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吉林访民问全国人大代表:法院抢百姓财产是违一点法,点究竟多大?/高丽苹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06日 来稿)
     是吉林省白城市人,现年43岁,我叫高丽苹,我有一位患有血栓后遗症的七旬老母亲,丈夫又被法院逼迫成精神生病,还有个女儿在上大学,十七年前,我也有个幸福的家,由于司法腐败被剥夺了,父亲因此早死,母亲才成这样,孩子也没有享受着父母应给的关爱。¬
     1992年由于白城法院的目无法律,违法执法,法官袁志利恶意为【当年庭长现在为副院长郭孝臣】的小姨子讨债,其小姨子仗姐夫权势横行法院,恶意讨债,袁志利对此恶意行为不立、不审、不查;暗箱操纵,造假卷,称我丈夫没有履行什么调解书【从开始至今也没人、没有任何法庭出示过我丈夫所谓没有履行的这份98调解书,就是在法院制作的乱勾乱改执行卷中也没能看到】在中法几次庭审中我都提出请求调出此调解书,中级法院都没能调到【有执行卷】,使用非法手段将我私有出租营运车辆严重超标扣押并严重损坏,交由其小姨子开走,任其破坏,导致车辆无法运营,同时非法使用枪械威吓我丈夫签字,以车来偿还恶意讨要的三千元债务,我丈夫因拒签,被送去收审站,不但遭到管教的呵斥还遭到了服刑人员的一夜毒打,无人管,身体遭到严重伤害同时精神也恍惚了,后来去法院告状,又遭到法警【绰号李三宝子】用微型冲锋枪顶着不让说话,本来就已经精神恍惚的丈夫因此一发不可收拾了精神严重分裂了【有司法鉴定和不起诉书】;对这样的违法事实,白城中法错误使用法律依据就不予受理国家赔偿,非走民事才受理,在违反程序的审判中,还伪造证据,随意串改枉法审判。有枉法判决书(2001)白民初字31号;(2002)吉民终字8号;(2004)白民重初字2号;(2005)吉民再终字15号。¬
     吉林省高级法院对这样的下级法院的违法行为说是‘违一点法,还没有必要承担责任’,违法就是违法怎么是违点法,点究竟多大呢!【有省高法函为证】。不但如此还对下级法院的枉法审判给与支持,让我到最高法院来申诉,最高法案号为(2007)民一监字123号,2007年4月立案至今没说法,最高法院电脑记载已发回吉林省高级法院重审,但¬吉林省高级法院称没有接到正规的裁定,而不能审理,最高法院又不给当事人裁定,只让看电脑。 (博讯 boxun.com)

    十八年我在走合法程序,被控告人十八年多的审理,培育成一块铁打的可以不遵守交易规则的腐败沃土;留下多件违背事实,法律规定的枉法判决,以没有溯及力的法律条款,将此案推给不曾具有管辖权的法院,形成该案在吉林省高级法院与最高人民法院双双拒绝审理的局面,权利机关拒绝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只能证明吉林省的司法环境腐败,是中国司法腐败之“一班”,然而对控告人确是百分之百的苦难、冤案。为此向您或通过您提起对吉林省三级法院控告,期望按照国家法律法规作出公证判决,可问题还等到解决,就再2009年6月份我唯一生活来源的出租车经营权又被政府不合理强行拍卖,我的经营权无条件的被市交通局、市运管处强行收回拍卖,市交通局、运管处给的答复就是无法答复,没有任何解释。在1998年审办领取的经营许可,由于当时办的人多,就象征的收了些费用,来控制数量,但是没有规定年限,档案只注明是有偿使用,在我们2006年更换车辆时告知我们必须更换新的车辆,无人告知政府有了文件对我们这些有偿取得的经营权做出年限规定,十年为限,反而在2007年底对我们的运营证进行年检时,把我们原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监制的道路运输营运证改换成了由白城市交通局监制的出租营运证,并打出年限,2008年再次年检时,才有部分人与运管部门签有协议,以十年期限到期日自动退出营运,我在营运许可没有到期就依据《行政许可法》第五十条规定【被许可人需要延续依法取得的行政许可的有效期的,应当在该行政许可有效期届满三十日前向作出行政许可决定的行政机关提出申请。但是,法律、法规、规章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行政机关应当根据被许可人的申请,在该行政许可有效期届满前作出是否准予延续的决定;逾期未作决定的,视为准予延续】,请求延续,我开始上访,请求给合理说法,市交通局、运管处研究让我们先跑着,我又跑了一年,按照《行政许可法》第五十条规定我的营运许可视为延续了,但不明白为何运管处又以政府文件强行拍卖,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七十九条规定¬第七十九条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行政法规的效力高于地方性法规、规章。现将经营权经营权强行收回拍卖,2006年1300多个经营权才拍卖2000多万,可现在仅有181个经营权就拍到了1500多万,价钱相差让人惊讶,可拍到经营权的又是何人?在全国最贫困的偏远小城不让人深思吗?我们这些下岗后靠出租车养家糊口的弱势老百姓,一没当官的亲属,二没有有钱的父母,只能讨个公道,可是在白城市我们讨不到,新来的书记又见不到,问题反映不上去,在省里没有任何违法违规的蹲了二十几天不但没有讨到公道,反而受到公安厅及地方公安局的强行,连招呼都不打,将我们的车辆撬门拆装,没有一点人权,任凭我们在旁边叫喊,由公安人员拦截,私人财产任平破坏。
    在2004年、2006年国家发改委两次下发文件,不允许有新的出租政策出台,取消各种不合理的收费,坚决制止企业利用出租经营权,以车辆挂靠、一次性买断、收取风险抵押金,运营保证金、高额承包等方式向司机转嫁经营和投资风险,白城市运管处不但没有取消,投资和承包费已经让人惊讶,驾驶员上岗职业证的费用由原370元增到770元,每年年检还得35元,三万驾驶员仅此年检每年就收上百万,不给任何发票和收据。
    现在已经给我造成严重损失,购买车辆的借款及利息共计十多万元,保险费也刚刚交付,我在指定场所等活的年交管理费用两千多元,这些都不是我自己造成的损失,因为我在更换车辆时是按照运管部门要求才购买新车的、运管各个部门也没有任何协议或通知证明告知我使用期限十年到期有关事宜,在拍卖公告发出后才得知有部分人已经和运管部门前有协议得知到期后要自动退出,并作出公正了,交这些费用的时候运管部门没有作出不允许我再继续营运的决定。
    终上说明,请求保护我多年以出租养家的百姓,能够不再次下岗,保护个体工商户的合法权,我的车辆又都是刚刚更换的新车,全部以营运方式落户,现在车辆无法营运造成了一定的损失, 请求领导主持公道,对我营运许可问题给予解决并对我的损失给予赔偿,市长答复无法答复,愿哪告就哪告!无这么多年上访,没给政府添乱,等待解决,我又一次被逼到人生谷底,孩子上学等着用钱,还借款等待钱,丈夫吃药也需钱,我能怎么办,于是就在2009年8月份我来到北京,无路可走,听说有人放气球给中央领导转材料,很管用,我就想也试试,不知谁给登了网上,被国家安全部截获,地方说这是安全不下的令,省劳教为批示对我劳教一年,死令,没办法,谁让你扬言放了呢!我的事情不但没得到解决,因我怀孕被退回所外,执行,今天两会我才有机会又来到北京,希望能见到人大代表,将我的问题放映一下,希望国家别光截获我们想做的事,也截获一下我们反映的问题,真正解决民生问题,为和谐社会进份力!
    联系电话:1332436901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吉林省强拆户瞿超的申诉信(图)
  • 吉林省下岗矿工的公开举报信
  • 吉林省九台市二道沟林场将死人的坟墓也变成了他们的生财之路(图)
  • 写给中国共产党的遗书/吉林通化孙丙武(图)
  • 吉林省访民邓志波给国家邮的举报信邮了几百封没人管/邓志波
  • 投诉举报:恳请中纪委惩治腐败/吉林省蛟河瞿超
  • 吉林访民董翠英的控诉
  • 公安机关枉法包庇,开发商半夜持刀入室抄家灭门!/吉林张洁
  • 吉林营城煤矿国有资产流失举报人被报复/邓志波
  • 吉林省直属饮马河劳教所恶意陷害举报人/邓志波
  • 十五年全家心酸上访路/吉林省辽源王元
  • 吉林邓志波给胡锦涛总书记一封信:举报囯有资产几亿元流失
  • 吉林省白城中行、法院与不法分子狼狈为奸
  • 吉林人大代表张义的张狂(图)
  • 吉林市西关热电厂泣血求助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广东、吉林维权人士被威胁不准接受采访
  • 吉林访民高丽平来京:被劳教,因怀孕被保外(视频)(图)
  • 吉林访民邓志波举报国企百亿资产流失上访(视频)(图)
  • 吉林市扫黄打非以打击政治非法出版物为重点
  • 吉林珲春发生6.5级地震 北京高楼有摇晃(图)
  • 中俄边界地震 吉林居民几乎没感觉
  • 实拍:信访局前的访民、吉林访民诉说遭遇(视频)
  • 吉林扶余县政府惨无人道地抢夺我家房产的控告/刘金伟
  • 儿童访民录:吉林幼女因母上访福利院内度春秋(图)
  • 吉林石油买断工人的上访维权路
  • 吉林四平女访民董翠英天安门撒传单喊冤(视频)
  • 吉林访民被公安部绑架
  • 王儒林当选吉林省长 孙政才当选人大常委会主任(图)
  • 吉林一客车行驶途中侧翻 造成3人死亡20余伤
  • 吉林贪官为升迁买官 被“书记情妇”骗180万
  • 吉林一化工厂发生火灾并引发爆炸 伤亡情况未明
  • 吉林省九台邓志波为民请命,下场悲惨!
  • 吉林省桦甸市原副市长征地时伙同他人贪污被判刑
  • 吉林省市民瞿超的求助信(图)
  • 吉林松源草原非法改为水田
  • 通钢拳头打的吉林国资委前倨后恭/范照兵
  • 批《吉林国企改革五年成效显著》/胡乐明
  • 高丽苹:吉林省“法”究竟在哪???到底多大、怎么量???
  • 吉林私改派要一条道走到黑/李建军
  • 吉林通钢事件始末:当时工人都红眼
  • 请吉林省有关当局讲清楚/左大培
  • 吉林省有关当局拒不改邪归正/左大培
  • 吉林通钢事件的意义 
  • 上海部分市民声援吉林通钢工人/郑恩宠、毕和英等
  • 请吉林省有关当局讲清楚
  • 吉林通钢的工人们胜利了
  • 四问吉林省国资委副主任王喜东
  • 吉林通化钢铁集团群体事件:建龙集团有背景?
  • 真相不出吉林化纤心病则永无尽头/宋桂芳
  • 非常想念李毅中——有感于吉林化纤中毒事件(图)
  • 吉林泄漏事故:强烈鄙视卫生部及环保部
  • 难道还要总理再来一趟吉林,官老爷们才被迫承担责任?
  • 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的民主实践/丁开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