我安心读书,那是大人的事孩子不要管。可……可是这次强拆摧毁了我的家,更伤透我们的心,我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管呢……可是我们的力量很微小……但是我们无路可走,肯定只有抗争到底!
    
    王藏:这个时候你更要坚强起来,你们家现在就靠你了。我知道你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遭遇,我和你的这几位叔叔阿姨、还有很多的人都理解你,都在关注你。你写的那封信很好,我们都被你的文字感动了,你能这么做真的很不容易。
    
    吴文燕:也不知道李军书记能不能收到我的信,他知道了乡政府和区政府的所作所为他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处理呢?
    
    王藏:他若知道,或许会考虑考虑这次的暴力强拆事件吧。这封信已经发到了网上,有很多网友都在关心和支持你。一会儿我把一些网友的帖子给你看。
    
    3月3日,在杂乱的临时居所,李毫美主动写下一份《委托书》,全权委托我和莫建刚两人代理她厂被暴力强拆进行一切行政诉讼活动。我们分别签了名、按了指印。
    
    天涯网友讨论声援 共同抗议迫害母女
    
    《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中国贵州一位中学生的请求书》在天涯社区--天涯论坛—天涯杂谈贴出后,立即引来了诸多网友对李毫美、吴文燕母女的声援,网友们纷纷谴责政府对她们(一个残疾人,一个未成年人)进行的迫害。我将部分帖子内容照录如下:
    
    努力吧!
    
    作者:空山寒江 回复日期:2010-03-06 17:42:07
    
    路遇不平就帮顶
    
    作者:wcw 1982 回复日期:2010-03-06 18:05:02
    
    我经常都会接待如上的来访,深表同情。
      
    如果你要走网络信访这条路的话,建议你到贵州省政府网站的省长信箱和贵阳市政府网站的市长信箱,把你的情况给他们反映。相信省、市信访局会及时给你处理。
      
    建议你把相关的图片资料及相关证据收集齐备,可以走行政复议的渠道把你家遭受的损失弥补回来。
    
    作者:cdh116 回复日期:2010-03-06 18:06:29
    
    可怜.中国还有天理吗?
    
    作者:15192266467 回复日期:2010-03-06 18:20:47
    
    大家来顶 今天拆的是楼主的房子 如果大家都沉默 也许明天就会
    拆到我们自己家
    
    大家来顶 今天拆的是楼主的房子 如果大家都沉默 也许明天就会
    拆到我们自己家
    
    作者:七八分不解事 回复日期:2010-03-06 18:23:17
    
    暴力强拆是建设和谐社会的最大敌人
    
    看到这样的帖子真是让人欲哭无泪,遇诉无语!!!
    
    吴文燕:作为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我能做到的仅仅是从心底表示深深同情!
    
    吴文燕挺住!!!
    
    作者:xtsjkzs 回复日期:2010-03-06 18:31:31
    
    个人财产不容侵犯!这个神奇的大地要多少年才能实现这么遥不可及的“梦想”
    
    作者:mzh7758258 回复日期:2010-03-06 18:35:13
    在尊重科学、尊重人才、和谐社会的大气候下竟遭如此洗劫,且向政府、向法律求救无门, 私有财产权何在?人身安全何在?真是骇人听闻!
    
    作者:xtsjkzs 回复日期:2010-03-06 18:37:45
    
    政府官员们所谓“政绩”与商人的利益早已成为不可分割的“共同体”了!
    百姓面对的实质就是这个共同体。二者分不开,类似事件还要层出不穷。
    
    作者:xtsjkzs 回复日期:2010-03-06 18:41:02
    
    官商搭配
    
    干活不累
    
    腐败贪污
    
    百姓遭罪
    
    作者:xtsjkzs 回复日期:2010-03-06 18:44:53
    
    应该马上立案调查,一定要将这帮恶棍绳之以法.
    
    作者:xtsjkzs 回复日期:2010-03-06 19:22:05
    
    …… ……
    
    一位名为“jhgxtc2009”的网友用反讽语调这样声援:
    
    娃娃啊,爷爷是管大事的啊,想我堂堂一个大官来管此等小事,也太没有面子了吧。
    
    一位名为“我只围观不说话”的网友也用反讽语调这样声援:
    
    李书记的发言人代表李书记答复你:一、这是政府那帮人干的事,你应该找政府,干我屁事。二、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肯定是一点错误都没有的。三、在我的一亩三分地上,别跟我找茬。四、我忙着呢,你甭烦我。屁大点事。最后让我们用某领导的重要讲话共勉:你想不通可以去死啊…
    
    瘫坐废墟苦苦鸣冤 标语控诉惨遭暴力
    
    2010年3月8日的国际妇女节,正值两会期间。残疾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花溪国宾大道附近的强拆废墟上打出三条标语抗议。三条标语的内容分别为:
    
    “公民合法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政府暴力强拆,欺负残疾寡母及上学女儿走投无路。”
    
    “失学女声嘶力竭鸣冤,残疾母滴血流泪控诉。”
    
    清晨,标语打出后,患病的李毫美硬撑残躯和70多岁的老母亲坐在标语旁守护着,满心希望开车路过的领导们能意外放慢车速,能停留片刻关注这国宾大道路边的苦苦求援。中午时分,果然有乡政府领导们来了。李毫美心存幻想他们来后会与之谈房子问题,可结局是:党武乡政府的数位公务员和当地几名民警来到废墟旁,态度强硬地要其把标语扯下,否则后果自负。
    
    李毫美和老母亲不从,竭力与领导们理论,强烈要求解决厂房问题。领导们不予理睬,严重警告后撒腿而去。听李毫美说,这伙人离开一段时间后,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来到标语旁边,企图乘她们进屋做饭时偷走标语,后被她们发现后那几个不明身份的人才仓皇离开。
    
    3月9日中午1点多,党武乡政府政法委书记叶刚,带领着十数个妇女工作者和打手,扛着作假证的摄像机来到现场。他们冲进李毫美的屋子二话没说,就抢走她正在切菜的菜刀,穷凶极恶叫嚷着要烧掉“非法标语”。李毫美和老母亲只好迎着标语跑去试图以柔弱的身躯保护标语,但被他们撕扯包围住。
    
    叶刚此时高声叫喊:“打,给我打,打死我负责!”
    
    本就残疾的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脸部、胸部多处遭到拳击,老母亲脸部还被抓伤。同时,另一些人马上扯下标语,在废墟上用打火机就地把标语烧成灰烬。李毫美和老母亲被政府官员殴打和烧掉标语及她们失声痛哭的场景,皆被附近的村民目击耳闻到。
    
    3月9日下午,我接到李毫美的电话后,立即和住在花溪的人权捍卫者申有连、徐国庆赶到现场。我们到后,党武乡政府的官员们已驾车离开。随后,我们立即和李毫美及其老母亲一行五人赶往党武乡政府。
    
    我们找遍乡政府办公楼,不见政法委书记叶刚的踪影,动手打人的几名妇女工作者在办公室。我们与之理论,质问她们为什么动手打老弱伤残的母女?她们大声叫嚷,矢口否认,反而说是老弱伤残的母女咬伤了她们。
    
    我们坚决要见党委书记。不久,党武乡党委书记杨桂林来到争执理论的办公室。
    
    我们质问:“为什么指使下属随意打人?”
    
    杨桂林书记不面对此事,耍管腔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哪个单位?凭什么在这闹事?”
    
    我们回答:“我们是中国公民,弱势母女的厂房被你们非法暴力强拆,而后又被你们政府人员暴力殴打,所谓大路不平旁人闯,我们这就叫见义勇为!”
    
    杨桂林书记此时掏出电话,对我们说:“我打电话给区公安局,叫区公安局长班小国喊人来。”
    
    我们质问:“你身为党委书记不面对事实,难道又要随意动用武力镇压不成?”
    
    杨桂林书记随之走出办公室,作出一副打电话样。正当我们与其中几位打人女凶手理论时,杨桂林书记却无影无踪,再不见回来。
    
    3月10日,贵州人权研讨会在《维权网》发表文章《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强烈抗议政府官员暴力殴打虐待李毫美及其老母亲。《博讯》随后转载了此文,接着引起多个国际媒体的关注。《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希望之声》等媒体分别采访了我、吴玉琴、廖双元、莫建刚、申有连、徐国庆、陈西等人,并作了相关报道。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拨通党武乡政府电话进行采访时,一名工作人员仍然否定当天打人的事实。此工作人员的原话是:“政法委书记打人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他们如果是看见政法委书记亲自打人,他们反映到区里面那肯定是要处理的,不可能的。我们现在不是讲依法行政嘛。拆她的房子从取证到最后只是强拆,她不是说一下子说拆就给她拆的,(拆了)两三个月的时间。然后把所有的程序都走完,该公告的也公告,该取证照相的也都按程序做了这些事儿了。”
    
    李毫美及其老母亲后来告诉我们,她们亲耳听到,乡政府官员打人以后随从的民警告诉这些官员:坚决不要承认今天的打人事实。
    
    现场维权狠遭破坏 政府妄图一手遮天
    
    基于当地政府官员对残疾人李毫美采取的种种违法犯罪的暴虐行为,贵州人权研讨会决定于3月12日星期五,到花溪党武乡李毫美的废墟上现场开人权研讨会,为其声援。
    
    12日清晨7点半左右,住在贵阳的廖双元吴玉琴夫妇的家楼下,有数名派出所民警把守。当他们11点下楼打算赶往花溪时,就被把守的民警们阻拦住,随后贵阳市国保人员赶到,强行把吴玉琴拉上警车带走。而廖双元在吴玉琴与民警和国保们理论的时候乘机逃离现场,用心摆脱了国保的跟踪于下午3点赶到花溪与我和徐国庆会面。
    
    中午1点,莫建刚和陈西也被早已守候的民警们带到当地派出所实施了软禁。直到下午6点,吴玉琴、莫建刚、陈西三人才被放出。吴玉琴和莫建刚被放出后随即赶到花溪。
    
    贵州人权研讨会其他成员在贵阳时也被拦截住。原有上百人关注此事的村民们在等着人权捍卫者们的到来,计划共同在废墟上为残疾人李毫美声援,但因公安机关的强行破坏,村民们暂时散去。下午7点半,我和廖双元、吴玉琴、徐国庆、莫建刚一行五人来到李毫美被强拆后的废墟处,我们在现场与李毫美打起抗议标语拍了照,随后与之商谈了相关的维权事情。
    
    花溪区党武乡政府暴力强拆残疾人李毫美户后,不仅不谈安置和补赔偿的事宜,反而仗势咄咄欺人,对李毫美及其老母亲采取恶劣的暴力举动,进而竭力破坏人权捍卫者们的现场维权活动,企图一手遮天,掩盖其无法无天的非法行径。
    
    在此,我们对花溪区党武乡政府贪赃枉法的行政活动提出严正的抗议。我们将和国际媒体、社会舆论和广大的良心同胞、当地群众一起,共同关注此事件的进展。我们强烈要求贵阳市花溪区政府、花溪区党武乡政府:
    
    1、 依法对被强拆人李毫美进行安置和补赔偿;
    
    2、 赔偿李毫美厂房被强拆后造成的经营损失;
    
    3、 赔偿李毫美被强拆时造成的财物损失;
    
    4、 赔偿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暴力殴打后看病的全部医疗费;
    
    5、 对李毫美一家公开道歉,忏悔罪过。
    
    合法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公民生存权利岂容任意剥夺。要化解由政府行为造成的深重的社会矛盾,不是靠回避和打压就能解决的。一如既往地靠镇压和维稳,只会更加激化官民之间的矛盾,给社会和谐、国家进步和农村发展带来巨大阻碍和隐患。
    
    政府只有实实在在地面对问题,遵守法律,依法行政,才能在倡导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的今天向前迈进。否则,政府将受到广大人民的谴责和唾弃,人民也会认真记录每一笔蒙冤受害的血债,坚决抗争到底。
    
    随着公民社会的建设,在全球民主化、宪政法治的大潮流中,口口声声说“为人民服务”、“以民为本”、“科学发展”的“人民政府”和政府官员们如只停留在口号上和政绩上下工夫,而不真正顾及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那只会永远被人民和未来子孙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请迫害残疾人李毫美的当地政府和官员们深思!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在遭非法暴力强拆之后的废墟上)
    
    2010年3月15日 完稿
    
    附:部分人权捍卫者联系方式:
    
    王藏 手机 13984888803
    
    莫建刚 手机 13985500764
    
    吴玉琴 手机 15519019764
    
    廖双元 手机 13765818964
    
    申有连 手机 13037897453
    
    徐国庆 手机 13984086628
    
    陈西 手机 1388511747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中学生的请求书
  • 抗议贵阳花溪区派出所警察侵权骚扰行为/紫电
  • 贵阳检察长王筑生怎么如此霸道猖狂/吴洪森
  • 严厉谴责贵阳“国保”的无耻行为
  • 智障人贵阳街头等死,政府不闻不问(图)
  • 贵阳:政府车将被害者撞伤后还要进行殴打
  • 贵阳国际会展中心工地垮塌致7死19伤(图)
  • 贵阳国际会展中心工地垮塌事故造成7死19伤
  • 贵阳在建国际会展中心发生垮塌 7人死亡
  • 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 贵阳发生客车坠坡事故致13人死亡
  •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图)
  • 贵阳市花溪区村民厂房和住房被强拆——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莫建刚
  • 贵阳市红边门“11、27”暴力强拆事件后续情况报道 (图)
  • 鹊巢鸠占——贵阳市市西路办事处再次违法
  • 贵阳市公安局在人权日镇压人权活动
  • 贵阳维权人士纪念“世界人权日”被阻拦
  • 贵州人权研讨会在贵阳黔靈公園聚會被警方强行冲散
  • 贵阳七旬老汉法院内引爆雷管 两名法官被炸伤
  • 贵阳云岩区法院1名当事人引爆雷管3人受伤
  • 贵阳警方处置一起拆迁引发的违法堵路群体性事件
  • 恶劣的暴力强拆事件在贵阳再次发生(图)
  •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夏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图)
  • 强烈抗议贵阳国保收缴旗帜的荒唐行为!(图)
  • 贵阳6000余人被取消低保 “人情保”受重创
  • 黄燕明:严正抗议“贵阳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拒绝公民办理护照
  • 控告:我为国民党翻案/贵阳评剧团退休干部陈永身
  •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上)
  • 中共贵阳是如此害怕六四/莫建刚
  • 贵阳两座抗日英雄纪念被毁:九泉之下不冥目!/ 赵亮
  •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 贵阳公安不作为是那般/徐国庆
  • 公理何在?正气何在? ——贵阳市小河区珠显村现象调查/廖双元
  • 陈西: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 ——贵阳民主沙龙座谈奥运
  •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维权感想/陈西(图)
  • 针对贵阳市“清退夜市”的维权声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