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张君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3日 来稿)
     我是1965年响应共产党号召,从上海市劳动局第二技术学校毕业以后赴云南模具三厂(军工企业)支援大三线,后又在云南昆明工学院机械制造系深造四年。之后国家发生了一系列深刻的变化;国有企业包括军工企业拍卖的拍卖,瘫痪的瘫痪,连工资也经常发不出。我在上海探亲时,被已临近破产的单位以“莫须有”的理由开除,从此断绝了一切经济来源。1998年我按政策户口迁回出生地上海。
    回眸共产党统治60年,从当初标榜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组织,到如今以民为敌,不择手段以捍卫一小撮权贵利益集团的所谓“核心利益”价值,共产党的庐山真面目昭然若揭。
     60年前,当这个组织还没有掌控政权时,以“打土豪,分田地”,“工人阶级当家作主”的口号发动民众,推翻了国民党的独裁统治。掌握政权以后,已经过去60年了,人民当家作主了吗?没有。权力是世袭的,人民不能选举为自己说话的领导人。田地归了谁呢?从1984年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后,一切土地归国家所有了,这个国家是虚的,共产党是实的。从最近抛出的修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共产党绝不会放弃土地所有权的巨大利益,只是以文字上的文明来掩盖血腥的一成不变的程序性掠夺,对于期盼从修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后能保护我们合法利益的广大民众,是否能够惊醒了呢?! (博讯 boxun.com)

    “核心利益”的价值是不会改变的,哪怕是这个核心中的成员触犯了这个组织的帮规,其特权是不会改变的。陈良宇在狱中一个月的伙食费,就是我们全家一年多全部开销啊,我们不能想像他在狱外是何等地奢华呵,因为他们的隐私是绝密的,包括他们的亲属的财产。
    我给温家宝总理写过信(见附件),我至今还认为他是一个好人,因为我每次看到他掉泪都是情不自禁的,不像是装的。但是他至今没有给我回过一个字的回音,或许他手下的扣压了,他根本没看到,但是他看到了又怎么样呢?全国这么多人写信也没听说有回信的,他为之服务的体制会允许他为我的利益说话?我不怪温家宝,我谅解温总理,但我不谅解这个体制。这个体制已经执政60多年了,它没有改变60多年前的体制性质,反而倒退了。60多年前,我穷得慌的话,我可以拿着选票看那一个候选人价钱出得高,把票投给他,来换取实际利益,现在连这一点都被代表了,我变得一无所有。可是共产党还准备庆祝100周年纪念日,庆祝建国100周年,我只是想,他们问过我们了吗?有没有经过民意测验?
    三年多前,解放日报旗下的【报刊文摘】披露了共产党40万的高级干部疗养院、干休所等的医疗保健费,消耗了国家财政拨款的社会医疗保障金的80%,也就是说全中国13亿民众只得到其中的20%。40万的“人民公仆”代表了绝大部分的社会医疗保障金,还不包括他们享用的“特供食品”、“公车消费”、“公费旅游”等等(最近在海地地震遇难的“8个烈士”,联合国只承认4个是维和人员)。我妻子朱佩玉在床上躺了5年多了,由于没钱吃药看病,以前100多斤的体重,只剩皮包着骨头(见图),她和我都是为国家做出过贡献的,她的职业是医护工作者,曾经救人无数,现在我们连吃药看病的份都没有。
    2008年挥金如土的奥运会、2009的国庆大阅兵、2010年漫长的“世博”又将开幕,你们把纳税人的血汗银子砸在这种地方是执政为民吗?还有多多少少人看不起病、读不起书、住不上房,你们整天为了利益平衡争权夺利忙“两会”,为了你们“核心利益”的安全,“两会”外警察如云,交通管制,连上海开“两会”外的市民都在问:这个开“两会”的到底是执政党还是地下党啊。已经脆弱到这种地步了,视人民为敌啊!
    1949年起,共产党一直号称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但经测量计算,现在只剩下930万平方公里了,中国人民有愧自己的子孙呵。
    一个国家的人民没有话语权、没有监政权、没有生存权,这个国家是没有前途的,强大的苏联帝国是最好的例证。当前,地方政府行政、司法领域普遍黑社会化,常态化,滥用暴力,民不聊生,有冤无处伸,“三级管理归口解决”模式使地方政府有恃无恐,以至地方官员腐败网路化,公开化,信仰缺失,道德沦丧。中共当局坚持一党独裁的反动统治,迫害持不同政见着,严厉打压不同宗教信仰人士、维权人士和监政者,到处树敌,妄图以暴力阻吓来维持既得权贵利益。以无神论著称的共产党却以连自己也不相信的共产主义幽灵迫使中国人民归化,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张君伟 2010 年2月13日
    联系地址:上海淞南三村80号104室 电话:021--56824432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