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徐桂如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胡锦涛主席您好:
     我叫徐桂如,今年46岁,我丈夫是空军某部大校飞行员,曾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在边疆保卫祖国。我们有一个儿子,我们一家原来居住在北京市海淀区北下关头堆村82号,是个独门独院,有三间平房、一间厨房、一个院子。在2005年4月20日,在我们不在家的情况下,我们的家被强行拆了。5年来,我和孩子无家可归,到外流浪。
     (博讯 boxun.com)

      我们的院子、房子是我们用多年的积蓄购买的,是我们的私产。当年购买房子时,一是为了居住,二是为了办我自己的公司――北京天门技术有限公司,生产补钙产品(大福钙)。由于有自己的公司,我们的生活虽然算不上富裕,但也能达到小康水平,生活得非常安逸。我们有自己的私房,我们有自己的公司,我们一家人生活得很平静,我丈夫在军队服役得很安心,我们在生活上从来没有麻烦过部队。
    
      2004年北京中坤锦绣房地产开发公司需要在我们的居住地盖商品楼――长河湾“碧河花园”、“长河御园”精品社区。这里的房价高的惊人,开发商发了大财。我们生活的一直很平静、很安逸,谁发财我们并不眼红。拆迁到来时,福信拆迁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陈来福),负责我们居住地的拆迁,给我们的补偿款很少,只有33万。而在原居住地买一套一居室的住房就要50多万(现在就更贵,需要100多万),这点钱在原居住地买不了一个居室,更买不了我们原来那样的独门独院,我们当然不能同意。
    
      2005年4月20日,我带当时只有一岁多的儿子到动物园去玩,中午回家时,看到的是一片废墟,我们的家就这样被强行拆除了。从哪一天开始,我们安逸、平静的生活没有了,我和当时只有一岁多的儿子开始过上无家可归、到外流浪、动荡不安的生活。
    
      在被强拆后的这5年多,我带着儿子到处上访。当我们述说到“我们在西直门的原有三间平房、一间厨房、一个院子,而只补偿33万”时,所有接待我们的信访、公安等等部门,都认为不合理。我们的要求也并不高,我们原有一个院子、三间平房、一间厨房,我们只要求补偿一个三居室。可是我们的问题就是得不到解决,不仅得不到解决,反而因为上访,我和儿子多次被带到派出所。
    
      在多年的上访中,在无数次与信访、公安等政府部门接触中,不少警察及其他政府工作人员私下好心地对我说:“别再上访了,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军属的份上和只是单单到信访机关上访,会把你抓起来。到那时,你丈夫的工作会受到影响,可能不能再当飞行员了,可能还会被开除军籍”。为了不影响我丈夫的工作,多年来我一直忍耐着,最多只是到有关信访部门去上访。
    
      5年多来,我一直感到很委屈,很不理解。为什么有关部门总是站在开发商这些资本家的立场上,保护他们的利益。为什么有关部门为了保护开发商的利益,可以说出(可以也可以做出)他们能够部队中去找军队的领导(少将、中将、上将)来影响我丈夫(大校)的工作。这是为什么?
    
      5年多来,我和儿子无家可归、到外流浪,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现在,我豁出去了,即使我丈夫不能再当飞行员,不能再开他的飞机(中国空军最先进飞机),我也要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各位人大代表写这封信,来反映我们的事情。我的孩子6岁了,就要上小学,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安心地上学。
    
      也许因为这封信(为了使代表们能够看到这封信,我将公开这封信),我的丈夫不能再当飞行员,不能再开他的飞机(中国空军最先进飞机)了;也许因为这封信,我们将不得不离婚;也许因为这封信,我们将被有关部门轰离我们临时租借的住房,彻底流落街头;我也不想再委屈自己了,因为我们要活,我要活,我的孩子要活。为此我要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各位人大代表写这封信。
    
    徐桂如(一个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
    
    原居住地:北京市海淀区北下关头堆村82号
    户口所在地: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
    联系电话:13671094132
    
    2010年2月25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空军大校飞行员妻子徐桂如上访五年无果,生活困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