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一位国企退休职工细说被国家算计的一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严不复车
    
     在国企退休的5000万人中,“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唱着“将来的主人必定是我们”长大的我们这一代“领导阶级”,又逐渐的加入了:“将一生交给党安排”的我们,在步入晚年之际,最终,又一次地被党安排进了“弱势群体”之列。如在“民族地区”工作33年且考具中级职称的我,退休金不足1400元。远不及你对退休军警公务员类工具们的一次加薪。这当然不奇怪,因为国家的钱袋子本就是在你提着;也不是左手发给右手吧? (博讯 boxun.com)

    
     但,你为什么总是算计我们呢?
    
     我们正该长身体时,你紧锁着粮库的门,逼迫我们漫山遍野找野菜树皮吃;你算计着既能当时节支粮食,又能日后体骼弱小为你节省布料。
    
     学知识时,你只许天天看“红经”,诱使我们成为你豢养的狼;你算计着这样才能再无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对手。所以,笔者弟因看几本非你指定的书,便被你以“传播封资修文化”劳教三年。
    
     工作了,月工资,学徒十几元,普工二十几。你们的“副统帅”也说是“剥削”,你却始终坚持说是“社会积累”。于是,我们几十年都在你的算计中成功地避免了吃饱穿暖后成为修正主义的俘虏。
    
     改革来了,承包来了。于是,改革改革,领导多得;承包承包,领导多捞。这也就理所当然和必然地达成了你“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的算计。
    
     几十年,我们的工资仅是吊命的稀饭钱,从没发什么房贴呀。但,你仍就毫不手软的让我们在稀饭中挤出购房款。
    
     在美丽的义务教育旗号下,我们又不能不在你的算计中从自己的稀饭中捞出孩子的高得惊人的学费。而后,是他的失业。
    
     继之,你说国家有困难,这当然该“领导阶级”承担。于是,上奉老,下携小的我们,被你安排“下岗”了。而国务院的那一次“精简”,却是党国栋梁“财富”的挪窝而已;并且,对于吃税的党务部门,你说一个人也不多。其实,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人也不需要的部门。至少,这党务部门是不应该有任何一个人该由纳税人喂养!
    
     你委任在笔者所在国企的“法定代表人”,也不愧为你培养的“精算师”。工资久拖不发,致使在职职工无钱而在垃圾堆上捡废弃物和夺抢职工食堂饭菜食用。
    
     你们山寨开始瓜分“社会积累”了。于是,我们“被买断”,并是四年前你定的以四年前作截止时间计时,和你四年前定的价格算计买断。后面这四年时间,笔者这个共产党员算是给国民党干了;价格还有什么说的?!你真阴狠,在此埋下了日后你一系列精的伏笔。你当然不会说这是土匪买卖;其实,我也是不愿说这土匪买卖的。也是,给我们多了,我们就会变“修”;同时,你们山寨瓜分不是就少了嘛!
    
     原财政部长全国社保基金会会长项怀诚说:“国有资产就是企业退休的老人创造的。应该把这个国有资产的股份卖了以后给他们养老。划拨国有资产充实中国养老金,中央到了该下决心的时候了”,“已经退休的老人,就把国有资产变卖了,给他们养起来就是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些资产就是他们创造的,他们实行低工资,从牙缝里省出来创造这个财富。现在他们老了,不能工作了,新的人实行新的方法,老的人应该把这个国有资产的股份卖了以后给他们养老”。国家发改委研究员吴敬琏说:“应当从国有资产中“切出一块”,划入老职工的个人账户,以补偿国家对他们的社会保障欠账。并进一步指出:“是否偿还这笔欠账,是一个关乎数以亿计的老职工的基本权益和政府政治信誉的重大问题。”吴敬琏还指责:“归还国家对老职工的社会保障欠账,这件事也是目前的国家财力完全可以做得到的”,并指责“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曾任世界银行和非洲银行投资项目协调员的良心独立学者刘植荣的《世界工资研究》指出:“中国公有制企业工资标准应当参照公务员工资。中国政府注资企业各行业间工资差别悬殊,这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根据2009年5月5日《中国青年报》的报导,中国行业之间工资差达到了 3000%,是世界平均值的43倍!国有企业职工原则上也属于公务员的范畴,因为国有资产属于全国人民所有,人民雇用一些人经营这些企业,这和政府机关公务员的性质是一样的。在国外,凡受人民之托为人民办事的人都属于公务员的范畴。所以,公有制企业工资标准必须参照公务员工资,不能凭藉自己的垄断地位发天价工资,变相窃取人民财富。国资委主任李荣融说:“现在央企高管年薪定得并不高,平均薪酬也就是60万元人民币左右。”这就是中国的问题,官员总认为自己的工资并不高,可这60万是普通百姓一辈子也挣不来的呀。”“中国最低工资是人均GDP的25%,世界平均为58%;中国最低工资是平均工资的21%,世界平均为50%;中国公务员工资是最低工资的6倍,世界平均为 2倍;中国国企高管工资是最低工资的98倍,世界平均为5倍;中国行业工资差高达3000%,世界平均为70%。这些数据就是警示,政府必须采取行动了。” 他接着警告:“社会主义中国用十几年的时间拉出了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没有拉出的贫富差距,成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几个国家之一。火车轨道是平行的,一条是权贵,另一条是百姓;工资要与国际接轨必须将两条铁轨平行着一起接,不能把权贵的轨了上去,把百姓的轨留在原地,这样,中国列车就无法前进。”他又进一步强调:“现在是政府痛下决心参照国际惯例理顺工资关系的时候了,该降的降,该涨的涨,让人民满意,让人民高兴,让社会和谐,否则,人民的忍耐是有底线的,整个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必将会因此蒙受不可挽回的损失。”
    
     这当然是视此为危若累卵者的善意提醒和良好愿望。实际上,即便按项、吴所说的做了,也只不过是将你源源不断抽走油后的油渣给了我们。难道于你会有损伤吗?几十年来,你不正是源源不断抽吸我们的血液税利而养活成长如今天的吗?尽管如此,你愿做吗?
    
     终于,熬到退休了。谁知,“被买断”时你的伏笔发酵了:你上下都写有距离退休五年内的可退养。可你又来老一套了,说一套做一套:距退休仅不足两年半的,你也强令“被买断”。于是,你的算计到了我们买医保、社保的钱,得到了收入;于是,你又算计到了我们本该领的“生活费”,节约了开支;同时,考获的职称在退休时也因你作废节支了,“民族地区”的退休加薪也按你的龟定33年只能按29年在精心算计中你节支了:“享受民族地区工作补贴的职工在p工作10年以上,本人缴费年限满25年不满30年的,...满30年及以上的,每满1年增发本人指数化月平均工资0.3%的养老金。”五年一阶梯这又节约了开支;“门诊费”,你也又节支了!你看,仅此,今后几十年,你又赚了多少!这还不算,甚至,连“退休证”本子钱,你也算计着给省掉了呀!为什么总是赢的是你,亏的是我们呢?
    
     有你媒旗下一“‘报刊文摘'中透露,40万高级干部疗养院、干休所的医疗保健费,消耗了国家社会医疗保障金的80%,还不包括他们享用的几千亿公车消费、公费旅游及特供食品等专款补贴。”而我们要想今后医病,现在就不能不在自己的饮食中挤出一些钱来准备着。
    
     政協委員蔡繼明說:“中國權威部門的一份報告顯示,0.4%的人掌握了70%的財富,財富集中度高于美國。這種大部分社會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中的格局,導致了我國消費的不足,甚至産生了畸形的消費。”这能怪他“仇富"的产生吗?其实,这只不过是他回到了你打杀起家的初始时期心态中了。为什么,你总是算计得创造剩余价值的人手里却毫无剩余价值呢?为什么,你总是算计得不创造剩余价值的人却脑满肠肥手里一直盈溢着巨额剩余价值呢?为什么,我们只能是生产的主人分配的奴隶呢?!
    
     这上述和未述及的林林总总,当然都是你算计的结果。
    
     是呀,多年来,你不愿让我们看,总是竭力地遮住我们的眼睛,企图使我们成为瞎子;你不愿让我们听,总是竭力地塞住我们的耳朵,企图使我们成为聋子;你不愿让我们说,总是竭力地捂住我们的嘴巴,企图使我们成为哑子;你不愿让我们思想,总是竭力地把你编造的灌进我们的大脑,企图使我们脑残。这样,你就可随意地把我们牵拉到你所要我们去的任何地方。
    
     真佩服你呀,你总是无时无刻地,你总是持之以恒地,你总是无微不至地,你总是孜孜不倦地,你总是千方百计地,你总是直接间接地算计着我们。并且,你总是算计得非常非常精致!但,秦皇在其时尚且不能达愿,还不说现今互联网时代的你了!
    
     其实,我们“领导阶级”和当时的“贫下中农”,都只是那一时的“精神贵族”。只不过,那时说破比看破要难的多!你现在是进步到连块遮羞布都不要,干脆以“皇帝的新装”为荣了。
    
     其实,现在我们餐桌上没了树皮,并不是因你有多大的辛劳,而是捆绑民众手腳的绳索较以前有了些微松动。倘若再松动些,勤劳民众的建设热情会更高。你愿吗?
    
     如果你不理沸腾的民怨,如果你不听你前辈的赠语,如果你不纳属僚的谏言,如果你不行学者的善意,那么,你也别太一意孤行,因为你也不该忘记罗马尼亚总书记齐奥塞斯库,在享受那“雷鸣般经久不息的掌声”后没两天即遭遇的要命的枪声!
    
     你不会不知道,历史早已证明,民意是不可违的;民众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2010年3月6日于成都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5000千万国企退休职工己不再沉默  
  • 五粮春与国企领导及亲属违规经商责令辞职
  • 泪书:10月9日,获悉我们的国企被卖掉……
  • 看国营企业是怎么样被改造垮的:关于国企内部情况的调查报告
  • 高速收费员月薪过万 百余国企高管奖金5亿
  • 吉林访民邓志波举报国企百亿资产流失上访(视频)(图)
  • 社科院发布《中国中钢集团公司考察》揭国企改革
  • 信息不对称是软肋:数百职工实名举报,国企高层攻守同盟
  • 广州老牌国企广州城建圈地捂地并举
  • 中国外交部:网络攻击违法 欢迎跨国企业
  • 首份企业家犯罪报告出炉 国企贪污34亿民企诈骗暴力最多
  • 知名国企纪委书记带头公款嫖娼被开除党籍
  • 大型国企纪委书记带头公款嫖娼:开除4人党籍
  • 李荣融:想不通为啥国企好坏都要挨骂(图)
  • 张清扬:史上最牛国企煤矿矿长周铁俊身价1.6亿(图)
  • 开发商以政府摸底调查为依据强拆一国企(图)
  • 承德一国企被强拆开发商大叫:谁动打折谁的腿(图)
  • 醉驾国企老总撞死母子俩找人顶包 (图)
  • 民企老总爆出中国国企改制真相
  • 实拍:某上市国企老总的奢淫生日宴会现场(图)
  • 中纪委将介入国企跨国受贿案
  • 中国第二首富虽有皇亲国戚仍难挡国企敌意收购
  • 高官上书胡锦涛也没用 国企必将被淘汰
  • 国企高管与职工收入差距 已扩大至17.95倍
  • 中国企业家的环保秀/冯洁
  • 曝国企干部退休金 竟不足机关门卫一半
  • 望国企不要在海南岛上欠下孽债/车守辉
  • 国企才能垄断 王天伦妄想/苏文洋
  • 毛寿龙:国企成需要养的利益集团
  • 新华社揭黑幕激怒国企高管 中国媒体涌现新做法
  • 国企不过是换了马甲的煤老板而已/马光远
  • 打倒垄断国企/胡星斗
  • 国企改革“攻坚”破坏稳定/徐学成
  • 国企领导团购房 百姓世代为房奴/曾宁
  • “国企情结”的背后 /刘仰
  • 金融危机下国企高管薪酬浅议/刘美玉
  • 夏业良:官僚国企行吗?
  • 网民质疑国资委调查国企的洋贿赂 称是老子查儿子
  • 无视工人利益,国企改制风险犹大
  • 韩长赋:工人下岗勉强活命 国企改革我拿大头
  • 批《吉林国企改革五年成效显著》/胡乐明
  • 国企改革不能改成“二七大罢工”/张桂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