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烟台访民王风美有冤无处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旧伤未愈,新痕累累
     (博讯 boxun.com)

    —— 2003年8个月中,6次被绑架,5次被非法拘禁
    
    我叫王凤美,山东莱阳人。我丈夫是莱阳中心医院的职工。1989年11月二五日,因住房问题,莱阳中心医院办公室主任于太国趁我一个在家之机,将我打成重伤。他不允许当地医院给我治伤,并且不让法院立案,还嚣张地当众对我丈夫说:“我就是打了,有本事你告去!”为此,医院剥夺了我丈夫上班的权利,又不给任何合法手续。至今已16年没有给我们发一分钱工资了。院方还在假材料中说每个月发给我们家40元的生活费。他们写的假材料中的事,一查就清楚,可是税来调查处理呢?
    
    2001年8月,4日、6日、11日、13日,医院又以垒墙为借口,雇佣黑社会分子, 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下,多次对我们进行人格侮辱和人身伤害。8月4日晚上约7时30分,两名黑社会分子踢烂我家的门,闯进我家持刀对我们进行威胁,吓得我的孩子有家不敢回……公安、110民警却袖手旁观,不去惩戒违法犯罪分子,排除妨害。
    
    2001年9月27日,我上访到了省卫生厅和公安厅,两天后的9月30日,于太国的女儿又到我家门前将我打伤,我报了110,派出所、医院保卫科都不去惩治违法犯罪分子,反而威胁证人。
    
    山东省公安厅曾多次给烟台及莱阳公安打电话并写信,让他们依法处理。可是莱阳公安局就是不惩治庸凶者和行凶者,并且说:“我们警匪一家!”“省厅还能给你来破案?”“烟放个屁也是香的!”“你找公安厅、公安部也用!”
    
    省府信访办曾多次对我说:“你找烟台卫生局处理,卫生局不管,你找烟台信访局督办。”而烟台卫生局的曲长平,不但不实事求是地处理问题,反而编写假材料,欺骗上级领导,并且同莱阳中心医院于远臣到济南拉拢、腐蚀有关领导,并且说:“咱都不用管,让她去告吧。”
    
    烟台信访局一边欺骗上级领导说“王凤美所反映的问题俺烟台就给处理好了”,一边却压制我上访。烟台市信访局的彭副局长多次对我说:“你不能找,你没有权利找。”有时还骂骂咧咧的,并且用“收容”的手段压制我上访。2003年4月16号,我到省府依法正常上访时,烟台信访局以烟台卫生局已来济南处理问题为由,将我骗上车,强行把我送到“济南天桥收容站”。2003年7月3号,我再次到省委上访时,烟台信访局又以回烟台处理问题为由,深夜零时将我强行送到“烟台上访教育站”,剥夺和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
    
    2003年8月11号,我历尽艰难到了北京,国家信访局、中纪委、公安部、卫生部都给了我明确的答复。2003年9月3号,莱阳中心医院副院长在北京,当着上级领导的面,也明确表示:回去一定处理好问题。但是回莱阳后,他们就违背承诺,根本不贯彻《国信[2003]5号文件》精神,不解决任何问题。2003年10月13号,医院党委书记于远臣不但不承认曾说过的话,反而当着医务科主任等人的面骂我,并且说要砸死我。
    
    为此,我找过烟台信访局、纪委,省人大、公安厅……我不得不第4次到北京有关部门,反映真实情况。可是当权者因我到北京上访,影响其政绩,不惜采用违法犯罪的手段欺压迫害我。
    
    2003年10月28号,我在中纪委等待接谈时,莱阳中心医院王章田、郭培强等4人,强行将我拖上车,绑架了我,迫使我在北京的大街上大喊救命。深夜约3时,荒郊野外,我一个人心惊胆颤的逃脱了危险。10月30号即到公安厅反映了他们绑架我的违法犯罪行为后,公安厅明确表示,并电话告知地方:不能随便抓人。可是,莱阳中心医院,不但不停止违法犯罪行为,反而变本加厉。
    
    2003年11月4号,郭培强带着雇佣的5名保安,竟在公安部接待处门旁,当着北京群众的面,再次绑架了我,丙炔野蛮地用报纸堵住了我的嘴,不允许我申辩。当天深夜12时,将我强行缩进了“烟台上访教育站”的铁门,铁窗里——那里真是上访人的监狱。他们没有说明拘禁的任何理由,更不出具任何手续,第三次剥夺了我上访的权利,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为了抗议他们这种犯罪行为,我绝食8天,他们不但不停止违法行为,反而要强行灌食,更不给我治病和治伤。我无法忍受无限期的侮辱和折磨,于11月19号逃出了烟台上访教育站。说是教育站,其实这是一所秘密监狱,专门关押那些敢于揭露地方黑暗、官员腐败的上访人员。在这里,上访人员被打骂是常事,女牢房晚上不许插门,不许关灯,流氓看守随意进入辱骂,向女房里仍黑石头;莱州市荆美芝因不服流氓的侮辱,而被放狗咬伤乳房;63岁的于月清两次被剥光衣服毒打,带上手铐,电警棍击打;2004年6月11日上午,又有三名女同胞被打得死去活来,惨叫声令人心碎;被逼上吊自杀(被救)的有十多个人。
    
    2003年12月28日中午1点15分,在北京太平街南首“甲8号开明宾馆”一楼服务大厅内,我正打110报警的时候,郭培强又带着5名雇佣保安,第三次当众绑架了我。(3名宾馆服务员上前阻拦,也没有拦住他们的违法行为)。再次连夜就爱你我国强行送到烟台,第四次非法拘禁了我。
    
    2004年1月12号,我到省公安厅信访办上访时,他们又从济南强行将我送到烟台,第五次非法拘禁了我。15号上午,非法拘禁处的高世海闯进我的房间辱骂我,并对我大打出手,抓着我的头发拳打脚踢,又从窗口用铁锨砸我,锨头砸掉了,又用锨把砸。这就是所谓的教育吗?
    
    这是对我们合法权益的侵犯!这是对我们心身的重伤!使我们冤上加冤!这是官僚主义加腐败的恶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8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罚金。
    
    恳请上级领导为我们主持公道,伸张正义,给我们以真实有力的支持,责成有关部门尽快查清事实,解决十几年来未能解决的一切问题:
    
    1、 惩治打人凶手于太国及其女儿。
    2、严惩黑社会分子及雇佣者和支持者。
    3、追究绑架者的刑事责任。
    4、严肃处理有关领导干部。
    5、恢复尉书欣被剥夺了十几年的合法的工作权利。
    6、赔偿我们的一切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2004年元月,在有关部门的干预喜爱,春节前三天才放了我,离开非法拘禁地时,烟台市政府对我承诺:“一定要相信政府,相信烟台一定能处理好你的事。”
    
    可是一年过去了,我们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当我们耐心等待解决问题的时候,2004年3月3号之至11号,有两个陌生人进入我家,威胁我们。我即打110报警,莱阳110不出警。后我们又遭遇了被非法监视、跟踪、砸门、爬窗等侵害,严重影响了我们的正常生活。再报110仍然不出警。我们又多次打通烟台公安局6655110、62970946297121、6097110、6297125和烟台市长公开电话12345,莱阳市政府7212567、7214190、公安局7264651、13589872760、及省公安厅报警和反映情况,请求排除妨害,并查清这些人的身份的目的。可是,至今没有说法,我不得不第13次来到北京反映情况。而我遭遇的打击也越来越厉害。
    
    2005年4月14日,烟台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以我“于2003年12月25日进京无理取闹,与其他上访人员一起在北京海淀区万寿路甲15号门前聚集围堵,阻塞交通约30分钟,不听劝阻,扰乱社会秩序”为名,向我下发了烟教字(2005)第3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劳动教养期限自2005年4月14日起至2007年1月6日止。我到北京上访是实,但我没参加任何的聚集围堵事件。烟台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以莫须有的罪名决定对我劳教,是因为我揭露了“烟台上访教育站”非法拘禁、毒打、严重伤害上访人的事实。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组派记者暗访了该教育站。中央派调查组调查了这个人所谓的教育站之后。烟台市打击报复我,市委副书记范庆梅下令劳教我,市信访局办公室主任(现升任副局长)蔡学夫作假证劳教我。是对我人身权利的严重侵犯。我在被劳教期间,委托我丈夫尉书欣的薛莉律师提起诉讼,请求裁决撤销这个颠倒黑白的 劳动教养决定书。但两审判决都维持了烟台市劳动教养委员会的劳动教养决定。如此枉法判决,我怎能屈服,于是在2006年1月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但是至今省法院不予立案,又不给不立案的理由。
    
    十几年上访历程,十几年血泪之路。十几年后的今天,我最初的上访诉求没有得到任何解决,反而在上访过程中遭到一系列新的沉重打击和权益侵犯。人身自由和身体健康遭到摧残倒在其次,更让人苦闷的是,又有谁能体会我内心深处的绝望与痛苦!我瞪大眼睛努力搜索阳光,却始终看不到一丝光明。我的问题究竟还有没有解决的希望?我的上访路何处是尽头??
    
    
    
     莱阳中心医院 尉书欣
    
     王风美
    
    
    联系电话 0535-7223645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烟台访民房树梅诉公安局案已超审理期限,省高院迟迟不予判决
  • 烟台访民房树梅诉公安局案已超审理期限,省高院迟迟不予判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