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大校飞行员徐桂如:家被强拆后妻儿无家可归多年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致全国人大十一届三次会议的一封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位人大代表: (博讯 boxun.com)

    
      我叫徐桂如,今年46岁,我丈夫是空军某部大校飞行员,曾荣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在边疆保卫祖国。我们有一个儿子,我们一家原来居住在北京市海淀区北下关头堆村82号,是个独门独院,有三间平房、一间厨房、一个院子。在2005年4月20日,在我们不在家的情况下,我们的家被强行拆了。5年来,我和孩子无家可归,到外流浪。
    
      我们的院子、房子是我们用多年的积蓄购买的,是我们的私产。当年购买房子时,一是为了居住,二是为了办我自己的公司――北京天门技术有限公司,生产补钙产品(大福钙)。由于有自己的公司,我们的生活虽然算不上富裕,但也能达到小康水平,生活得非常安逸。我们有自己的私房,我们有自己的公司,我们一家人生活得很平静,我丈夫在军队服役得很安心,我们在生活上从来没有麻烦过部队。
    
      2004年北京中坤锦绣房地产开发公司需要在我们的居住地盖商品楼――长河湾“碧河花园”、“长河御园”精品社区。这里的房价高的惊人,开发商发了大财。我们生活的一直很平静、很安逸,谁发财我们并不眼红。拆迁到来时,福信拆迁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陈来福),负责我们居住地的拆迁,给我们的补偿款很少,只有33万。而在原居住地买一套一居室的住房就要50多万(现在就更贵,需要100多万),这点钱在原居住地买不了一个居室,更买不了我们原来那样的独门独院,我们当然不能同意。
    
      2005年4月20日,我带当时只有一岁多的儿子到动物园去玩,中午回家时,看到的是一片废墟,我们的家就这样被强行拆除了。从哪一天开始,我们安逸、平静的生活没有了,我和当时只有一岁多的儿子开始过上无家可归、到外流浪、动荡不安的生活。
    
      在被强拆后的这5年多,我带着儿子到处上访。当我们述说到“我们在西直门的原有三间平房、一间厨房、一个院子,而只补偿33万”时,所有接待我们的信访、公安等等部门,都认为不合理。我们的要求也并不高,我们原有一个院子、三间平房、一间厨房,我们只要求补偿一个三居室。可是我们的问题就是得不到解决,不仅得不到解决,反而因为上访,我和儿子多次被带到派出所。
    
      在多年的上访中,在无数次与信访、公安等政府部门接触中,不少警察及其他政府工作人员私下好心地对我说:“别再上访了,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军属的份上和只是单单到信访机关上访,会把你抓起来。到那时,你丈夫的工作会受到影响,可能不能再当飞行员了,可能还会被开除军籍”。为了不影响我丈夫的工作,多年来我一直忍耐着,最多只是到有关信访部门去上访。
    
      5年多来,我一直感到很委屈,很不理解。为什么有关部门总是站在开发商这些资本家的立场上,保护他们的利益。为什么有关部门为了保护开发商的利益,可以说出(可以也可以做出)他们能够部队中去找军队的领导(少将、中将、上将)来影响我丈夫(大校)的工作。这是为什么?
    
      5年多来,我和儿子无家可归、到外流浪,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现在,我豁出去了,即使我丈夫不能再当飞行员,不能再开他的飞机(中国空军的高档飞机),我也要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各位人大代表写这封信,来反映我们的事情。我的孩子6岁了,就要上小学,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安心地上学。
    
      也许因为这封信(为了使代表们能够看到这封信,我将公开这封信),我的丈夫不能再当飞行员,不能再开他的飞机(中国空军的高档飞机)了;也许因为这封信,我们将不得不离婚;也许因为这封信,我们将被有关部门轰离我们临时租借的住房,彻底流落街头;我也不想再委屈自己了,因为我们要活,我要活,我的孩子要活。为此我要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各位人大代表写这封信。
    
    徐桂如(一个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
    
    原居住地:北京市海淀区北下关头堆村82号
    户口所在地: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
    联系电话:13671094132
    
    2010年2月25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 吉林省强拆户瞿超的申诉信(图)
  • 一桩打砸抢非法强拆事件/江苏南通徐汇萍(图)
  • 暴力强拆后说你袭警:给福建省人大一封公开信/残疾人林旭光
  • 辽宁丹东强拆如强盗/张正廷、宋玉洁(原顺达精密未孔过滤器厂董事长)(图)
  • 哈尔滨:强拆后无家可归/唐万凤(图)
  • 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
  • 强拆:上海的“文强”还在猖狂!!!/范桂娟(图)
  • 上海是官吏的天堂,老百姓的地狱——写在强拆两周年忌日/方林娟(图)
  • 成都你为何要将强拆民房进行到底! (图)
  • 强拆逼上绝路——求救信/江苏昆山初三学生陈嘉琦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家园面临强拆,访民有家难回
  • 四川大竹县城强拆风波纪实 多名平民无故被抓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杭州九旬老人单耀坤被迫参加强拆听证会(图)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野蛮强拆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拖延游戏!
  •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 北京数所农民工子弟学校正遭受强拆威胁
  • 芜湖市法官宿舍面临强拆
  • 北京警方就正阳艺术区强拆事件邀当事人听取汇报
  • “很有来头”老板500万新买别墅强拆重建
  • 终于拆到自己头上?芜湖市遭强拆60名法官法警求助(图)
  • 正阳艺术区流血强拆:北京艺术家口述被强拆经过(图)
  • 广西北海市政府强拆:还要死多少人才肯收手(图)
  • 北京创意正阳艺术区强拆纪实
  • 辽宁鞍山市大面积强拆,政府发文威胁上访者(图)
  • 贵州访民春节前夕房屋被强拆(图)
  • 叫停强拆的为何是副市长而不是法律
  • 贵阳市花溪区村民厂房和住房被强拆——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莫建刚
  • 安徽强拆砸死八旬汉四天无人理
  • 春节前连续发生强拆民房打伤人事件
  • 两会热点调查:68%网友认为拆迁冲突责任在强拆方
  • 贵州毕节陈明云一家房屋遭黑恶官僚强拆生活陷入绝境 (图)
  • 南京市政府抢在两会前抓紧强拆和突击开工 (图)
  • 长沙访民戴健明妻子进京被抓北京强拆户席新柱仍在治疗中
  • 河南固始县农民夫妇因强拆服毒 十天政府未追究责任人
  • 池墨:叫停强拆的为何是副市长而不是法律
  • 成都强拆投诉中心 谁来保证它的公正性
  • 评:海淀法院集体受贿非法强拆!
  • 《物权法》被当局强拆/舒仕明
  • 强拆频现暴力对抗 如何让拆迁户放下"燃烧瓶"?
  • 强拆死人:法律面对尊严---公平的烤问/普人
  • 800年历史的古村落遭强拆:广州郭朗共和国土地上的悲惨世界/妙觉慈智
  • 中国的农民有没说理的地方?天津宝坻区政府无任何手续强拆民宅
  • 武汉顺天泰开发商借防火整改为名 行强拆民房之实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顾秀琴不服二院判决提起申诉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法院行政判决提起上诉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张龙其被上海检察院违法提起公诉/上海维权
  • 一次强拆:三条人命╱詹荣妹
  • 田宝成、张翠平遭强拆,夫妻上访维权均遭迫害
  • 陈无忧: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不服闵行区土地管理局行政裁决提起诉讼
  • 何小成:地方政府强拆了我的商店,还要打击上访
  • 2008中国北京奥运、上海强拆/上海维权
  • 邵薇娅:强拆民房为哪般?!记新港镇违法拆迁事实真相
  • 许正清:遭强拆 请问胡锦涛主席 我“家”在何方?/上海维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